玉阶怨:清宫良妃传

玉阶怨:清宫良妃传 连载中

玉阶怨:清宫良妃传

时间:2019-07-23 11:52:30 分类:女生言情 来源:网络 作者:尔羽 编辑:说不清明天的风

尔羽小说玉阶怨:清宫良妃传,尔羽小说玉阶怨:清宫良妃传在线阅读康熙四十六年,隆冬时节。申时过半,天色已然暗淡。连着下了几日的鹅毛大雪,房顶道路早堆上厚厚的一层雪,眼际处,早已是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见不到半分旁的颜色,宁静,索然,寂寥森寒。扬州城南郊,古运河与仪扬河交汇处的三汊河口,远离巍峨雄伟香烛鼎盛的高旻寺数百丈之外,另有残破歪斜小庙一座。庙顶上铺着的稻草

康熙四十六年,隆冬时节。申时过半,天色已然暗淡。连着下了几日的鹅毛大雪,房顶道路早堆上厚厚的一层雪,眼际处,早已是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见不到半分旁的颜色,宁静,索然,寂寥森寒。
扬州城南郊,古运河与仪扬河交汇处的三汊河口,远离巍峨雄伟香烛鼎盛的高旻寺数百丈之外,另有残破歪斜小庙一座。庙顶上铺着的稻草被风雪吹走大半,白雪里露出黑漆糜烂的朽木椽子,却是雪地映月,一片枯寂死然状。
远处高旻寺的钟声隐隐传来,惊不破小庙中的冷寂孤独,偶有微弱的咳嗽声,自庙中传出,消散于冷风之中,更增添了一份萧瑟将死之意。只有墙角乱石中簇拥围绕的一株幽兰在风刀严寒中吐露芬芳,红蕊怒放,剌破朔风。
一顶四人抬蓝呢官轿落在破庙之外,轿边一黑衣老仆掀开了厚锦轿帘。江宁织造、两淮巡盐御史曹寅紧了紧身上的出锋青缎棉袍,移身轿外,长靴踏雪,双手笼于袖中,白晰富态面容里透着几许疲惫,眼眸里有着一丝肃然。
“就是这里?”曹寅看着眼前的残破小庙,偏僻雪路难行,半日才到此处,难以置信,昔日王侯种,今日居然住在此处。
“回老爷,正是此处。”侍立在身边的老仆微一欠身,低声道。
曹寅心中涌起一阵悲凉,故友石涛,原本也是帝王胄裔,明宗室靖江王赞仪之十世孙,才华横溢,其画千金难求,其字有缘才得,其诗轻易不吟,品画论人狂傲一生,谁能料想晚年居所如此凄凉?而那个叫霁兰的女子,她早就已是……
曹寅让老仆则与轿夫、家丁仆从众人候立原地。朝着破庙行去两步,墙角那株乱石中的幽兰芬芳,色如丹砂,摇曳似火,微露惊异之色,长叹一声,推开芦杆做就的破烂庙门,一阵寒意袭来,顿觉庙内比庙外更寒。
残败昏黑的屋里,斑驳的观音泥像左方,一骨瘦如柴的和尚盘坐在木板床上,身上灰袈破烂却显干净,面容腊黄灰黑,双目紧闭,背已钩沉,再也不是曾经丰神俊朗的石涛。
曹寅心中不忍,难以相视,转头看去石涛床前的书案上,神情倏然微变,移步上前。案桌之上,一幅刚刚题跋完毕不久的《观音图》横陈于案桌之上:画中观音乌云迭髻,绣带轻飘,眉如小月,眼似双星,平和慈祥,悲悯红尘。此画线条流畅,神韵灵现,极具颠峰画境,日后必是稀世珍品。
曹寅眉头微微皱起,这画题名《观音图》,可画中人又岂是佛门观音?分明就是……就是……,不禁抬头向北望去,目移之际,心思已远至千里北国帝王家。
只是又能如何,又该如何,到最后满腹之言,也只是长叹一声:“红尘四合,烟云相连,若要看破,谈何容易。清湘兄既已遁入空门,又何必如此……”
石涛闻声,缓缓睁开双目,未及开口,却是狂咳不停。曹寅心中一紧,正要在桌上拿起缺口裂缝茶碗,却听得石涛弱语道:“曹施主,稍安勿躁。若极生欲已绝,仅有一事相求!”
“清湘兄,先别急,凡事好说。你撑持片刻,且等我唤太夫来……”曹寅转身望去,眼底一片悯然之色。
石涛摇了摇头,轻轻垂下双帘:“佛能度我三千劫,却无力断我一情丝,我本早已是六根清静出家之人,却妄动贪痴,实乃惭愧。只是我对她,这一生……,此画拜托施主交转于她,也算此生无憾也!“
曹寅哽咽在喉,不知如何开口。
“石涛修行不力,终尽一生亦枉然。生之将尽,歧黄乏术,施主不必费心。”石涛再次睁开双目,眸瞳已然形同死灰,不带一丝神采。
曹寅听得怅然不已,深知石涛已是灯竭油枯之际,回首看看那画,此时多说无益:“清湘兄,小弟明白,所托之事定当鼎力而为……”
“多谢施主,阿弥陀佛!”石涛心中大石落地,头低落垂下,闭目凝神,双手费力合十:“施主请回,恕老僧不相远送。”
曹寅心如钢刀之戮,此一去怕是永别,难离难舍:“清湘兄,你且放心……”
石涛唇边溢出一丝嘲讽,淡然而语:“曹施主,汝家主子玄烨有谕:与石涛相结相交者,视为叛匪逆贼,初次杖八十!再次,杖一百,流徙宁古塔!末次,籍没妻子家产,行千刀万剐之刑!曹施主已与石涛多言多语,切不可再以身犯上,视为与石涛结交的叛匪逆贼,好自珍重!”
曹寅心中纠缠,主子玄烨与他是发小之情君臣主仆名分,石涛与他是意气相投。双脚驻地难动,无奈只能长叹一息,双手抓起《观音图》,走至门口,回首望向石涛,见他依然低头,合目垂眉,双手合十,默然如雕。
曹寅双眼酸胀,雾蒙眸珠,狠心推门而出,长叹:“弱水三千,何苦只饮一瓢?离乱姻缘,缘何相逢此遭?唉……”
话音未落,忽觉不妙,看向墙角乱石堆中的那株幽兰,红蕊飘落,如血芒嵌雪,赫然夺目。
顾不得许多,曹寅推门疾步奔回石涛身边。他伸手一探石涛鼻息,泪涕皆下,身体颤栗,顷刻间已临垂老残年之状,凄苦哀嚎:“清湘兄……”
门外老仆听得此声,转念匆匆踏入庙内,停驻继而扶起瘫伏床前的曹寅,悲痛哽咽道:“老爷休伤,主子的谕旨不可不听,还是快快回家去吧,夫人少爷还在家等着老爷呢。”
“十余年,我顾及人臣主奴身份,对清湘兄不闻不顾,枉称为人!如今他既已亡,主子的谕旨还有何用!难道要他曝尸荒野?天理何在!”曹寅心中悲戚,出口便是愤然而语。
老仆听此大逆不道之言,颇为动容,却无言以对,低头而立。视角转处,眼前突然一亮,指向石涛背后,道:“老爷,那是什么物事?”
曹寅连忙看去,只见石涛身后有一蓝花布包,伸手向前拿了过来,打开一看,见其内有小册一本,上书《石头记》三字。正待翻阅,就听叮当清脆一声,似有物体落地。
曹寅低头看去,原来一块大如雀卵之玉石掉落在地。瞧那玉石灿若赤云,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实乃美玉一枚。弯腰捡起,托于掌上细细端详,只见上面镌着石涛飘逸出尘字迹的篆文:“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一时恍然如梦,泪如泉涌……

展开

读友们正在关注:

编辑说不清明天的风点评

编辑说不清明天的风点评:

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热门小说推荐

  • 倾天娱后 倾天娱后

    月悠然15小说倾天娱后,月悠然15小说倾天娱后在线阅读倾天娱后由月悠然15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女生小说,本站提供倾天娱后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月悠然15女生言情连载中

  • 盛世权宠 盛世权宠

    陶夭夭小说盛世权宠,陶夭夭小说盛世权宠在线阅读盛世权宠由陶夭夭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女生小说,本站提供盛世权宠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陶夭夭女生言情连载中

  • 夫君每天都想弄死我 夫君每天都想弄死我

    渔不归小说夫君每天都想弄死我,渔不归小说夫君每天都想弄死我在线阅读夫君每天都想弄死我由渔不归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女生小说,本站提供夫君每天都想弄死我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渔不归女生言情连载中

  • 女配总是被穿越 女配总是被穿越

    凤栖桐小说女配总是被穿越,凤栖桐小说女配总是被穿越在线阅读女配总是被穿越由凤栖桐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女生小说,本站提供女配总是被穿越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凤栖桐女生言情已完结

  • 满月印君容 满月印君容

    老酒太清小说满月印君容,老酒太清小说满月印君容在线阅读满月印君容由老酒太清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女生小说,本站提供满月印君容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老酒太清女生言情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女生言情
小说试读吧 大盆景 玩客书屋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