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带球跑烤糖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离婚带球跑烤糖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2021-02-19 13:05:56来源:网络

离婚带球跑
刘帅伺候了嫂子好几日,主要任务是**外卖小哥,一早一晚的给嫂子送餐。
夏春心看见刘帅就能想起祁漾那句“我让刘帅给你送粥和药”,她就更生气了。
她下载了一个孕期妈妈的APP,每天都会看孕期妈

离婚带球跑烤糖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

离婚带球跑

刘帅伺候了嫂子好几日,主要任务是**外卖小哥,一早一晚的给嫂子送餐。

夏春心看见刘帅就能想起祁漾那句“我让刘帅给你送粥和药”,她就更生气了。

她下载了一个孕期妈妈的APP,每天都会看孕期妈妈和宝宝的变化。

怀孕七周,APP上说,宝宝的小蝌蚪尾巴已经消失,变成女生小拇手指盖大小的胚胎,夏春心看着这句话就不自觉露出了笑意,觉得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有点可爱。

关于七周的孕妈,孕吐仍然在继续,APP上说,此时妈妈受孕激素影响,会变得不像自己,会很娇气,脾气也不好,还会动不动的哭。

恰逢夏春心看到这行字时,接到刘帅给她送粥的电话。

她想到祁漾最近的种种,心里突然冒出酸涩的委屈,真的就想哭了。

憋回眼泪,夏春心开门,刘帅谄媚地送粥,还特意加了一句,“嫂子,祁哥让我给您送的,一天给我打好几遍电话催我呢。”

夏春心有气无力地倚着门框,歪头看刘帅,没忍住问出心底疑问,“祁漾最近,和谁走得近啊?”

刘帅立即摇头,“没有!绝对没有!嫂子你别多想!”

夏春心挑眉,“我问什么了?你就说没有?”

“主要是您问的太明显了啊!嫂子,您相信我,祁哥最近虽然出差多,但他绝对没乱搞,再说您这么漂亮,厂子里又那么多男人,他也不可能看得上别人啊。”

那夏春心就更不知道祁漾为什么突然冷暴力了,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祁漾出轨了,不爱她了,不然他怎么可能这么伤她。

夏春心不再难为刘帅,接过粥,从冰箱里拿出两大袋冷冻肉,给他递了句话,“我明天回老家,就不麻烦你总来回跑给我送粥送药了,还有你哥也不在家,这两袋排骨你拿回家炖了吧。”

夏春心总给他们肉吃,刘帅也不客气,接过去就用力点头说:“行,谢谢嫂子,我跟我哥说一声。”

夏春心真有事,只不过不是回老家,是要去海城参加第三届动画导演交流会。

交流会上出席的有十多名国内外优秀动画导演,中国风的华裔动画导演,日本CG艺术家,美术学院导师,国内动画票房总计最高的导演等等,是一年一度的动画盛会。

夏春心不是凭导演身份去交流,她是去凭观众去听的,毕竟她开了三年动画公司,连一部电影作品还没完成,她在动画届还是个新人。

她过去不仅可以听听导演讲座,也可以去找找投资,估计也会有影视公司去凑热闹想试着买版权,她就也凑热闹拉投资。

坐飞机去海城更方便,但夏春心对乘坐飞机有心理阴影,就坐火车软卧过去的,到了海城酒店后和乔灿灿汇合。

乔灿灿没通告的时候很闲,哪有热闹往哪凑,她早等在酒店了,听见门**立刻跑过去开门,打开门后却是一声惊呼,“我的妈!心心大美人儿,你是被抢劫了吗?”

面前的夏春心脸色煞白,披散的头发凌乱,长长喘着气,眼神失了平日里美人光,软嫩的嘴唇都变得惨干。

夏春心坐火车坐得很累,虽然是躺过来的,但环境和气味都不好受,下车就吐了,吐得整个人都虚了,胃也难受,进去直奔床上歇着,随口扯着理由搪塞,“坐车累的,痛经,胃肠感冒,我睡一觉。”

乔灿灿赶忙叫酒店客服给夏春心送温水温牛奶,夏春心喝了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乔灿灿守在夏春心身边,她睡不着,就刷手机看八卦吃瓜。

不时地看一眼睡美人,感叹一句夏春心憔悴入睡时怎么比平常还更美了,顺便用夏春心手机给夏春心拍了两张睡美人照片。

夏春心这一觉就睡到下午,醒来时终于舒服了一些。

乔灿灿见她醒了,憋了好半晌的瓜,终于可以跟夏春心分享了,翻着微博上的两张照片说:“心心你快看,这就是万恒集团那个大佬包养的新妞儿!说是要让她出演大IP《无罪之有》呢!我想带资进组演个小配角都被拒绝的《无罪之有》!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虽然这照片是侧脸,但我怎么看都觉得和你好像,你快看看,你看像不像?”

夏春心揉了下眼睛,倚着床头接过手机看,只看了一眼,她的注意力完全没放在这女人的脸上,注意力都被吸引到这女人戴着的金丝边眼镜上。

那天虽然她只匆匆一瞥,看见祁漾捡起一副眼镜,但女人对这些单品都敏感,她一眼就认出和照片里是同款一模一样的金丝边眼镜。

夏春心指着说:“这个眼镜……”

“这个啊,”乔灿灿对时尚是内行人,“今年**款,男女同款,贼贵的一匹。”

夏春心的心沉了下去。

要么祁漾所谓的同事的眼镜是高仿,而买高仿的八成是女人吧。

要么祁漾所谓的同事的眼镜是真品,而能买得起真品的富婆,怎么可能是他同事。

王八蛋。

这次的动画导演交流会第一天活动在隔日下午两点开场,连续三天的活动,每天安排三四个导演来聊,不然一下子十来个导演一起聊,两个小时的时间根本不够用。

今天主要来聊的是来自日本的CG艺术家,大屏幕上在播放美到爆的插画,场面大气辉煌,细节细腻唯美,现场空灵与澎湃的音乐如在太空遨游,夏春心和乔灿灿提前进场,乔灿灿进来就感慨,“牛啊!”

夏初心笑了笑,这也是她喜欢动画电影的原因。

俩人按票坐在观众席前排,夏春心还是不舒服,脑袋软绵绵地靠在乔灿灿肩膀上,乔灿灿看了她一眼,摸了摸她额头说:“心心啊,你这胃肠感冒都一个多星期了吧,这次怎么这么严重?”

夏春心闭着眼,“生理期,抵抗力弱,不容易好。”

这逻辑没问题,乔灿灿也没怀疑。

井斯年身为万恒影视总经理,也来海城参加这次动画导演交流会,这么大的盛会,他有心想来买下两个版权存着,他的想法简单,将动画真人版是个圈钱的路子,也可以拿这热点给公司新人炒炒热度。

他定的也是观众票,刚走到他这一排,一个傅粉施朱的美人,忽然闯入他眼里,是上次见过的病美人!

这次病美人好像仍病着,脸色不太好,没有粉润感,多的是苍白感,眼睫覆着,又长又翘,柔柔弱弱的。

她头发上戴着个水粉色的发带,披肩长发都拢在后边儿,更衬出了这张骨相皮相都很美的脸蛋,脸颊是病态的白,而唇上却又涂着橘红调的口红,显得那唇色很媚人。

病美人莫名有种娇柔的欲。

再想到这病美人是位导演,井斯年对她的印象里立即加上才华俩字。

有才华的病美人,也太难得。

井斯年临出客房前,借了祁漾的金丝边眼镜戴着,这会儿扶了扶眼镜,藏住他浪荡公子哥气息,走过去文雅搭讪,“夏……梨导演?”

乔灿灿低头玩手机,闻言抬头,微诧,“井总?您也来凑热闹了?”

夏春心阖着眼,刚才那几分钟睡着了,慢了好几拍才掀开眼皮,目光落到男人脸上,一晃,又聚焦到他戴着的眼镜上。

和祁漾的那副眼镜又是一样的。

不是**款吗,怎么人人都戴?

夏春心脑袋从乔灿灿肩膀上移开,仰头,定定出神地望着井斯年。

井斯年心下一喜,心说祁漾的眼镜有用了,提升他的逼格品位了是不是,他也像个斯文人了?女人喜欢他这张脸了?

接着他听病美人说:“井总,能把这副眼镜卖给我吗?”

井斯年:“?”

夏春心受从小长大的环境影响,看到想要的东西,第一反应就是花钱买,刚睡醒也有点懵,醒过来后反应过来这句话对井总不太礼貌,夏春心站起来道歉,“不好意思,井总,我睡晕了,我收回那句话。好巧,您也来交流会了?”

病美人漂亮的眼睛里闪着歉意,加上头顶灯光缘故,那双眸子里仿佛闪着盈润的光,井斯年真心心动,毫不犹豫地摘下祁漾的眼镜顺水推舟做人情,“夏导喜欢这个眼镜?没关系,我送您了。”

接着井斯年将隐晦的心思说得明显了些,“人生知己难求么,难得和夏导品位一致,是我的荣幸。交流会结束,夏导和灿灿,能赏脸和我一起吃个饭吗,我也为上次的事道个歉。”

乔灿灿心里立即出现硕大的“**”俩字,这撩妹撩的可真尬,怎么就知己了?

夏春心自然也听出井斯年的意思,而后她也没客气,指尖捏住一只眼镜腿,从井斯年手中抽走,拿到眼前垂眼细细打量着。

又想到了祁漾,夫妻三年,他从未戴过眼镜,衣服里突然掉出眼镜来,这没办法让她不多心,而且他近来说出的话也很伤她的心。

一时间又涌出孕期的敏感情绪,鼻子微酸,眼眶也红了。

她看向乔灿灿,“你有井总微信吧?帮我把钱转给井总,这眼镜当我买了。”

顿了两秒,夏春心又将话说给井斯年听,“我老公喜欢收藏眼镜,他应该会喜欢。”

井斯年望着病美人侧脸发呆,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好像要哭了似的,眼睛红得像小兔子,眼眸里浮了水光,泫然欲泣令人怜爱,也太美了,一边心底全是我日我日,美人居然是已婚**了,这身份他不敢乱来。

井斯年抬手挥了挥,随便乔灿灿转账多少吧,无所谓了。

听了两个小时的交流会,结束后夏春心都快要饿死了,饿得胃里空空,急需想吃东西。

楼上有不同档次的档次的餐厅,越贵越安静,夏春心和乔灿灿直接去了顶层,夏春心喜欢靠窗身后有绿植的位置,选了个位置坐下,拿着平板电脑记录刚才交流会的心得。

她看不得菜谱,看菜谱时一会儿想吃一会儿恶心,反应太强烈,乔灿灿点单,夏春心记了会儿笔记,捏着眼镜翻来覆去地看,没忍住,自己给戴上了,“灿灿,怎么样?”

乔灿灿抬头看她,左右打量,“发带和眼镜两种配饰了,有点多,没重点。”

夏春心把发带摘了放在桌上,单独戴眼镜,对乔灿灿挑了下眉。

这一眉眼挑的,乔灿灿看得都有一瞬间的失神,本来一张美人脸,戴了这眼镜后,莫名冒出来一股女总裁的禁欲范儿。

“啊啊啊可A死了!”乔灿灿拿起手机就给夏春心拍照。

夏春心配合的又挑了下眉,乔灿灿都被她A的快尖叫了,乔灿灿想起之前吃的瓜,真是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这么一比,万恒大佬养的那小妞儿戴眼镜的照片都变丑了。”

夏春心这会儿才记起来她瞥过的微博那两张配图,被人撞脸心情有点复杂,但复杂过后也算平和,只要人家不是按照她脸整容的,天生长得像,她心里也没有不舒服。

乔灿灿知道夏春心胃不舒服,点的也很轻淡,夏春心勉强吃了些,等乔灿灿吃完,她又有反胃劲儿,匆匆回房间歇着。

井斯年和祁漾一起来餐厅,祁漾站在入口扫了眼餐厅环境,长腿迈向一个靠窗身后有绿植的座位。

服务生刚好擦完这张桌子,让二位顾客稍等,服务生去取菜单。

井斯年也跟着坐下,刚坐下,脚底下就碰到个东西。

他扶着桌子低头,是条丝巾,丝巾是水粉色的,井斯年眼神好,挑了下眉,认出这不是病美人刚带过的发带吗,原来这发带是条丝巾啊,捡起来放到桌上,估计一会儿她们俩得回来取。

井斯年吸着鼻子闻了闻,还挺香的,有女人香,很高级的香。

祁漾点菜间,也闻到香味,目光落在那条丝巾上一眼,稍稍一顿,这丝巾的颜色倒是很适合夏春心。

而后他抬头瞥了井斯年一眼,眼里闪过讥讽,又无声收回目光。

井斯年忙道:“你干嘛这么看我,这我地上捡的,我没乱撩妹。”

祁漾继续翻菜单,问得缓慢,“我眼镜呢?”

井斯年讪讪的,“送人了。”

祁漾没抬头,轻描淡写地警告,“别什么便宜货都沾。”

井斯年这时收到个转账消息,他心里滋味儿怪怪的,“那个,不是我送的,是卖出去的。”

祁漾掀眉看他,又一哂,“被富婆搭讪,井总很棒。”

“……”

井斯年说不清了,咳了咳,也翻着菜单点餐。

祁漾最近事情其实很多,除了万恒集团的事,还有祁氏的高懿集团的事,祁漾这几日本应该留在高懿集团总部,毕竟祁萧最近也不老实,但祁漾正好来海城办事,就和井斯年一道过来。

井斯年是安静不下来的人,沉默两分钟,又开始八卦,“我刚才又遇见我上次说的病美人了,这丝巾就是她的,人是真美,就是可惜有老公了。”

祁漾没有兴趣,仿若未闻。

井斯年身体往前凑,端详着祁漾。

祁漾今天穿得休闲,没系领带,衬衫领子随意地开着口,敞着的西装外套压着衬衫领子,露着的喉结骨骼形状性感,再往上,是他妈的帅到天际的一张影帝脸。

影帝脸有味道,充满阅历,眸光间总溢着迷人的内敛,有很容易令女孩子爱到骨子里的魅力。

祁漾的气质偏斯文,此时没戴那副金丝边眼镜,那种城府深的斯文败类感也少了,显得祁漾还挺平和,这让井斯年胆子大的想聊聊祁漾的老婆。

井斯年试探着说:“话说祁总,我听高促说你媳妇儿特漂亮特美,你都结婚三年了,还不打算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啊?”

祁漾抬头,一瞬间的目光衔着警告,“不打算。”

井斯年硬着头皮,“怎么的,人太美了,就藏着掖着不给看啊?”

祁漾嗓音沉着,“嗯。”

井斯年叹息着用丝巾绕手指,和祁漾这么多年朋友,祁漾连老婆都不介绍给他认识,这是什么塑料朋友。

气得他把丝巾团成一团往祁漾脸上仍,“你可赶紧听董事长的去欧洲吧!让我半年看不见你,也让你老婆半年看不见你。”

丝巾飞过来,携着女人香,祁漾拧眉,侧身躲开。

丝巾没碰到他一根头发丝,落到地上。

祁漾余光扫了眼掉到地上的丝巾,没动没捡。

眼里还挺嫌弃。

百度搜索:找书阁“免费小说

找书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