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巾帼红妆醉君心完结版冰瞳孟北执小说阅读

小说巾帼红妆醉君心完结版冰瞳孟北执小说阅读

时间:2021-02-02 10:17:23来源:网络

巾帼红妆醉君心
冰瞳似乎就是从那天开始,突然感到自己身体中有什么东西,彻底死了。她看着已痊愈的子安扑倒在自己怀中,哭着喊着叫娘亲。也看着罗列,神情复杂的说出,孟北执早就提前将解药给了他。还看着萧然意气

小说巾帼红妆醉君心完结版冰瞳孟北执小说阅读 小说

巾帼红妆醉君心

冰瞳似乎就是从那天开始,突然感到自己身体中有什么东西,彻底死了。

她看着已痊愈的子安扑倒在自己怀中,哭着喊着叫娘亲。

也看着罗列,神情复杂的说出,孟北执早就提前将解药给了他。

还看着萧然意气风发,问她要不要和自己一块回长安,离开这个伤心地。

冰瞳麻木的摇头,反而让对方去好好珍惜苏洛。

看见不远处始终沉静温婉的女孩红了脸,她却感到七情六欲似乎都从身体里被抽空。

如今她除了守着西凉王,守着子安成长。

竟再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理由。

时间过得很快,萧凌修下旨,把西凉王还给了冰瞳,并结交两国友好协议,绝不可再举兵侵犯彼此领土。

甚至派出不少人马留在西凉王,为他们重新修缮皇宫与城池,那些曾经被盛国剥削的百姓,也挨家挨户去赔偿道歉。

百姓们什么都没说,毕竟死去的人不能再复活,那些曾经被一夜斩杀的西凉王将士家人们,也只盼望从此西凉王再无战乱。

冰瞳始终没有自立为王,用盛国赔偿的金银珠宝为西凉王,重新组建了一支军队。

各城池郡县原本的管辖也官复原职,独为罗列建立了所大型医馆,让其传播受教,令更多想学医的有志青年得以来此研究。

也令风波后身体抱恙的百姓们,能有个诊治的地方。

一切都很顺利,就像是大漠中风沙过后,总也会重现蓝天白云。

只有她在率领重修皇宫时,却发现当初萧凌修的尸体被带走,奥古却也不翼而飞。

她并不怀疑是萧然贪心,也想把奥古据为己有,萧然原本就是个淡性子,如今经历种种变迁,恐怕对长生不老并没兴趣。

可这东西不见了,她甚至怀疑,或许是孟北执将奥古拿走,偷偷找个地方用奥古养好伤,有一天还会出现在她眼前。

她很清楚自己这样似乎有些不正常,可她依旧控制不住的懊悔,懊悔当初孟北执在时。

哪怕一次,一次她都没有好好听过对方讲话,只全凭自己的揣测,去盲目的憎恨怀疑。

子安也长大了很多,眉目间越发有些孟北执的英气,每日不是在学堂读书,就去随冰瞳去校场练兵,对各种兵器都很是感兴趣。

冰瞳重新练起了红缨枪,罗列重接的手筋虽能正常活动,可要再现当年的风采,还需要大量练习。

就在第二年的风季,她率领大军将突厥彻底赶出边境,解决了年年百姓被扰的困境,也因此一战,西凉王重回了当年漠北第一国的称号。

她随军而行,除了陪子安,几乎也不怎么回皇宫,每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与几十万将士称兄道弟。

没人知道她不快乐,她每一天都不快乐,她胸膛里那颗心,是空的,是痛的。

近些日子,西凉王传,出现个怪人。

只在夜里出行,四处惩奸除恶,连西村的老牧羊人儿子不孝,也被那怪人给教训了一顿。

非逼着那儿子痛哭流涕,在深夜,跪在村口上承诺再不敢虐待老爹。

开始时,西凉王人就当哪来的侠客,没事就爱打抱不平。

可却从一被他惩处过得恶人口中说,之前车下过那怪人面罩,分明就是个中原人!

这事儿就越说越离奇了,虽西凉王商贸往来众多,怎么会突然冒出个爱管闲事的中原人?

子安最近得了把小木剑,玩得很是起劲,每每来到校场,都要跟着叔叔哥哥们比划比划。

事情很快让冰瞳知道,她叫来自己儿子,问这木剑的来处,子安却埋下头嘀嘀咕咕的,说自己睡觉时,床边看见个怪人,什么也不说就塞给自己一把木剑。

冰瞳把木剑拿到手中查看,却越看越眼熟,越看越觉得,是不是曾经自己也拥有过?!

她决定抓住这个怪人,她心中有个猜测,却不敢说出来。

她怕说出来,连这最后点希望也会化成泡沫。

冰瞳那晚带着子安回宫睡觉,到半夜时,突然四面飞进好些黑衣人,手拿刀剑将两人挟持出屋,嘴里还大方倔词:“没想到西凉王公主这么容易抓住,今天杀了你们,那我们岂不是西凉王的王?”

四周并未有人出现,那演匪徒的将士们都有些心慌的看向冰瞳,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

可哪知,冰瞳竟咬咬牙,自己撞上一把利剑,肩膀霎时都刺穿,鲜血浸湿了衣衫,连子安都被吓了跳,大喊着:“娘亲!你要做什么!”

她却怀着颗破釜成舟的心,对着空旷的地方呐喊:“我知道你在这里!我知道你看着我!你出来!我要你现在就出来!”

四周黑荡荡的,依旧毫无动静,连那些将士们都面带难色的说:“公主,或许是您认错了呢?还请您以自己身体为重啊!”

冰瞳咬咬牙,坚决的摇头:“我不可能认错。”

她上前走了几步,抽出旁边将士的佩刀,比在自己脖子前高声说道:“你不愿意出来,那我就当你死了。”

“如今子安也懂事,身边更有忠诚辅佐,日后必定能成为西凉王明君!你死了,这人间我也呆的烦腻,现在就下来陪你!”

说罢,她当真一用力,朝自己脖颈出割去,就仿佛当初在长安城外,她为求离开自刎时,同样决绝刚烈!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块石子弹中刀柄,长刀应声倒地,黑暗中窜出的影子挂起阵清风,迷离了当场所有人的眼睛。

可冰瞳却分明落进个滚烫的怀里,耳边是对方粗重的呼吸,连心跳声都如此熟悉。

“叫花子!”子安兴奋地声音响起:“叫花子你回来了!”

百度搜索:找书阁“免费小说

找书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