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爆了夫人的马甲安歌沈南星章节免费阅读

独家小说爆了夫人的马甲安歌沈南星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02 10:17:07来源:网络

爆了夫人的马甲
安歌没想到沈建会在这里,她只是瞄了一眼就知道东窗事发了。“这是成品。”安歌把东西递了过去。慕云止的眼神一下子亮了,大概连他也没有对成品报这么大的期望,虽然有凰的授权,但他不信一个设计系

独家小说爆了夫人的马甲安歌沈南星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

爆了夫人的马甲

安歌没想到沈建会在这里,她只是瞄了一眼就知道东窗事发了。

“这是成品。”

安歌把东西递了过去。

慕云止的眼神一下子亮了,大概连他也没有对成品报这么大的期望,虽然有凰的授权,但他不信一个设计系的学生能把事情做这么仔细。

慕云止僵在原地,他拿着这个项链,反复的看。

连一旁的沈建看到这个项链都深深的折服。

“做得太好了,完全是一个成熟大师的手法,虽然你还是学生,但我不得不表扬你!”

慕云止激动的很,他盯着安歌看了一会儿,又看着这个项链,掩饰不住的激动。

“这次的比赛你肯定拿第一!”

安歌勾唇:“拿什么名次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想法很好地表达出来,慕总要是没什么问题,我就算交过作业了吧?”

“等等,我让助理给你准备拍摄。”慕云止叫住安歌,他不知道这女人为什么总是很匆忙的样子。

沈建从震惊之中抽离出来,他走上前去:“S大的学生?”

“楚安歌啊,说起来跟你儿子沈南星之前还有婚约呢。”慕云止笑着道,一副惋惜的模样。

这么有才华的女人,被沈南星嫌弃,可以说是缘分很浅。

沈建一激动,他感叹道:“楚家老爷子的亲孙女?我是你沈伯伯啊,你这项链很好看,我想请问多少钱,我想买下来。”

沈建想要一掷千金,主要他觉得作为学生的安歌应该不会用真的粉钻。

但论这一颗粉钻的价值,就足以让人震撼,她这样一个乡下来的,不可能会有。

用稍微高一点的价格买下这个设计,去博美人一笑,对沈建来说可比买真的珠宝合算多了。

“抱歉,不卖。”安歌冷声道,“这是设计比赛的作品。”

“你先听完我说的价格,没准用这钱你能做出一个更好的。”沈建这是在提醒安歌,用真的粉钻会比这种假的大的好很多。

起码她这样的身份,不可能随手一颗完整的粉钻。

安歌抿唇,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她看向沈建,在等这个男人报价。

“这个数!”

沈建做了一个六位数给安歌看。

“假珠宝能卖到这个价格,少之又少,我看在楚家的面子上给你三十万。”沈建自以为是,这可比慕云止设计的更深入女人的心。

慕云止的脸色不太好看,他上前想要劝说沈建打消这个念头,但他也怀疑安歌这个粉钻的真假。

看质地,九成新,没有在市面上流通过,这样一颗的造价很贵。

“三十万怕是连个零头都不够吧。”安歌勾唇,眼底全是轻蔑,“这颗粉钻是H6拍卖行迄今为止拍出最完整的一颗,三十万?”

这是看不起谁呢。

慕云止的眉头深锁:“你说这颗粉钻是哪里来的?”

“你不是疯了吧,这东西动辄九位数,你怎么可能买得起?”沈建觉得是这个女孩儿魔怔了。

可能设计者都会存在的通病。

他目瞪口呆,同样震惊的还有慕云止。

TN集团内部都没有这样完整的粉钻。

“假的我当然不能说是真的,但这就是真的。”安歌轻声道,“我一个朋友拍下,也正好因为这次设计比赛,让我一展拳脚。”

慕云止吓坏了。

他的声音紧跟着颤抖。

“你那个朋友,是不是大设计师凰?”

安歌一笑,算是默认了慕云止的说法,男人这才把震惊消除,是那个女魔头啊,那还真是有可能。

凰的资产比一般人丰富的多,闲暇无聊拍个钻石也没什么。

只有沈建现在目瞪口呆了。

“这不可能吧,楚家要有这样的财力,你爸也不会被眼下的局势困住。”沈建表示不信,但看慕云止都被唬住了,他还是觉得安歌有些本事。

不去做营销大师都对不起这临危不乱的勇气。

安歌笑了,她走过去:“那也总比给情人戴真的,给原配戴假货的人好吧?”

安歌是直接拿事实去噎沈建的嘴。

男人的脸色难堪的很,他的丑行被当众揭穿,本来是要来找慕云止要个说法。

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连半点面子都不给。

“你……你瞎说什么?”

“岑涣手里那枚才是真的吧,她最近那么高调,被媒体拍到好几次,慕总也可以看看,免得被人讹了。”安歌潇洒的出去,跟着慕云止的助理走了。

办公室内,只剩下尴尬的沈建,和一脸了然的慕云止。

男人长腿叫交叠,无奈的叹了口气:“沈家不像是这么窘迫,需要做这种事情的,而且我设计的这款,意义大于价值。”

并不是贵的离谱那种。

按理来说,沈建应该负担得起。

“那有什么办法,云止啊,岑涣她非要,我还不得依着,我跟你伯母本来也没什么感情,分居这么多年是她一直不愿意离婚。”

沈建叹了口气,说他早就不想跟沈夫人过日子,要不是那女人拿沈南星以及沈氏威胁,他早就离婚了。

慕云止眉头紧皱,并不想掺和别人的家事,他只是轻轻敲了敲盒子。

“还好您跟我妈交情深,不然这会儿我已经让人把你轰出去了。”

慕云止觉得无比头疼,这无疑是沈建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来刁难他了。

不过也没办法。

沈建叹了口气:“下次不会了,云止啊,你再帮伯父一把,岑涣下个月要出席电影奖颁奖礼,需要一根夺目的项链,一出场就能成为众人焦点那种。”

这也是沈建为什么想要买下安歌的设计,为了哄自己那个小女朋友,也是费尽心力了。

“嗯,我会让人去办的。”

“我的意思是最好能像刚才楚家那女孩设计的那样,你们不是都做设计的吗?弄个相似的应该差不多。”

沈建这样说道,也是说的直白。

慕云止的脸色不太好看:“这恐怕做不到,那毕竟是她的作品,您要是喜欢不妨去找她谈谈。”

慕云止委婉的拒绝了,要他去仿,那不是不拿TN集团当回事吗?

“好。”

沈建这一遭没有闹成,但却让他物色到了一件很好的项链。

楚氏集团。

楚一行忙得焦头烂额,办公室里的电话也响个不停,秘书来来回回的走。

门外楚念禾脚步很快,她敲了敲门便进去了。

“爸,我想……”

楚一行挂断手里的电话,疑惑的看着楚念禾:“出什么事情了?念禾你说。”

“我想问爸爸要点钱,想买点东西。”楚念禾唯唯诺诺的,一副不太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楚一行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他拿出副卡递了过去:“拿着吧,要买什么直接去买,别心里有负担,你是爸爸的女儿啊。”

楚念禾微微低头:“对不起,爸爸,我想要一百万,我真的有急用。”

楚一行的眼眸沉了一下,他眉头紧皱:“发生什么事情了?”

楚念禾不想说,但她却急需要这笔钱。

“我不会做坏事的,我从小到大最听话了,爸爸你就别问了,我……”楚念禾说着说着都要哭了。

楚一行也只是为了她好,才来问她,见她这样子,楚一行也赶忙不问了,他拿了支票写了一百万递了过去。

他拍了拍楚念禾的肩膀。

“乖了,你们都是爸爸的女儿,自从安歌回来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是你始终都要记着,我们是一家人。”

楚念禾鼻尖酸涩,她点点头笑了:“谢谢爸爸,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乖,把眼泪擦掉,养两个女儿我楚一行还养得起,不过一百万嘛,你拿去吧,记得早点回去,妈妈今天亲自下厨给你卤了牛蹄筋。”

“嗯啊~”楚念禾乖乖的应了一声,两人又说了一些话,楚念禾便走了。

门外的秘书再次送合同进来。

“楚总,跟王诗的尾款要结了,那边已经催促了。还有新的一笔订单需要原材料,账面的钱似乎不太够,您什么时候去看看。”

钱钱钱。

楚一行为难的揉了揉眉心,楚氏现在处境其实不太妙,可刚才他还是打肿脸充胖子,给了楚念禾一百万。

这一百万对于他而言说多不多,可在这样的关键时候,说少也不少。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拿了钱的楚念禾行色匆匆,她特意换了一身装扮,没有平常那么贵气,看起来还有几分土气。

她打了车往郊区开去,在一处出租屋的门前停了下来。

一个早就等在那儿的刀疤男掐灭手里的烟,他的眼神有些猥琐,但看楚念禾从包里拿出支票,还是笑了。

“我就知道你有办法。”男人冷声笑道,“你现在好歹也是楚家千金。”

“我真没那么多钱,你能不能别赌了!”楚念禾怒斥道,戴着的墨镜也不愿意摘,就怕被人撞见。

过路的车也不少,卷起灰尘,楚念禾嫌弃的捂着嘴。

“是啊,你养尊处优,我跟你妈可就遭罪了。”男人冷哼一声,“要是还不出钱,他们能打死你妈。”

“你能不能别赌了,你早晚得害死我,害死我妈!”

楚念禾红了眼,她有些懊恼,这么多年来,自从她的亲生父亲找上她,就没有一天过得好。

他像个吸血虫一样,狠狠的吸附在楚念禾的身上。

在外,她是风光无限的楚家小姐,校园当中的女人,可在这个人的跟前,她依旧改不掉这样的出身。

“哪那么容易害到你啊,你有钱啊,楚家有钱的。”男人笑了,“难不成你想眼睁睁看着你亲爸死?”

楚念禾揉了揉眉心,无语的很:“你省着点吧,一百万不少了,楚家现在找回了亲生女儿,我现在的处境也不好,我自己都没那么多钱。”

男人一愣,一听到以后可能没钱,一下子来劲了。

他又点了一支烟。

“你是说楚一行他们的亲女儿?以前被拐子拐走的那个?”

“嗯,她现在才是楚家真正的小姐,而我,什么都算不了,你最好给我消停点!”楚念禾威胁道,闻到了烟味,更是嫌弃的不行。

男人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可不行。”他低声喃喃着,楚家亲生女儿回来了,那肯定不会给养女好脸色看。

他深呼吸一口气:“女儿啊,你别管,爸爸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随你,反正你少赌,到时候被人丢下海,可别来找我,别抽了恶心死了。”

楚念禾嫌弃的很,她转身,打了车就跑了。

她一直在回想这些年发生的一切,楚家给的精致生活根本无法让她忘记骨子里这样的血液。

一个赌鬼的女儿,多少个夜里辗转难测,她都想弄死自己的亲生父亲。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楚家。

沈建上门的意思,其实也很明确,他是来说服安歌的,可是在家里没有等到安歌。

楚一行从楼上下来:“沈兄,怎么今天有空来了,最近一直不在云城吧?”

“唉,忙啊,到处飞,你也知道我就是个打工的,也比不上你这样当老总开公司的。”沈建这么说道,在沈氏集团内,也的确是打工了。

沈碎把控着整个沈氏集团的运作,任何的决策都不会到他这个大哥的手里。

楚一行的神色略微变了,不过也表示知道这个情况。

“也好啊,不用头疼公司那些破事。”楚一行叹了口气,随手点了根烟,从面色就看得出来,他很忧愁。

“怎么了,我看你公司最近不发展的很好,我们三爷还给了项目让你去做。”沈建问道。

“就因为这样啊,我楚家家底就这么些,想要匹配沈氏,那不是自不量力吗?老哥啊,我不妨跟你说实话,我缺钱啊,想要吃下沈氏这根肉骨头。”

楚一行是愁的很,最近这白头发也多了不少。

沈建一愣,他想起了什么:“可我刚才听说,你那女儿手里有一颗价值九位数的粉钻,你怎么会到这种程度?”

沈建也觉得诡异,沈三爷给楚家的项目不至于大到把整个楚家拖垮吧。

他女儿随随便便就拿出那么一颗粉钻,而且根本不把那东西放在眼里。

“怎么可能,你是说念禾?”楚一行问道,也是有些奇怪。

沈建摸了摸额头,在仔细想那个女孩的名字。

“是你刚接回来的那个孩子。”沈建提醒道,“她手里应该不少钱吧,只要你开口肯定愿意帮你渡过难关。”

“你说安歌啊?”

楚一行眼底燃起的一丝丝希望瞬间被扑灭了,要说楚念禾还有些可能。

但是安歌。

绝对不存在的。

王恬蕊做好了卤牛蹄筋,从那边过来:“你大概是弄错了,我那个女儿是从乡下接回来的,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身家。”

沈建疑惑了,明明在TN集团办公室的时候,连慕云止都被唬住了,当然他也是来刺探消息的虚实。

“是这样啊?”

沈建顺着他们的话说下去,这一下更是确定假珠宝了。

要是真的,楚一行犯得着为了那笔原料款发愁吗?

“小孩子做设计,大概是做的不错吧,让你以为是真的。”楚一行尴尬的很,要真有,那他也不至于愁了。

沈建有些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我就是刚好碰见,想着可能会这样。”

“没事。”楚一行轻声道,门外楚念禾回来,听到几句沈建议论安歌的话。

也不知道在说安歌好话还是坏话。

该不会沈建看上安歌了吧。

这绝对不可以。

“爸,沈伯父。”楚念禾进门,乖巧的喊了一声,“我先上去放东西。”

“念禾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礼貌,你家那个安歌呢,怎么我来了这么久都没看到她?”

沈建问道。

王恬蕊的脸色不太好看。

“姐姐肯定在楼上,她很宅的,伯父要是找她有事情,得吃饭她也许就会下来了。”楚念禾故作好心地说道。

沈建也没多说什么,甚至于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他是来求安歌办事的,肯定不会率先拆安歌的台。

王恬蕊忙活了好一会儿,等到一桌子的好东西都准备完毕。

安歌的确从楼上下来了。

楚念禾吐吐舌头:“我就说姐姐肯定会在吃饭的时候下来吧?”

她故作可爱的开玩笑。

安歌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安歌啊,我来找你是为了那个项链。”沈建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想买下它,你要是觉得三十万太少,我给你三百万,这个价格已经很好了。”

席间众人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诧异。

楚念禾一瞬间就暗淡了,把头低的很低。

王恬蕊蹙眉:“什么项链啊,能卖这么贵?”

安歌冷冷得到:“我说了,不卖的。”

“我知道你们学生很在意自己的作品,沈伯父出钱,你再照着做一个,我不用管那个粉钻是真是假。”沈建直说了。

安歌没有任何兴趣。

王恬蕊又追问了一句,席间更是火药味十足,楚念禾的眼神透着不善。

“安歌不是参加TN和他们学校举办的比赛吗?那个作品我看中了,特别好看,我想买下来,但是安歌说那粉钻是真的,那么大一个完整的粉钻。”

沈建做了个手势,来表达他的夸张,席间众人全部惊愕的看向安歌,眼底透着不信。

百度搜索:找书阁“免费小说

找书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