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点才长久最新章节夏蓁蓁陆唯夏蓁蓁小说阅读

可爱点才长久最新章节夏蓁蓁陆唯夏蓁蓁小说阅读

时间:2021-02-02 10:16:36来源:网络

可爱点才长久
被陆唯说服之后,夏蓁蓁突然发现游戏对她的吸引力没那么大了,果然游戏开发更对她的胃口。从那天起,夏蓁蓁恢复了晚上的晚自习,学习的劲头更足,第三次月考重回年级第一,而且考出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分

可爱点才长久最新章节夏蓁蓁陆唯夏蓁蓁小说阅读 小说

可爱点才长久

被陆唯说服之后,夏蓁蓁突然发现游戏对她的吸引力没那么大了,果然游戏开发更对她的胃口。

从那天起,夏蓁蓁恢复了晚上的晚自习,学习的劲头更足,第三次月考重回年级第一,而且考出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分。宋扬乐得合不拢嘴。

周信看了一眼成绩单就重新叠上了,看着做数学试卷的夏蓁蓁,开口说道:“睡醒了?”

夏蓁蓁头都没抬:“什么睡醒了?我这不是挺清醒的吗?”

“感觉高三开始你好像都在睡觉,莫名其妙突然就醒了,然后轻轻松松就把我们这群学渣一通吊打。”周信开口说道。

“学渣?”夏蓁蓁抬头笑了下,“别侮辱这个词行吗?”

周信翻翻桌子上成沓的试卷:“这么拼,要考满分啊?”

“你都保送了还这么拼,我一个没保送的还不能努努力?”说着,夏蓁蓁又换了一张英语试卷。

“你想考哪儿?”周信问。

“分够去哪儿就去哪儿呗。”夏蓁蓁笔下生风,“只要能去我喜欢的专业就行。”

“那你喜欢什么专业?”

“计算机,游戏开发方向的。”说到这儿,夏蓁蓁终于放下了笔,笑眯眯地开口,“没准以后你玩的游戏就都是我做的了。”

“怎么早没发现你有这觉悟呢?”周信随口问道。

“早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干这行……”夏蓁蓁单手支着下巴看着最前方的黑板,“我之前之所以好好学习只是想让我能够打游戏而已,至于考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根本不在我考虑的范围内,所以成绩够我玩游戏就行,其他的我没什么追求。但是陆唯点醒我了,玩游戏太低端了,还是高端点去设计游戏吧,万一以后没有我喜欢玩的游戏了呢?”

说完之后夏蓁蓁自己也很开心,挽起袖子翻开了英语试卷,一边看题一边飞速地转着手中的笔:“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就要为了我的梦想努力了!”

看着夏蓁蓁跟陆唯如出一辙的转笔方式,周信没说话。

有了目标的夏蓁蓁就像开了挂一样,在忙碌的高三里还抽空参加了一个物理竞赛,拿了个一等奖回来。那个物理竞赛的一个评委就是Q大物理系教授,几度向夏蓁蓁发出了邀请,结果都被夏蓁蓁拒绝了,只为了自己的目标。

连宋扬都觉得夏蓁蓁专注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在他眼中,上一次看到夏蓁蓁这么专注的时候还是高二举办CS比赛那次。

就这样,高三上学期结束了,夏蓁蓁总分721分。

“陆唯啊陆唯,你再少考20分,夏蓁蓁都要高你一百分了。”宋扬看着成绩单“啧啧”道。

“去年省文科状元刚648分,我已经差不多够了。”陆唯淡定地说道。

“这次期末考试是省内九校联考,难度跟高考差不多,夏蓁蓁这成绩高了J市一中第一名9分,稳稳坐在全省第一名的位子。”宋扬说完转向陆唯,“倒是你,虽然也是第一,但是是并列第一,这个差距就有点大了吧。”

陆唯翻了一页政治书:“并列第一就不是第一了?宋老师要求有点高啊!”

“人家夏蓁蓁甩第二名那么多……”

陆唯终于合上政治书:“就算难度跟高考差不多那也不是高考……再说宋扬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谁跟谁是一家人你还记得吗?”

宋扬一脸无辜:“我跟你是一家人,以后你和她是一家人,那我不就是一家亲了吗?不能厚此薄彼,该说你的时候还得说。”

陆唯被噎了一下,重新翻开了政治书,看了两页之后才猛地合上书:“我一个文科高才生竟然没说过你一个理工男?”

“那是因为我说的是事实,除了否认以外,你没有任何能攻击我的利器,而且你还否认不了。”宋扬得意扬扬地开口,“而且请对方辩友注意,我也不是普通的理工男,我高考语文作文可是满分,在你高考语文作文考满分之前,你是没什么资格对我一个理工男的文字底蕴进行质疑的。”

陆唯一瞬间脑子里闪过无数个用来反驳宋扬的话,然而持续五秒钟后发现那些话都不算是致命的杀招,只会增加宋扬继续嘲讽他的机会。于是,他机智地闭了嘴,只能用同样的高考语文作文满分的事实来回报宋扬了。

看陆唯没了声音,宋扬笑了笑,继续点着鼠标看着本地消息。

陆唯继续看政治书。

安静了半个多小时,宋扬突然“咝”了一声:“哎,陆唯,你应该知道跟你一起过日子挺无趣的吧?”

陆唯继续看书,当没听到。

南乐激动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舒斯!是舒斯啊!你怎么会不知道!”

正在书店找计算机相关书籍的夏蓁蓁一惊,赶紧伸手去捂南乐的嘴:“你能不能小点声!这是书店!我管你是舒斯还是撕书,小点声!”

南乐依旧激动得不行,最后在夏蓁蓁的威慑下竖起三根手指发誓自己不会再大声说话了,夏蓁蓁才放下手,继续翻书。

南乐的眼睛里全是崇拜的星星:“舒斯!新生代野生派画家!十六岁的第一幅作品就拍卖到一百三十多万,现在还不到三十岁就有数家自己的画室,每次开画展都人满为患,更是创造了十分钟内所有画作全部销售一空的奇迹。最关键的是!她是我们向阳中学毕业的!当年国内艺考全国第三,我们优秀的学姐!”

看着南乐如数家珍的样子,夏蓁蓁抿嘴笑了下:“怎么着?又恋爱了?”

南乐花痴地捧住脸:“只可惜我也是女孩,我要是男孩,一定拼命地追她!”

“那也得先看看人家能不能看上你!”夏蓁蓁忍不住揶揄道。

南乐“嘿嘿”地笑个不停。

拿下一本书,夏蓁蓁突然回过神来:“哎,你干吗突然提这位学姐?”

南乐一听,不乐意了:“敢情我之前说了那么多你都没听!”说完作势要走。

“好好好,我错了,你重新说,这回我认真听。”夏蓁蓁将书抱在怀里,看向南乐。

“就是我们这届的美术生想在毕业之前开一个属于自己的画展,而特长班的班主任又曾经教过舒斯学姐,便试着邀请学姐回来,没想到舒斯学姐真就同意了,说想回来看看学弟学妹们绘画底子怎么样,如果有特别好的,她还想带个小徒弟出来。”

“那跟你什么关系?”夏蓁蓁没想明白,“你又不是美术生。”

“虽然我不是美术生,但是我画得好啊!万一学姐看中我了把我挑走了呢?”南乐不服气地抬起下巴。

夏蓁蓁一想——还真有点可能,南乐在学习上脑子是不算特别拔尖,但是画画特别有天赋,初中的时候班级的板报、学校的校报都出自她的手,不过上了高中之后她的父母便觉得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便不再让她画了。虽然南乐不怎么开心,但是她的性子一直挺随性的,生了几天气就过去了。上了高中确实没有大把的时间去画画,但是南乐偶尔还是会画上那么几幅。

“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得回去把我的画挑一挑,送特长班去,商量商量把我的画也放进去。”南乐一边说一边觉得时间紧、任务重,也不再跟夏蓁蓁废话,赶紧往家跑。

夏蓁蓁想着书也看得差不多了,就又挑了本编程的书,付了钱就跟着南乐一起走了。

南乐从小就开始画画,身为标准的富二代,她有一间大大的画室,上上下下挂了上百幅她的画作,想挑出两幅送到画展上还真不知道该选哪个,最后还是由夏蓁蓁帮她选了两幅画。

画展本就是艺术生为自己准备的,而且特长班的班长还是个软硬不吃的死脑筋,南乐想把画送进去着实废了点劲。

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南乐大小姐心情立刻不好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画展吗?我也能办!我也办个自己的画展!”

“办画展是没问题,但是你能请到舒斯学姐吗?”樊鸣一语道破。

南乐顿觉扎心,哀号一声又趴回桌子上:“哎呀,可怎么办啊!我就是想展示两幅画啊!干吗这么对我!好生气!”

“消消气,消消气,上不了画展你就主动送给学姐嘛!反正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学妹,她应该不好意思拒绝,再说你画得这么好,没准她就看上了呢?”樊鸣安慰道。

“唉,我不想搞特殊化嘛,我就想把画放在所有画中间,这样舒斯学姐看上我的画才能说明她是真的看上我的才华啊!百里挑一看中我!”南乐噘了噘嘴。

“那我们再想想办法吧……”樊鸣只能这么说。

叹了口气,南乐跟樊鸣告了别,垂头丧气地离开了食堂。

没办法把画送进画展对南乐的打击非常大,下午的课都上得漫不经心,连自习课都做不进去试卷,视线便扫向一旁的陆唯试卷。

“夏蓁蓁的好朋友。”陆唯写着手中的试卷,轻声开口。

南乐“嗯”了一声:“干吗?”

“你答案抄错了。”陆唯说道,“你抄的是第四题的答案,写到第五题上了。”

“啊?”南乐愣了愣,看了眼自己手中的碳素笔,立刻恨恨地把笔摔在试卷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屋漏了?”陆唯哼笑了下,“能补上吗?”

南乐立刻转过头跟陆唯抱怨:“你说徐薇怎么这么不近人情啊!大家都是同学,多放两幅画在画展上怎么了?能占多大地方!凭什么不是美术生就不能参加展览?”

“如果都像你这么想,这画展啊,怕是要放满整个学校了。”

“不是,画展这个事情,肯定要有最低的衡量标准的,我自问我的绘画技术没比普通的美术生差,大不了我就找个专门教绘画的老师给我评判一下,肯定是能达到标准的!”南乐自信地拍着胸脯,“我保证。”

陆唯笑了笑,没接话。

南乐又重新趴回桌子上,絮絮叨叨地开口:“难受,卷子我也不想写了,我觉得我的人生都灰暗了,我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陆唯顿了顿,翻出一张英语试卷,然后拿出耳机塞进耳朵里,听起了英语听力。

“……世态炎凉,人情寡淡!连同桌都不帮我!我的天,我太伤心了,我要逃课找蓁蓁陪我打游戏放松一下精神!”南乐自言自语道。

陆唯立刻摘下耳机:“夏蓁蓁的好朋友。”

“哎!”南乐眼睛都亮了。

“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陆唯开口说道。

“我知道!不找蓁蓁去打游戏是吧!你放心!我肯定不找!”南乐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不是这个事,是另外一件事。你先答应我,然后我才帮你。”

正在设计画展布展的徐薇觉得自己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这个不要放在这里!跟周围的布局和色调根本就不配!我说过好多遍了!都是美术生,连这点审美都没有吗?算了算了,都放这儿吧,我自己来!”说完,徐薇挽起袖子亲自去挂那些画。

美术生们对这次画展非常重视,不仅对自己的画作精挑细选,连装裱都格外认真,各种材质的装裱材料重得不行,徐薇挂了两幅画就后悔说要自己来了。

她咬紧牙关抖着手臂挂着第三幅画时,突然一个没拿稳,整幅画径直向她的头顶栽了下来。

徐薇一声惊叫。

一条修长的胳膊自她身后伸了过来,及时地托起那幅画,免了徐薇的砸头之灾。

徐薇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来:“谢谢。”

陆唯微微一笑:“不客气。”

这时徐薇才注意到帮了自己的是文科班的头把交椅,也是班级里那群天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同学口中念念不忘的校园男神。

不过听说他最近在跟理科状元夏蓁蓁传绯闻,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他为什么要帮她?不会被她身上的艺术气息吸引转而看上她了吧?那可不行,她高二的时候可是上过夏蓁蓁的课,对夏蓁蓁的印象特别好,她不能做对不起夏蓁蓁的事。为了不让校园男神继续错下去,她还是先拒绝比较好。

就在她回头看到陆唯的这么一瞬间,脑洞大开的她已经给自己脑补了一出虐恋情深的大戏,于是在陆唯说完“不客气”之后,她义正词严地回了句:“对不起,我不喜欢你。”

陆唯:“……”Excuse me?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突然拒绝,陆唯还是给了回复:“不用抱歉,我也不喜欢你。”

徐薇:“……”好像有点脑补过头了。

轻咳一声,徐薇再次道歉:“对不起,我刚才脑子里可能进水了,你别在意。”

“没事。”陆唯说着,视线落在徐薇的画上,伸手指了指墙壁,“需要我帮忙吗?”

徐薇点头。

他帮着徐薇挂了几幅画之后,徐薇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真是太谢谢你了,百忙之中还抽空帮我这点小忙。”

陆唯摇摇头,看了看整个大教室的画,长长地“嗯——”一声。

徐薇赶紧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陆状元看到什么了,竟然这么个反应?

“怎么了?”徐薇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们……是不是从一个绘画培训班出来的?”陆唯开口问道。

“不是啊……”掐着手指算了下,徐薇开口,“四个吧,四个画室出来的。”

“嗯,差不多吧,总觉得风格很像,比如这个区域……”陆唯随手用手指在墙壁上画了个圈,“这几幅画我感觉绘画功底不怎么深,画风非常一致,应该是半路出家学美术的,而且是一起学的速成班。而这一块,模仿的痕迹太重了,应该有一些基础,但是太急于求成,画太生硬太刻意了。这一片是绘画基础很好的,风格自成一体……”在教室里走了一圈,陆唯突然伸出手指指着其中的一幅画,“我觉得这幅画得最好,我说的那些模仿痕迹很重的,应该都是按照这幅画的风格画的。当然,我不是艺术生,只是说说我自己的感觉,不一定对。”

徐薇惊得下巴都快掉了——陆唯每说一块,她就会过去看看作者名字,竟然跟陆唯说的画功八九不离十。而他说的画得最好的那幅,正是她徐薇自己的画。

这陆唯有两下子啊!

muxi

徐薇立刻露出敬佩的目光。

陆唯又走了几圈:“我有个建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当当当。”徐薇疯狂点头。

“总体来说,你这个布局……”陆唯沉吟着看着周围,慢慢走着。

徐薇在后面跟得紧紧的,就等着陆唯什么时候能给出指导性意见。

绕着教室走了两圈,陆唯突然尴尬地笑了下,轻轻蹭了一下鼻尖:“编不出来了,我就是想求你个事,帮我一个忙。”

“啊?帮什么忙?”徐薇一愣,“你刚才说那些都是骗我的?”

“那没骗你,我说的那些画风是我真实感受,但空间布局什么的我不懂,我刚才是想编个空间布局的建议,再顺水推舟让你帮我个忙。不过没想到该怎么说,想着还是诚实点跟你直说好了。”陆唯实诚地说着。

徐薇顿了顿,突然笑了:“这要是拒绝你了,得显得我多不近人情!说吧,什么事?”

“我同学,特别喜欢舒斯学姐,想放几幅画在画展上,我帮她当个说客。”

徐薇想了想:“哦,南乐是吧?”

陆唯点头:“对,是她。”

“她确实找过我几次,但是陆状元,你也应该知道这个画展我们都是想往好了办,如果水平太差的话,放在里面展览也很违和啊!”徐薇苦口婆心地说道,“我们都想展示一下向阳高中的绘画水平,不想一颗那啥毁了一锅汤啊……”

“这我可以保证,南乐的画画水平不比这些人差,我可以先让她把画拿来让你看看,你觉得可以,那就放,如果不行,我也不强求。”陆唯开口。

徐薇点头,答应得干脆:“行啊!让她带着画来找我吧。”

“这么好说话……”陆唯也惊了一下,“南乐跟我说你怎么都说不通……”

“她?你知道她怎么跟我说的吗?”徐薇哭笑不得地开口,“到我班级只做了个自我介绍,说她叫南乐,让我把画展最中间的位置空出来给她,我说那不可能。她说那就把相对显眼的位置给她,我说也不可能。她说那就给她留个最大的位置,然后我才说,对不起,这是我们美术生的画展,普通学生不许参加。这么任性的大小姐,如果不是你来当说客,我就没打算让她参加。”

在陆唯眼中,南乐的标签一直是“夏蓁蓁的好朋友”,至于她的性格,陆唯觉得她还挺怂的,至少在他和夏蓁蓁面前还没看到她很嚣张的样子……没想到,还是个大小姐。

陆唯笑笑:“那就谢谢你了。”

“没事,我是当初你讲课的时候的受益者,这点小事也不算什么帮忙,只要她的画合格,也算是给我们向阳高中增光添彩了。”徐薇笑眯眯地说着。

陆唯点点头,觉得自己可以深藏功与名先退下了,结果突然又被徐薇叫住:“哎,陆唯,你不会画画吗?”

“不算很会吧……”陆唯斟酌着用词。

“但是你看画很准啊,我以为你真是天才,什么都会呢。”徐薇笑道。

“我也是个普通人,无论什么事也是需要努力才行,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天才。”陆唯淡淡说道。

得到陆唯肯定的回答之后,南乐立刻一声欢呼,也不管一会儿还有课,强行说自己肚子疼,请了假回家把画取了过来,乐颠颠地要给徐薇送过去。

陆唯赶紧叫住她:“你跟人家说话客气点。”

南乐立刻立定,敬了个礼:“请组织放心!”

去特长班转了一圈回来后,南乐嘟着嘴抱怨:“这徐薇也太严格了,我给了她那么多画,她只选了两幅……”

陆唯看了她一眼,她赶紧做了个“OK”的手势,赔着笑脸凑过去:“感谢,感谢,放心,放心。”

经过一个月紧张的筹备,画展终于如期举行,舒斯也如约赶到现场。

那是夏蓁蓁第一次见到舒斯——跟她想象中的差不多,非常娇小,留着很乖的妹妹头,长度勉强及肩的样子,穿了一套很文艺范的长裙,一张娃娃脸的她站在特长班班主任身边,像个高中生一样。不少男学生看到她都暗自窃窃私语。

不过这种事情夏蓁蓁不怎么感兴趣,凑了一会儿热闹就回教室了,留下南乐一个人大惊小怪的。

舒斯回到向阳高中这件事也算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那么几个圈内的媒体也跟了过来,虽然都被拦在校外,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记者们还是想方设法拍了不少舒斯的照片。

特长班班主任王老师看着各种长枪短炮对准舒斯的记者,无奈地叹道:“也挺不容易啊!”

舒斯笑笑:“习惯就好了。”

“那咱们去看画吧,学生们都准备好了。”王老师说道。

“好呀。”舒斯点点头,跟着王老师向教学楼里走去。

一边走,舒斯一边跟王老师闲聊:“这届学生怎么样,比当初的我们乖多了吧?”

“哪能呢,这学生吧,一届赛一届的有个性,越来越不好管。”一边说,王老师一边呵斥着身边的学生,“都别拍照,该回教室的回教室,不然就到画室等着!”

舒斯笑笑:“省重点高中呢,学生总不会太差的。今年怎么样,省状元没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就这,这两个孩子……”正好走到学校的光荣榜面前,王老师赶紧指着里面的文理年级前五名的照片说道,“这个夏蓁蓁,还有陆唯,都是状元苗子,之前的联考成绩就是全省第一。”

舒斯驻足在照片前看了几眼,笑道:“好相貌呢,我记得之前都说状元长得都不好,这两个孩子要是真成状元了,还真就打破这个魔咒了。我听说咱们学校的数学成绩特别好……”

“是啊,有个好老师。来,这边请……”

徐薇作为特长班的班长,这次身担助理工作,在舒斯对哪幅作品感兴趣的时候就会简单地介绍一下那幅画,再介绍一下那幅画的作者。

转了一大圈,舒斯对学弟学妹们的水平表示赞许,并说她当初都没这个水平云云。客套一番之后,舒斯忽然转过身,向角落的一幅画走去。

那是个人物肖像画,用彩铅画的,上面的人物她刚在几分钟前的光荣榜上看过。

那个理科状元苗子,那个眼神坚定、一脸似笑非笑的少女。

mu xi

不过在画中她不是寸照上的样子,穿着校服,竖着马尾,曲着手肘支在天台栏杆上,眼神柔软,笑容温暖地望向远方。

在众多素描、水彩、油画,风景、人物、静物之中,这幅画并不是画得最好的,但是莫名很吸引她的目光,让她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过去。

徐薇赶紧跟过去介绍:“这幅画不是我们美术特长生画的,所以可能不怎么专业……”

舒斯摇头:“画画没有专不专业一说,只有用不用心。这是她本人画的吗?”

“哦不是,这是她好朋友画的,叫南乐。”

舒斯轻轻地摸着边框:“男孩子?”

“不是呀!是个女孩。”徐薇解释。

“女孩?”舒斯诧异地挑起一边眉毛。

“对呀,她就在外面呢,我把她叫进来?”

舒斯点点头:“好啊,我也想见见她。”

始终站在门外偷窥的南乐突然就看到徐薇对着她招了招手,似乎是想让她过去。要知道徐薇身边就是舒斯学姐啊!一瞬间南乐有些不敢置信,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尖:“我?”

徐薇点头:“快来!”

南乐心如擂鼓,舔了舔嘴唇,赶紧走过去,扭扭捏捏地对着舒斯开口:“学……学姐好。”

“你好。”舒斯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开始上下打量着南乐,而后才指着那幅夏蓁蓁的肖像画开口,“你画的?”

南乐看了一眼立刻点头:“是啊学姐,有什么问题吗?”

舒斯微微歪了一下头,笑了下:“没事,你这画我很喜欢,能送给我吗?”

南乐有一瞬间的迟疑,舒斯立刻补了一句:“卖给我也行,你开价吧。”

南乐立刻摆手:“不不不,不是卖不卖的事……学姐喜欢是我的荣幸,但是我这画的是我的好朋友,把她的肖像画送给你,我也得经过她的允许是不是?不如学姐给我点时间,我去找她商量商量?”

“我知道那个女孩子,你带我一起去吧,我觉得我亲自去更有诚意一些。她在哪儿?”一边说,舒斯一边就向教室门外走去。

“哎哎哎,学姐学姐!学姐您听我说!”南乐紧张得不行,想方设法地去拦舒斯,“那个……那个……还是让我跟她说好吗?”

舒斯停下脚步,眨着眼睛静静地看着南乐。连舒斯身边的徐薇都有点诧异——舒斯能看上她的画是她的荣幸,她为什么这么扭扭捏捏的?

南乐抿着嘴唇,看了徐薇一眼,转而低声跟舒斯开口:“学姐,能……借一步说话吗?”

舒斯好脾气地点点头:“好。”

南乐拉着舒斯,穿过所有好奇的同学,像做贼一样躲在一间空教室里。

“什么事?”舒斯温和地开口。

南乐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就是……”

“就是那幅画不是你画的对吗?”舒斯自然地接了一句话。

南乐一惊,立刻回头看徐薇有没有跟上来,看到没人才松了口气:“学……学姐怎么会知道?”

舒斯笑了笑:“幸好不是你画的。”

“啊?”南乐满脑子问号,“为什么幸好不是我画的?”

舒斯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如果真是你画的,那我就得找个机会告诉画像上的女孩子离你远一点了。”

南乐依旧一脸茫然:“什么意思……”

舒斯没解释,转而问了句别的:“画那画的,是不是个男孩子?”

南乐点头:“对。”

“那那个男孩子,是不是对画上的女孩有好感?”舒斯八卦地问道。

“虽然他一直不承认,但是我们都觉得有!”南乐回答得斩钉截铁,“不过学姐是怎么知道的?”

“那幅画啊……”舒斯想着挂在画室里的肖像画,说道,“以前我就说过,画画这个事,确实需要功底,但是更需要的是用心和态度。那幅肖像画太用心了,一笔一画都是感情。说真的,画室里比那幅画画得好的太多了,但是在众多作品中格外吸引我目光的,只有那幅。”

当初陆唯说有事想拜托南乐的时候,南乐一直以为是跟夏蓁蓁有关,结果陆唯只是说如果他帮她争取到上画展的机会,那么就把他的一幅画属上她的名字,送过去。随后,陆唯就把那幅夏蓁蓁的肖像画拿给了她。

“所以,现在我能见见原作吗?”舒斯问道。

陆唯还在听英语听力,耳机突然被拉了下来,他抬起头就看到南乐正对着他挤眉弄眼。

陆唯皱了皱眉,说道:“如果你没有个合理的理由解释你为什么这么做的话,我确定你将永远地失去看我试卷的机会。”

“哎,谁看你的试卷!”南乐脸一红,赶紧转移话题,对着他另一侧抬了抬下巴,“舒斯学姐想跟你说几句话。”

这时陆唯才转过头。

舒斯真的太娇小了,陆唯坐在椅子上都没比她矮多少。

看到陆唯的正脸之后,舒斯抬了抬眉毛:“我知道你。”

陆唯也学着她的样子挑起眉毛。

“你是文科第一名那个男孩,跟你画上的女孩照片在一起。”舒斯转了转手指,“我没记错吧。”

陆唯一愣,转过头探寻地看向南乐。

南乐连忙摆手:“不是我,是学姐看上了那幅画,说要买下来,我才带她来找你的。”

“哦。”陆唯再次转回头,直接拒绝,“不卖。”

舒斯笑笑:“我猜到了,那你对画画有兴趣吗?我手里有Q大美术学院的推荐名额。”

陆唯也笑:“不用学姐推荐,我也能去Q大。”

舒斯扬眉:“你一个文科生也要考Q大?”

“考不考Q大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只需要做好准备就行。”陆唯眉眼清淡。

“嚯!”舒斯惊得眼睛瞪得溜圆,“为了那个女孩?”

陆唯觉得有些好笑:“这好像不关学姐的事了吧。”

舒斯深吸一口气,仔细地打量着陆唯,突然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南乐赶紧开口:“陆唯。”

“陆唯、陆唯……”舒斯重复了几遍突然开口,“陆思跟你什么关系?”

陆唯猛地怔住。

南乐还满脑子问号:“陆思是谁啊……”

正说着,教室门被推开了,露出宋扬的招牌笑脸:“陆唯,你这次模拟又满……”“分”字还没说出口,宋扬的表情僵了一下。

作为整场最淡定的舒斯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宋扬,好久不见。”

宋扬只能也跟着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舒斯。”

南乐、陆唯两人都是一脸茫然——这两个人怎么会认识?

舒斯笑容可爱:“怎么样,怎么躲都没躲开我吧。”

宋扬赔着笑走进来:“我怎么会躲你,就是一直忙着批卷子,这不,刚完事就想着跟你打个招呼。”

“跟我打招呼?如果我没记错,画展的教室跟高三的教室好像是学校的两个方向,你到这边来跟我打招呼?”舒斯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宋扬的谎话。

宋扬的表情越发尴尬。

陆唯看着眼前交互着奇怪电流的两个人,开口问道:“宋扬,不介绍一下?”

宋扬挠了挠后脑勺:“哦……我们两个是Q大校友……”

“校友?这两个字就能概括得了我们的关系?”舒斯勾起嘴唇。

“啊……也是朋友……”宋扬磕磕绊绊地解释道。

舒斯立刻打断宋扬的话,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道:“我叫舒斯,Q大美术学院毕业生,跟你们的宋老师是校友。这是你们都知道的,但是你们不知道的是,我从读本科开始一直追求他到研究生毕业,他也没同意换个女朋友或者多个女朋友。”

真是见了鬼了,向来没个正形的宋扬竟然还有个这么出名的追求者!

没给陆唯更多消化的时间,舒斯转而继续说道:“宋扬能出现在这里,那我更确定了,你就是我情敌陆思的亲弟弟,是不是?”

陆唯点了点头。

舒斯立刻伸手拍向他的肩膀,面色认真:“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不太好,但是陆思已经不在了,我是不是可以重新追求宋扬?”

陆唯没说话。

舒斯立刻恢复了笑脸:“当然,我就是象征性地问一下,毕竟你姐在的时候也没阻止得了我追求宋扬,更何况你只是她弟弟。不过你也放心,从我找到宋扬的这一刻起,你并不会因此失去一个姐夫,只会多一个姐姐。”

看着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的宋扬,陆唯的视线又一次落在舒斯身上——来者不善哪……

百度搜索:找书阁“免费小说

找书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