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君的小邪后小说明若邪司空疾目录阅读

病君的小邪后小说明若邪司空疾目录阅读

时间:2021-02-02 10:15:45来源:网络

病君的小邪后
第9章司空疾把那包袱解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套男装,动手更衣。剩下的那一套女装,推到明若邪身边。“把衣裳换了,再把脸洗净,要入宫面圣,不能这么去。”“好。”明若邪也早就已经觉得这一身血污难受

病君的小邪后小说明若邪司空疾目录阅读 小说

病君的小邪后

第9章

司空疾把那包袱解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套男装,动手更衣。剩下的那一套女装,推到明若邪身边。

“把衣裳换了,再把脸洗净,要入宫面圣,不能这么去。”

“好。”

明若邪也早就已经觉得这一身血污难受了。

她把脸和脸洗净,要解开衣裳的时候看了司空疾一眼,他已经换好了衣服,支着头闭上了眼睛,看似睡着了。

“司空疾?”明若邪叫了一声。

司空疾没有反应。

明若邪听他气息缓而平,而且很低很虚,看来是真的睡着了。

这么虚弱的病痨啊,只有三天可活了......

只是,他便是这样倦极而眠,也是俊秀得如清月落清涧,长眉羽睫,鼻梁若峰,如同一幅仙人画卷。

一想到这样的美男子只有三天可活了,她也觉得可惜了。

明若邪叹了口气,赶紧把衣服换上了。

那颗药丸已经完全起效,她的伤口完全止血了,只是在换衣服的时候一拉扯到还是疼得她倒吸凉气。

这一身的伤,她早晚要还给那些人的。

有仇必报是她的人生信条。

那个小随从星坠,虽然性子不怎么讨喜,但还是挺细心的,因为这包袱里还放了把小梳子和一个小镜子。

她的头发已经乱得不像样。

明若邪拿起小镜子,看到了镜子里的少女。

她的手轻抚了上去,是她的模样啊,是她。

她把头发梳理顺直,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本来在她头上就没有任何饰物,这样也好。

皇后一心想辱缙王......

明若邪想到了这一点,想了想,还是伸手在炭炉里抓了一小把炭灰,抹粗了眉毛,抹暗了脸色,把樱红唇色也给遮盖住了。

只有挑了个姿容平庸的女人为妃,才能令皇后满意。

她的目的是让缙王顺利得到赐婚,还是藏着些好。

抹好了之后,明若邪抬起右掌,掌心朝着自己,轻轻地抚过。她闭上眼睛,掌心里染起一片火红。

手掌在脸前方虚虚抚过,刚刚抹上去的那一层灰便更加暗淡,让她整个人看着灰扑扑的,没有半点神采。

明若邪睁开眼睛,看了看镜了里的自己,又抬起手,以袖子擦了擦脸,那一层灰半点都没有染在袖子上,宛如真实肤色。

这样就好了。

“咳咳咳!”

脏腑里一阵汹涌,有股血腥涌了上来。

明若邪赶紧把它压了下去。

她苦笑一声。

看来这身体的确是到了坠入鬼门关的地步了,助缙王赐婚,拿到药,得到养病疗伤的居所,是她唯一的选择了。

马蹄声疾疾,冲向了皇宫。

天际初白。

皇宫里,有不少人整夜未眠,都等着要看澜国皇城这多年来最吸引人的一场好戏。

缙王如晴空朗月,皎洁无双,好看得令澜国贵女芳心痴狂。

而这其中犹以皇上最宠爱的小公主为甚。

临玉公主自十三岁情窦初开时见了缙王,一颗心便紧紧地系在了缙王身上。

如今公主已经十六,年龄到了,整日里吵着要皇帝为她赐婚,让她当上缙王妃。

临玉公主想下嫁缙王,而不是要让缙王成为澜国驸马。

临玉公主是皇后所出,太子亲胞妹,深得帝后宠爱。这一次,临玉公主竟以绝食相逼,闹得宫里鸡飞狗跳,非要皇帝赐婚。

一个深受帝后宠爱的公主,怎么可能嫁给一个质子?

何况这个缙王还天生病弱,几番生死一线,随时可能病亡。

皇后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小女儿年纪轻轻就守寡?

但是皇后又不忍责骂公主,便将怒火都撒在了缙王身上。

皇帝逼缙王十日之内选妃成亲,她便命人将缙王带到了沉仙岭,要让缙王在死人堆里选妃,好好地羞辱他。

而且,为了将这份羞辱放大,她还把消息放了出去。如今文武百官和后宫嫔妃都已经知道了此事。

之前九天,缙王又病重了,根本无暇出去选妃,这是最后一天了,他们都等着看事情的结果。

本来缙王只是大贞国送来的质子,他的婚事也是大贞国的事,但是因为缙王快要病死了,需要澜国皇室的龙涎草,皇帝为断临玉公主念头,便与他达成交易,缙王在澜国选妃,他给一把龙涎草籽。

缙王要是赶不回来,就是赐不了妃,龙涎草籽就没有了。

可缙王要是真的回来,那就应该是在沉仙岭挑了个缙王妃,沉仙岭那里都是些什么人?

那可都是些罪婢,或是后院里斗输了的侍妾歌姬,可能还有些权贵家老爷养着的外室,堂堂王爷,找这样的女人为妃,那可真是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了。

皇后早早就起来了,由着宫女替她梳着发,看着镜子里宫灯照亮的自己,保养得极好的纤细手指轻轻划过了自己的脸庞。

“这都快要退朝了,可有缙王的消息?”

在一旁妆奁里替皇后挑着脂粉的桂嬷嬷闻言说道:“宫外还未曾递消息进来,娘娘是希望缙王能赶上时间,还是希望缙王挑不到王妃?”

皇后接过了一张艳红口脂,在唇间抿了一抿,眼尾挑了挑,“本宫倒是想让缙王去死,但是临玉那丫头是个死脑筋,现在缙王要是死了,反而会成为临玉心中永远忘不掉的执念,所以,现在缙王得活着,并且他要娶王妃,这样才能断了临玉的心思。”

桂嬷嬷细长的眼睛里闪过阴阴暗色,微微弯腰,奉承道:“还是娘娘思虑周全。”

皇后轻哼了一声,手中指了指一支珠簪,宫女便赶紧拿了起来,替她簪上。

“等临玉断了心思,本宫会亲自要了缙王的命,都是他令得本宫的玉儿受这样的苦。若他当真挑了个王妃回来,就给他殡葬好了。”

“娘娘真是宅心仁厚,还让缙王黄泉路上有个伴。”桂嬷嬷说道。

皇后一笑。

护甲轻扫了一下自己发梢,“去,给国丈递个消息,若是缙王当真领了人回来,助他一臂之力。”

皇帝的心思与她不同,皇帝并不愿给龙涎草籽,反倒是希望缙王选不到王妃。

“是。”桂嬷嬷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金銮殿上,政事已经谈完。

太监总管接到了皇帝的眼色,便抻了下脖子,声音尖细地唱了一句。

“有事禀报,无事退朝。”

百度搜索:找书阁“免费小说

找书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