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请手下留情大结局小说陆淮深池婉陆淮深全文阅读

陆少请手下留情大结局小说陆淮深池婉陆淮深全文阅读

时间:2021-02-02 10:14:17来源:网络

陆少请手下留情
陆母被气得浑身发抖,抬手就将桌子上的茶杯扫落在地,碎片混杂着茶水,一片狼藉。“老爷你看看她!这个池婉还真是越来越嚣张了,我们绝对不能让两个孩子被她这种目无尊长的女人带着!”陆父也被池婉

陆少请手下留情大结局小说陆淮深池婉陆淮深全文阅读 小说

陆少请手下留情

陆母被气得浑身发抖,抬手就将桌子上的茶杯扫落在地,碎片混杂着茶水,一片狼藉。

“老爷你看看她!这个池婉还真是越来越嚣张了,我们绝对不能让两个孩子被她这种目无尊长的女人带着!”

陆父也被池婉今天这副态度气得不行,无比赞同的点头:“你说的对,看来是我之前把她想的太好了,必须得采用点强制的手段,否则这个女人是不会低头的。”

回去之后,池婉越想越不放心,觉得自己应该开始计划该早日离开这座城市。

可还没等她计划好一切,就先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护士在电话那头着急地对她说:“池小姐,突然有好多人跑到病房,说是你孩子的爷爷奶奶要带走你的两个孩子,请问是真的吗?”

池婉心里一惊,连忙回答:“不是的,他们不是我孩子的爷爷奶奶。护士小姐,麻烦你千万帮我看好我的两个孩子,别被他们带走,我现在就赶过去。”

说完,池婉急急忙忙挂了电话,向夏姐请了个假就匆忙的往医院赶去。

幸好她有先见之明,提前向医院打了招呼,说除了她以外,无论是谁都不能从医院带走两个孩子,可她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你叫相濡是吧?那你就是以沫?”陆父坐在病床前,脸色严肃的看着两个孩子。

相濡一脸警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以沫有点害怕的缩在了哥哥的身子后面。

看着相濡那一张和陆淮深小时候极为相似的脸,陆父满意的点了点头,难怪陆淮深会一口咬定这是他的孩子,确实长得太像了。

陆母早就忍不住伸出手来就想抱两个孩子,嘴里还不断喊着:“哎哟,我的两个小心肝儿,我是你们的奶奶啊,快叫奶奶!”

两个孩子谨慎的牵着手缩在一起,不搭理他。

陆母早就料到有这种情况发生,从身后的助理手中拿过早就准备好的昂贵玩具,在两个孩子面前晃了晃。

“喜欢吗?只要你跟着奶奶走,以后像这种玩具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她以为像他们这么大的年纪最抵抗不了玩具的诱惑了。

可却没料到,相濡看了看那精美的玩具,眼中连一丝波澜都没有,看了一下就移开了视线,神情尤为不屑。

“真幼稚。”

身后的助理一下子就尴尬了。

那可是他花了大价钱从商场里买回来的最贵最新款的玩具啊,怎么这位小少爷会说幼稚呢?

陆母倒是丝毫不尴尬,她越发觉得相濡十分有个性,也是,她们陆家的孩子就应该这么有个性。

“没事,你要是不喜欢奶奶再给你去买,你想要什么奶奶都给你买,只要你跟我们回家好不好?”

一说到“回家”两个字,相濡眼神凌厉的看向她,陆母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很快就反应过来。

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视线。

相濡紧抿着唇,右手牢牢的拉着自己的妹妹:“我有家,妈妈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陆母极为轻蔑的笑了一声,试图去拉他的手却被他给避开了。

“你别听你妈乱说,你是我们陆家的孩子,你的爸爸是陆淮深,所以我们才是一家人啊。”

相濡丝毫不为所动,他自然是知道陆淮深是他们的父亲的,可是他不会承认那个对妈妈不好的男人是他们的爸爸。

“我没有爸爸,陆淮深不是我爸爸!”

一句话刚说出口,房间里的人均变了脸色,陆父更是脸色阴沉,板着脸对他说:“是谁告诉你这些的,是不是池婉?我告诉你,你们就是我陆家的孩子,今天必须得给我们走!”

说着,他给了身后的保镖一个眼神,立马四五个壮汉围了过来,一看就是要用强硬的手段带走两个孩子。

相濡护着妹妹拼了命的反抗,可还是不敌。

护士一看这情景,连忙带着医院的保安过来阻止:“你们干什么呢?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家,别在这里乱闹,病人还要休息呢!”

被医院的人这么一阻止,相濡和以沫好歹是暂时没有被带走。

就在这时,池婉匆匆赶到,终于阻止了他们。

“你们放手,陆先生陆夫人,难道你们陆家的人都是这样处理事情的吗?我不同意就直接抢人,你们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吗!”

见到她来,陆父陆母一点都不慌,反而还笑了起来。

“池婉,你觉得你一个做过牢的人好意思和我们说犯法这个词吗?”

说这话的是陆母,她这话一出,病房里的人皆是变了脸色,尤其是医院的人,神色不明的看向池婉。

池婉心里一紧,但很快就稳住了心神,不慌不忙的对他们说:“我是做过牢,但也因此我更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陆夫人,你们没有权利带走我的孩子!”

她紧张的抱着两个孩子,将他们牢牢的护在怀里,一副要护到底的模样。

陆父依旧坐着,声音带着几分威严:“池婉你是知道的,这孩子迟早会回我们陆家,因为他们身上流着的是淮深的血液。”

就在这时,相濡突然愤怒的开口:“我不是陆淮深的孩子,我说了,他不是我爸爸,我的爸爸是程嘉礼!”

这话让本来安静的病房一下子就沸腾了,陆父脸色陡然沉了下来,眸色阴沉的看着他:“你再说一次,你到底是谁的孩子?”

相濡丝毫不惧与他对视:“我是程爸爸的孩子,我根本就不认识陆淮深!”

陆父看向池婉,眼里带着几分怀疑:“他说的是真的吗?”

池婉也不想否认,她想着,如果让他们以为相濡和以沫不是陆淮深的孩子,是不是他们就可以放弃了?

于是她干脆低着头,一言不发。

她的沉默在陆父陆母看来就是承认了,两人对视一眼,眼底皆闪过一抹怀疑。

陆父站起身来,依旧是浓浓的压迫感:“池婉,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的,如果不是最好,但如果是,就休怪我们不客气!”

说完,他直接带人离开。

看见他们走了,池婉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而她要做的就是尽快带着两个孩子离开这个鬼地方,躲开陆家。

陆父陆母气冲冲地回到家,陆母疑惑地问:“那个孩子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难道他们真的不是淮深的孩子,而是那个程嘉礼的孩子?”

陆父的语气也带着几分不确定:“我也不知道,程嘉礼和咱们淮深是亲戚,说不定他的孩子和淮深长得像也是有可能的。”

两人越想越不对劲,尤其是相濡和以沫对待他们那副不尊重的态度让两个一贯位高权重的人一下子就发了怒。

陆母生气的冷哼一声:“我看多半不是,池婉之前就一直没怀孕,怎么可能一出事就正好怀孕了。说不定这真是她和程嘉礼的孩子,否则,那两个孩子怎么可能蠢到不跟我们回陆家。”

她理所当然的以为他们陆家有钱,自然所有人都愿意变成他们陆家的孩子,却完全没有想过,也许对方压根就不在乎这些。

两人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干脆直接把车开回了家,又把陆淮深给叫了回来。

陆淮深正在忙工作上的事情,一回来就听见自己的父母怒气冲冲地对他说。

“淮深,你老实告诉我,那两个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

陆淮深一头雾水,仔细一问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直哭笑不得:“爸妈,我不是说了这件事情我会解决吗?你们急什么,你们这样去逼池婉,她肯定是不会把孩子给我们的。”

陆母一听就急了:“什么叫把孩子给我们,如果那是我们陆家的孩子,本来就应该还给我们,但现在的问题是那两个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

二人紧紧的盯着陆淮深。

百度搜索:找书阁“免费小说

找书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