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靳少的蜜宠佳妻温知夏靳钧烈章节免费阅读

独家小说靳少的蜜宠佳妻温知夏靳钧烈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20-08-20 11:56:47来源:网络

靳少的蜜宠佳妻 第6章
温知夏眨巴眨巴眼睛:“不然我出去吧,这里是你房间,我去睡客房就好了。”靳钧烈觉得不满,心里有些生气,这个女人,明明今天早上还吵着闹着说要嫁给自己,现在却要跟他分床睡,真是胆大包

独家小说靳少的蜜宠佳妻温知夏靳钧烈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

靳少的蜜宠佳妻 第6章

温知夏眨巴眨巴眼睛:“不然我出去吧,这里是你房间,我去睡客房就好了。”

靳钧烈觉得不满,心里有些生气,这个女人,明明今天早上还吵着闹着说要嫁给自己,现在却要跟他分床睡,真是胆大包天。

温知夏可不知道靳钧烈的心里活动,还以为他这是默认了,起身说道:“那你给我安排一间客房吧。”

靳钧烈冷着脸,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好。

夜色渐深了,温知夏独自蜷缩在陌生的大床上,自从家里出事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但现在,既然靳钧烈肯帮自己了,那父亲就一定会没事的。

思绪渐渐放松下来,温知夏裹着被子陷入沉睡。

只是怎么越睡越冷……她又裹了裹被子,被沉重的睡意拖进深眠。

别墅里,苏菲从冷气控制室里走出来,得意的拍了拍手。

她刚刚故意把温知夏房间的冷气开到了最低,冻死那个不要脸的女人。

另一边,福伯则是挂掉了与夫人的通话,得知夫人会在最近几天回来,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等夫人回来了,就一定能让三少爷认识了那个女人的真面目。

而这个时候,被众人念叨着的三少爷靳钧烈,却在书房里看着一份调查资料。

他的秘书顾林在下面报告说:“从证据上看,温小姐的父亲温向国的确是杀人凶手,他蓄意撞死了这个路人,并且还和自己的助理一起,将尸体埋在了后山,但没想到,这个助理第二天就告发了他。”

靳钧烈翻完了资料,面上没露什么神色,只说:“这证据,百分之百没错吗?”

顾林顿了一会,说道:“您要不明天去见见温先生?”

靳钧烈合上资料,薄唇淡淡吐出一个音:“嗯。”

“我这就去安排。”顾林垂下头,恭敬的告退。

靳钧烈独自一人坐在转椅上,看着窗外的漆黑天夜色,脑中不由又想起了那个整天子龇牙舞爪的小女人……

“三少爷。”福伯端着一杯热茶,敲门进来,“您的茶。”

靳钧烈点头:“出去吧。”

福伯却一时没有动,犹豫着开口道:“三少爷,您和若溪小姐……”

“闭嘴!”靳钧烈脸色顿时如寒霜一般冰冷,“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提起她。出去!”

福伯不敢违抗,只能退出书房。

天色,渐明。

温知夏早上醒来悲惨的发现自己被那冻死人的空调给吹感冒了。

她揉了揉堵住的鼻子,起床打开窗户,外面宜人的风吹进来,带着一股暖意,身体终于暖和了一点,温知夏快速洗漱了一番,出了卧室。

“温小姐。”苏菲‘刚好’经过,笑着问道,“您要不要用早餐,都准备好了。”

“诶,好啊。”温知夏摸摸肚子,她正好饿了。

“跟我来吧。”苏菲低下头,将温知夏带到楼下餐厅。

巧合得很,靳钧言正坐在餐桌上用餐,见到温知夏,表情一冷。

温知夏顿了一下,挑了一个离靳钧言最远的地方坐下。

福伯虽然不喜欢她,可今早才被三少爷叮嘱了一番要好好照顾这个女孩,因此也不得不面上客客气气,亲自端了一份早餐过去。

“谢谢,请问,靳钧烈去哪儿了?”吃饭都没有看见他。

“少爷一早出去了。”福伯回答完就远远退在一边。

温知夏失望的看着早饭,她还想催着靳钧烈帮忙找一找父亲是清白的证据呢。

鼻头忽然一阵痒痒的,温知夏连忙抽了纸巾,捂着口鼻打了一个喷嚏,该死的感冒。

“来人!”对面的靳钧言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声音里满是不悦,“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给我换一份新的过来。弄脏了。”

温知夏:……

靳钧言真的比靳钧烈还讨厌。

吃过饭,温知夏待不住的想去探望父亲,可身上又分文没有,出门连公交都坐不了,思来想去,温知夏只好找上福伯。

“福伯,靳钧烈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找他有事。”

“不知道。”福伯礼貌却过分客气,“你有什么事,或许我可以帮你。”

温知夏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找他借钱,我想出门,但是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福伯默了一阵,这么迫不及待的要钱,这女人在很是势利得无药可救。

“我可以借你,要多少?”

“两百块就够了。”温知夏不贪心。

连两百块都要问少爷要,这女孩还这么小气!福伯心里越发鄙视,只盼着夫人找点回来收拾这个贪财的女人。

借到了钱,温知夏还特地从靳家的庄园步行到山脚,找了一个商店打散整钱,然后坐着公交,一路慢悠悠的摇晃着到市区。

监狱偏僻,她中午要换乘一次,可没想到,自己竟然运气如此糟糕,在公交站也能遇见左以宁那个**!

“去哪儿,我送你?”左以宁把自己的跑车停在温知夏面前,笑容十分虚伪。

“不需要。”温知夏扭开头,完全不想跟他说话。

公交站上路人不少,左以宁又开着十分拉风的跑车,自然是一瞬间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吗?”左以宁满脸笑容,绅士又温和,装得十分人模狗样,当初温知夏就是被他的这幅嘴脸给骗了整整三年!

“别生气了,上车,我请你吃饭赔礼道歉。”

“你别装了!你这个大骗子,我不会上车的,你离开我远点!”温知夏凶巴巴吼道,往前走了走,想绕开左以宁。

左以宁不依不饶的开车追过去:“我都承认错误了,你还不依不饶的就是不讲道理了。”

这个**,满脸笑容的倒打温知夏一耙,温知夏气的头顶都要冒烟了。

“对啊,小姑娘,他态度这么好的认错,你就大度一点。”

“做人可不能太小气!”

周围的看热闹的群众们一边倒的给左以宁说话,字里行间全在指责温知夏的不识相。

“根本不是这样!他……”

“你们别说她,我是男人,我让她是应该的。”左以宁打断了温知夏的解释,同时不忘再抹黑一次温知夏,引得周围路人看她的眼神更加鄙视。

“快上车吧,有什么事情我们私下说。”左以宁开门下车,拉着温知夏往车里塞,外表还不忘装得翩翩大度,简直可恶至极。

“你干什么,我不要上车!”温知夏挣扎着大喊,这个男人的绝情狠辣她是亲眼见过的,知道这次让她上车一定有诈。

可周围的路人们却纷纷说温知夏的蛮横无理,根本没人来帮她。

温知夏一个女人,根本没法抵抗,被左以宁粗暴的塞进了车里。

锁上车门,左以宁很快发动了汽车。

脸上也一瞬间就没了刚才了的和善表情。

“温知夏,你本事还真是不小啊,连靳家三少爷你都能勾引到。”左以宁满是凶狠的问道,“怎么,想用他来对付我?”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