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逍遥宋玉婴娇女致富八零年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陆逍遥宋玉婴娇女致富八零年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时间:2020-08-20 11:56:01来源:网络

娇女致富八零年 第2章
幕布摇晃一下,四哥一个千金坠儿把绳子扯紧,他已经明白,这是上当了。
-----------------------
小四只是现在憋着一口力气,不能松手,松手就要闯大祸。
要知道

陆逍遥宋玉婴娇女致富八零年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小说

娇女致富八零年 第2章

幕布摇晃一下,四哥一个千金坠儿把绳子扯紧,他已经明白,这是上当了。

-----------------------

小四只是现在憋着一口力气,不能松手,松手就要闯大祸。

要知道这露天电影一周才放一次,让他害得大家看不成,不得把他给削成猪头才怪。

“救命啊!有人搞破坏,快来帮忙,我哥哥拉不住了!”一直默默跟在旁边的玉婴突然大声叫起来。

把幸灾乐祸还没还得及离开的严丽丽吓一跳。

“不许叫!”她上来想捂玉婴的嘴。

四哥的小脸已经憋得通红,一双手掌都快磨破了,眼看风鼓着幕布,绳子如果脱手,幕布非得倒了不可。

电影里正在打仗,战火纷飞,又是枪又是炮的,根本听不到玉婴的声音。

她一急之下,也上去拉紧绳子,帮四哥的忙。

可是她太瘦小了,起不了多大作用,四哥已经坚持不住了,用力咬着牙,发出哞哞的声音。

玉婴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一转头正看到严丽丽幸灾乐祸的脸,她恨得牙都要咬碎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放映员发现情况不对。

刚他就看几个孩子在这边晃,有点不放心,跟过一看,当时就气得咬牙切齿。

放映员气急败坏上前接了四哥的手。

“谁家孩子,等我不打断你的腿!”放映员吼道。

喊是喊,他这手也倒腾不出来,风在跟他较劲,把幕布越鼓越狠,手被剌得生疼,眼看就拉不住了。

玉婴刚见他过来,就松了手,飞奔过去叫宋玉桥。

宋玉桥跟计春风跑了过来。

有两个大小伙子帮忙,放映员总算解决了危机。

“你这臭小子!赔钱!”放映员上来就扯住四哥脖领子。

“不是我哥干的,看她有剪刀呢!”玉婴向严丽丽手中一指。

严丽丽刚看呆了,还没来得及处理剪刀,她忙一松手把剪刀扔了。

“不是我家的剪刀,我刚在这儿捡的!”严丽丽狡辩道。

“就是你家的!”

四哥和严丽丽已经吵成一团,相互推诿,都不承认是自己剪的绳子。

“叔叔,你找人认一下剪刀就行了。我们两家虽然是邻居,可是互不来往,不能拿到别人家的剪刀。剪刀是谁的,就是谁干的。”

玉婴知道这么吵没用,都不是拎得清的人,要她出面,所以走到师傅面前,认真的说。

放映员本来气得牙痒,见这么个可爱小丫头出来帮他断案,气消了一半。

这边闹得热闹,听着比电影里还有趣,已经围过一群人了。

卢旺香来的晚,拎着个小马扎,看有热闹也凑过来。

玉婴灵机一动,不等她看明白怎么回事,一把抢过剪子,走到卢旺香面前。

“严婶子,你给作个证,这剪子是我家的。”

“什么?这明明是我家的,那是我家老严在车间干私活儿自己打的,上面还刻了个拼音,你们看你们看,怎么就成你们家的了!”卢旺香一听就急了,这玉婴今天是跟她没完没了。

“你家丽丽都说了,不是你家的。”玉婴向严丽丽夹了夹眼睛,嫣然一笑。

“妈,这剪子真不是咱家那把……”严丽丽知道事儿不能闹大,一个劲给卢旺香使眼色。

卢旺香哪知道,还记着下午严丽丽给她招的一顿羞辱,上去就是一个耳光,“你个吃里扒外的小表子!吃他家大米了?向着他家说话!等我不告诉你爸爸扒了你的皮!”

严丽丽捂着脸,哭得说不出话来。

这放映员已经看明白了,走到卢旺香身边,严肃的说,“同志,你女儿把拴幕布的绳子剪断了,造成很大损失,你看着赔一下吧。”

“什么?”卢旺香看了一下围观的人,再看看玉婴,有些明白了,这是又着了这小丫头的道儿了。

她走上前去又是一巴掌,严丽丽下意识一躲,被她打到肩膀上,一个趔趄摔到地上。

卢旺香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把放映员都看傻了。

“同志,同志,别打了!”

“我没钱!要赔就把这赔钱货给你!你带走吧!”卢旺香把严丽丽从地上提起来,像拎小狗一样,推搡着往放映员身上摔。

放映员哪见过这场面,吓得落荒而逃。

看热闹的人也不忍心,知道劝也没用,都散了。

玉婴一手拉四哥,一手拉五哥,大步向家里走去。

她的心里美美的,看来她的出现,能改变很多事了。这给了她信心。

晚上十点,外面的人陆续回来。孟巧莲心里搁不住事儿,急着要给玉婴收魂儿。

本想数落宋老蔫儿几句,看他臊眉搭眼的,知道是输了棋,就不忍心了。

宋家几个孩子,晚上睡觉前洗脸洗脚刷牙一样不敢偷懒,虽然家穷,可是日子过得有滋味。

宋老蔫儿看着六个儿女,也有了笑模样。

宋家的房子按户型算叫一间半,就是一个正屋带个半间屋,这半间还要隔出一半做厨房。

从房门进来,是彻着灶台的厨房。靠北窗隔出一个小屋,说是屋子,进屋就上炕,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

三个大点的儿子睡进来,挤得翻身都吃力。

大屋靠北窗放着桌子和五斗橱,这是家里仅有的一件像样家具。

南窗户下有一溜炕,老四老五还有玉婴跟父母睡在大炕上。

玉婴是女孩儿火力不足,所以就睡在炕头,多加了一层褥子,又暄又软,挨着孟巧莲。

她知道孟巧莲急脾气,要给她收魂儿,已经闭上眼睛装睡了。

这屋子里的人都没心事,很快就有鼾声响起。

孟巧莲摸下炕,把找出来的信封举着在玉婴头上转三匝。

上面贴的是八分钱的新邮票。

上次五哥爬房顶摔下来,头上磕了一个坑儿,孟巧莲都没舍得给用八分邮票,用了个二分的。

她嘴里念念叨叨,总算把仪式做完了,就蹲在炕边,借着灶口的一点灰,把信封引着,那火烧得不利落,一跳一跳的。

她一把头,不想正对上玉婴瞪得溜圆的眼睛。

玉婴是憋不住了,偷看一眼,见娘发现了,忙把被向头上一蒙。

孟巧莲噱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心里犯了嘀咕,看来这次惹的事儿不小,得找周大娘瞧瞧了。

玉婴还兴奋着,不能马上睡,蒙着头也想心事。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