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盛宠吃货呆萌妻湛时廉余小溪目录阅读

小说盛宠吃货呆萌妻湛时廉余小溪目录阅读

时间:2020-08-17 19:40:44来源:网络

盛宠吃货呆萌妻 第5章
余小溪手里的咖啡杯,砰一声掉在了地上。
咖啡溅到了她的身上,烫到了皮肤,她却一点也没觉得疼。
“你……你说什么呢?”
“我说,我们分手吧。”
白晟良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做一个重要

小说盛宠吃货呆萌妻湛时廉余小溪目录阅读 小说

盛宠吃货呆萌妻 第5章

余小溪手里的咖啡杯,砰一声掉在了地上。

咖啡溅到了她的身上,烫到了皮肤,她却一点也没觉得疼。

“你……你说什么呢?”

“我说,我们分手吧。”

白晟良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我和雅媛在一起了,她才是我真心喜欢的人。”

余小溪听他说出这话,说不难过是假,可比难过更多的,是荒谬。

白晟良喜欢的人,竟然是余雅媛?

她呆呆愣在原地,而白晟良还在继续往下说:“雅媛她……她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和她无关,希望你不要去找她的麻烦,不要再为难她。她是个好女孩,我不想你做出伤害她的事。”

余小溪微垂着眼,长卷似扇的睫毛遮挡住她眼中所有的情绪,半晌,才点了点头:“哦。”

白晟良看着她,有点诧异她过于平静的反应。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她问,声音从未有过的平淡。

“没……没有了。”白晟良忍不住结巴了一下。

他甚至在想,余小溪是不是受刺激过度,以至于傻了。

“我以为……”余小溪声音轻轻的,像是在跟自己说话,“你这么聪明,至少不会被她骗……”

原以为哪怕被余雅媛抢走了一切,至少还有白晟良这个初恋男朋友,守在自己身边。

可哪晓得……

“你说什么?”白晟良显然没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没什么。”余小溪自嘲地笑了一下,摇摇头:“说完了,那我走了。”

她转身离开咖啡厅,脚步沉甸甸的,走出很远,眼泪才流了下来。

她擦了擦眼泪,继续往前走,影子被路灯光拉得很长,整个人愈发显得娇小纤瘦。

她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没有什么坎是迈不过去的,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白晟良他既然也能被余雅媛的假面蒙蔽,还和她有了孩子,就说明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渣男!

为这样的人难过,不值得。

可想到这一年来和白晟良相处的一幕幕,她的心还是忍不住的疼。

并不是说她和白晟良的感情有多深刻,而且这一年来,白晟良带给她的是别人不曾给过的温暖,她一度视若珍宝的温暖。

如今就这样狠狠地被撕破,露出丑陋的面目,她措手不及,她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一个人偷偷的抹眼泪。

余小溪并不知道,这一切都落在了不远处一个高大的男人眼里。

湛时廉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涌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

这个叫余小溪的女孩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呢大衣,戴着白色的绒毛帽,帽子上有两根装饰用的小辫,幼稚地垂下来,落在她的柔软乌黑的长发上。

她脚上穿的是一双雪地靴,显然和衣服一样并不是什么名牌,但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像是一缕路灯光,柔柔的,安安静静的,让人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看到她落寞,甚至还有些叫人心疼。

“爷,这女孩子白天刚伸手推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晚上就被男朋友分手了,她男朋友八成是知道了她的人品不行,所以才……”一旁的湛岑斟酌着开口提醒。

话没说完,却被湛时廉冰冷至极的目光打断。

“湛岑,你的智商确定过了60?”

否则怎么会说出这种黑白颠倒的蠢话?

“呃……”湛岑结舌,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王之蔑视。

可这蔑视究竟因何而来,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湛时廉多做解释,他本就是个惜字如金的人,这么多年,他无需跟任何人解释任何事。

他的目光随着不远处那道娇小的人影,隐没在了黑暗里。

余小溪租的房子位置有点偏僻,在一个较为僻静的停车场附近。

以往到了晚上,停车场里都是有灯光的,可今天不知为什么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没走多久,她突然听见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脚步声是从身后传来的,极快地朝她逼近。

余小溪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就被一只手野蛮地拽住了。

“小姑娘,一个人走夜路,胆子挺大啊。”那人似笑非笑地问。

三五个男人一齐围拢上来,盯着余小溪上下打量。

余小溪被吓了一大跳:“你……你们是谁?别过来,再过来我可要报警了!”

说着,急忙从包里拿出手机。

然而手机很快就被抢走,重重扔在了地上。

“哟,还想报警呢,我们好怕怕啊!”那人捏着腔调,夸张地说道。

话音落下,周围几个人齐齐狞笑了起来。

余小溪心几乎窜到了喉咙里,慌乱地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朝四周挥舞:“走开,不然我喊人了!”

“人?”领头的一个皮笑肉不笑,“这里哪有人?有本事你喊啊!”

“救——”

一声救命还没刚喊了一半,余小溪就被那人一把捂住了嘴。

浓浓的烟味和酒味,从那粗糙的手指上散发出来,惊恐溢满了余小溪的喉咙,她睁大眼睛,鼻子翕动,却无法呼吸,挣扎间很快就被那人拖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湛时廉正要转身离去。

一丝微不可闻的声音,随着夜风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轻得像是一种幻听。

他脚步顿了下来,像是被什么牵扯住:“你听见了什么吗?”

“听见什么?”身旁的湛岑一脸狐疑。

湛时廉未答,只蹙眉快步朝余小溪身影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

停车场地处较低,没有灯光,黑暗如水把一切淹没。

四下都不见余小溪的身影,以她的脚步,是不可能走得这么快的。

湛时廉忽然回想起自己陷入昏迷之前,在车里看到她低着头四处找猫的样子。

现在,四处寻找的人换成了他。

她就像一只跑得无影无踪的小猫,让他担心,让他着急,让他焦灼到了骨子里!

湛岑一头雾水地追了过来,刚想开口问是怎么回事,就对上了湛时廉冰冷至极的目光:“还愣着干什么,找,马上找到她!”

湛岑愣了一秒,回过神来急忙点头:“是……”

停车场并不大,十来名保镖开始四处搜寻。

“爷,这停车场之所以这么暗,是因为灯泡的电线被人为剪断了,剪口很新,应该是刚下的手。”湛岑很快发现了线索。

他总觉得这件事有点诡异,至少从剪电线的细节来看,这明显不是一场单纯的意外,而是早有预谋。

这个叫余小溪的女孩,该不会是……该不会故意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场戏,好让爷有机会英雄救美吧?

湛岑正狐疑着,忽然看到不远处的湛时廉,疾步朝一个角落走了过去。

他连忙跟上,很快就听到了那个角落里传出细微的动静。

像是有慌乱的呼吸声,还有人在低低地压嗓子地恐吓:“闭嘴,别出声!”

突如其来的电筒照亮了角落,当看到被人死死捂住嘴的余小溪时,湛时廉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冷沉至极,眼底散发出凛冽的杀意。

余小溪最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那人把她的口鼻捂得很紧,紧得她几近窒息,缺氧让她很快就变得意识模糊。

濒临昏迷的时候,她似乎瞧见一道亮光照亮了四周的黑暗。

有个熟悉的人,大步从黑暗中走了过来。

是他?

那个大叔?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余小溪惊讶了一瞬。

湛时廉高大的身影在光影里半明半昧,五官那么的明晰,肩膀那么的坚实,让她哪怕在即将失去意识的片刻也感到无比的心安。

仿佛只要有他在,一切就不会有事……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