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他过分宠溺顾彩虹全文免费阅读(顾彩虹戚雨牧)by海汐最新章节

怪他过分宠溺顾彩虹全文免费阅读(顾彩虹戚雨牧)by海汐最新章节

时间:2020-08-04 09:13:31来源:网络

《怪他过分宠溺》顾彩虹戚雨牧小说由三三提供顾彩虹戚雨牧热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顾彩虹戚雨牧小说是网络作者“海汐”原创的一本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看看吧。

怪他过分宠溺顾彩虹全文免费阅读(顾彩虹戚雨牧)by海汐最新章节小说

《怪他过分宠溺》顾彩虹戚雨牧小说由三三提供顾彩虹戚雨牧热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顾彩虹戚雨牧小说是网络作者“海汐”原创的一本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看看吧。

怪他过分宠溺

戚雨牧处理完公事,盛安拿着行程汇报:“总裁,今天是周末,等下要回本家吃饭。”

家庭聚会的日子,戚雨牧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日子。他对那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有一种冰冷淡漠的厌恶。这是他对谁都不曾讲过的事。

小时候,他目睹过家里幽暗的往事,自此对那些人都无法真情实感起来。

他想到了什么,问盛安:“太太也会去吗?”

“啊……”盛安疑惑了一下,才反应快地转过来,心里有些惊异地看了他一眼,面上却不显露地说:“是的,顾……太太也会去。”

“顾小姐”三个字没有说出口,盛安适时地顺着戚雨牧的口吻改口为太太,看boss不动声色的神情,他松口气,知道自己没有讲错。

这时,戚雨牧的私人电话响了,他对盛安挥挥手。盛安便退了出去关上门。

电话是母亲沈芳打来的。

“雨牧,今天回来吃饭不要忘了。”沈芳娴雅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知道了。”

“顾彩虹也会来是吗?”沈芳问他。

戚雨牧不知她为何特意提到顾彩虹:“是,她会去。”

“有件事我觉得应该要让你知道。”沈芳的口吻里有一点不满的意味,“你们结婚的时候我给过她一张家用的信用卡,这件事没让你知道。我本意是让她管理你们住的房子,日常开销林林总总的事情。因为之前她还算安分,并没有在这张卡上乱动。但这个月她私自挪用了一笔钱,我不知道她用在哪里了。她和你商量过吗?”

戚雨牧怔了怔:“应该是有用到的地方,这不是什么大事。”他下意识地说。

他的话却让沈芳皱了眉,戚雨牧听到她冷淡的声音:“你最好不要太放任,你可以问一下她父亲顾之乔,她有挥霍的恶习,顾之乔曾对我说起过。我可以不在乎这笔钱,但这不能是一个开头。”

沈芳的话在戚雨牧心里投下一颗碎石,搅动了那份平静。

沈芳继续傲慢又不屑地说:“连她自己的父亲都这样说她,想必不是什么好习惯,他是在提前跟我们打招呼。

“我觉得你可以适当地提醒她一下,还有,我还听她妹妹说过她似乎还喜欢乱做投资,这在戚家绝对不行,你最好留一个心眼,不要让她太过放肆。她败家败顾之乔就够了,我们戚家可容不下她这样。”

这通不甚愉快的电话破坏了戚雨牧的心情。

他本来想跟顾彩虹和平相处,但是母亲说起的那些,的确是不怎么好的事情。

顾之乔说顾彩虹挥霍,不禁让戚雨牧想起当初这桩婚事是怎么成定局的。

那时她明明答应他,会在戚贵生面前拒绝婚事。可到了最后她却反水,害他措手不及。他之前是太过信任她了,未想到她是这样一个出尔反尔,会耍阴谋诡计的女子。这和她最初给他的印象反差太大。

想起顾彩虹曾经的所作所为,心里这段日子以来那些柔软的假象似乎都烟消云散了。

她依旧是那个他讨厌的女子。过滤了一遍刚才沈芳的话,戚雨牧的眉目蹙起来,心里又有几分熟悉的反感。

顾彩虹对着衣柜有些发难,她的衣柜可以用“囊中羞涩”来形容,实在贫瘠。

别人都道她是大小姐,实则顾之乔早在十多年前就不怎么管她们母女。顾之乔能够支付母亲的医药费,顾彩虹已经足够感激,这些年来她都是自给自足。

可现在要去参加戚家的聚会,她实在不好穿得太过朴素过去。那会让沈芳说她“不得体”,沈芳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一直以来,沈芳看她的眼光都是挑剔又嫌弃。当然顾彩虹心里也明白自己离她婆婆眼中那种名媛淑女差得太远。

顾彩虹实在不是她们那个阶层的人,顾欢妤之前也嘲笑过她寒酸,说她好歹是嫁进了珠宝世家,不要再丢顾家的脸,打扮一下。

为此她结婚的时候,父亲也给过她一笔购置衣物的钱。但上流社会季节轮转,今年买的新衣到了明年立马成为过季货。别人不会再穿了,可她只买了那么“一季”。

顾彩虹几番考虑,挑了一件蓝色的长裙,她觉得至少看上去大方得体,至于是不是过时,实在是无暇顾及了。

她在整理皮夹的时候,看到了那张放在最里层的信用卡。这是沈芳给她的卡,她也清楚婆婆给她是用来管理这栋房子日常开销的。

过去一年间,顾彩虹一直不曾挪用过卡上的一分一毫。这个月,她实在没办法一下筹出父亲断掉的药费,便暂时借用了一笔钱。

顾彩虹是打算尽快还的,但愿沈芳发现了不要有什么不快。她希望婆婆不会在意,可她还是有些心虚,她轻轻咬牙,告诉自己下个月,下个月就能还上了。

换好衣服梳妆完毕,顾彩虹想了想,打开抽屉,取出戚雨牧送她的那支发簪。

水晶镶嵌的中央有一颗蓝色的宝石,像大海一样蔚蓝纯净的颜色,她满满的欢喜,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微红着脸,照着镜子轻轻别在头上。

光亮的乌发在发簪的映衬下,高贵又雅致,一下让她多了好几分气质。

顾彩虹红着脸凝视了一会儿,漾起的嘴角带着淡淡的欢喜。

希望他会觉得好看。

她抱着这样的期待,在看到戚雨牧的时候,微红了脸。

她知道戚雨牧是回来接她一起去本家吃饭的,她马上站起身:“我准备好了。”

戚雨牧望着眼前的女子,深蓝色的连衣裙,衬得她白皙的肌肤越发莹润,窈窕纤长的曲线,一张素净的脸蛋染了淡淡的妆容。

绸缎般的乌发,用发簪在中间束起,披散在肩头,有种优柔的美。

她的样子是很美好的,自己送的发簪,系在她头发上,果然比他想象的样子更好看。

但这一刻,那晶石耀眼的光芒让他觉得刺目,她脸上的笑容落在他眼中,他看到了其中小心翼翼的讨好。

这更让他心里有些反感。她是太会演戏了吗,那时候也是这张脸这种神情,让他相信了她会拒绝这场婚姻,他们不会结婚。

他冷着一张脸,淡声说:“只是家里人吃饭,把发簪取下来,我母亲不喜欢奢华做作。”

他的话让顾彩虹眼里期待的光熄灭了,她听出他语气里的反感跟厌恶。

他竟觉得她做作吗?

她的心尖一涩,取下发簪的手指微颤,语气里有一丝慌乱:“对不起,我不知道,以为要打扮得华丽一点儿。”

沈芳往日对她的数落跟冷言冷语,戚雨牧一定没有听到过。

沈芳曾说她不懂打扮,有失身份,好不容易她以为这支发簪能让她提升气质,却不料在他眼里变成了虚荣。

她不知道发簪有多贵,现在看来比她想象得要贵重上许多许多。

之前她就一直纳闷他为何要送给她,现在才有种恍然大悟的觉悟,也许送她不是他的本意。想到这些,顾彩虹的心脏抽搐了一下。

车子驶到戚家本家洋楼的时候,天色已黑。顾彩虹默然跟在戚雨牧身后,每一次到戚家,她都会很难受。在戚家,除了她的公公戚贵生,再没有人愿意分给她一点儿友善。

顾彩虹深吸一口气,不知今夜又有什么等着自己。

沈芳穿着一件素淡的旗袍坐在那里,旗袍是牡丹雍容的花纹,熨边是很精致的金色丝纹。她保养得很好,虽然五十多岁,看上去却仍旧是四十如许的模样,颇有风韵。

只是她的一双眼睛很严厉,在面相上来说有点三白眼,眼白多过眼珠,顾彩虹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觉得她不好相处。

沈芳很不喜欢她,顾彩虹也不知是为什么。只能暗想她大概特别不合沈芳眼缘吧。

“妈,我们回来了。”戚雨牧向母亲问安,顾彩虹规矩地站在一边,身板挺直,丝毫没有松懈。

沈芳曾经说过她站姿倾颓,没有名媛气质,那时候她没有眼色地在婆婆身边坐下,却换来婆婆嫌恶的目光。

沈芳严厉的言语到今天顾彩虹还记得:“你妈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长辈没有让你坐下,你就自说自话地坐下。听闻你母亲早就和你父亲离婚,看来她也是像你这样,缺乏礼数,让他不能容忍吧。”

顾彩虹站得端正,旁边戚雨牧坐下来,疑惑的视线落到她身上,像是在奇怪她为何还站着。他微微皱眉,很不喜欢顾彩虹这样总是突兀的举止。

顾彩虹在等沈芳的反应,然而沈芳像没看到她一样,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微微一笑:“雨牧,刚从米兰飞回来,你好像瘦了,不过事情办得很好,我听你父亲夸奖你了。”

戚雨牧与母亲日常地说了几句。顾彩虹轻轻咬唇觉得有些尴尬,她悄悄走到一边想要坐下来,却见沈芳射过来的严厉视线。

顾彩虹心上一怔,立马站在了阴影里,不让自己显得那么突兀,却也不敢坐下了。

“今天妈妈还邀请了客人,小翎回来了。”沈芳含笑的声音,说出口的名字却让室内的空气陡然凝滞下来。

顾彩虹可以看到戚雨牧倏然变化的脸色,她疑惑地想小翎是谁。

就听到一个清婉的声音:“雨牧,好久不见。”

一张清丽柔美的脸庞,五官却又比她的气质浓丽许多,让她看起来艳光四射。年轻的女人穿着一袭粉色丝质的摇曳长裙,看起来就像个公主那样,踏着月色而来。

林翎。

顾彩虹看到这张脸,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名字。是的,她曾经偷偷在网上查看过林翎的资料。因为她想知道,他爱着的那个人是何模样。

而此刻看到真人,比网上那些资料,那些舞蹈视频都更为鲜活惊艳,原来,她就是林翎。

戚雨牧青梅竹马的恋人,当初他找到她说不能结婚,告诉她他有心爱的女人,叫林翎。

“林翎。”戚雨牧低哑的声音唤出那个名字的时候,顾彩虹感到自己的心尖战栗了一下。

那两个人对视的眼神,已没有第三个人插入的余地。

顾彩虹胸口像被抽走了所有空气,觉得窒息难耐,又对上沈芳冷漠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这个空间多余出来的人。

这应该是顾彩虹吃过的最食不知味的一餐饭。她静默地低着头扒饭,听戚贵生和戚雨牧谈到生意的事情,听林翎和沈芳聊着她在欧洲这些年的趣事。

其实气氛很好,如果不是戚贵生忽然叫她,顾彩虹应该能很快结束这段折磨人的时光。

可惜戚贵生偏偏叫了她,还问她:“彩虹,有没有打算要个孩子?”

戚贵生笑呵呵地说:“我啊,很想抱孙子,要是生个小公主就更好了,总之很想做爷爷,之前跟老姜聚会,那老家伙还向我炫耀他孙子,我就寻思着我儿子也结婚了,我也能做爷爷了啊。”

戚贵生沉浸在他的想法里,气氛陡然变化的却是另外四个人。

顾彩虹看到沈芳皱了眉,看见戚雨牧轻轻蹙起的眉宇,他的神情有些僵硬,应该是不想听到这些话。而林翎,她脸上甜美的笑容亦消失了。

林翎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顾彩虹可以感受到她眼里的高傲。

戚贵生在等顾彩虹的回答,顾彩虹只觉咽下去的食物冷得发苦,她轻声说:“爸爸,这事顺其自然就好。”

“对,对,顺其自然。”戚贵生笑得很开心,又看了她一眼,“你长得像你妈妈,我的小孙儿将来也一定漂亮。”

戚贵生在说到她长得像她妈妈的时候,顾彩虹明显感觉到沈芳对她投来极其嫌恶的一瞥。

她心底一颤,只能硬着头皮受下沈芳如利刃的目光。

晚饭后,顾彩虹被沈芳叫到了她处理日常事务的晨厅,显然她还有话对这个媳妇说。

当晨厅的门被关起来的时候,顾彩虹感受到一阵窒息。这间房子让她莫名想到一部老电影《蝴蝶梦》里的幽森厅堂,那个死去的前妻也有这样一间晨厅。

而她面前的沈芳,与电影里那位不苟言笑的女管家重叠在一起,让她心底泛起一股森然的寒意。

沈芳没让顾彩虹坐,顾彩虹便静静地站着。沈芳打量的眼从她脸上再到脚上,似乎把她看了个遍,顾彩虹听到她冷笑的声音:“我怎么没看出你哪里像许惠琳,没有你母亲当年一半的姿色。戚贵生也是老眼昏花了。”

事实证明,女人无论到多少岁都是善妒的,看来刚才戚贵生无心的一语,触到沈芳的逆鳞了。

沈芳不屑的眼神落在她脸上:“你身上这条裙子,这一年里,我已经是第三次看见你穿了。”她的口气很是嫌弃,“看来你丝毫没有把我之前的话放在眼里,我是不是指出过你着装的低级,要你提升品位?”

顾彩虹不发一语,只能轻轻地垂下头,她的双手搅在一起,心里亦不知是什么滋味。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