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如果余生不欢愉》—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如果余生不欢愉》—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7-17 18:40:05来源:网络

完整版—《如果余生不欢愉》—全文在线阅读,《如果余生不欢愉》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林颜榆瞿博霖,主要讲述了:年少时,瞿博霖是她的一缕清梦,她无数次捡起被他丢在**桶的情书,对着瞿博霖喊道:“你等着,我迟早有一天会让你喜欢上我吧。”瞿博霖眉头微

完整版—《如果余生不欢愉》—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完整版—《如果余生不欢愉》—全文在线阅读,《如果余生不欢愉》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林颜榆瞿博霖,主要讲述了:年少时,瞿博霖是她的一缕清梦,她无数次捡起被他丢在**桶的情书,对着瞿博霖喊道:“你等着,我迟早有一天会让你喜欢上我吧。”瞿博霖眉头微微皱起,无奈道:“你能不能放过我。”后来,他折断了她的双腿,亲自送她进入了地狱,从此她度过了生不如死的三年。三年后爱着瞿博霖的那个林颜榆死了,男人咬牙切齿,“林颜榆,你怎么敢放弃我。”

  如果余生不欢愉小说试读:

  凌晨时分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一别墅外,她扑腾一声跪了下去,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睁眼看着那朱别墅大门上的白布,几乎要流下了血泪来。

  雪花簌簌,她的一头乌发都染上了白色,鸦羽般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眸子里已经全然是一片死寂。

  第二天一早,门吱哇一声打开了,仆人看到矗立在门前的“雪人”骇的一叫,很快又反应了过来,失口道:“林小姐。”

  她不是去坐牢了吗?怎么回来了?

  一时间,入狱三年的林家小姐林颜榆出狱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苏城。

  林颜榆直挺挺的跪着,那漫天的大雪从凌晨一直下到了清晨四点,几乎把她埋成了雪人。

  她苍白到透明的皮肤上一道骇人的伤疤从眉心一直蔓延到了太阳穴,毫无血色的嘴唇动了一下,瞳孔里略微透出了一丝神采,“让我看看奶奶入葬。”

  “滚!”门一下子打开,一个暴怒的身影冲了出来,狠狠的打到了她的脸上。

  林颜榆避无可避,苍白的脸上顿时就浮现了一个巴掌印,她冻的青白的脸上因此浮现出奇异的血色来。

  “你还敢回来!你怎么有脸回到林家,你这个害人精!怎么不死在外面。”

  林颜榆的二叔看着滚落在雪地的林颜榆,眼神是刻骨铭心的惧恨,仿佛要拿她饮血啖肉一般。

  “我要是你我早就在**里自我了结了!”他咬牙切齿,“你还敢回来丢人现眼!你这个祸害!若不是你老太太何至于与人为善了一生到了死后居然连送葬的人都寥寥无几。”

  在雪地中的人动了下,林颜榆僵直的手臂艰难的插入了雪中。

  “我想给奶奶送葬。”她透明的嘴唇蠕动了一下,然后就深深的磕了一个头,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再次抬起头来时那瓷白的脸上已经有血蜿蜒而下,趁着那白的透明的皮肤红的刺目。

  林家二叔林玉炳目瞪口呆,然后就看她又是沉闷的一声磕了下去。

  旁边的仆人也是面露不忍,几乎不敢在看。

  林颜榆一无所觉,重复着这句话,每说一句就是一个响头。

  “滚!”林玉炳指着门口,他目露猩红,看着林颜榆低吼道:“老太太都死了你还要害她一次,你若是给她送葬,恐怕她即使入土了也要被人挫骨扬灰,然后撒到海里去。”

  他招了招手,两个保镖就出来架住了林颜榆的胳膊,“给我丢出去!越远越好!”

  林颜榆这才剧烈的挣扎起来,她瘦的几乎全身都剩下了骨头,剧烈挣扎的时候却是两个成年人都掌控不住。

  “让我看看奶奶!”

  “让我看她最后一眼!”

  她声音很低,几乎是从喉咙里泣出来,卷入了风雪之中。

  无济于事,她被人狠狠的打中了腹部,趁着她疼痛蜷缩的时候保镖扯住了她的长发揪着她在雪地中越拖越远。

  远处传来汽车的嗡鸣声,看到极速驶来的车辆保镖想也不想就松手躲开,把女人丢在了路中央。

  刺目的灯光照到了她的脸上,林颜榆闭上了眼睛,吱哇一声,在距离她几厘米的时候车停了下来。

  她睁开了眼睛,仰头看着从车上下来的男人,那丰神俊朗的脸一如从前,男人矜贵的脸上神情冷漠,旁边有人撑着黑色的伞,替他挡住簌簌的雪花。

  “林小姐,又见面了。”他看着蜷缩在雪地中的女人,嘴唇划出了一个讥讽的弧度,“你躺在这里是等赔偿吗?”

  林颜榆受惊的动了动,狼狈的想要起身,她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但是冻僵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小腿怪异的扭曲着。

  “怎么不起来?”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凛冽的风雪被他头顶上的雨伞遮住,但是林颜榆却全身疼的刺骨,尤其是一双小腿,仿佛又生生被人折断了一遍。

  她瞳孔极速的紧缩着,喉咙发紧,几乎是祈求般呐呐道:“我,我这就起来。”

  到了最后还是那年轻的仆人一把拉住了她,这才从雪地中站了起来。

  那避之不及的模样让瞿博霖薄凉的眼里生出了几分怒火,他刻薄的盯着仆人握着她的手。

  “林小姐果然是不论环境都能凭着一身本事勾引男人。”

  林颜榆脸色青红,听着他侮辱性的言论头深深的埋了下去。

  “果然是打断了一双腿还不够,*妓就是*妓,永远都不知悔改。”

  林颜榆猛的抬起头来,眼睛通红的看着他,颤抖着道:“我的腿是你打断的?”

  瞿博霖轻笑了一声,因为她专注的目光浑身上下都布满了怪异的满足感。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林颜榆痛苦的捂紧了头,她一个弱女子为什么一入狱就得罪了**里的刺头,为什么狱警偏偏对她的遭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不是苏城瞿家大少的特别关照,谁又会恨她如此之深。

  三年的牢狱之灾早就已经把她的身体耗空了,她心情激愤之下,居然生生的喷出一口血来。

  “瞿博霖,你就这么恨我!”

  “你活该。”男人薄唇吐出几个字。

  她的鞋子丢了一只,高低不平的站在雪地中,冻的青白的脸上布满了血污,就连头发也乱糟糟的,还有被生生薅去了发根的白色头皮。

  她活该?她哪里活该?

  早就该平复了的心情又猛地激荡起来,她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而已。

  三年了,那原本娇纵肆意的林小姐现在成了人人喊打的阶下囚,成了个受人鄙夷的残疾人,阴天下雨腿都会隐隐作痛。

  她以为自己早就学会了忍耐和顺从,但是又因为男人的一句话而猛地激动起来。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瞿博霖看着她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困惑,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瞿少!”一声惊呼,林玉炳急忙过来,点头哈腰。

  他余光看到了还未走远的林颜榆眼里划过了一丝惊惧,急忙慌不择路的解释道:“瞿少!这人与林家没有关系!早在三年前她做出了那样的丑事林家就与她划清了界限了。”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