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霜飞雪乱人怀男女主角岳流霜冯尧火爆小说全文在线by芣苡

流霜飞雪乱人怀男女主角岳流霜冯尧火爆小说全文在线by芣苡

时间:2020-05-18 02:25:22来源:网络

流霜飞雪乱人怀岳流霜冯尧是一本古装言情小说by芣苡,由童话村小说网倾情推荐!他心有余悸:“流霜,你只知打仗令人心惊胆战,对我来说,晚个一年半载遇见你,就晚了一辈子,那才叫人心惊胆战呢。”岳流霜从家门鼎

流霜飞雪乱人怀男女主角岳流霜冯尧火爆小说全文在线by芣苡小说

流霜飞雪乱人怀岳流霜冯尧是一本古装言情小说by芣苡,由童话村小说网倾情推荐!他心有余悸:“流霜,你只知打仗令人心惊胆战,对我来说,晚个一年半载遇见你,就晚了一辈子,那才叫人心惊胆战呢。”岳流霜从家门鼎盛一夜间走到落魄寒凉,冷暖尝遍,冯尧是十里洋场天之骄子,年少轻狂却深不可测,早把人心看透,唯独珍惜她的兰心素简。他不吝一袭华衣,为她挡去人世间所有扑面风霜,岳流霜却怕冯尧只是繁花一瞬,但也终于生出劈山裂海般的勇气去爱他,这勇气在尘世之殇中开出一片迎风烈焰。她说:“我只想与这世道争一朝一夕,只想争你一人。”

流霜飞雪乱人怀小说

正是民国二十年,上海有十里洋场的花花世界。   一边是不夜城的醉生梦死,另一边是穷苦难民饿死街头。一面是西式的开放,一面是中式的守旧。   无轨电车、私家汽车在宽广的主道上穿梭,处处喧嚣拥挤。各色装扮的国人、西洋人摩肩接踵、神态各异。不同银行、商会,多国办事处,大小报社云集街上,这个有着东方巴黎之称的国际大都会一派鲜活明亮。   上海的每一个清晨都生机蓬勃,太阳从辽阔壮丽的外滩上空斜照过来,西边繁华城区耸立着的楼宇全被照得似巍峨宫殿,金碧辉煌。   岳流霜向来不习惯洋裙和高跟鞋,她穿一条烟白水青的中袖旗袍,脚上是软扣布鞋,正随人群缓慢穿过电车轨道。   远看,袅娜纤细的身姿如街上飘过的一朵轻云。   岳流霜从冯尧那辆英国进口的黑色汽车前经过,这个巨大的三岔路口时刻拥堵,像个风眼,汽车跟人潮汇聚成缓缓流动的云团。   雪白细长的英制香烟夹在修长润泽的手上,冯尧一瞬忘了点烟。   他看见她肤色雪净,衣裙清雅,明眸善睐又灵透庄重,恍若人间仙子。明丽出尘的脸如晨露清荷,这股水灵之气,当真有不入凡世的脱俗清冷。   上海纸醉金迷的温柔乡里,心高气傲的女性多半是恃美扬威、恃宠而骄,连他妹妹冯媋也不外如是。眼前女子却是骨生清霜,千百人当中,湛然与众不同。   正出神,岳流霜已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海。冯尧立刻跳下车,焦急地前后转了几圈,佳人难再寻。   她恍惚是曹子建笔下的水边洛神,一晃就不见了丽踪芳影。对自己刹那间几乎不可控的失神,来不及片刻思量就追她而去,冯尧也惊讶万分。车子堵在路中间,怨声载道,喇叭声、上海话、西洋话、外来口音此起彼伏。   冯尧上了车,脸色略显懊恼。   司机赔着笑:“六爷,别生气,他们急着去做事,可能一下没认出您来。”   “先去报社。”冯尧声音慵懒,透着缎面般光亮的质感,显现了他在贵族社会中长期以来养成的优雅、冷静、权威。   但此刻他的心似被人一下猛烈吊晃,又被狠摔,空荡不堪。   冯尧手肘抵住豪华车窗,翘着二郎腿,手指撑着侧脸,微微沉郁又略带坚毅的眼神迷离空远,看向车外。这是他惯有的动作,暗示着他心里已心潮涌动。   岳流霜浑不知自己已猛烈搅乱了冯尧的心。本可以雇车,但她总想慢慢走着,好看够这日新月异的世界。身上已烘出细汗,如近对着暖炉。   八点整,光华报社大楼人进人出,工作紧张有序。副社长胡立在三楼办公,窗户正对外滩,占尽全上海最好风光。   他五十上下,德高望重,严谨又随和,耿直正派,还是知名大学教授。   岳流霜一进暗红古香的酸枝木拱门,胡立摘下黑框眼镜,“流霜,我猜准你今天要来。”   他从庞大书架费劲拿下一堆厚重书籍:“你父亲所有的笔记跟批注,我都连夜校正了,滴水不漏。”   岳流霜双手翻开一本古籍,上边密密麻麻的字迹。   她手指颤抖,止不住激动说道:“这下父亲终于可以安心。”   “我跟你父亲爱书成痴、亦师亦友。这是最后一批,你父亲所有藏书再无瑕疵。”   岳流霜难得一笑,“太感谢了。请胡叔叔到家里吃饭,母亲一直说要当面致谢。”   “一定。”胡立答应。   “胡教授,您这有客人,我先走。”高大俊朗、一身象牙白西装的冯尧忽从旁边待客室走进。   看到岳流霜,他怔在原地。   窗外洒进金光,外滩浩渺如画,远淡成诗,全成她美丽背后的映衬。冯尧忽觉得那些光是从她身上发出来似的。   她平静如水,自有见地,毫不羞涩退怯。   冯尧坐车比她快,两下说完正事,去待客室用了两杯茶。   他眉如青峰,深邃眼神不羁随性,有无可比拟的优越和摸不透的深沉。   英气逼人、神采奕奕背后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厚积薄发,嘴角一丝笑意隐隐玩世不恭。   “流霜,这是冯公子。”胡立起身:“冯公子,这是鄙人故友之女,岳流霜。”   上海滩最大的资本家、实业家是冯尧,挥金如土、风流成性,家族十几家大型洋务公司跟工厂,声色犬马,无人不知。   冯尧天生眼光毒辣,岳流霜的剔透干净,他知道何等难得。   方才在街上觉得遗憾,如今他真要感激命运安排。   “岳小姐,幸会。”冯尧笑着伸手,华贵的衣服连着金表褡裢,反衬的光格外刺眼。   他通透爽朗,带着西洋的气度跟派头,像扑面春风,瞬间让岳流霜觉得他跟一般酸腐男人不同。   她生于北平,长于沪上,家族鼎盛,礼教甚严。   但此刻是新社会,总不能小家子气。   她伸手与他相握,轻声说道:“谢谢。”   声如其人,甘美清醇,冯尧心里震动不小。   她柔滑白腻的手上全是冰清玉洁的凉意。   近看,她洁白清透,眸子盈水,双颊淡然红晕比映日芙蓉美丽一筹。  

 

“岳小姐手很凉。”冯尧直看着她,西方的绅士作风似乎过头,“不舒服吗?”

百度搜索:“找书阁 ”更多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