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人住隔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林蓠

喜欢的人住隔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林蓠

时间:2020-04-09 09:40:46来源:网络

喜欢的人住隔壁梁小青许斯年由童话村小说网给大家带来,《喜欢的人住隔壁》是知名作者“林蓠”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主角有梁小青许斯年,喜欢《喜欢的人住隔壁》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喜欢的人住隔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林蓠小说

喜欢的人住隔壁梁小青许斯年由童话村小说网给大家带来,《喜欢的人住隔壁》是知名作者“林蓠”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主角有梁小青许斯年,喜欢《喜欢的人住隔壁》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喜欢的人住隔壁小说

夜里九点五十九分,梁小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十点整,那个奇怪的声音准时响起。

咚,咚咚,咚,咚咚咚……

节奏骤然加快,和她心跳的速度趋于一致。

她蒙上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地观察着这个房间,声音好像来自四面八方,要把她包围似的。

她在黑暗中摸索,找到耳机,试图用听歌击退内心的恐惧。可是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音乐上,那个声音依然清晰,混着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飞禽的哀鸣声和愈加强烈的风声,让她不害怕都难。

忘了时间过去多久,她终于受不了了,扯掉耳机,一下子坐起来,硬着头皮,壮着胆子走了出去。

不管是人是鬼,放马过来吧,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这幢隐于山间的粉墙黛瓦民宅并不归梁小青所有,至于她为什么会住进来,说来话长。

圣诞节后话剧团张罗着全国巡演,她是团里新来的话剧演员,毕业前就被团长选中了,这让很多至今都没找到工作的同学羡慕不已。可惜她不争气,第一次跟团演出就受了伤,剧中需要大量的舞蹈表演,她力不从心,只能暂时休养。

伤筋动骨一百天,她心急,伤好得差不多了就赶紧回团里报到,得到的却是被辞退的消息,当时她就傻了,团长也不跟她绕弯子,直接说:“你的表演和舞蹈确实无懈可击,包括你的形象气质完全具备了一个优秀话剧演员的潜质,但你在巡演期间受伤,团里不能等你,所以另外聘请了新人。对不起了,梁小青,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以你的条件,另谋高就应该不是难事。你放心,我已经通知了财务部,保证过几天补偿金到账。”

梁小青很快从团长对她的褒奖中挑拣出重点词汇,聘请新人?

所以她是被人替代了?

怪她倒霉,这位新人的来头不小,一心要进话剧团,可是团里每年招新有限,偏偏她赶在这个时候受伤,就这样被人钻了空子。

梁小青不是婆婆妈妈的人,隔天收到银行短信,看到还算丰厚的补偿金,再回想团长那句意味深长的“迫不得已”,也只好认栽。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梁小青在家消沉数日,远在杭州的姑妈就听说了她的困境,顺理成章地邀请她来杭州工作。姑妈一生致力于艺术事业,十年前出资在杭州办了一家剧团,规模不算大,对梁小青而言却是一个不错的去处。虽然杭州与家乡相隔甚远,但与姑妈多年未见,她不禁有些想念。再三思量,她倒乐得前往,帮姑妈排忧解难。

于是,她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小时候爸妈工作忙,就把梁小青送到杭州姑妈家寄养,六岁才被接回家,于她而言,姑妈给予的呵护丝毫不逊于母爱。而杭州这座城市,即使阔别已久,她依然不觉陌生。幼时记忆朦胧,但长大后她就对杭州牵肠挂肚,好像这里才是她真正的家乡。

重返杭城对她来说就像回家一样。

姑妈平时为话剧团操劳,四十多岁了还没结婚,平时忙着排练,很少回家,有时候干脆住在话剧团。所以姑妈这座位于龙井村的房子就常年空着,梁小青住进来的时候屋子里落满了灰,门上还贴着缴水电费的字条。

龙井村的名声来自龙井茶,这里家家户户种茶,春天采茶,一年四季卖茶。烟花三月,正是江南好时节,杭州被一层新绿笼罩着,再过一些时候村民就要开始采摘一年一度的明前茶了。

她本以为会在这里度过一段惬意安然的时光,没想到住进来的第一晚,美梦就破碎了。

她也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吃过晚饭心血来潮想要看电影,选来选去偏偏选中了一部恐怖片。影片悬念迭生,她害怕归害怕,还是被好奇心勾着,看到了最后。

她合上电脑,心有余悸,钻进卫生间洗漱,却在这时听到了一串奇怪的响声,时而有序,时而杂乱,和电影中凶手出现时发出的暗号契合一致,她匆忙洗了脸就瑟缩着躲进了被子。

只是声音仍然持续,这样下去不行,她简直要精神衰弱。

月黑风高,梁小青抄起一把铁锹,哆哆嗦嗦地站在天井中静静地听,而后循声迈着小碎步来到了邻居家门口。

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她拾级而上,腰门半敞,正门上方悬挂着两盏红彤彤的灯笼,映着匾额“橘井堂”三个字。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看到红灯笼,她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在门口踟蹰,终于下定决心敲门,手刚放在门扉上,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与此同时,那个声音也消失了。

她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暗夜寂静,龙井村恢复了往常的静谧与安宁,只能听到树丛中虫儿的窸窣声。梁小青咽了一口口水,紧攥着铁锹杆的掌心已经渗出了冷汗。

虽说这世上不存在妖魔鬼怪,但她还是怕。

梁小青从小免疫力就不是很好,身边的朋友们发烧感冒的次数屈指可数,对她来说却是家常便饭。有一年端午节,爸爸妈妈带她去市郊北遇河踏青采艾叶,下午回来她就高烧不退,什么缘由都没有。亲戚中有一位见多识广的阿姨,听说这件事后到她家送了几包退烧药,无意间提起北遇河那一带在抗战时牺牲了很多战士,遍布着一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小孩子抵抗力差,难免感染。

话虽这么说,那其他人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看不见的大概不仅仅是细菌吧?

她鼓起勇气向门内看,青砖铺地的天井被屋内的灯光映得通亮,正中央有一口小井,井旁放着一把藤椅和一张茶桌,这么闲适的住所让她一时之间忘了害怕。

她站在门口向门缝内张望,突然,一道白影挡住了她的视线。

白影动了动,她抬起头,恍惚间看到了一只人的眼睛……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紧闭双眼喊出了声:“啊!鬼啊!!”

许斯年不紧不慢地推门走出,非常郁闷地看着眼前这个聒噪的女人,她的尖叫声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他低头确认了一下时间,极不耐烦地向前一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你这么喊容易把狼招来。”

男人的声音清润好听,梁小青愣了一瞬,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阵春风拂过对面的竹林,伴着簌簌林海的涛声,她看清了眼前人的轮廓,随之嗅到了弥漫在空气里的幽幽药香。

男人穿着整洁无瑕的白衬衫,经典简洁的九分裤搭配着亚麻布鞋,如果不是他单手捧着一只捣药罐,这身装扮绝对能提名时尚博主的春日男士穿搭推荐。

视线缓慢上移,看清楚对方后梁小青微微一愣,她有些词穷,脑海里只有三个字。

真好看。

她的目光直勾勾地在男人身上打转,除了那张精致漂亮的脸,最让她为之动容的是他的气场。在这岑寂的山林中,他一身仙意,俨然是广袖白衣的谪仙下凡,她从未见过哪个男人的气场像他这般超凡脱俗。

借着红灯笼的暧昧光晕,许斯年也看清了梁小青的容貌,电光石火间他的眼底有一抹流光溢彩的东西转瞬即逝。见她安静下来,他把手从她的嘴上拿开,视线慢慢地停在了被她横在身前的铁锹上,清冽的眸子里写满了问号。

夜深人静,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抱着一把铁锹站在自家门口。

这是什么操作?

梁小青是艺术生,身边都是高颜值的帅哥靓女,所以她比一般花痴略微淡定一丢丢,她怎么可能因为对方长得好看就暴露自己怕黑怕鬼的怂货本质呢?

原则不能抛,形象不能倒。确定面前的人无害,梁小青一秒钟恢复冷艳本色,嫌弃地丢开铁锹,双臂抱胸与许斯年面对面而立。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暂时还没把狼招来,但是!”她睡眠不足,怒火中烧,伸出手指直接戳在许斯年的心口上,“你家里传出来的怪动静把我招来了,我已经好几天没睡着觉了!”

许斯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半晌,低头瞟了一眼戳他的手指,嫌弃地后退一步,并用手背轻轻地拂了拂被她碰过的地方,蹙眉问:“什么怪动静?”

哎?他听不见吗?

梁小青效仿那个声音学了几声:“大概就是这样,你没听过?”

听完她有模有样的现场模仿,许斯年的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与其说是微笑,或者说是嘲笑更恰当一些。

杭州许家是远近闻名的杏林世家,泉香与橘井两间百年药堂,一间设于闹市,一间隐于山林,药堂免费提供药茶,把脉亦分文不收。

许斯年从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就从父亲手里接管了橘井堂的生意,药堂学徒有五六人,即便如此,若他有时间,捣药等琐事一概也由他亲力亲为。

因捣药罐材质特殊,捣药杵撞击罐底会发出清晰的碰撞声,加上天井四壁回声强烈,所以传入梁小青的房间声音格外清楚。

许斯年记得隔壁住着年逾四十的梁姨,十天半个月也不回来一趟,宅院一空数日,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住进来了一位疑神疑鬼的新邻居。

他不紧不慢地把捣药罐拿到梁小青面前,握住捣药杵,一下,咚,两下,咚咚,三下,咚咚咚……

他停下捣药的动作,对新邻居说:“你说的可是这个?”

“……”梁小青不是很想承认。

丢死人了,她竟然因为捣药声连续好几天失眠。

梁小青的脸颊登时通红,幸亏是晚上,有红灯笼掩护,才显得她不是那么尴尬。

她强颜欢笑:“嗯……不是!看来我搞错了,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了!”

说完就要溜之大吉,却没注意脚下的台阶,直接踩空,险些摔在地上。

许斯年忍俊不禁,叫住她:“等等。”

梁小青回头,忍着脚踝的隐痛,假装若无其事:“还有事吗?”

许斯年捡起被她扔在地上的铁锹,递给她,似笑非笑说:“既然小脑不发达,别忘了搀拐。”

梁小青:“……”

这人这么不会说话真是白瞎这张脸了。

想象力丰富也是罪过,回家平躺在床上,梁小青被自己的联想能力感动到哭。

梁小青啊梁小青,你要不要这么大惊小怪,那不过是捣药声啊,竟然被你联想成只有被害人才能听到的凶手放出的暗号。以后别做话剧演员了,干脆跟着剧团张姐转型当编剧算了。

她懊恼不已,二十多年千辛万苦塑造的高贵冷艳范一朝毁于人前,好在是和她的人生毫不相关的人,也没什么大不了。她努力说服自己,就这样在自我催眠中睡着了。

让梁小青深感意外的是,这件事过后,晚上的捣药声彻底消失了,往后她夜夜无梦,一觉到天明。

星期天,她站在门前看着橘井堂门前停着的豪车,不由感叹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放着效率高的各大医院门诊不去看,却来山林中排队等号脉,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大袋子的中药,她光闻一闻就受不了,更别说吃了。

“看什么呢?”姑姑今天难得在家,见她这么聚精会神,好奇问。

她挽住姑姑的胳膊:“没想到这药堂生意这么好。”

“怎么说也是百年老字号,可不是白担的虚名,许家是真的有本事。”

梁小青一边听姑妈讲许家在中医学方面是多么有造诣,一边在心里抱怨:中医大夫怎么了?杏林世家怎么了?大夫就可以随便说人家小脑不发达吗?她可是学舞蹈表演出身的,练一字马、单腿站立是基本功好吗?

姑妈还没讲完就接了一个电话,拿起衣服匆匆走向玄关:“小青,你要是没什么事一会儿帮我把碗刷了,剧团有事儿,我先过去一趟。”

“好啊。”她答应得痛快,姑妈刚走,她就风风火火把碗筷收拾进了厨房,却没想到衣服挂到了桌角,一个没站稳,手里的碗筷刺溜一下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咔嚓一声,顷刻间摔得四分五裂。

她看着一地残骸莫名有些心虚。

姑妈说许家是杭州有名的杏林世家,世代从医,坐落在旁边的橘井堂现在正由许老大夫的孙子打理,也就是那天晚上她遇到的男人——许斯年。

“许斯年,许斯年……”她念叨着这个名字,把地上的碎片一一捡起,咬牙切齿地嘀咕,“你才小脑不发达!”

成人H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