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18 10:02:07来源:网络

(完整版)《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苏爻程嘉逸的小说名叫《风说他从海上来》,今天小编为你提供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风说他从海上来小说精选:(完整版)《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完整版)《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苏爻程嘉逸的小说名叫《风说他从海上

(完整版)《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完整版)《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苏爻程嘉逸的小说名叫《风说他从海上来》,今天童话村小说为你提供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风说他从海上来小说精选:

(完整版)《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

(完整版)《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苏爻程嘉逸的小说名叫《风说他从海上来》,今天童话村小说为你提供风说他从海上来全文免费阅读。风说他从海上来小说精选:程嘉逸,31岁,京都人,父母在京都经营着一家规模颇大的房地产公司。可他两年前突然背井离乡南下到丹市创业,注资三百万成立了壹心智能家居公司,不靠人脉和权利,用四年的时间把公司做大做强,据说去年的营业额已破九位数。

风说他从海上来小说试读:

而且程嘉逸非常自律,不乱搞男女关系,甚至经常在公司吃住,是个十足的工作狂。

我问程嘉逸会不会已经结婚,或者有孩子之类的,高良华说没有,但想了想又说:“最近程总很少加班和应酬,甚至会早退,估计是谈恋爱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在小区门口遇到你的那天,原本我们要去杭州出差的,但他临时取消,我才会提前下班并遇到你。”他来抱我,“这么算下来,程总还是促使我们和好的红娘。”

他说着想吻我,我不着痕迹的躲开,心里暗忖:看来他的异常是因为念念,说明念念就在他身边。

后来我软磨硬泡的想从高良华嘴中打听程嘉逸的住址,但高良华说他只知道程嘉逸住在世纪花园别墅区,并不知道具体栋数。

本想追问程嘉逸的车牌号的,但高良华对我频繁打听老板的事有些不高兴,我便忍住了。

第二天,我去车行租了辆大众车,便去壹心公司的停车场里蹲点。

下午3点半左右,程嘉逸从电梯里出来,上了辆宾利车。

我驱车尾随,没想到他不是去世纪花园的别墅,而是丹市最权威的医院。

医院……想必他已经知道念念患病的事情了,那念念肯定在这里!

我裹紧围巾、压低帽檐,一路尾随他去了血液科。

他直奔医生办公室后关上了门,但门没关紧,我从门缝里隐约听到医生说结果出来了,不匹配。

“那现在该怎么办?”程嘉逸的声音竟然有些发抖。

“可以找其他亲属来配型,若都不匹配的话只有两个办法,要么等别人捐赠,要么马上二胎用脐带血治疗。但你孩子血型特殊,和别人匹配的概率太低,还是脐带血这个办法最靠谱。”

国内外医生的说法几乎一模一样,我原本还希冀着他们父子的骨髓能配上型,可眼下看来似乎只有脐带血这个办法了。

程嘉逸似乎被这个结果打击到,浑浑噩噩的出了办公室,连我跟在他身后到了病房都没发现。

他打开病房门后,念念一眼就发现了我,朝我伸着胳膊哭着叫妈妈。

我忽视掉程嘉逸错愕又愤怒的眼神,三步并两步走到床边,把念念紧紧抱进怀里,念念重复着“妈妈,不要,哭”之类简单词汇。

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他一哭我也忍不住跟着流泪:“妈妈在,妈妈哪儿也不去,妈妈陪着宝宝,所以宝宝不哭了好不好?”

他像是听懂了,口水和眼泪混在一起来亲我。

等念念情绪平静了些后,程嘉逸黑着脸揉了揉眉心,活力十足的冲我开火:“你抢走他却没教育好他的性格,更没照顾好他的身子,现在竟然还有胆子出现在这儿?”

念念见他凶我,又憋着嘴巴哭了起来。

我边安抚念念边对程嘉逸说:“念念还小,突然到了陌生的环境,见到陌生的人,肯定会因安全感缺乏而哭闹。你要算账我随时奉陪,但现在我得先哄儿子,能请你先出去吗?”

程嘉逸喉结动了动,但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

在我把念念哄睡后,他再次推门而入,示意我出去。

我让保姆看好念念,后来跟着他去了他的车上。他摇下车窗点燃烟猛吸了几口烟:“念念的病,你有什么想法?

答案我早已烂熟于心,但说出来前还是深呼吸了几口气:“目前,似乎只有脐带血这种办法了。”

他点点头,算是默认:“和你再生一个也行,但我有三点要求。”

只要能救好念念,别说三点,就算他提成百上千个要求我也能接受。

我忙不迭的点头:“你讲。”

“第一,为了让念念和将来的孩子顺利落户,更为了防止你怀上孩子后又逃跑,我们得把结婚证领了;第二,婚姻续存期间,我们得住在一起,所有的经济支出都由我承担;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等治好念念的病后我们就办离婚手续,但念念和将来出生的孩子都得跟我姓并由我抚养,作为补偿我会给你五百万和一套价值千万的房产,而你得保证不准出现在孩子们面前。”

全文阅读

他说完又猛吸了一大口烟,吐出烟圈扭头问我:“如何?”

他逆着光,五官陷在一团氤氲的光圈里,令人看不真切,但由内而外散发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却让我忽视不了。

我吞咽了几口口水,斗胆说:“我不要钱,也不会缠着你,但孩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不能给你。”

他嘴角扯出一抹特别残忍的笑:“苏爻,你得认清现实,念念是我们交易的产物,按照协议他只会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追究你带他偷逃出国的责任已是仁至义尽,若你现在还打着让我人财两空的算盘,那我只能送你一句洽谈破裂,永不往来。”

“你……”我张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继续说:“而且念念遗传的是我的RH阴性血,也就是说我找别的女人生孩子,也一样能用脐带血救他,我并不是非你不可。之所以勉强接受你,也是念在你是他亲**份上,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毕竟是你没照顾好他才让他生病的。可你却把孩子的生死放于一旁,把占有欲摆在第一,真是令人失望!”

我被他的话逼哭了,哭着顶撞回去:“你也没好到哪儿去,念念还病着,你就打上过河拆桥的主意。”

他俯身,捏住我的下颚骨,吹出的烟圈打在我脸上:“让我再提醒你一句,念念是我花钱生的,而你只是为钱贡献出**而已,我是在维护我的正当权益。你既然要了钱,就别再贪心的要别的。”

我不甘心的瞪着他,是他阻止我参加我爸的葬礼在先,才会有我带球跑在后的。可现在不是翻旧账的时机,毕竟逝者已矣,眼下救念念才是当务之急。

他显然没耐性,见我不答就打开了车门:“不说话那就是不同意了,下车,以后别再接近我和念念,我雇佣的保安可不会怜香惜玉。”

自我妈病逝后,我的人生一直在走下坡路,我总祈祷能触底反弹,可运势还是一路跌坠。就好比此刻,我不甘心被程嘉逸牵着鼻子走,但也狠不下心对念念置之不顾。

而且退一步讲,只要念念能健康存活于世上,那由谁抚养、跟谁生活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我拽住他的衣袖,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孩子可以给你,但你得对他们好。”

“放心,他们是我的骨肉。”

“你以后娶妻生子,也不能厚此薄彼。”

他把香烟灭在烟灰缸里:“我会花钱找你生孩子,就是主动切断了结婚的后路,你无需担心。”

他说完,扳过我的脑袋吻我。

他的口腔里全是烟草呛人又甘甜的味道,我被吻得晕头转向,后来事态有些失控,我捉住他的手。

“不行,这里不行……”

他的声音很是沙哑:“光线很暗,没人会注意到的,而且我们现在是和病魔在抢念念,你难道不想早点救念念吗?”

一句话,让我放弃反抗,忍下全部难堪。

在这场他主导的游戏里,我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

我像是条搁浅在船上的鱼,而他是掌握船舵的人,他肆意航行,乘风破浪。而我已因缺氧而窒息,连眼睛都不愿再眨一下……

后来他捣鼓车载记录仪,不一会儿里面传来我的声音,我倏地坐起来:“你录了什么?”

他面无表情:“全部过程。”

我反应过来,怒斥:“你是变态吗?把他删了!”

“白纸黑字的协议都约束不了你,所以我要用这视频要挟你。若你出尔反尔,我就会把这些视频发出去。”

“你个疯子!”

我扑上去抢夺,他游刃有余的躲开:“只要你不违背刚才答应的话,这些东西永远就不会流传出去。所以别激动,上去陪念念吧,安抚好他的情绪,明天我来接你去民政局。”

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