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至尊霸主》—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至尊霸主》—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8 10:01:56来源:网络

完整版—《至尊霸主》—全文在线阅读,《至尊霸主》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陈九州沈梦婷,主要讲述了:为了给母亲续命,陈九州被迫做了上门女婿,被人嘲笑和羞辱完整版—《至尊霸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完整版—《至尊霸主》—全文在线阅读,《至尊霸主》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陈九州沈梦婷,主

完整版—《至尊霸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完整版—《至尊霸主》—全文在线阅读,《至尊霸主》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陈九州沈梦婷,主要讲述了:为了给母亲续命,陈九州被迫做了上门女婿,被人嘲笑和羞辱

完整版—《至尊霸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完整版—《至尊霸主》—全文在线阅读,《至尊霸主》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陈九州沈梦婷,主要讲述了:为了给母亲续命,陈九州被迫做了上门女婿,被人嘲笑和羞辱了三年,所有人不知道的是他那消失了十五年的父亲回来找他了,并给了他连世界首富都嫉妒的财富,父子两人摒弃前嫌的那一天,他掌握了全世界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财富。 只要他一句话,整个世界的经济都要震三震。

至尊霸主小说试读:

“儿子,这张卡里有一千亿,只要你肯喊我一声爸爸,这一千亿就是你的,还有全球百分之六十的产业等着你去继承”

宁城菜市场附近的一间咖啡店里面,一个脸色看起来有些病态的中年人把一张黑色的银行卡推到了陈九州的面前。

“如果你今天叫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给我这些钱的话,你可以走了,我不稀罕你的臭钱”

陈九州看了一眼那张黑色的银行卡冷漠的说到,说完就起身打算离开。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给他那么多钱的话,别说让他开口叫一声爸爸了,就是让他叫**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但眼前这个男人,就算是给他整个世界他都不会要。

“爸爸的时日已经不多,你要怎样才肯原谅爸爸?咳咳咳!”

看到陈九州要离开,中年人急了,马上伸出那双显得有些病态的手拉住了就要转身的陈九州。

一脸哀求的神色,话还没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看样子连肺都差点要咳出来了。

看着对方那病殃殃的样子,陈九州没有一丝同情。

十五年前,眼前这个男人为了继承家产抛弃了他和母亲两人,和另外一个女人组成了家庭,这十五年来他对他们母子不管不问也就算了。

三年前妈妈患了白血病他都不闻不问,那时候陈九州多么希望他能出现救妈妈一命。

但是直到妈妈走的那一刻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为了给妈妈治病,陈九州只能辍学,卖血给妈妈治疗,最后无奈卖身给沈家,当了被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

这三年来,他受尽了欺辱和嘲笑。

一年前妈妈还是挺不过来,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陈九州永远都忘不了一年前,他为了求丈母娘借三万块钱给他火化母亲,在丈母娘面前足足跪了一天。

“让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讲到这里的时候,陈九州停顿了一下。

“除非什么?只要你肯原谅爸爸,你让爸爸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陈九州的话,中年人那病怏怏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潮红。

“除非你能让我妈死而复生点头同意让我原谅你”

陈九州的话让中年人如遭雷击。

陈九州不在理会他,手一甩,转身提着他的菜篮子离开了咖啡店。

陈九州刚离开,中年人的身边马上有一个铁疙瘩一样的保镖走了过来。

“老板,少爷不肯接受您怎么办?”

“不用担心,他不接受也得接受,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马上让人查一下他的银行账号,我一会让财务先转一千个亿到他的卡里面,看看他什么反应再做打算,咳咳······”

中年人说完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甚至还咳血了。

把身旁的保镖吓得脸色巨变。

而陈九州这个时候已经赶在了回家的路上。

二十分钟后陈九州回到了家里。

刚开门就看到风韵犹存的丈母娘抱着她的宠物狗贝贝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贝贝的高档狗盆就放在茶几上面。

看到这一幕,陈九州暗叫一声槽糕,他竟然忘记给贝贝买狗粮了。

都是哪个混蛋耽搁了时间,害得自己脑子里面一直乱糟糟的,把该买的东西都忘记买了。

“你个**,买个菜都买大半天,赶紧把贝贝的早餐拿出来,贝贝如果饿瘦了我饶不了你”

陈九州还没换好鞋,丈母娘朱玉兰马上指着茶几上的狗盆一脸不满的说到。

“妈,我······忘记买贝贝的狗粮了”

陈九州不敢与丈母娘对视,低着头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什么?你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你这个**想饿死我的宝贝贝贝吗,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到底还能做什么?”

朱玉兰听到陈九州的话,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用颤抖的手指着陈九州破口大骂。

“妈,我·····”

陈九州想解释,但是张嘴后又不知该怎么解释。

“住口,才三天没罚你就不长记性了,自己去阳台拿搓衣板过来跪好”

陈九州只好到阳台拿着专门给他准备的搓衣板过来,但是却站着不动。

“给我跪下”

看到陈九州站着不动,朱玉兰走到陈九州的身后用坚硬的高跟鞋在陈九州的后膝盖用力踢了两脚。

膝盖吃痛的陈九州身体不受控制,扑通一声跪在了搓衣板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但是却一声都不哼一声,默默的承受着。

“我回来前不准起来,如果发现你偷奸耍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到陈九州跪好了,丈母**气才消了不少,然后抱着她的贝贝出去买狗粮去了。

这一去两个小时都还没回来。

而陈九州也跪了两个小时,感觉膝盖都没知觉了,偷偷看了眼客厅的那个监控器,陈九州放弃了起来活动的想法。

就在陈九州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按了下接听键后,手机里面传来的是他老婆沈梦婷冷漠的声音。

“陈九州,你是不是又欠收拾了,我昨天不是告诉你今天沈家在老宅中秋聚餐,让你给我妈买好了菜之后马上赶到老宅吗?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半个小时后我如果还没有见到你出现的话后果自负”

沈梦婷说完不等陈九州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听着手机里面的忙音,陈九州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舒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起来了,想到这里陈九州马上出门骑上他的小绵羊向沈家老宅出发。

二十多分钟后,陈九州来到了位于宁城郊外的沈家老宅,此刻沈家老宅外面停满了豪车。

奔驰,宝马都是最便宜的,还有法拉利,保时捷,卡宴等几辆*豪车。

陈九州把他的小绵羊停在这些豪车的中间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刚停好车,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陈九州拿出来看了一眼,竟然是哪个混蛋还不死心把那一千个亿直接转到他的银行卡里面去了。

看着账号里面的那一串零,陈九州不仅没有高兴,反而一脸的怒容。

虽然妈妈已经离开一年了,但是妈妈临终时对他说的话他还历历在目。

“州儿,如果有一天**爸回来找你的话,你千万不要跟他走,他已经不是你原来的爸爸了,记住妈妈跟你说的话”

这是妈妈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到死都没有原谅他。

“前面那个**,赶紧让开,小心撞死你”

就在陈九州考虑怎么处置这笔钱的时候,沈家的管家福伯带着两个佣人抬着一头烤猪快速走了过来。

没等陈九州把小绵羊移开,福伯已经到身后了,那两个抬烤猪的佣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的,突然撞在陈九州的肩膀上,陈九州差点摔倒。

虽然人没事,但是他旁边的小绵羊却倒下了,而且把旁边的那辆法拉利前脸刮花了一道浅浅的刮痕。

“你这个**,竟然把孙少爷刚提的法拉利刮花了,你完蛋了,一会儿看孙少爷怎么收拾你”

听到身后小绵羊和法拉利碰撞的声音,走前面的福伯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陈九州的小绵羊倒在那辆法拉利车头上,指着陈九州幸灾乐祸的骂到。

孙少爷是沈梦婷大伯家的大儿子沈浩宇,常年在外地发展,不依靠家族,凭自己的实力开了一家运输公司,年收入千万,是个不折不扣千万富豪,只是有一年多没回来了。

“福伯,我……”

陈九州想解释,但福伯已经跑去通知沈浩宇去了。

陈九州只好把他的小绵羊扶起来。

没多久一个三十多岁,身穿名牌,手腕上带着劳力士手表的青年从沈家老宅里面气冲冲的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沈家的其他小辈和一些佣人。

“那个**竟然把大少爷那四百多万的法拉利新车给刮了,这下那个**死定了”

听到那些佣人谈论沈浩宇的这辆法拉利竟然要四百多万,陈九州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你个**,停个车都能把我的法拉利给刮了,你知道我这车多少钱吗?落地价四百多万呢,就你刮花的这一条痕迹拉回厂家维修的话至少要十多万,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我也不讹你,维修费,保养费,误工费等杂七杂八的加一起你给个二十万这件事就算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沈浩宇来到法拉利跟前,看到车前脸那一道浅浅的划痕,气愤的对陈九州骂道。

“什么,二十万?我没有那么多钱”

虽然已经预料到维修费会很贵,但是当听到沈浩宇说要二十万的时候,陈九州还是大吃一惊。

二十万都能买一辆普通的合资车了,而现在这二十万只是修一道浅浅的刮痕而已。

他现在全部身家也就两百块钱,他怎么可能赔得起。

至于刚进账的那一千个亿,打死他都不会动。

“没钱?你可以找你老婆要啊,难道你老婆不给你钱花吗,要不你去求一下你那丈母娘,听说你那*货母亲死的时候你跪着求她一天,她就出钱把你母亲火化了,你现在回去多跪她几天的话,这二十万还不是洒洒水,你们说是不是?”

“哈哈哈!”

“这**不仅吃软饭,而且还吃到丈母娘身上去了,真是**中的战斗机啊”

“······”

沈浩宇说到最后哈哈大笑起来,那些跟着出来看热闹的人也都跟着一起嘲笑陈九州。

陈九州听了愤怒得脸都扭曲了。

“你住口,不许你侮辱我母亲,你这二十万我会赔给你,但是我现在没那么多钱,半年内我一定把这钱凑齐给你”

因为愤怒,陈九州脖子上经筋暴起,看起来很是吓人。

“半年?可以啊,毕竟我们还是亲戚,我沈浩宇也不是那种不讲情面的人,只要你从我这胯.下穿过去,我就宽限你半年时间,怎么样?”

沈浩宇根本不把陈九州那愤怒的表情当回事,而是更加肆无忌惮的羞辱陈九州。

这**入赘沈家三年了,在沈家连条狗都不如,就连他老婆沈梦婷现在也非常瞧不起他。

今天他就算是把这**给打了,也不会有人说他什么。

有谁会在意一条不受待见的狗被人打了呢?

“你······不要欺人太甚”

陈九州一字一顿的说到,用这样的语气表达他的不屈服。

“哼!你个**,我就欺你了怎么样着,我沈浩宇说一不二,让你穿过去你就得给我穿,福伯,你叫几个人来把这**按地上让他从我这里穿过去,不然人家说我不顾亲戚之情,连半年的时间都不给他”

沈浩宇冷笑一声对身后的福伯吩咐到,然后把双脚分开半蹲了下来。

“好的大少爷,你们几个上去按照大少爷的吩咐按住这**”

身后的福伯马上点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佣人上去按住陈九州。

“孙少爷威武!”

“孙少爷威武!”

“······”

沈家其他小辈和那些佣人情不自禁的为沈浩宇高呼起来。

这些屈辱的声音传到了陈九州的耳朵里面显得那样的刺耳。

“你们放开我”

陈九州拼命的反抗,但是身体瘦弱的他根本不是几个身强力壮佣人的对手,很快就被几个佣人给按在了地上。

眼看就要被他们推到大少爷沈浩宇的身前了。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呢?”

这时一个清冷的娇喝声从沈家老宅大门那边传了过来。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