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刀锋之影》—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刀锋之影》—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8 10:00:58来源:网络

完整版—《刀锋之影》—全文在线阅读,《刀锋之影》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秦峰慕容萱萱,主要讲述了:枪王之王任务失败回归都市,然而,等待他的却是相恋八年女完整版—《刀锋之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完整版—《刀锋之影》—全文在线阅读,《刀锋之影》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秦峰慕容萱萱,主

完整版—《刀锋之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完整版—《刀锋之影》—全文在线阅读,《刀锋之影》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秦峰慕容萱萱,主要讲述了:枪王之王任务失败回归都市,然而,等待他的却是相恋八年女

完整版—《刀锋之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完整版—《刀锋之影》—全文在线阅读,《刀锋之影》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秦峰慕容萱萱,主要讲述了:枪王之王任务失败回归都市,然而,等待他的却是相恋八年女友的背叛、同学的奚落,甚至,就连保安都瞧他不起…… 峰哥的脸也是你们这群人打的起的?

刀锋之影小说试读:

“嘿嘿,芳芳妹妹,男人不坏,哪里会有女人爱?难不成你还指望范哥和你那个男朋友一样,守着你好几年,都不碰你吗?”

“范哥,没事儿提他干嘛?!”

站在原本的出租屋门前,秦峰目瞪口呆的听着房间内传出的声音,那女人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他女朋友李芳芳的声音!

秦峰只感觉脑中仿佛是烈性TNT炸药爆炸了一般,嗡嗡作响。

他和李芳芳的感情整整持续了八年,这八年,正是秦峰的从戎生涯,他每个月得到的津贴、每次任务完成后的奖金,除了自己买烟买酒的零花钱以外,全都给了李芳芳,毕竟,李芳芳和孤儿出身的秦峰不同,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一个还在上学的弟弟。

可以说,这八年以来,是秦峰在养着李芳芳一家!

哪怕他得到的那些钱,都是通过完成极度危险的任务换来的,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过怨言。

因为,在他的心中,早就将李芳芳一家当作了自己的家人!

可是,你现在在做什么?绿了我?

你他么对得起我吗?

秦峰再也忍不了了,一脚踹在了房门上,走了进去。

破门声将床上做着好事的男女吓了一跳。

李芳芳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慌忙的扯过一边的被子,盖在了自己的娇躯之上。

当她看到来人是秦峰之后,不由得神色一怔。

“秦……秦峰?你不是应该在……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不应该回来吗?你跟我打电话时,不是说要等我?结果,你就是这么等我的?”秦峰随手将行李包扔在了地上,冷冷的说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做梦都想不到,那个每个月跟自己打电话要钱时,口口声声说非自己不嫁,山盟海誓的女朋友,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这他么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我当是谁,原来是秦峰回来了啊!呵呵!”

和李芳芳剧烈运动的男子撇嘴笑道,言语之间,满是不屑。

碰见了自己和李芳芳的好事就碰见了,你秦峰又能怎么样?

谁让你去从戎了?谁让你家中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自己不碰了?

你不玩,老子就帮你玩了!老子不仅玩了,还玩的很爽!老子玩你女朋友,那是看得起你!

回想起李芳芳在床上的各种表现,范文心中火烧火燎的,恨不得当着秦峰的面,就和李芳芳大战三百回合!

这名男子,秦峰也认识,他叫范文,是这一片出了名的恶霸,在秦峰从戎之前,就和他有过多次的争执,他是典型的地痞无赖,秦峰还记得,李芳芳的父亲,很早之前还被范文打进过医院!幸亏当时**来的及时,要不然,都会闹出人命。

“好吧,秦峰,既然你都已经看见了,我也就不再隐瞒你了!”李芳芳坦然说道:“其实,我和范哥已经好了很久了,只不过,你一直在服役,我不想让你分心,这才没有告诉你。”

出轨能怨得了自己吗?八年来,二人在一起的时间用双手就能数的过来,自己一个弱女子,要是不找一个依靠,怎么在这弱肉强食的社会生存?

范文对着秦峰说道:“反正你都回来了,也不差这一会儿了,出去吧,等范爷我玩够了,你再进来玩。”

“哎呀,范哥,你说什么呢!”范文的话立马惹来了李芳芳的一阵娇嗔。

秦峰双眼中愤怒的火焰几乎要抑制不住的迸发出来。

“你放心,我和这个小*货只是玩玩而已,她还是你的,我不跟你抢,只不过,以后的日子里,我可能还要继续跟她玩,看看,这胸,这腿,啧啧啧,范爷我可狠不下心来和她断了来往。”

“呼!”

秦峰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浊气,愤怒的他很想当场宰了这对狗男女,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有些尴尬,绝对不能惹出事情,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看到秦峰站在这里不走,范文的脸色也冰冷了下来,“怎么?你还不满意?行!”

范文翻身下床,开始穿戴自己的衣物,“念在你远道回来的份上,范爷我今天就行行好,让你先玩,我在门外等你,这下总行了吧?至于你打扰了范爷雅兴的事情,范爷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要记住,下不为例!”

“下不为例?”

眼前这个范文,居然告诉自己下不为例?

试问,哪个男人受得了这样一份侮辱?

“秦峰,你先去门口等一下怎么了?我都不介意被你看,你还矫情什么?”

李芳芳翻了个白眼,不屑的开口道。

人家范文可是这一片远近闻名的“社会人”,而你秦峰,说白了只是一个臭当兵的,人家已经不跟你计较,并且把自己还给你了,以后自己还是你名义上的女朋友,你还想怎么样?

给脸不要脸了吧?

听到李芳芳的话,秦峰突然笑了起来,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了这样的一个女人生气,本身就是一件不值得的事情。

至于这些年来给李芳芳的那些钱,算了,就当是自己对这份爱的回报吧!

想到这里,秦峰提起了地上的上行李包,转身就走。

范文和李芳芳对视了一眼,他们又岂能看不出来,秦峰这是打算一去不复返?

“等等!”

李芳芳开口叫住了秦峰。

秦峰转过头,皱眉问道:“你还有事?”

“嗯,算算时间,你们这个月的津贴应该发下来了吧?你是给我转账还是现金?”

“嗯?你居然还有脸管我要钱?”

“废什么话?”范文怒不可遏的说道:“现在、立刻、马上,把你身上的钱都拿出来,要不然,你可走不出这间房子!”

“没错,就算是分手,你也应该给我一笔分手费!”

床上的李芳芳立马帮腔道。

要知道,和秦峰保持恋爱关系的八年时间内,秦峰给她的钱,可是她一家老小最主要的生活来源之一,当然,范文也从中占了不少好处!

别看秦峰只是一名战士,但是他执行的却都是九死一生的危险任务,相应的,分配给他的补助和津贴,金额巨大!

这八年以来,秦峰打给她的钱财,更是一笔天文数字!

这也是她有意隐瞒秦峰自己和范文关系的原因。

至于她之前说的,不想让在部队的秦峰分心,见鬼去吧!只要秦峰把钱按时打到自己的账户上,谁他么在乎他的死活啊!

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狠狠的再敲秦峰一笔!

秦峰怒极反笑,他看着范文问道:“你刚才说,如果我不给你们钱,我就走不出这间房子,我想问问你,你打算怎么让我走不出这间房子啊?”

范文冷哼了一声,接着,他就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把匕首,拿在手里掂了掂,“怎么?你以为你去当了几年兵,你就不是你了?信不信范爷给你放放血?”

“秦峰,你别不知好歹,范哥可是这附近的金牌打手!要对付你,简直易如反掌!”李芳芳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讥讽,“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乖乖的把钱交出来,免受皮肉之苦,要么,就是被范爷狂揍一顿,然后再交出钱,你自己选择吧!”

“金牌打手吗?”秦峰对着范文勾了勾手指,“金牌打手,如果你不介意去医院躺几天的话,你可以上来试试!”

“你他么的!”范文眼中凶光毕露,手中的匕首恶狠狠的向秦峰的小腹处刺去。

让自己去医院躺几天?

你他么脑子有泡吧?

也不去这周围打听打听,谁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就在这时,秦峰动了。

硕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向范文持刀的手腕。

“砰!”

“咔嚓!”

清脆到刺耳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秦峰动手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范文根本就没有看到秦峰出手。

匕首掉落在地上,范文张着大嘴蹲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李芳芳有些懵。

范文更是懵,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的手腕怎么好端端的这么疼?难道是这个秦峰会什么妖法不成?

“金牌打手?老子就先废了你的手!”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秦峰就一再的隐忍,可是,这一对狗男女却一再的得寸进尺,绿了自己不说,居然还想要敲诈自己!

别说自己现在已经没了收入来源,就算自己是腰缠万贯的富豪,也不可能给他们这笔钱!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管你是金牌打手还是银牌二踢脚,在老子的面前,统统都是**!

“啊!”

范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飘荡在房间附近,他的另一只手,也没能幸免于难。

既然你是金牌打手,怎么可能只废了你的一只手呢?

床上的李芳芳看到这一幕,整个身体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之前她印象中的秦峰,一直是一个温顺的人,像今天如此残暴,还是第一次见!

这还是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秦峰吗?

做完这一切,秦峰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已经瘫软在地的范文,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弧度。

“记住,不要因为老子是一个当兵的人,就觉得老子好欺负,哥,是你们欺负不起的存在!”

秦峰离开了出租屋,走在熙熙攘攘的马路上,不由得一阵迷茫。

世界这么大,哪里才是自己的安身之处?

曾经,他以为那个秘密的驻地是他的家,可是到头来,那里却成为了他的噩梦……

曾经,他以为那个出租屋是他的家,可是最后却发现,自己的八年的青春和金钱,却是喂了狗!

秦峰本想从裤兜中掏出手机,看一眼时间,可是,却掏出了一块玲珑剔透的玉观音挂坠。

当秦峰看到这块玉观音挂坠的那一刻,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

这块挂坠,仿佛又把他带回到了那个炮火连天的战场。

“峰哥,帮我照顾好我的妹妹……”

这是秦峰戎马八年最好的兄弟,张柱临终前最后的一句话,张柱,同时也是秦峰的观察员。

而秦峰,在龙国,甚至是在国际上,都有着一个响当当的称号,“枪王之王”。

曾经,秦峰以这个称号为荣。

现在,这个称号只能让他感到压抑、沮丧、耻辱。

因为,他是一个亲手“射杀”自己观察员的“枪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从秦峰走出驻地的那一刻起,他就在心中发誓,“此生,不再碰枪!”

而那块挂坠,正是张柱交给秦峰的,那是张柱去年生日,他妹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秦峰紧紧的攥着挂坠,低声自语道:“兄弟,你放心,你不能完成的事情,让我来帮你完成!”

行人匆匆,没人发现,秦峰的脸庞,早已流满了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臭娘们,赶紧给老子开门,老子知道你在里面!”

这座城市贫民区的一处破旧房屋外,站着足足七八个彪形大汉,他们身上描龙画凤,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

房门内,一名娇弱的女子脸色苍白,显然,她被这幅情景吓得不轻。

“张沁熙,你别以为你不吭声我们就不知道你在家了!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可就硬闯了,就你家的这张破门,老子一脚就能踹个稀碎!”

“啊!别!”张沁熙惊叫了一声。

她现在的经济状况,就连吃饭都是问题,真要是家门被人踹坏了,那自己可就要家门大开了!

张沁熙战战兢兢的将房门打开,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众大汉。

“一边站着去!”

为首的那名大汉粗鲁的推了张沁熙一把,一众人便走进了房间。

“说吧,什么时候能还钱?”

“我……我现在实在是没钱,要不……您再宽限我几天,我一定会把钱凑齐还上的!”

“再宽限你几天?门都没有!”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