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伯的新郎》未删减版 冰夷兰若生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

《河伯的新郎》未删减版 冰夷兰若生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

时间:2020-01-18 09:59:57来源:网络

《河伯的新郎》未删减版 冰夷兰若生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见兰若生不说话,冰夷便继续道:“自从我成了河神之后,身上就多了一块河神护甲。这护甲《河伯的新郎》未删减版 冰夷兰若生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小说试读:《河伯的新郎》未删减版 冰夷兰若生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河伯的新郎》未删减版 冰夷兰若生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小说

《河伯的新郎》未删减版 冰夷兰若生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见兰若生不说话,冰夷便继续道:“自从我成了河神之后,身上就多了一块河神护甲。这护甲

《河伯的新郎》未删减版 冰夷兰若生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小说试读:

《河伯的新郎》未删减版 冰夷兰若生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见兰若生不说话,冰夷便继续道:“自从我成了河神之后,身上就多了一块河神护甲。这护甲可保我刀枪不入,但旁人也再不能触碰我。”冰夷神色黯然:“从前我不与旁人亲近,倒也觉得无妨,如今才觉得……这护甲当真碍事至极。”

《河伯的新郎》小说试读:

“娘子!”冰夷惊呼一声,立即奔下床查看兰若生的伤势。

兰若生虚弱地趴在地上,白皙的手腕已经被撞破了皮,他紧咬下唇,忍着眼中的泪水,对冰夷道:“相公,我……只是想……抱着你睡觉,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刚刚被击飞的那一刹,兰若生心中警铃大作,生怕冰夷是察觉了他的意图,要取他性命。

现下得见冰夷仍是在乎他的,才放下心来,重新扮起娇柔虚弱的姿态。

冰夷将兰若生抱到床上,用温和的水之灵力为他治愈了伤口,才缓缓开口道:“娘子,此事确是我对你不住。”

见兰若生不说话,冰夷便继续道:“自从我成了河神之后,身上就多了一块河神护甲。这护甲可保我刀枪不入,但旁人也再不能触碰我。”

冰夷神色黯然:“从前我不与旁人亲近,倒也觉得无妨,如今才觉得……这护甲当真碍事至极。”

兰若生心中明了,但仍装出一幅生闷气的模样。

“好娘子,你不要生气了。”冰夷挤出一个笑容,对兰若生道,“明日我再带你去扬州城玩儿,可好?”

“或者你想去别的城池也行,天地之大,想去何处我都可以带你去!”

“娘子,你就不要生气了……”

冰夷脸上满是落寞,牵着兰若生的手,轻轻摇了摇,却仍得不到任何回应。

见兰若生铁了心不愿理他,冰夷才讪讪地松了手,沉默地看了兰若生一会儿,便兀自离开了。

思虑了良久,冰夷走进一件密室,将掌侧化作锋刃,朝着自己颈后狠狠割下。

鲜血立即如泉般涌出,冰夷并不理会,继续将手伸入皮肉,直到触及骨髓,他才摸到了河神护甲。

这片河神护甲可以说是他的命脉所在,但他脑中忽然闪过刚刚兰若生被击飞的画面,顿时狠下心来。

冰夷手中使出十成的灵力,将护甲从骨髓之中狠狠拽出!

痛意瞬间从颈后蔓延至全身,冰夷整个人重重地跌落在地,鲜血浸透了密室的石板。

终于可以……让娘子亲近我了。

冰夷心中这样想着,额角流下几滴冷汗,随即便昏迷不醒。

雁卿从密室的角落里走出,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冰夷,神情十分复杂。

他从小就在河神殿中,作为河神的贴身随侍接受各种训练,如今看着河神为了一个女子这样自残,他却无能为力。

长叹一声,雁卿将冰夷抱到了密室的玄玉床上,开始用灵力为他疗伤。

翌日,冰夷便对外声称,要闭关修炼,谁也不见,从此再也没有露过面。

兰若生在房间里反复踱步,心中盘算:难不成是我太娇纵,触怒了他?若是这样下去,就没了机会接近他,更别提刺杀他……

思及此处,兰若生狠下决心,决不能就这样放弃。

随即,他便叫来下人,哭道:“相公才娶我这么几日,就厌弃了我……以后的日子,可还怎么过呀!”

婢女们十分为难,只好柔声劝着:“河神大人以往也会闭关修炼,等到他出来便可以见到了,绝不是故意不见夫人的。”

但无论她们怎么说,兰若生始终哭个不停,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雁卿在暗中看着这一切,眉头不禁皱起。

这个女人……绝非善类。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兰若生哭得梨花带雨,还没等他哭完,婢女端着一碗黑乎乎的羹汤走了过来。

碗中散发着浓稠的腥味,倏地递到了兰若生面前,他蹙起两道柳叶眉,捂着鼻子问:“这是什么东西?”

“夫人,这是非常珍贵的西洲海参,补身子的。”

兰若生几欲作呕,勉强忍住后,故作生气道:“相公都说按凡人吃食为我准备了,你们还送这些来做什么。”

“这是雁卿大人命令的。”婢女顿了顿,又道,“雁卿大人是河神大人的随侍,现下河神大人闭关,我们便只能听从雁卿大人。”

兰若生听了以后仍不愿喝,婢女们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人上前捏开了兰若生的嘴,另一人便将浓稠的黑色羹汤倒了进去。

不论兰若生如何挣扎,这些婢女的手仿佛铜浇铁铸一般,根本挣脱不开,最终他只得闭上眼将这碗东西咽了下去。

等婢女刚一松开手,兰若生立即作势要呕,却被一道灵光封住了嘴,任他涨红了脸也张不开。

婢女恭敬道:“雁卿大人说,您继续喊叫会打扰到河神大人清修,奴婢不得已如此,还请夫人见谅。”

接着又有一个婢女,呈上几匹素纱云锦和各色丝线,道:“这些布料和针线是给夫人闲暇时解闷用的,您绣好了还可以为河神大人裁衣。”

兰若生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儿家,哪里学过女红活儿,当即便背过身,佯怒地闭上了眼,想要蒙混过关。

没料到那个力大无穷的婢女又过来了,一把将兰若生的身子转了过来,温声道:“夫人还是绣绣吧,否则奴婢也不好交差。”

兰若生被她们盯得浑身发麻,只好勉强拿起了针,学着从前姐姐们绣花的样子,装模作样地绣了起来。

但他毕竟从没做过这种事,光是穿针引线就花了半柱香的功夫,之后一针一线更是寸步难行,半晌下来扎得十指伤痕累累。

兰若生心中悲愤交加,当下便认定了,这些事情一定是河伯在刻意为难他!

这个河伯不愧是撩逗女子的风月老手,长了一幅极尽风流的漂亮皮囊,先是用柔情蜜意让人深陷进他的温柔陷阱,随后又用一些手段百般刁难,等人受尽委屈伤心欲绝的时候,他再出现随便哄哄,任哪个情窦初开的女儿家不对他死心塌地。

之前那些被送入黄河的女子,包括姐姐们,大约就是被他这般肆意轻*,待玩腻了就随意抛尸河底。

兰若生越是想下去,心中对河伯的恨意便越是浓烈。但他明白,自己只有尽快获得河伯的信任,才能借机杀了他。

手中的绣品一塌糊涂,兰若生随意往旁边一放,便奔向膳房,说要为河神大人制作糕点。

厨娘听了这话,便将膳房让给了兰若生。兰若生随便揉了几下面团,捏成几只小鱼小龟的模样,放入蒸笼。

等待糕点出笼的时间内,兰若生摸出自己在扬州城时偷偷买来的毒药,蹑手蹑脚地涂在了餐盒之中。

做好了这些,兰若生仍觉得不够妥善,万一河伯仍不愿见他该怎么办?

他看向灶台下蓝色的火光,想起厨娘之前叮嘱过他的话:“夫人,河神殿内用的火是江心冷火,极其危险,您千万要小心。”

思及此处,兰若生狠下心,将一根手指伸进了幽蓝的火中。却没料到那火焰如同活物一般,顺着手指蔓延到了兰若生的整条手臂!

剧烈的灼痛传来,兰若生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膳房外的婢女立即闯入,运起控水之术将兰若生手上的火扑灭了。

兰若生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哭着道:“相公……你在哪儿……相公……”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