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伯的新郎》无弹窗 《河伯的新郎》最新章节列表

《河伯的新郎》无弹窗 《河伯的新郎》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1-18 09:59:52来源:网络

《河伯的新郎》无弹窗 《河伯的新郎》最新章节列表,冰夷兰若生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婢女们已经为兰若生处理了伤势,但兰若生仍然痛得厉害,脸色如同白纸一般,豆大的汗珠从《河伯的新郎》无弹窗 《河伯的新郎》最新章节列表小说试读:《河伯的新郎》无弹窗 《河伯的新郎》最新章节列表,冰夷兰若生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婢女

《河伯的新郎》无弹窗 《河伯的新郎》最新章节列表小说

《河伯的新郎》无弹窗 《河伯的新郎》最新章节列表,冰夷兰若生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婢女们已经为兰若生处理了伤势,但兰若生仍然痛得厉害,脸色如同白纸一般,豆大的汗珠从

《河伯的新郎》无弹窗 《河伯的新郎》最新章节列表小说试读:

《河伯的新郎》无弹窗 《河伯的新郎》最新章节列表,冰夷兰若生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婢女们已经为兰若生处理了伤势,但兰若生仍然痛得厉害,脸色如同白纸一般,豆大的汗珠从鬓边滑落。冰夷见到这一幕,胸口难受得紧,上前紧紧抱着兰若生,道:“娘子,你怎会伤成这样?”

《河伯的新郎》小说试读:

青烟袅袅升起,是兰若生之前从婢女那要来的鲛人香。

冰夷正在密室之内养伤,听到兰若生的惨叫和呼救,他立即奔了出来,冲到兰若生的房间。

婢女们已经为兰若生处理了伤势,但兰若生仍然痛得厉害,脸色如同白纸一般,豆大的汗珠从鬓边滑落。

冰夷见到这一幕,胸口难受得紧,上前紧紧抱着兰若生,道:“娘子,你怎会伤成这样?”

“我,不要紧……”兰若生靠在冰夷怀里,虚弱地道,“相公,我为你做了点心,你快尝一块,看看喜不喜欢。”

一旁的婢女立即解释道:“夫人刚刚在膳房为您做点心,不小心被江心冷火烧到了。”

冰夷心中一时欢喜一时心痛,交织在一起竟不知该说什么好,最终只是对兰若生笑了笑,道:“娘子,以后不必如此。”

“我……”兰若生低下头,自责地道,“相公,我又给你添麻烦了,是不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冰夷见兰若生这么说,心中愈加内疚,道:“娘子一心为我着想,怎么会是麻烦呢。我来尝尝娘子做的点心。”

兰若生伸出那只烧伤的手,刚触及餐盒便痛呼起来,冰夷立即拿过餐盒,道:“娘子,我自己来。”

说着便揭开了盖子,几块看不出形状的点心摆在里边。兰若生看了一眼,垂眸道:“好像做坏了,我真笨……”

“无妨无妨。”冰夷立即拿起一块放进嘴里,违心地夸奖道,“好吃!比王母娘**蟠桃还好吃,为夫很喜欢。”

兰若生装作惊喜地抬起头,问:“真的吗?”

冰夷被这干净澄澈的目光看着,诚恳道:“真的。”

兰若生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意:“那相公就全都吃了吧。”

冰夷点了点头,将几块点心胡乱塞进嘴里,不经咀嚼便吞咽了下去,还对兰若生摆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兰若生眼看得逞,脸上的笑意更盛,又拉着冰夷说了许久的话。好几个时辰过去,冰夷却一直没有毒发。

凡间的毒药果然对他无用……

兰若生心中愤恨不已,又想起他的几个姐姐。她们皆被送入这河神殿,自己却一直未曾见到,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她们都已经死在了这黄河河底。

想到姐姐,兰若生心中恨意更甚,只想立即杀了冰夷为她们报仇。

接下来几日,兰若生对冰夷缠得更加紧密,随时随地都要待在冰夷身边。冰夷见他有伤在身,舍不得让他难过,便应了下来,连处理公务都带着他一起。

兰若生偶然发现一件事,当他从背后触碰冰夷的时候,自己并不会被护甲的金光震飞。

莫非后背便是河伯的软肋?

为了验证这个推测,兰若生又装作不经意地触碰了好几次冰夷的后背,每次都毫发无损。

冰夷笑吟吟地回过头,问:“娘子可会觉得太闷了?”

兰若生摇了摇头,随意指向河伯桌上的一尊玉雕,道:“相公,这个玉雕的模样好熟悉……”

“小傻瓜。”冰夷笑得更加高兴了,“你仔细瞧瞧,这雕的美人儿是谁?”

兰若生一早便认出是自己,只不过是刻意撒娇弄痴,便装作害羞地低下头道:“相公,你为何如此喜欢我?为何要对我这么好?”

见冰夷没说话,兰若生又道:“相公不是每年都会娶一个新娘子吗,她们都去哪儿了?”

冰夷愣了愣,道:“你听谁说的?我当河神这几百年来,就只娶了你一个,可不曾见过旁人。”

兰若生脸上浮现两抹绯红,嗔道:“真的呀……”

心中却想:我信你个鬼!花言巧语,油嘴滑舌,只怕那些女子都已被你害死了吧!

与兰若生闲谈了几句之后,冰夷便继续投身于公务,他神情极为认真,眉头紧紧蹙起。

兰若生眼看机会来了,假意在房间内闲逛,却悄悄绕到冰夷身后,从发髻上拔下一根锋利的银簪,猛地朝他后背刺下!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雁卿一直在书房里暗中保护冰夷,眼看着兰若生手持银簪刺下,他当即一掌挥出,将兰若生击倒在地。

冰夷听到动静立即起身,看到倒在地上的兰若生,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雁卿看了一眼兰若生,如实道:“夫人刚刚想用簪子刺杀您。”

“我没有……”兰若生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雁卿,泪水在眼中打着转儿,颤抖着声音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般含血喷人!”

雁卿走到兰若生身旁,捡起地上的银簪,递给冰夷道:“这便是夫人刚刚想要刺杀您的簪子。”

冰夷接过簪子看了一眼,目光落到兰若生身上,还未等他开口,兰若生便哭着辩白:“这根簪子还是在扬州城那日,相公亲手为我簪上的……我对相公一片真心,为何要刺杀你……我刚刚不过是看你太辛苦,想替你揉揉肩……”

兰若生双眸含泪,目光哀怨,神情凄切,如泣如诉,一字一句都不似作假。

冰夷沉默许久,看了一会儿雁卿,又看了看兰若生,开口道:“为夫相信娘子所言。”

兰若生拭去泪水,还未等他再作,冰夷又道:“不过,娘子日后不得再入书房。”

“你……”兰若生眼中的泪水又决堤而下,他望着冰夷凄然一笑,“你终究是信不过我。”

说罢便提起裙子从书房跑了出去,冰夷看着兰若生的背影,只觉心中五味杂陈。

雁卿是绝不会骗他的,那么兰若生……

万千思绪都是无用,最终化作一声长叹。

之后的几日,兰若生一直闷在房间,寸步不出。下人们禀告冰夷,说夫人总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对着墙壁以泪洗面。

冰夷无奈,闲暇时在四海八荒搜寻了许多奇珍异宝,让人送去给兰若生赏玩,却统统都被丢了出来。

转眼间,人间上元佳节将至,冰夷站在兰若生的房门外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敲开了门。

两人冷战这几个月来,冰夷也曾找过兰若生好几次,但每次兰若生都不曾给他好脸色,冰夷每次也是败兴而归。

门开了,兰若生目光平静,落在冰夷身上,轻轻开口道:“相公,你来了。”

“娘子……”冰夷试探着问,“你不生气了吗?”

“我是那么记仇的人吗?哪还有什么好气的。”兰若生笑了笑,脸上的梨涡十分娇俏动人。

自从上次刺杀失败,兰若生便谨慎了许多。见冰夷这几个月一直对他念念不忘,他便开始谋划下一次的暗杀。如今时机成熟,正等着冰夷主动来找他。

冰夷一把搂住兰若生的肩,笑道:“娘子最是宽宏大量!”

两人执着手一同坐下,叙尽这几月来的相思,忽而冰夷问道:“娘子觉得闷不闷?要不要为夫陪你出去玩儿一趟?”

兰若生眨了眨眼睛,柔声道:“我想去望京,相公觉得如何?听说望京的灵隐寺十分灵验。”

冰夷听到灵隐寺,便问:“娘子想求什么?”

“求了再告诉你。”兰若生低下头,脸上又渐渐红了起来。

冰夷最喜欢看兰若生这幅含羞带臊的模样,朗声笑了笑,便不再追问。

两人临行时,冰夷忽然停住了动作,是雁卿的传音入耳:“大人这次前去人间,务必多加小心。”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