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邪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极品邪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9:42来源:网络

《极品邪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陈帆陆雪琪小说《极品邪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极品邪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极品邪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陈帆陆雪琪小说《极品邪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

《极品邪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极品邪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陈帆陆雪琪小说《极品邪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

《极品邪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极品邪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陈帆陆雪琪小说《极品邪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陈帆自己取子弹的那一幕 ,他为了不让自己担心,连医院都不去,自己总该为他做点什么的 。

极品邪少小说试读:

肖途感觉自己遭受到了平生最大的屈辱,居然签下了这样的赔偿协议。

这简直就是不平等条约!

要是对方比他强也能勉强接受 ,可是对方只不过是一个退伍兵罢了,这让他很是不爽 。

“签完了?这个要签两份。” 见肖途很快签完了赔偿协议,陈帆又拿出一份协议书递了过去 。

“……”

肖途在暗骂陈帆欺人太甚,可是眼下却是没有办法,暗暗发誓一定要报复。

这一次肖途看都没看,很是不耐烦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做完这一切,肖途用一种吃人一般的眼神看着陈帆 :“签了。”

“钱还没到账!” 陈帆又补充了一句 。

“你,” 肖途差点被陈帆气的七窍生烟 ,你还有完没完了 !

“李光!”肖途几乎是嘶吼的语气叫出来李光的名字,可想他对陈帆地怨恨到了极点 。

李光马上会意,问陈帆要了一个账户之后,打了一个电话,片刻后,陈帆便收到了转账到账的短信提醒。

“现在你可以走了吧!”

肖途恨不得陈帆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立刻,马上。

陈帆却是不慌不忙 ,没有一点要离开地意思,淡淡道 :“我还有个问题。”

“……”肖途恨不得让陈帆立刻死在他面前, 欺人太甚,他已经决定,不管花多少钱,用什么手段,也要让陈帆去死!

当然,这件事情还是要交给李光去办,要是出了事之后,正好替罪羊。

“我问你,是什么人绑架陆雪盈?是那些人要对付我?” 陈帆死死地盯着肖途的眼睛,要是肖途说谎,他可以判断出来 。

“不知道。”

这一点,肖途倒是没有说谎,那人为什么要对付陈帆,他的确是不知道 。

陈帆看出肖途没有说谎,继续追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停留,离开了四海大酒店 。

陈帆离开之后,肖途一气之下将桌子上心爱的茶杯摔成碎片 ,也不管什么总裁形象,破口大骂起来 :“陈帆,我要你死!”

之前被陈帆捏断手腕的李光也是面带恨色 , 忽然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阴毒,在肖途耳边低语了起来:“肖总,我有办法!”

陆雪琪一开门,一个身形却是站在自己家门口,正一脸笑意的看着陆雪琪,手上还捧着一束玫瑰花 。

“雪琪,早上好,这花送你。” 林清尽量装出绅士的摸样,将手中的花递了过去 。

“我结婚了。”陆雪琪冷冷的说,算是拒绝 。

陆雪琪本以为林清会生气,可是却发现林清不仅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反而满是无所谓 。

这是怎么回事 ?

林清一向是小心眼,什么时候变得怎么大度了 ?

“没事,我不会嫌弃你的” 林清笑着,再一次将手中的花递了过去 。

陆雪琪只觉得一阵厌恶,谁嫌弃谁啊?

“你找我什么事,没事就请回吧!”陆雪琪没好气的问 。

“当然有事,进去说。”

也不管陆雪琪同意不同意,林清从门缝钻了进去,随后将那一束花插在了花瓶里,然后才满意地坐在了沙发上 。

陆雪琪对林清地这一系列动作很是厌烦,但是他说有事,又不好当面说什么。

算了,等他走了以后把花扔了就好。

“什么事,说吧!”

林清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说正事,恐怕陆雪琪就要下逐客令了 ,“据我所得到的消息,陈帆恐怕是有难了。 ”

林清努力做出一副替陈帆担心的样子,心里却是乐开了花,陈帆死了才好呢 。

“我最新得到的消息,肖总早就埋伏好了人,就等陈帆上门呢,听说陈帆刚一进酒店就被十多个人一起围攻,你想想肖总手下都是什么人?那可都是练家子,恐怕陈帆这一次不死也要残废了!”

听到这里,陆雪琪面色惊愕 ,心中也不免的担心了起来 。

早知道如此,说什么也不该让陈帆一个人去找肖途。

虽说她与陈帆之间并没有夫妻间的感情,但是陈帆在陆家两年,怎么也算是陆家的人了。

况且,陈帆对她还有救命之恩 ,她怎么也不会坐视不管。

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陈帆自己取子弹的那一幕 ,他为了不让自己担心,连医院都不去,自己总该为他做点什么的 。

“他在哪里?” 陆雪琪一下子站了起来,满是焦急的问道 。

林清见状,冷哼了一声,据他所知,陆雪琪打心眼里是看不上陈帆的,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关心陈帆了?

这让他很是不爽 !

“恐怕已经被活活打死了吧!” 看着面色越来越惨败的陆雪琪,林清冷冷一笑,“雪琪,离婚吧,难不成你还要为他守活寡?”

“这是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陆雪琪冷漠回应。

林清见陆雪琪对自己没有好脸色,继续好言相劝也没用,索性也不装了,撕破面皮:“陆雪琪,现在还轮不到你选择!”

“实话告诉你吧,四海集团早就盯上你们陆家了,陈帆一死,你们家里连一个男人都没有,你觉得你们斗得过四海集团吗?恐怕到时候不仅陆氏集团保不住,就连你们母女三人也逃不过被玩弄的命运。”

林清得意的瞧了面色惨白的陆雪琪一眼,又道 :“我给你指条明路吧,和陈帆离婚做我的情人,陆氏集团的股份分我一半,这样一来,陆氏集团也就有我一份,以我和肖总的关系,他自然不会再为难陆家!”

“你,欺人太甚!”陆雪琪今天才算是认清了林清的真面目,无耻、虚伪、嚣张 。

指着林清的手指都被气的颤抖起来 。

林清却是不以为意,很是嚣张:“没错,我就是欺负你,你又能拿我怎么办呢?”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他也不在乎陆雪琪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要是陈帆在这里,或许我还会忌惮一点,可惜这个傻冒不死也要残废了,哈哈哈!”

林清的话音刚落,一道冷漠的声音却是回响在客厅之中 。

“你说谁是傻冒?”

林清回头,只看到门口站着一道身影,那一张冷峻的俏脸之上,一双寒冷到极点的眸子正看着他,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

“陈帆,你,你没事?”林清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陆雪琪第一次发现,陈帆的突然出现并没有以前那般讨厌了。

这一刻,她的心里不仅没有排斥,反而隐隐有一点期待的感觉 ?

这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是因为他及时出现帮自己解围吗 ?

正当陆雪琪发呆的片刻功夫,陈帆已经走到了林清的面前,吓得林清连忙后退。

“你,你要干什么?”

林清满头大汗,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陈帆有去无回的吗 ?怎么好好的回来了 ?难道李光电话上说的是骗他的?

这不可能啊 。

陈帆冷哼了一声 ,“我问你,刚才你说谁是傻冒?”

“我?”林清不敢与陈帆对视 ,他可还记得上一次他是怎么被陈帆给扔出去的,一咬牙,低声回应:“我,我是傻冒!”

“大声点,没听清!” 陈帆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清 ,刚才林清的话他可都是听到了,他不介意小小的教训对方一下。

林清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沉默片刻,一闭眼,大声喊了出来 :“我是傻冒!”

心里,却是将陈帆恨到了极点 。

陈帆让他屡次出丑,他恨不得扒了陈帆的皮,

不就是一个当兵的**吗 ?不就是会一点三脚猫的功夫吗 ?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找人弄死你。

陆雪琪看到这一幕,扑哧一声,忍住笑了出来 。

没想到,林清还有这么傻冒的一面,以前倒是没发现。

看向陈帆的目光变得复杂了起来,她自然知道林清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害怕陈帆 。

因为陈帆的突然出现,刚刚还咄咄逼人的林清,此刻竟像是吓破了胆的老鼠见到猫一样 。

刚才的困境一下子消失了。

原来,自己的这个丈夫,可以替自己遮风挡雨吗 ?是自己以前看走眼了吗 ?

陈帆淡淡的点了点头, “滚吧,别让我动手。”

林清心中愤怒,却又不敢发作,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当过兵的野蛮人的对手,只能强行压下对陈帆的恨意,走了出去 。

他百思不得其解,肖途怎么会轻易的放过陈帆呢 ?

路过陈帆的那一刻,林清眼前一亮,似乎是一下子想通了一样 。

原来,看到陈帆手中拿的赔偿协议书上的“赔偿”两个字,理所当然的认为陈帆肯定是答应了肖途的赔偿条件,才可以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

是了,一定是陈帆答应了肖途什么条件,肖途才会放过他,不然这怎么解释 ?

你再能打又能怎么样呢 ?还不是签下了赔偿协议 ?

估计等还了四海集团的赔偿金,陆家也就家破人亡了。

虽然不能将陆氏集团据为己有,但是能看到陆家家破人亡,这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

等陆家家破人亡的时候,再来个落井下石。

想到这里,林清一扫之前的不快 ,脸上居然充满了笑意 。

陆雪琪古怪的看着林清离去的背影,问道 :“他被欺负了,怎么好像还挺高兴?”

“傻冒一个,别管他。”

扑哧!

陆雪琪再一次被陈帆逗笑了,林清在外界可是赫赫有名的商业精英、成功人士,在陈帆这里却成了傻冒 。

要是外界的那些人知道了这个想法,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

陆雪琪本就有绝色之姿,放到古代那也是祸水级的美女,这一笑更是增添了无穷的魅力,陈帆不禁一呆 。

“我好看吗?”

陆雪琪早就知道她被人称之为“绝色美女”,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有一点小小的虚荣心 。

当感受到陈帆的目光的那一刻,心里不免也有了一丝小小的惊喜,所以才有了刚才一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问陈帆。

或许是因为他比以前稍微顺眼了一些吧 。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自从她亲眼见了陈帆一个人在房间取子弹的那一幕,在她心里,陈帆已经不是以前的窝囊废了。

陈帆一愣,他没有想到陆雪琪会有此一问,她不是向来讨厌自己吗 ?

沉默良久,陈帆依然没有回答 。

而陆雪琪见状,也收起了笑容,恢复了之前冷冰冰的摸样 ,仿佛刚才她从来都没有说过话一样 。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推门走了进来。

她的脸色憔悴,似乎是有什么心思,没睡好一般 。

陆雪琪见状,立马迎了上去,搀扶住了她,担心的问:“妈,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秀娟像是找到了依靠一样,一下子跌倒在了陆雪琪的怀里,苦笑着笑了摇头 :“雪琪,我们陆家要完了啊!”

陆雪琪一听,脸上焦急更甚,连忙问 :“妈,到底是怎么了啊,你倒是说啊!”

“哎,不说了,不说了!”王秀娟只是不停摇头,眼神却是空洞无光 。

“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 王秀娟越是不说,陆雪琪就越着急 ,她都要急哭了 。

王秀娟也终于忍不住,像是吐苦水一样,全说了出来 。

“琪琪,我刚才从医院回来,医生说你**的病情有了很大的改善,再做一个手术,应该就能醒过来了!”

“可是,医生说,手术费要一千万,我们家现在这个情况哪里还有一千万啊,只能把公司卖了才能勉强凑出来。”

王秀娟说着说着便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她既不想让自家公公死去,也不想卖了公司 。

要是卖了公司,一家人又怎么活 ?难道靠陈帆那个窝囊废?

陆雪琪一时间愣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

**可以醒过来,这是陆家天大的好事,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这手术费如今却是拿不出来 。

没钱治病?,这在以前是她从未考虑过的事情 。

若不是公司发生了变故,陆家也不会沦落至此 。

而现在只有一个选择,要想救治**,只能变卖陆氏集团了 。

陆氏集团本就不大,现在更是一个烂摊子,能卖出一千万已经算是不错了。

思考良久,陆雪琪猛然间抬起头来,贝齿一咬,似乎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一般,“妈,那就把公司卖了吧,**看病最重要,大不了我们我们吃点苦,没什么的。”

陆雪琪忽然笑了,像是释然,但是更多是无奈 。

王秀娟满面愁容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是理解陆雪琪的选择:“雪琪,这段时间你一个人撑着这个家,辛苦了,我吃苦倒是没什么,可是你的妹妹上学的事情怎么办?大学那可是花钱如流水啊,总不能让你的妹妹辍学吧?”

“这……”陆雪琪说不出话来,刚才情急之下,她倒是把这一茬给忘了 。

她本就是一个弱女子,这段时间一个人撑着这个家已经很累了,现在有遇到这种情况 。

她真的想哭,可是她与不能哭,要是她这个顶梁柱都哭了,那这个家还怎么办 ?

要是有人能帮她分担一点就好了,可是她心里明白,这是不可能,靠陈帆?

没错,他是有点身手,比以前的窝囊废强一点,可是能弄来**一千万的手术费吗?

正当陆雪琪母女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时候,陈帆主动走了出来。

“公司不用卖。”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