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免费阅读-主角陆泽恺晏诗小说全文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免费阅读-主角陆泽恺晏诗小说全文

时间:2020-01-18 09:58:29来源:网络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免费阅读-主角陆泽恺晏诗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残废总裁没法宠妻? 学霸娇妻不懂谈情? 可深情款款的陆泽恺和智商卓群的晏诗碰在一起后,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免费阅读-主角陆泽恺晏诗小说全文小说试读: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免费阅读-主角陆泽恺晏诗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残废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免费阅读-主角陆泽恺晏诗小说全文小说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免费阅读-主角陆泽恺晏诗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残废总裁没法宠妻? 学霸娇妻不懂谈情? 可深情款款的陆泽恺和智商卓群的晏诗碰在一起后,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免费阅读-主角陆泽恺晏诗小说全文小说试读: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免费阅读-主角陆泽恺晏诗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残废总裁没法宠妻? 学霸娇妻不懂谈情? 可深情款款的陆泽恺和智商卓群的晏诗碰在一起后,先婚后爱,只会甜得让人喊救命!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小说试读:

“ladysand……帅哥们!”宴诗一手扶着话筒杆,一手拎着红酒瓶,朝着台下喊。

随着一声尖锐的电流音刺痛耳膜,孤辰会所的客人们都不悦地皱起眉头,看向台上抢了驻唱歌手话筒的烂醉女。

孤辰会所是一家别具风格的私人会所,来此寻欢的大多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富家公子,以及前来钓金龟婿的拜金女。

如今舞台上的这个女人,怕也是想一步登天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刻意博出位的,有此猜测的男人们向舞台抛去不屑又嘲讽的目光。

但当众人看清台上女子的面容,竟不约而同微微愣神。她精致白皙的脸蛋虽妆容清浅,可挑出凌厉弧度的凤眼却格外魅人,红唇张吐间氤氲着酒气,惹人遐想

她凹凸有致、令人血脉喷张的完美身材更是令台下的男人们抓狂。

台下轻浮的口哨声响起,宴诗却丝毫不觉得受到轻薄,反而坨红着脸向台下抛了个媚眼。

是啊,她宴诗姿容如此妩媚,还愁找不到男人?!想到那个反复背叛自己的臭男人,宴诗心中一团郁结。

“今天……我心情特别好!为大家带来一首……一首‘somuchformyhappyending’,祭奠我**的爱情!”

言罢,激情的摇滚乐声响起,台上的宴诗甩掉外套,捧着话筒借乐宣泄。一时间,伤感而有爆发力的演唱惊艳全场,台下的起哄声此起彼伏,孤辰会所的气氛瞬间嗨到爆表!

在一派火热的氛围中,会所一角的VIP卡座处,坐着一个异常安静的男人,他隐在晦暗的灯光中难辨容。男人看着台上疯狂hi歌的女子,脸上掠过一抹讶异,继而,露出几分深意的笑容。

“这女人真够辣的!不知道在床上够不够味?”一个举着红酒杯的男子站在台下和同伴调侃,龌龊的言语落到一旁的胡佑佑耳中,气得她牙痒,旋即端着酒杯从男子身旁飘过,锋利的高跟鞋准确无误地碾在对方脚上,惊起杀猪般的嚎叫。

“哎……”胡佑佑叹了口气,她原本只是想带闺蜜来一醉解千愁,却不曾想第一次来酒吧的损友如此酒品不佳,竟然放飞自我,登台献唱。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毕竟被渣男一次又一次背叛是够悲惨的,只要宴诗高兴,让她今天疯一疯也不错,只要她酒醒后别恼羞成怒就行。

一曲终了,宴诗拔下话筒,迈着不稳的步子走到舞台前沿,她娇美的容颜、火辣的身材更清晰地映在台下众人眼内。

“我!宴诗!失恋了!所以,我要在这里现场……嗝!现场征婚!有谁愿意么?”宴诗伦着酒瓶子,打这酒嗝语出惊人。

本来还抱着纵容心态的胡佑佑,看宴诗越玩越过火,忙跑上台一把夺过话筒,冷冷地宣布:“都散了吧!我朋友喝醉了,我带她下去。”

台下的男人们听到宴诗开口说现场征婚,被吊着的一颗心都来了极大的兴致,却在当口被另一个美女拦下,即刻嘘声一片,有好事的还冲着台上喊:“美女,征婚什么要求啊?”

宴诗已经醉得厉害了,任凭胡佑佑怎么扯也不肯下台,听台下有人问征婚条件,扯着喉咙喊:“男的!活的!不弯的!”

台下哄笑一片。角落里VIP卡座上的男子也沉笑出声。

“宴诗!别发疯了,听话!我们回去吧!”胡佑佑耐着性子哄着怀里的醉鬼。

“我行啊!美女!”

“我也参加!”

看着局面渐渐不受控制,“她。”胡佑佑再次抢回麦克风,用下巴指了指晏之,“未婚夫是赵氏集团的赵星宇,现在,谁还想参加征婚?”

胡佑佑冷冽的声音响起,这次,除了音乐声,在场的所有人集体陷入了沉默。

赵氏集团?赵星宇?一跺脚a市震三震的主,他的未婚妻谁还敢惹?!除非不想混了!

胡佑佑冷嗤一声,冷艳的眸子透出满意的神色,说了声失陪就扶着宴诗往台下走。

胡佑佑扶着撒泼打滚不肯下台的宴诗还没走出两步,就听一声沉稳磁性的声线打破沉默,“等等!”

人群循声望去,纷纷去找个找个胆大包天,敢觊觎赵家未婚妻的人。人群带着几分敬畏和几分好奇,齐刷刷自觉让开一条道路,只见一个俊朗非凡的男人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穿过人群来到台前。

“我满足这位小姐的所有条件,特来征婚。”

被好友搅黄了好事正委屈的宴诗,看到有人不畏惧赵星宇的名讳公开叫板,开心地挣脱胡佑佑的束缚,向男人小跑而去。

轮椅上的男人眸如星辰,薄唇微掀,疏朗的五官俊美中不伐刚毅,唇角的浅笑朦胧出温润的气质。他显然身有严重的残疾,气场却异常沉稳强大,在乌泱泱一室的豪门公子中不发一言照样赫然孑立。

“大叔!你还挺帅的!”宴诗傻笑着打招呼,只觉得眼前的男人不仅帅气逼人,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仿佛似曾相识,另她好感大增。

陆泽恺嘴边的笑容一僵,自己才三十出头,这小妮子竟然喊他己大叔……

“不好意思……”胡佑佑看着眼前突然冒出的程咬金面色不善,话才出口却被打断。

“看来,小姐对我不太满意?”陆泽恺唇边的弧度挑得张扬。

“满意!满意!长得好好看!我喜欢!”宴诗这醉鬼毫不害臊地犯起了花痴。

胡佑佑头痛了,她这个损友,十八岁大学毕业,随即一边参加硕博连读、一边叱咤商场,国外顶级公司offor拿到手软还通通还不屑一顾,简直是人生战场战斗机!今天难道是被酒精浸坏了脑子?居然帮着陌生人卖自己……

“大叔,我三天后在金轩酒店结婚,你记得准时来抢婚哦!”宴诗迷离的凤眼瞪得老大,带上了平日里不常展露的纯真,又纯又魅。

“一言为定。”轮椅上的男人言笑晏晏,唇边的笑透出难以捉摸的斜肆,一时间俊朗无边,让人挪不开眼。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诗诗,你真的决定了,想要嫁给赵星宇么?”穿着粉色伴娘服的方露儿与宴诗在化妆镜中相视。

听到助理兼好友的方露儿温声询问,宴诗扯出涩然的笑容,“不是想,是必须。是我自己蠢,你劝过我那么多次,和赵星宇解除订婚、撇清关系,我都没听,如今落到这个地步。”

“不!诗诗,别傻了,你还有机会!现在你们还没有举行婚礼,如果逃婚的话……”

宴诗侧过头,眼神里的哀怨减了三分,这个向来胆小柔弱的好友为了自己的幸福甚至迸发出如此轰烈的念头。而那个自己爱了多年的男人,那个自己付出诸多的赵家,却用自己一手匡扶起来的势力逼迫她乖乖臣服,好用尽余生继续为赵氏当牛做马。

可悲的是,精明如宴诗,也是情字障目,至此才正正看清。

“逃?怎么逃?往哪儿逃?”宴诗反手搭握住方露儿垂在她肩头的葇荑,“与其寄希望于逃婚,还不如盼着有人能抢婚!”

方露儿秀眉微皱,不满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说罢抽手出了化妆间。

只有宴诗心里清楚,她并非玩笑,她是真真切切地记得,有个俊美无涛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过她许诺。

宴诗苦笑,事到如今,她竟然只能寄希望于一个醉酒相识的陌生人给出的单薄承诺。

想到这里,宴诗的腹部感到一阵坠坠的疼痛,这熟悉的痛感另她皱眉,日子明明没到啊?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的好日子……

翻出一张卫生棉,宴诗准备去趟则所。出门方才走了几步,几声惑人的呻吟陡然从隔壁房间飘出。宴诗一惊,这声音……好耳熟啊!而且在化妆间隔壁的分明是新郎的更衣室,难道……

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门口,宴诗发现房门并没有关严。悄悄打开了一点门缝,宴诗看见里面一个男人正背对着自己,将一个女人压在衣柜上,龌龊的姿势让人不忍卒视。

大汗淋漓的男人正是今天的准新郎赵星宇,而那个娇喘的女子却被挡住了面容。

“星宇,别和那个臭女人结婚行么?”女人一开口,宴诗心中冷了一片。她的新郎官在婚宴当天和自己的闺蜜、婚礼的伴娘搞在一起了!

“宝贝露儿,我也是不得已啊,要不是为了赵家我才不愿意娶那么个商业机器回家做老婆呢。虽然说她身材脸蛋的确不错,嘿嘿!”赵星宇一面苟且还一面发出*笑。

“你趴在人家身上还想着那个女人!你走开!”

“乖宝贝儿,她怎么比得上你呢……”

宴诗再也听不下去了,一脚踹开了房门,噔噔两步进了房间,房中野鸳鸯双双惊起。

看着用衣物遮挡胸口的方露儿,宴诗满面寒霜地冷笑道:“原来,你是真心想劝我逃婚啊,不过我告诉你,就算我不当这赵家儿媳,也轮不到你这个**抢位置!”她对赵星宇的出轨已经产生免疫了,但没想到被自己视为好友的方露儿也会不顾廉耻背叛自己。

“你嘴巴放干净点!”原本该愧疚的赵星宇不仅不认错,反而满脸愠怒地责怪起宴诗的‘诋毁’,宴诗咬着牙气得肚子生疼。

还没等宴之发作,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兴匆匆赶来,边走边嚷,“怎么回事?!小诗你除了磨蹭还会干什么?!婚礼马上就要……”

女人在看清房间发生的一切后,一时噤声,但只是一瞬又恢复了如常神色,“男人么,都是偷腥的猫儿,你做了赵家儿媳,更应该宽宏大量。婚礼快开始了,快准备上台吧!”

“我拒绝登台!”宴之简直对这家人的三观刮目相看,恶心得令人发指,“我宴诗绝对不会和这种人渣结婚!我大人有大量,愿意成全这对*子和狗。”

陆倩芝板着脸,气得嘴角法令纹都深了,“结不结婚你说了可不算!”说罢扯着宴诗就走,可怜宴诗被气得肚中钝痛,虚汗满额,完全反抗不了。

赵星宇看到母亲使来的眼神,急忙披了衣服跟出去。

被陆倩芝扯到豪华装饰过的仪式台旁,宴诗认命了,她根本没有反抗赵家的资本。

而陆倩芝为了提防新娘出逃,遏着宴诗的手腕,面带微笑地扫视着宾客席,突然,目光一定,脸上的笑容略显僵硬起来。

‘他怎么来了?’陆倩芝盯着宾客席中的一个男人蹙眉想着。

感知到陆倩芝的不对劲,宴诗循着对方的目光看去,随着一个略显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宴诗的心猛然跳快了好几个节奏。

即使是远远一撇,她也能确定,那个气场如深渊大川般磅礴的俊美男人,正是那晚与自己定下奇怪约定的神秘人!

“……在这个神圣的时刻,有请新郎新娘登台宣誓!”司仪声落,掌声响起,宴诗被推向台。她脑子发蒙,眼睛却定在台下俊美如天神的男子身上,连赵新宇宣誓完毕她都没回过神来。

司仪有些尴尬地提高声音,“新娘,你愿意么?”

“看来,新娘是不愿意的。”男人磁性的声音响彻大厅,他穿着一身暗纹西装,坐在轮椅上被保镖推向仪式台前。

宴诗的心擂鼓似地跳起来,她没想到对方真的会遵守那个荒诞诺言!

在场宾客哗然,台上的赵星宇脸色绿了黑,黑了绿,倒是陆倩芝跑上台打圆场:“不好意思,这是我娘家小弟,他就是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转而对陆泽恺道:“泽凯,你快入席吧,这玩笑……”

“我可不是开玩笑。”陆泽恺笑容和煦,却带着满嗓冷冽,“抢婚,我是认真的!”

主宾席上的赵老爷开始还卖着妻子娘家的面子,听到这里着实忍无可忍,拍案而起:“陆泽凯!我看你敢!”

陆泽凯头也没偏,打了个响指,二三十个精壮高大的黑衣保镖应声入内,将人群与仪式台、陆泽凯分开。

“怎么?不是你叫我来抢婚的么?反悔了?”陆泽凯语气中带笑,凝视着一脸懵逼的宴诗。

“你敢抢!我就敢逃!”宴诗性状姣好的柔唇划出略带冷艳的弧度,带着些肆意撒欢的娇俏。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