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无弹窗 陆泽恺晏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无弹窗 陆泽恺晏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1-18 09:58:14来源:网络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无弹窗 陆泽恺晏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算是吧。”陆泽凯的神色不喜不怒,看不透心思,“同父异母而已。”宴诗挑了挑眉,被娘家人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无弹窗 陆泽恺晏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试读: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无弹窗 陆泽恺晏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无弹窗 陆泽恺晏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无弹窗 陆泽恺晏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算是吧。”陆泽凯的神色不喜不怒,看不透心思,“同父异母而已。”宴诗挑了挑眉,被娘家人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无弹窗 陆泽恺晏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试读: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无弹窗 陆泽恺晏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算是吧。”陆泽凯的神色不喜不怒,看不透心思,“同父异母而已。”宴诗挑了挑眉,被娘家人抢了自家媳妇儿,陆倩芝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肚子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宴诗无暇幸灾乐祸,疼得冷汗直流,想起了亲人一般的芬必得。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小说试读:

“后悔了?”车子里,陆泽凯看着宴诗紧拧的眉头、隐忍的神色调笑道。

“没!”宴诗对这场抢婚真是感激都感激不过来,只可惜她姨妈痛得要死要活,看来月事期间生气真的很伤身啊……

陆泽凯轻笑一声,似乎并不相信,“赵星宇不是值得托付的人。”

“我知道,我只是……”宴诗抿住嘴唇,偷眼看了看坐在旁边温润俊朗的男人,又瞟了眼正在开车的司机和副驾驶上的冷面男助理,默默换了个话题,“你是陆倩芝的弟弟?”

“算是吧。”陆泽凯的神色不喜不怒,看不透心思,“同父异母而已。”

宴诗挑了挑眉,被娘家人抢了自家媳妇儿,陆倩芝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肚子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宴诗无暇幸灾乐祸,疼得冷汗直流,想起了亲人一般的芬必得。

“你的神色很不好,到底怎么了?”陆泽凯关切地询问。

“额……”宴诗对恩人的关怀实在无法置若罔闻,凑到对方耳边小声交代。

陆泽凯闻言却笑出了声,他原本温润如玉,略带凌然,这一笑简直春风化雪,澄湖映霞,让宴诗看迷了眼。

“看你这豪迈女强人的样子,还为这点事害羞,矫情。”

这人长得好看嘴怎么这么损?宴诗抽了抽嘴角,为自己刚才的花痴感到不值。

车子一路驶去,在宴诗的指引下缓缓停在一栋楼下。

“上去坐坐?”宴诗问道。

“不用了。”陆泽凯脸上笑容不变,但心里的失落静静翻涌,从宴诗报了家庭地址开始,陆泽凯就知道,他和她的第二次交集就要草草结束了。不过他等得起,只要情真,慢慢培养,总能把这小东西的名字骗到自家户口本上。

“那行吧!”宴诗并没有多说,连招呼都没打就下车上楼了。

陆泽凯一边贪恋着宴诗消失在门口的身影,一边在心里骂这小没良心的东西。凝着眼看向楼房阳台多时,直到副驾驶上的迟浅问:“陆总,咱们回去?”

“叫陆先生,你又忘了。”陆泽凯沉声道,“回吧。”

车子缓缓发动,陆泽凯闭眼养神,车子一个刹车,又停下了。

刚发动的车子车速极慢,但这小小的晃动还是引起了陆泽凯的不满,他此时心情可不太妙。

“陆先生,宴小姐她……”从反光镜里看到追出楼的宴之,司机果断停车。

车门猛然被打开,宴诗额上的冷汗干了,热汗又来,颊上红晕烘托着薄怒让她的眸子亮得惊人,“你还问我反悔没有,我看是你反悔了吧?!我换个衣服、吃个止痛药的功夫你就开溜了?”说罢一屁股做回车,把暗红的户口本摔在陆泽凯膝上。

陆泽凯看着宴之去而复返已是惊喜,再看看膝盖上的户口本,一颗心狂喜不止,脸上还要不露声色。

“其实你不用勉强,虽然那天你说的是征婚,但我不喜欢摘强扭的瓜,不甜。”

“哪个告诉你是强扭的瓜?我就是奔着和你结婚去的!”倒不是宴诗灰心,虽然多少有赌气的成分,但她做事从不后悔。这个男人能对一个酒鬼的承诺说到做到,又能贴心于自己的不适,不会乘人之危借机胁迫,这就已经比赵星宇强出去千百倍了。

当然,宴诗还存了一点私心。

她逃了赵星宇的逃婚,在众目睽睽下狠狠甩了赵家一记耳光,赵家绝对不会就此罢休,她出生于普通家庭,现在所有的成功都是靠自己的努力获得的。无论自己多优秀,和赵家的权势比起来,不过是蚍蜉之于大树。

如今来抢婚的居然是赵家太太的亲弟弟,陆氏的少爷,宴诗和陆泽凯领证,才有可能避免赵家纠缠,她何乐而不为呢?

“咳!看来我们有点误会,宴小姐放心,我是重诺之人,从不放人鸽子。”该试探的试探完了,确定对方不会半路后悔,陆泽凯不急不缓从西装口袋里也掏出一本户口簿,和宴诗那本叠放在一起攥在手中。他可是早有准备,预谋已久。

“去民政局。”陆泽凯对司机道,车轮应声而动。

虽然下定了决心,但宴诗还是无由来地觉得有些担心与悲哀,毕竟自己就要这么草率地将自己嫁给一个陌生的残疾人了,身有缺陷还是其次,但如果没有情感支撑,这段婚姻将注定成为另一种不幸。而对男人失望透的宴诗没有自信能轻易爱上迷一般的陆泽凯。

电话铃声召回了宴诗走神的思绪,抬手一看来电显示,宴诗的脸沉下来,是陆倩芝。

宴诗看了眼陆泽凯,接通电话,打开免提。

“宴诗!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怂恿陆泽凯抢婚?你不怕丢人赵家还要脸呢!我限你半小时内回来,给赵家一个解释!”电话里传来陆倩芝尖锐的怒吼。

过去,宴诗因为爱着赵星宇总是对陆倩芝的刻薄诸多容忍,然而今非昔比,她对赵渣男的感情耗尽了,怎么可能继续给陆倩芝面子。

“赵夫人好大的脾气啊!”宴诗冷嗤一声,“我不回赵家你又能如何?”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接着是更刺耳的咒骂。

“你敢不回来?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要不是看你对赵家还有点用处,你给我儿子提鞋都不配,我劝你乖乖滚回来磕头认错,否则等赵家动怒去找你时,我怕你和你家人都担待不起啊,哼!”

宴诗咬牙,电话那端已经挂断。

“能不能请你再帮帮我?”宴诗试探着问出口,这个男人和自己只见过两面,却已经帮了自己太多忙了,她很愧疚于自己‘得寸进尺’般的反复求取。

“我不喜欢你现在说话的语气。”

“什么?”宴诗以为自己的予取予求惹怒了陆泽凯,心中一沉。

“太客气,太疏离,别忘了,你就快成为陆太太了。”陆凯泽的语气听不出调侃,只有满满的认真。

宴诗心头一暖,满脸绯红,自己这是被撩了么?!

“帮我!”

陆泽凯嘴角滑过满意的笑意,七分温柔,三分冷酷,“荣幸之至。我化解你的困难,你嫁我做老婆,我们双赢。”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离开民政局,宴诗摩挲着手中鲜红的结婚证,静静看着车窗外倒驰的道旁葱木,眼底是化不开的迷茫与哀愁。直到车子在一幢豪华而低调的别墅门口停下,宴诗才回过神来。

“这是哪儿?”宴诗没有下车,皱眉问道。

陆凯泽温和的笑意弥上嘴角,“我在国内的暂住地,怎么,害怕了?”继而又促狭地晃了晃手中的小红本,“合法夫妻第一天就分居可不好。”

宴诗脸上飞快地掠过一片红霞,在外人眼里,她是个艳丽无匹、智商超群的御姐学霸,商战征伐间手腕比男子还要果决卓群。但在她魅惑带刺的玫瑰花表象下,只有胡佑佑这样的损友才知道,宴诗其实内心柔软至极,思维单纯到有些传统。

在和赵星宇恋爱的几年间,宴诗从来没有与对方有过过度的肌肤之亲。好几次赵星宇抱着这具娇美的身躯有些情难自禁,都被宴诗狠狠打断,还惹得男友十分不快。

如今,猛然让她和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落实夫妻之实,多少有点超过宴诗的承受能力。

“谁怕了!但是……但是我还有点东西在家里,今天能不能让我……让我先回家住?”宴诗开始还逞能驳了一句,只是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虚,底气越来越弱。

看着宴诗假装淡然的小表情和实际绞得通红的几根手指,陆凯泽轻咳了一声,压住笑意,“逗你呢,别担心,我从不强人所难。”

“真的?”

“不相信?别急,我自然有办法让你安心。”

陆凯泽做了个手势,迟浅下车将后备箱的轮椅拿出,扶着陆凯泽坐上去。宴诗这时才发现,陆凯泽身形及其高大,一米八五向上的个子,由迟浅一人扶着显得有些吃力。

宴诗上前帮忙固定着轮椅,迟浅将人安置好后,额头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迟浅推着轮椅,宴诗则走在轮椅左侧,三不五时地偷眼去瞧陆凯泽。

这无疑是个英俊到极点的男人。陆凯泽脸上一派祥和温柔,但透过那双不露喜怒的眸子,可以感受到他的强大与深沉。宴诗不禁疑惑,这个像天神般温厚强大的男人,是怎么落得在轮椅上度过一生的结局的?

但宴诗不敢问,这样严重的身体障碍于谁都显得太过残忍。那些疑问就如同棉絮一般卡在宴诗的喉内,理智让她咽下,好奇让她张口,噎得她心慌。

“是医疗事故。”男人淡淡开口。

宴诗一惊,即愧疚于惹出陆凯泽的伤心往事,又讶异于对方仿佛拥有读心术般敏锐的观察力。

“对你的过去我只是好奇,没有不满,相对于过去,我还是更关心未来,我们的未来。”宴诗尽量找回一贯的冷艳姿态,但紧抿的嘴唇暴露了她的惋惜和羞涩。

陆凯泽略带惊讶地看了宴诗一眼,见她眸光闪烁,忍不住破坏她刻意要强的伪装,“陆太太虽然不太善于表白,但这份真情十分感人。”

宴诗闻言凭空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个脸红,幸而已经到了门口,有下人开门迎接,宴诗装作观看屋里陈设,掩饰羞赧。

偷笑的陆凯泽知道这小东西脸皮薄,占了点便宜就打住了,问推着轮椅的迟浅:“大乔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大乔已经来了。”伴随着迟浅冷冽的声线,一个貌如冰雪的年轻女子施施然从客厅一角走来。大乔穿着一身灰色OL套装,款式简单,剪裁得体,对着陆凯泽和宴诗微微一鞠躬,面无表情道:“总裁,陆太太。”

听着陆太太三字,宴诗稍稍有些不自在,他们刚领了证件怎么好像全世界都知道她是陆太太了,刚才开门的佣人也仿佛叫得颇为顺嘴。

“事情查得怎么样?”

“正如您所料。”大乔回答得刻板,像个美女机器人,双手递出一个平板电脑。陆凯泽接过,上头是几张在宴诗家楼下拍到的照片,几个膀大腰圆的混混正贼眉鼠眼地躲在暗处,似乎在蹲点等人。

“您和太太走了半小时,这些人就来了。”

“你做得好。”

宴诗嘴里啧了一声,眉头拧成了麻花,“这下麻烦了,我有好几份学术报告的资料还在家里,关系到我的博士学位,实在拖不起。”

陆凯泽安慰道:“我让人天黑之后给你去取。”

宴诗沉吟了一会儿,“东西太散杂,别人肯定搞不清,我必须亲自去一趟。”

见宴诗说得坚决,陆凯泽叹了口气,语气染上宠溺:“我的女博士学业要紧,这样,我给你安排个人吧。”说罢转向大乔,“把**妹叫来,以后让她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太太。”

大乔一点头,去一旁打电话了。

这边陆凯泽把事情安排好,不急不缓地对迟浅下令,“去书房,我和陆太太要草拟个同居协议。”

“同居……协议?!”

“我说过,我自然有办法让你安心。”陆凯泽对宴诗眨了眨眼。

“既然是协议,陆先生不会忘记,所有协议都有它特定的期限吧?”宴诗有她自己的私心,他不能守着一个完全不爱的男人度过一生,这也是对双方的不负责任。

“放心。”

书房里,迟浅拿着笔记本电脑看着眼前二位领了证、要同居还花样作死的主子,严肃的表情有点绷不住。

“一、未经宴诗小姐同意,陆凯泽先生不能违背其意志强迫对方做不愿意做的事,包括同房、备孕、工作、生活等一切事宜。”

“二、婚姻期间双方互敬互爱,不允许包括精神出轨在内的一切出轨行为。”

“三、宴诗小姐在确保健康与安全的前提下可享受完全的自由,不受*控拘束。”

陆凯泽向宴诗笑道:“还有什么要补充么?”

宴诗愣愣地看着陆凯泽,心里溢出一种浓烈的感动,她看得出陆凯泽对她的照顾与尊重,但是什么促使眼前的男人为她做到这一步呢?

喉头发紧,宴诗涩涩开口:“四、婚姻期间双方坦诚相待,无所欺瞒。如若不然,另一方可无条件结束婚姻事实。”

陆凯泽一愣,嘴角的弧度略略收紧,继而如常笑起来,“迟浅,添上,一式三份打印出来,按手印,送去公证处公证。”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