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8:09来源:网络

完整版—《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全文免费阅读,陆泽恺晏诗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宴诗不禁打量起这个这个身负自己安危大事的小乔,她的容貌和大乔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稍比大完整版—《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完整版—《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全文免费阅读,陆泽恺晏诗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宴诗不禁

完整版—《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完整版—《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全文免费阅读,陆泽恺晏诗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宴诗不禁打量起这个这个身负自己安危大事的小乔,她的容貌和大乔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稍比大

完整版—《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

完整版—《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全文免费阅读,陆泽恺晏诗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宴诗不禁打量起这个这个身负自己安危大事的小乔,她的容貌和大乔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稍比大乔纤瘦了几分,气质温柔,脸上总是带着和顺的微笑。这样的柔弱女子实在难以让宴诗联想到女保镖的角色,真不是她要以貌取人……

《极品娇妻:偏偏只宠你》小说试读:

单薄的协议在手中一抖,飒飒作响,陆凯泽却觉出一丝承重,也许是这一纸协议担负了两人的婚姻与未来吧。

宴诗看着协议下方笔锋遒劲的签名与红色指印,略带无奈地笑了笑,也是沉默不语。

迟浅看了眼手机,报告道:“小乔来了。”

“嗯,叫她进来。”

迟浅起身打开书房门,门外站着两个容貌极其相似的女子,在前的是大乔,在后的是小乔,两人进了书房,小乔上前一步,对陆凯泽和宴诗鞠躬。

“小乔,太太今后的安全就由你负责,听懂了么?”陆凯泽的声音肃然强势,带着不容反驳的命令感。

“小乔知道!请总裁放心。”

宴诗不禁打量起这个这个身负自己安危大事的小乔,她的容貌和大乔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稍比大乔纤瘦了几分,气质温柔,脸上总是带着和顺的微笑。

这样的柔弱女子实在难以让宴诗联想到女保镖的角色,真不是她要以貌取人……

陆凯泽沉声道:“太太的安全以后你全权负责,特别是今晚的行动,不允许让太太有丝毫损伤。”

“请总裁放心,小乔知道轻重。”小乔柔柔地答道,语气却颇为铿锵。

夜渐渐深了,过了十二点,宴诗催着小乔出发,陆凯泽不太放心,干脆让大乔也跟了去。大乔开着车,三人很快到了宴诗所住的公寓楼附近。为了不引起注意,大乔将车停得较远,三人偷偷摸摸去往单元楼下。

宴诗舒了口气,看来那些混混等不到人已经离开了。

“小*子!还挺会打游击,害哥们儿们等了这么久!”突然,一个恶声恶气的声音从单元门口的绿化带里传来,树后随即窜出十来个男人,都带着钢管和砍刀,将三人生生围在单元门外。

“哟,还来了三个!赵家不让咱们碰姓宴的,正好拿另外两个解解馋!哈哈哈!”为首的刀疤男口出污言,一个眼神,门口一个混混就扑上来要捉人。宴诗正想着怎么应对,就看小乔果断抬脚,混混应声飞了出去,看得围堵的人都又惊又怒。

“臭女人还挺辣!都给我上!”

这边小乔施展手脚,抵挡着人群打做一团,那边大乔火速带着宴诗开了单元楼门。宴诗撑着单元楼门不让大乔关上,“小乔还在外面!”

“太太,小乔她应付得了!咱们先上去!”

听大乔说得笃定,宴诗一咬牙关了单元楼门,一个染黄毛的小混混扑得慢了一步,直接撞在结实的单元铁门上。

宴诗喘着粗气出了电梯,大乔道:“我在门口守着。”

宴诗点头进门,黑暗里,门还没关,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旁窜出,将宴诗的嘴一把捂住。

门被歹徒嘭地一声摔上,声音大得让外头的大乔皱眉,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大乔果断想要踹门,手机却在这时突然震动。余光一扫,大乔抬起的脚立即收了回来,迟疑了几秒,按下接听键。

门内的宴诗喘着粗气,鼻尖是浓重而熟悉的古龙水味。

“嘶!”歹徒痛呼着将宴诗甩开,“你敢咬我!”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疯狂。

摔在地上的宴诗冷声道:“赵星宇,你连入室劫持都做得出来,还真是什么廉耻都不要了!我告你,我的人就在门外,你要是聪明就自己滚出去,否则……”

黑暗中,宴诗见赵星宇一言不发地朝自己扑过来,她一个躲闪还是被人扯住头发,痛得脸都白了,不忘大呼:“大乔!快报警!大乔!大……唔……!”

赵星宇再次捂住宴诗的嘴,宴诗心里一寒,按理说自家的隔音效果并不是特别好,她刚才那两嗓子下去门外凝神静候的大乔一定能听到,怎么会什么动静都没有?难道大乔也被人袭击了?!

“大乔!唔……大乔!”宴诗绝望地挣扎着,有一声没一声地嘶喊。

“看来你的朋友已经走了,为咱们的新婚之夜腾空儿呢!”赵星宇也发现门外没人,更加肆无忌惮地冷笑道。

“你要干什么?滚开!”

赵星宇被宴诗挠破了脸,怒气飙升,撕扯着宴诗的衣服将她压在沙发上,嘴里不干不净的,“你不是要装贞洁烈女么?你不是不肯和我上床么?我今天就让你尝尝快活的滋味,让你以后再也装不下去!嘿嘿!”

宴诗的衬衫已经被扯开了前襟,她尖叫着捶打身上的男人,心里一阵一阵犯恶心。压下心中的恐慌抗拒,宴诗脑子飞快转动,这是小腹一阵抽痛,她意识到是止疼药的效力过去了。

“求求你,今天,今天不行!”宴诗白着一张脸,一改强硬的语气,带着哀求。

“呵呵!”刘星宇狞笑中带着**,“今天不行?老子上你还得挑个黄道吉日?”

“我……我生理期来了。”宴诗阐述这一个足以成为权宜之计的事实。

果然,刘星宇闻言嫌恶地皱起眉头,还没等宴诗松一口气,他却再次扯起宴诗几乎难以蔽体的衣服,“我告诉你,小碧池,今天什么事儿也不能拦着老子快活!”

“禽兽!变态!滚!滚开!”宴诗没想到刘星宇会报复心强到如此偏执的地步,简直令人发指!

“臭女人!我叫你装!”赵星宇一巴掌狠狠抽在宴诗脸上,宴诗即刻眼冒金星,耳边迷迷糊糊还能听到对方的*笑,终于失去了意识。

“嘭!”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大力地踹开了,白亮的灯一瞬刺眼,就在眯眼的刹那,赵星宇还没来得及惊慌,就觉得肩头受了一脚,人被踹出老远,撞晕在墙角。

小乔跟在男人后面,一声不敢吭。

“联系医院!联系**,这里你善后。”在暴怒边缘游走的男人沉声吩咐,脱下西装外套将昏迷不醒的宴诗裹住,抱起向外走。

行至门外,大乔垂头站在那儿,脸上一派冰冷,眼中却闪动着恐慌。

“跟我走。”冷酷的声音蕴藏着狠戾,大乔心头一抖,应声跟上。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在隶属陆氏集团的私人医院里,陆凯泽静静凝视着躺在病床上的宴诗,那张苍白的小脸上隆起红紫的掌印。

陆凯泽面沉如水,他从怀里掏出一快古董怀表,在手中摩挲一阵后,“咔哒”一声按开,那表已经停了多年,陆泽恺定定地看着表内的一张小小照片。照片里是个八、九岁的小姑娘,清纯可人,略略上扬的眼尾已经初展风情,但满脸的豆花和怯怯的神情却让人不禁心生怜悯,想问一问她为何哭泣。

唇畔掀起,陆凯泽的眼中是化不尽的柔情期许。

“叩叩”,迟浅扣门而入,轻声道:“公孙管家来了。”

合上怀表,陆凯泽眼中的温情一瞬冷透,“让他和他的好女儿在天台等我。”

“是,总裁。”迟浅悄无声息地退出病房,陆凯泽的目光再次落向病床上的宴诗。宴诗还未醒来,她显然睡得并不安然,拧起的眉头让陆凯泽不禁伸出手指,轻轻按揉。床上的人儿似乎感受到手指的温柔熨帖,渐渐舒展眉心。

“的确很像……”陆凯泽喃喃,继而发觉自己的失态,又自嘲地笑道:“也的确不像……”

陆凯泽印象中的女孩永远是那么羞怯、楚楚可怜、战战兢兢,而眼前的女孩她骄傲、明艳、聪明、强大,向一只不畏世人冷眼抖擞翎羽的孔雀。

此时的宴诗迷迷蒙蒙有些醒转,努力张开眼睛,只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容微笑着在帮自己拨弄额间碎发,温柔的样子仿佛就是梦里的男孩。

她还记得,梦里的男孩神气地插着腰,一幅凶巴巴的样子,却将自己妥善地护在身后,前一刻还对哭得鼻子红红的自己看不上眼,下一刻却拼了命地为自己出头打架。

“小哥哥……”

陆凯泽手指一顿,柔声安慰道:“别怕,护士一会儿就来,现在很安全,睡吧!”

慰藉的话语仿佛是一剂良方,让原本不安的心不再忐忑,宴诗嘤咛一声,沉沉睡去。

陆凯泽确认她睡得安然,走到门外对迟浅道:“人多眼杂,把轮椅推过来。”坐着轮椅的陆凯泽由迟浅推着去往天台。

天边的曙光朦胧出淡淡的橘黄,天台上,一个年逾五十的老人穿着白衬衫和西装马甲,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背脊挺得笔直,直到看到陆凯泽的到来,才恭敬地弯腰低头行礼。他身旁的大乔也跟着行礼。

“公孙管家,您老可还有什么吩咐么?”陆凯泽的语气淡淡缓缓,却透着显而易见的讽刺。

“少爷,我不敢!”公孙赢立马低头作出极其臣服谦恭的姿态。

“有陆夫人撑腰,你还有什么不敢?”

公孙赢肩膀一颤,忙道:“这件事并不是夫人下令的,是老奴自作主……恕老奴直言,少爷您对宴诗小姐的态度有些怀柔太过了。”

“哦?”陆凯泽示意迟浅将他推到天台边,风声过耳,东边的初阳显露小半,“那依你该如何?”

公孙赢掂量了一会儿开口道:“您和宴诗小姐成婚本来就是为了找到您需要的东西,这件事益速不益缓。为了更好地取得对方信任,让她乖乖交出‘钥匙’,您大可以用上一些非常手段。”

“非常手段?”陆凯泽笑问,那笑却扯着皮肉,未及眼底。

“今天事如果少爷不插手,任由赵星宇**宴诗小姐,不失为一件好事。一来,赵星宇就会被坐实**罪,有力打击赵氏集团。二来,宴诗小姐身心具伤,您再介入,更容易让她产生依恋和信任,便于我们后期行动。”

“继续。”

公孙赢见少主人似为动怒,遗憾道:“现在,赵星宇的罪名顶多落个私闯名居,以赵家的实力,各方打点、疏通关系,不日就会无罪释放。而宴诗小姐对您最多生出感恩之心,而并非依恋之情,眼看两下都与总裁不益。”

“公孙管家,你如今是连我的主也敢做了,很好。”陆凯泽的话语仿佛数九寒天的霜刀雪剑,冷得让人胆寒。

公孙赢冷汗滑过后背,“我……我不敢。”

“你最好是不敢!我劝你别聪明太过,否则,别说是我母亲,谁开口也救不了你。”

“是……”公孙赢满头冷汗地离开,留下了一脸不安的大乔。

陆凯泽沉默多时,转头看向大乔,“主子和养父之间,看来你还是毅然决然选择了养父。”

“我和小乔幼年悲苦,多亏了养父的照料才能苟活至今,为陆氏效劳。”

“为陆氏效劳……”陆凯泽的语中没有责怪,只有满满的嘲讽,如同智者嘲笑难以语冰的夏虫,鸿雁不屑常在井底的青蛙。

大乔脸色急变,“大乔失言!是为陆少爷和陆夫人效劳!”

“你很忠心,但似乎这份忠心并非全然为我。既然提到了我母亲,你又如此急不可待想要效忠,不如明天起你就去我母亲那里听差遣吧。”

大乔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总裁,别赶我走!我知道错了!求您!”

“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陆凯泽面无表情地睨着跪地哭求的大乔,仿佛看透一切,“但你记住,你能给我的只能是忠心,至于其他心思,统统给我扼杀干净,更别为这些蠢心思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做我的主,明白了么?”

“是……”大乔满头是汗,声音颤得发虚,她心底最隐秘晦暗的念头在陆凯泽面前藏无可藏,被血淋淋地剖挖而出。

陆凯泽的声音敛下怒气,只剩冰冷,“去吧。好好记住,谁才是你的主子。”

大乔走了多时,东方曙光大亮,迟浅才开口:“总裁,陆夫人那边发来消息,让您去见她。”

“巧了,我也正想见她。”

迟浅看着陆凯泽冷凝的目光,皱了皱眉头,还是下定决定道:“总裁,其实公孙管家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陆凯泽厉若刀锋的眼神剐在迟浅身上,迟浅咽了咽口水,开口的勇气损了大半,还是硬着头皮说下去:“为了尽快得到钥匙,牺牲宴诗小姐不失为一种捷径。”

“你也想去我母亲身边效力?”

迟浅再不敢多话,推着轮椅下楼,出了医院。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