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殇纪处安董月落(此生莫言殇)全文阅读

童殇纪处安董月落(此生莫言殇)全文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7:42来源:网络

《此生莫言殇》是由网络作家阿中哥哦打造的一部现代虐恋言情小说,男女主是童殇纪处安由三三文学为大家强烈推荐。讲述的是童殇和纪处安的第一次相遇,是因为她的弟弟沈默麟发高烧,而纪处安是弟弟的诊治医生,可才第

童殇纪处安董月落(此生莫言殇)全文阅读小说

《此生莫言殇》是由网络作家阿中哥哦打造的一部现代虐恋言情小说,男女主是童殇纪处安由三三文学为大家强烈推荐。讲述的是童殇和纪处安的第一次相遇,是因为她的弟弟沈默麟发高烧,而纪处安是弟弟的诊治医生,可才第一次见面,他就对她格外的关心,有时会盯着她的眼睛出神,可她还是沉溺在他的温柔乡里,不愿清醒...

金色的九月已经接近末尾,国庆黄金假期正偷摸着靠近。

和童殇同寝的几个人正做着旅游攻略,她们都不是本地人,虽然已经在这生活了近两年,但因着学业繁重,也极少出去看过这座城市的真面貌,而对这座城市的陌生,使她们的讨论陷入了瓶颈。

江苏用胳膊肘捅了桶坐在身旁的贺月,朝童殇的背影努了努嘴,贺月看了看正埋头写着什么的童殇,撇着嘴摇了摇头。

江苏又把目光投向田真真,田真真明白她的意思,捂着嗓子小声咳了咳,比了个“OK”的手势。其实她也并不想去和童殇有什么交集,她只是觉得几人共寝将近两年,童殇不至于连几个景点的位置都不告诉她们。

田真真拍了拍胸口,示意这事包在自己身上,她拉开凳子起身,凳子与地板摩擦,发出一串刺耳的声音。

童殇最讨厌这种声音,捏着笔尖的手紧了一分,皱着眉头说:“你们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田真真被童殇这句话噎了一下,那句将要脱口而出的“童殇”卡在了喉咙间。

江苏和贺月同时翻了个白眼,拉着田真真上百度去了。

童殇的思绪一下子被打断,本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加郁闷,想起下午吃饭时童之素打来的那通电话童殇就觉得心烦意乱,思虑了一会儿,她还是拾起手边的手机出了门。

童殇住的宿舍楼对面是一个大花坛,花坛边种着一排桂花树,正值金秋,空气中充裕着桂花的香味,花坛这边也成了小情侣们的约会圣地,特别是晚上,更是成双成对的出现。

童殇绕过花坛去了后面的池塘,寻了个幽静的地方拨通了董月落的电话。

董月落正和吉他社几个哥们儿吃饭,见是童殇打电话来,就和他们打了招呼,在他们的唏嘘声中出了馆子的门。

董月落以为她有事,接了电话开口就问:“怎么了?有什么事?”

童殇低着头,揪着衣角,“今天下午童之素打电话来了,她……让我国庆回家照顾小麟,她不放心沈逆。”声音里充满了愧疚与失落。

董月落以为童殇要说出什么惊天地的大事儿来,原来是他们不能一起出游,他“噗嗤”笑了出来,“我以为什么大事儿呢,阿姨和叔叔在外地出差,沈逆又靠不住,只能指望你了。”

“嗯”

童之素是童殇的母亲,沈沐彬是童殇的继父,他们是重组家庭,沈逆是沈沐彬的儿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无赖,而沈默麟是他们的弟弟,童之素与沈沐彬的儿子。

童之素今年还不到四十岁,她十七岁时在镇子上上学,和班级里一个白净的男生谈恋爱,两人在一起偷食了爱情的禁果,于是有了童殇。

童之素当时吓得不轻,赶紧把这事儿告诉了那个男生,没想到那个男生也是怕事儿,请假逃避,她没办法,把事情告诉了父母,她的父母深受中国封建思想的荼毒,给了童之素一些钱,与她断绝了关系。

童之素也是倔脾气,拿着钱去了大城市,可因为她的年龄问题,医院以“没有监护人陪同”的理由拒绝做流产手术。她没办法,去一家药店买了些药,在回家的路上,她觉得药味儿实在难闻,又动了恻隐之心,就把药扔在了路边草丛。到家冷静思考后,她还是决定把药捡回来,可药没捡到,倒是见到因误食了药口吐白沫儿的流浪猫。童之素吓坏了,再也没动过打胎的念头。

后来她趁着肚子没大起来赶紧找了份工作,耶攒了些钱。后来月份大了,肚子也藏不住,她就窝在出租屋里打算自己生下来,她学过一些这方面知识,笔记也做了两三本,本以为很容易,没想到她分娩那晚难产,最后还打了急救电话。

医生看她的情况,建议她还是剖腹产,这样可以少吃些苦头,可她知道剖腹产所需要的费用,她负担不起,所以还是选择了顺产。生产途中,她每每要痛的晕死过去,童殇折磨了她一夜,终于平安出生。

童之素因为生童殇有了重大的心理阴影,每次看到童殇都忍不住愤怒,委屈,以至于童殇在一个没有父爱和母爱的环境中长大,养成了极其冷漠孤僻的性格。

“那……你国庆要回家吗?”童殇问道。

“我……”,好好的旅游计划突然被打乱,董月落一时也想不出自己假期该去哪里,思考了一下,说:“回吧,既然你回家了,我也回家看看。”

“好。”

董月落突然想起什么,问:“你现在在哪儿呢?”

“在池塘边,这里清静。”

“行……”董月落看看时间,快要八点钟了,“你在那等我十分钟,千万别走。”

“好。”

童殇挂了电话,看到一旁路灯下有个长椅,便走过去坐下等董月落。

长椅是木制的,经过这么多年风吹日晒,铁制的扶手上面已经是锈迹斑斑,童殇突然想,她和董月落的感情会不会也会被时间消磨,最后变得斑斑驳驳……

正想得出神时,长椅突然一沉,接着发出一阵“嘎吱”声,仿佛承受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董月落喘着粗气把打包好的绿豆粥递到童殇手里:“热的,少糖,知道你下午没怎么吃,怕你饿着。”

童殇接过去,手掌中传过绿豆粥的温热,一直暖到了心里。

“哦,还有……”,董月落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粉红色发夹,发夹上有一个爱心,看起来有些可爱,“这个,罗椤今天掉在吉他社,你给她稍带回去。”

童殇接过发夹,点点头表示愿意,“罗椤找你,有事?”

“她说你把笔记本落在社里了,她是帮你去找的。”

“这样啊。”

童殇很少去吉他社,她虽然和董月落关系很好,但她不喜欢社团里乱糟糟的,因此很少进去吉他社找他,每每也都站在外面,她根本就没有在社里落下过任何东西。

“你们真不愧是室友,都丢三落四的,以后小心一点。”董月落一边揉着她的脑袋一边说。

童殇重重点了一下头,“知道了。”

“好,回去喝粥吧,一会儿都要凉了。”

童殇点头,站起身,董月落却一动未动。

“我看着你走。”

童殇没在接话,看了看董月落,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显得他格外温柔。

董月落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他很无赖,就是个痞子,可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温柔了?

童殇一边走一边想。

董月落看着童殇消瘦的背影被黑夜消磨殆尽后,才起身离去。

童殇刚进宿舍就看到刚洗完澡出来的罗椤,罗椤穿着粉色的睡衣和粉色的拖鞋,拿着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

童殇走到罗椤面前,把那颗粉色发夹放在了她桌上。

罗椤看到那枚夹子,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问::“童殇,这发夹是月落让你送来的?”

童殇打开盒盖,用勺子搅动着绿豆粥,粥里顿时升起一股氤氲。

“是他送来的。”

罗椤笑了,两个无辜的眼睛里闪着光,“以后有什么东西让他直接给我就好了,老是麻烦你也不好。”

童殇放下勺子,转头冷言说:“那我以后若是落了什么东西,也不用麻烦你去帮我拿。”

罗椤面色一僵,不在说话,背过身上,认真擦起头发。

罗椤对董月落的心思昭然若揭,本来这事儿童殇就无权过问更多,但又事关董月落,她也不想当梯子让别人去沾染他。

童殇一边喝着粥,一边打开了那本紫色的笔记本,那是她上高一时买的,页子已经有些泛黄。也许是刚认识董月落的时候,她也记不清了,但她清楚的记得写下这句话的时候,阳光明媚……

本子上只写了唯一一句话:

月落乌啼霜满天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