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第1-571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

《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第1-571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6:22来源:网络

《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第1-571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地址,主角林月卿段泽,作者八月飞叶,晚风卿如雪小说精选:尽管她没心存奢望觉得坠崖后,段泽会布下天罗地网《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第1-571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小说试读:《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第1-571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地址,主角林月

《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第1-571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小说

《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第1-571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地址,主角林月卿段泽,作者八月飞叶,晚风卿如雪小说精选:尽管她没心存奢望觉得坠崖后,段泽会布下天罗地网

《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第1-571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小说试读:

《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第1-571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地址,主角林月卿段泽,作者八月飞叶,晚风卿如雪小说精选:尽管她没心存奢望觉得坠崖后,段泽会布下天罗地网来找自己。可她毕竟名义上还是大帅夫人,出了这档子事,他找不到她尸体,或许不会觉得她真死了。林月卿这样想着,心底又有些泛涩。

晚风卿如雪小说试读:

宋天扬愣了愣,一瞬间空气都静默到要凝滞。

“可你,的确就是个女人啊……”他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反驳她说的话。

林月卿的心突然就揪了起来,她看着宋天扬,思绪有些复杂。

“我是女人没错,但我是个死过一次的女人,现在依旧在等死。”

宋天扬抬起白皙修长的食指在烛光上触了触,那温热火苗带来的刺肤感,让他想起了自己触碰林月卿后背时的感受。

都让他难以静心啊……

“我们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活好当下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只要你在我身边一天,我就要尽好大夫和男人应有的义务和责任,其他的我不去考虑,因为我也想不透。”

宋天扬说完,便转身离开,步伐中带着一丝焦虑和凌乱,连桌上的烛台都忘了端走。

深夜,是最让人情绪多变和敏感的时刻,这话一点儿都没错。

这些话宋天扬在白天从来不会对林月卿表露,甚至连含一点儿杂质的眼神都不会流露出来。

宋天扬一走,林月卿更是没了睡意。

她重新躺下,脑袋有些胀胀地发

天亮,宋天扬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张罗好早餐,然后带着林月卿去采药,捣药,煎药。

过了几日,林月卿在宋天扬的针灸治疗下,身子又好了些许。

“我带你回山庄吧,有**在,你能好得更快。”宋天扬对林月卿说道。

他不想单凭自己一人的力量去治她,也不想再单纯将她当做自己的“治疗试验品”。

他希望她快些好,希望她不用将等死挂在嘴边。

“这样太麻烦了……宋大夫,要不你就放我自生自灭吧。”林月卿不想离开这山谷林间。

回山庄亦是回城区,城里认识她的人不少,她不想被段泽的人认出。

尽管她没心存奢望觉得坠崖后,段泽会布下天罗地网来找自己。

可她毕竟名义上还是大帅夫人,出了这档子事,他找不到她尸体,或许不会觉得她真死了。

林月卿这样想着,心底又有些泛涩。

半年多过去了,她就在这崖底附近的林子里,段泽却一直没找来。

是完全不在意,还是已经忘了?

林月卿的分神,被宋天扬看在眼底。

他握着草药的手紧了几分,脸上却没有情绪变化:“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救你。”

林月卿一听便知宋天扬生气了,她连忙放下手中的捣药棒,走到宋天扬身侧坐下。

“刚才是我犯糊涂了,你别生气。”

宋天扬看着她像小动物一样可怜兮兮的神情,再瞅着她那瘦得皮包骨头的身子,无奈叹了口气。

“你要记住,你的命是你父母给的,不能因为那个男人而践踏自己。”宋天扬语重心长说着,忽地顿了顿,“你也别忘了,我想要你活着。”

“我错了。”林月卿低着头,声音惹人心疼。

宋天扬突然就没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那细腻柔顺的黑发,在他心底炸开一股暖流。

“人生短短几十年,我们来这一遭就是好好活着,不要让那些痛苦的事和人耽误你享受生活。”

林月卿点点头,心底那摇摆不定的信念就此坚定起来。

无论未来如何,她都不应丧气。

几日后,两人收拾好行囊,便从小木屋出发。

林月卿看着层峦叠嶂后的高城墙,心底感慨万千。

她终于,要回来面对这一切了……

全文阅读

北帅府,梅苑。

段泽坐在床上,身侧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瓶。

每一口酒下肚,都让他刺喉咙。

“卿卿,我现在每日处理完公务就回了梅苑,你怎么还不回来……”

“母亲逼我将你后事准备,可我连你的人都没找到,不可能把那只带血的鞋当做是你下葬吧?”

段泽一个人自言自语,这张床无论他辗转反侧多少次,半夜惊醒时抹去,另一边永远都是冰凉的。

日子久了,这屋里有关林月卿的气息都已变淡,只有里头的摆设和用品,还能让段泽恍惚看到她的影子。

“卿卿,我每日喝这烈酒,胃里都翻滚得难受,我想喝你给我亲手煮的醒酒汤,想让你给我拍拍后背,给我打水洗脸……”

“你不是说过,只要我不停的喊你,不停的想你,无论你离我多远都会立马来到我身边吗?你回来啊……就算回我的梦里都可以……不要一点痕迹都不给我留……”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一道靓丽清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段泽握着酒瓶的手一顿,使劲揉了揉双眼。

“卿卿?”他看到那个一袭素色旗袍的人儿,心头一跳。

他慌张地从床上起来,混沌跳动的心脏瞬间蹦如擂鼓,似要从胸腔里头直接跳出来。

是他的卿卿回来了吗?

“大帅……”那娇弱柔软的女声,带着一丝哽咽,满是讨好和哀求的意味。

段泽眼前一黑,就像被迎头给了一闷棍,顿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

他的卿卿,从来不会这样叫自己。

“你来这里干什么?”段泽的声音带着酒怒。

“湘湘只是想见见你……”许湘雨打了个哆嗦,声音带着哭腔。

段泽眼睛通红地向她走去,视线从她那刻意精心描绘过的五官落在微微发旧的旗袍上,突然暴喝出声。

“谁准你穿她的衣裳?谁准你来的梅苑?把衣服脱了给我滚!”

他大手一扯,直接拽着许湘雨的旗袍就要脱,可转瞬间,动作又轻柔下来。

他不能把卿卿最喜欢的旗袍给撕坏了……

“咳咳……”许湘雨忽的猛烈咳嗽起来,面色苍白虚弱了几分。

当初她做完月子后,段泽便立马要将她送去别苑。

许湘雨没有办法,只能寻找最极端的方式让自己患上慢性咳嗽。

那病恹恹的样子,让段泽想起了曾在梅苑咳出血的林月卿。

在许湘雨的苦苦哀求下,段泽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让她继续留在梨苑。

但也仅仅是留下。

段泽再没踏足过梨苑,更别说是宠幸她。

许湘雨没有办法,只能铤而走险,趁着段泽醉酒过来,企图用林月卿的影子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她模样是装足了,声音也够柔弱,道出的称呼,却让段泽瞬间酒醒。

许湘雨开始懊恼,也后悔自己没有做足功夫再开始计划。

“大帅,湘湘知道错了……我自己脱,湘湘再也不敢了……”她眼泪成珠,一边咳嗽一边哭。

段泽的神色晦暗不清,没有再碰许湘雨半分。

等她脱下旗袍,段泽才发现她里头尽只有几寸少得可怜的布料!

“大帅……”许湘雨咬着红艳的下唇,眼神迷离带媚地看着他。

段泽握拳的手紧了几分,对着门外大喝一声:“来人!”

全文阅读

守在门外不远处的丫鬟连忙跑了进来,看到屋里的情形立马低下脑袋。

“大帅有何吩咐……”丫鬟的声音都在颤抖。

“拿一套你的衣服过来给许姨太穿上,再带她回梨苑。”

段泽肃声命令完,便小心翼翼捡起地上的旗袍,轻柔叠起。

许湘雨错愕地看着他:“大帅,你要湘湘穿丫鬟服?”

“别再触我的底线。”段泽没有看她,冰冷的声音已经充分表明了他的态度。

待丫鬟带着许湘雨离开,段泽的酒意又醒了不少。

他抚着床上的枕头,冰凉如窗外的冷月,可他依旧紧紧拥在怀中。

那绣花枕头,曾被林月卿夜夜枕了七个年头。

第二日清晨,段泽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

他头疼地压了压眉心,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怎么了?”段泽闷声问道。

梅苑的下人还是之前那批,一直都是安静祥和的相处状态,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丫鬟们起了争执。

两个小姑娘立马低下头,其中一个微胖的丫头回应道:“回大帅,今日我们在打扫库房时,发现几个瓷罐里有些花花绿绿的糖丸子起了霉,奴婢说扔掉,可木鸢觉得这都是夫人生前的东西,不能乱动……”

她话还没说完,段泽已经一个巴掌猛地甩了过来,打得她踉跄倒地,整个半边脸迅速肿胀起来。

“什么生前,谁跟你们说夫人死了!”

段泽是真的很生气,才会在酒醒后还如此冲动地动手打梅苑的人。

他闭上眼连着深呼吸三口,对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两人沉声说道:“把瓷罐拿来给我看看。”

另一个叫木鸢的姑娘战战兢兢地将两个瓷罐端了过来,递到段泽跟前时抖得差点将瓷罐摔落在地。

段泽满心已被那瓷罐吸引,没有在意下人的异样。

他打开盖子,迎面扑来的是一股发异的气味,微微还有些呛鼻。

“这些,都是什么?”段泽看着那被青霉盖住的丸状颗粒,心里一惊。

“奴婢……不知道……看着像糖果……”木鸢颤声回答。

段泽没有再为难她们,而是叫来了家庭大夫,让他辨别瓷罐中的物品到底是什么。

大夫刚嗅到味道,便立马下了定论:“大帅,这些都是药丸啊!”

他虽不精通西医,可对这些东西还是有起码的辨别能力。

段泽两腿突然有些发软,一种不祥的预感狠狠朝他扑来。

“我找李大夫只是为了看病……”林月卿曾经说过的话像复读机一样在他耳畔回旋。

流鼻血,咳吐血,军区医院……

段泽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但身体里又有一个小人不停地在拉扯自己,提醒自己不要忘那方面去想。

因为许湘雨的存在,枪毙了林月卿最在意的丫鬟素鸢。

因为孩子的突然死去,他在医院撞见她和李大夫在房间,便直接下了最恶毒的定论,砍了李大夫的人头。

段泽带着那些发霉的药丸去了军区医院。

李大夫的病房已经换了另一个年龄稍长的医生,他看着段泽带来的药丸,表情变得凝重。

“都是治绝症的药,但也说不上是治,只是延缓死亡的到来。”医生刚从外地调来,对身穿便装的段泽并不熟悉,此刻语气也相对比较冷漠。

段泽的心忽的就被一种无力的力量狠狠揪住,沉闷到近乎窒息。

绝症,死亡。

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