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晓项景浩未删减版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免费章节

鹿晓项景浩未删减版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免费章节

时间:2020-01-18 09:54:55来源:网络

鹿晓项景浩未删减版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仓库里的时间过得很慢,鹿晓强撑着精神,甚至数着角落里的蚂蚁来让自己意识稍微清醒鹿晓项景浩未删减版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免费章节小说试读:鹿晓项景浩未删减版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鹿晓项景浩未删减版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免费章节小说

鹿晓项景浩未删减版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仓库里的时间过得很慢,鹿晓强撑着精神,甚至数着角落里的蚂蚁来让自己意识稍微清醒

鹿晓项景浩未删减版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免费章节小说试读:

鹿晓项景浩未删减版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仓库里的时间过得很慢,鹿晓强撑着精神,甚至数着角落里的蚂蚁来让自己意识稍微清醒点,起初她还能爬到门口吃上两口饭,可是没几天她最后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睁着眼睛,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最终昏死了过去。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试读:

项景浩抬头看了一眼立在门口的鹿晓,站起身来搂住了瞿溏的腰。

“你不是想吃藕丁吗,正好咱家院子里种了一池子荷花,鹿晓闲着也是闲着,去挖点藕晚上做菜吃吧。”

鹿晓愣了一下,满脸疑惑地看着项景浩,庭院的池塘是她曾经亲手种下的观赏莲,怎么可能会有莲藕!

“愣着干什么?叫你去你就去!”项景浩指着门外。

边上的仆人看到瞿溏使的眼色,立刻机灵地点了点头,随后赶忙将工具递到了鹿晓的手里,推推搡搡地将她推出了房间。

眼看着临近午后,外面的太阳变得异常刺眼毒辣,站在水里的鹿晓觉得自己仿佛进了一个烤箱,所有的热气都四面八方地向她涌过来。

摸索了两个时辰,都没有看到一根藕。

早上抽的血还没有缓过神来就被仍在这大太阳底下暴晒,鹿晓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若不是岸上仆人将她拉上来,她这条小命,可能就这么倒在池塘里一命呜呼了。

而此时的项景浩正在冷气充足的客厅里陪着瞿溏玩闹,从窗户里看到被两个仆人拖上岸的鹿晓,眉头一皱。

“晦气的东西,死了多好,还拉她上来做什么。”

管家对项景浩的意思心领神会,到外面让那两个仆人将鹿晓丢进了阁楼的仓库。

鹿晓半眯着眼,再无力气爬起来,只能蜷缩着躺在仓库地板上,暴晒过后的身体突然变得全身冰冷。

加上仓库里没有任何可以取暖的东西,在三四十度的夏日里,鹿晓却浑身冰凉仿佛坠落进了冰窖一般,一连几日,来送饭人看见她这副病怏怏的样子,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

生怕她传染什么不干净的病给自己一般,将饭丢下之后,躲也似的离开了。

仓库里的时间过得很慢,鹿晓强撑着精神,甚至数着角落里的蚂蚁来让自己意识稍微清醒点,起初她还能爬到门口吃上两口饭,可是没几天她最后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睁着眼睛,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最终昏死了过去。

鹿晓晕倒以后,仆人看她一副快要断气了的样子,生怕她真的死了,赶忙去通报了项景浩。

看到脸色惨白还冒着虚寒的鹿晓,项景浩心里竟然小小地波动了一下,这还是以前那个在自己面前温声笑语的鹿晓吗?

项景浩突然之间没来由的心烦意乱起来。随后他给自己的私人医生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过来看看,别让鹿晓这个**死在房间里。

随后,心情有些郁闷的走出了房门。

等到再次醒来,鹿晓看着自己已经回到了原本住着的房间里,那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梦到项景浩父母那件事还没有发生,他们正一心期待着不久以后的婚礼。

可是这怎么可能是在做梦呢?

眼前一脸尖酸的瞿溏就是最好的证明。

瞿溏没有给鹿晓任何反应时间,一看到她睁眼就开始自己出神入化的表演。

“您在这儿装什么可怜呢?你以为你这样装装昏倒什么的,项景浩就会原谅你吗?都是这么大的人了,就别做梦了吧。”

“项家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我如今已经怀上景浩的孩子了,项家大少***位置,你就不要奢望了!”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瞿溏站在床边,满脸得意地轻抚着自己的小腹。

这一个动作深深的刺痛着鹿晓的双目,一个三儿怀了孩子都能在自己的面前这样地耀武扬威,而自己呢,却只能被这样无情地羞辱,真的是可悲啊。

鹿晓从床上撑起身,眼里一团怒气渐渐凝聚起来。

“瞿溏你不要太嚣张,你做的这些事情,迟早有一天会败露的。”

看着床上病怏怏的鹿晓,瞿溏突然笑得脸上开了花儿,慢慢地附到鹿晓的耳边“那就要看那你陆大小姐有没有命活到那个时候了。”

鹿晓将头扭在一边,不想再看到瞿溏那张让人讨厌的嘴脸,也不想继续理会瞿溏那些讽刺自己的言语。

可是瞿溏又怎么会让鹿晓就这么安心舒服地躺着呢?

她拿起刚刚带来的保温桶缓缓地将盖子拧开,阴测测地笑了两声。

然后从容不迫地将汤水倒在床上和自己身上:“鹿晓,你玩不过我的。”

随后将保温桶一丢,坐在地上大声地喊叫起来:

“鹿晓!我好心来给你送汤!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眼泪打湿了她精致的妆容,那可怜的样子,如果不是鹿晓刚刚亲眼看到了她那一系列*作,恐怕也要好好心疼她一番的。

“你又想做什么?”鹿晓不解地看着在自己面前,演着独角戏的某人,恨不得此刻就伸手将此人挫骨扬灰。

瞿溏没空理会鹿晓的质问,自顾自地用手弄乱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摆。

很快,房间外面的项景浩闻声赶来,满脸惊慌,看着满目狼藉的房间和坐在地上抽泣不止的瞿溏,顿时明白了什么,怒气冲冲地抓住鹿晓还在打着吊瓶的右手,巨大的力气好像一瞬间就要把她抓碎一般,眼里的怒意看得鹿晓浑身不舒服,仿佛下一秒就要被生吞活剥了。

“鹿晓!你又在做什么好事!”

鹿晓看了看地上还在哭个不停的瞿溏,心里一阵恶心。

“景浩,不是你看到这样的,我没有!”

“难道你先告诉我是瞿溏自己倒在地上然后嫁祸给你的吗?鹿晓,你以为你的这些鬼话我还会相信吗?”

这样苍白无力的解释,在瞿溏声泪俱下地控诉面前,弱得就像是一株没有任何存在感的野草。在瞿溏的脚底板下被肆意地踩踏摩擦,没有一点可信度。

“我知道,晓晓你不希望我怀上景浩的孩子,可是我也是真心爱着景浩的,我不想打掉他,晓晓我求求你了,不要对他下手可以吗?”

瞿溏一点都不愿意放过鹿晓,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鹿晓和项景浩之间的恩怨纠葛。因此,她只要稍稍施展一点点自己精湛的演技,就可以让眼前的两人,被彼此的怒火烧灼得干干净净。

项景浩听了这话,心里更像是被钢针扎了一般,抄起床头装满热水的玻璃杯,径直朝着鹿晓的脸上泼了过去。

霎时间,她白皙的手臂上,顿时就被滚烫的水烫得红白一片,火辣辣的疼。

项景浩丝毫不顾鹿晓地挣扎喊叫,愣是把水壶里的水全部倒了个干净才停手。

“我劝你以后收着点性子安安分分的给我在家里待着!不然下一次,我断然不会让轻轻松松的结束这件事情。”

随后,项景浩扶起还在地上抹眼泪的瞿溏,走出了房门,留给鹿晓一个决绝的背影。

鹿晓根本没有时间为项景浩这些伤人的话语而难过悲伤,被烫伤的半个身子,疼得要命,每动一下,皮肤都像是要扯开一般的疼痛。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