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爱你,至死不渝》—全文免费阅读

完结版—《爱你,至死不渝》—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4:49来源:网络

完结版—《爱你,至死不渝》—全文免费阅读,鹿晓项景浩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楼上太阳还是那么大,身上的水没多久便被晒干,烤得烫伤的肩膀奇痒难忍,没穿鞋的脚也被地板烫得完结版—《爱你,至死不渝》—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完结版—《爱你,至死不渝》—全文免费阅读,鹿晓项景浩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楼上太阳还是那么大,

完结版—《爱你,至死不渝》—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完结版—《爱你,至死不渝》—全文免费阅读,鹿晓项景浩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楼上太阳还是那么大,身上的水没多久便被晒干,烤得烫伤的肩膀奇痒难忍,没穿鞋的脚也被地板烫得

完结版—《爱你,至死不渝》—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

完结版—《爱你,至死不渝》—全文免费阅读,鹿晓项景浩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楼上太阳还是那么大,身上的水没多久便被晒干,烤得烫伤的肩膀奇痒难忍,没穿鞋的脚也被地板烫得生疼,连空气也好像起了火一样。几个小时过去,楼上才算收拾干净,鹿晓好不容易下楼刚换上干净衣裳,就被瞿溏的人抓住狠狠地在烫伤的位置掐了两下。

《爱你,至死不渝》小说试读:

项景浩走了以后,没有人再理会鹿晓,她只好拔掉手上的吊针强忍着肩上的疼痛,在屋子里找了些碘酒倒在烫伤的地方,又翻出来之前医生开得药,放在手上干吞了下去。粗糙的药片停在嗓子眼怎么也下不去,堵得鹿晓差点窒息,慌忙跑到卫生间喝了两口自来水,才将不适感压了下去。

烫伤的地方没有用药导致她有点感染发烧,加上在仓库的几日里没有吃药,她病情似乎更加严重了,脑子里像是一团浆糊,做什么都迷迷糊糊的,碰到枕头就睡了,这一睡就睡了三天。

直到瞿溏带着仆人推门进来,那满脸刻薄的女仆将手里端着的,一盆还浮着冰块的水尽数倒在床上将她浇醒,惊得鹿晓一咕噜地扯着被子躲到了床角。

“鹿晓,我们项家可不养吃白饭的闲人,快给我起来!”

没等鹿晓从凉意中缓过神来,一边的仆人就已经伸手将被子掀开。粗鲁的把她拉下了床,穿着睡衣,鞋子都还没来得及套上的鹿晓,就这么跌跌撞撞地被拖出了房门。

仆人将鹿晓带到别墅顶层,一把将其推倒在地上。

鹿晓站不稳,一屁股坐到了一堆黏腻腥臭的鸟粪上面,仆人见状满脸嫌弃的捂住了口鼻,装模作样地把手里的清洁工具丢给她。

“夫人命令,你今日必须把楼上的鸟粪清理干净,不然后果你明白的。”

鹿晓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又没有办法反抗,只能小心翼翼地贴着屋檐,拿铲子字铲着那些好似从来没有清理过得鸟粪,臭得鹿晓在原地干呕了好一会儿。

这本来是养了好些年的鸽子,以前也从来不需要清理,瞿溏在折磨人这方面还真的是天赋异禀。

楼上太阳还是那么大,身上的水没多久便被晒干,烤得烫伤的肩膀奇痒难忍,没穿鞋的脚也被地板烫得生疼,连空气也好像起了火一样。几个小时过去,楼上才算收拾干净,鹿晓好不容易下楼刚换上干净衣裳,就被瞿溏的人抓住狠狠地在烫伤的位置掐了两下。

那好不容易结出来的痂硬,生生地被掐破了皮。

“叫你清理个鸟粪都做不好,真不知道夫人留你是干嘛吃的!”

因为下楼时脚上的鸟粪粘在了楼下的地上,弄脏了女仆们刚刚擦干净的地板,瞿溏知道后,又使唤她去冰库清点食材。

路上听拥人谈话才明白过来,项景浩这段时间因为一个案子去国外出差去了,暂时这段时间都不会回来,现在家中只有瞿溏一个人,难怪会对自己这么百般折磨。

冰库里,鹿晓蹲在地上饿的肚子咕噜噜地响了半天,中午根本没人留饭给她,她本想寻点儿吃的。可还没找到就被人拎了过来。

让鹿晓更加绝望的是,自己才进去没多久,冰库的门就被人从外面重重的关上了。

那之后两个小时,鹿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冰窟的冷气卷着白雾冷冷地拍打在鹿晓的脸上。她怎么喊都不见有人给自己开门,也是啊,冰库隔音效果这么好,怎么可能有人能够听见呢。

更何况,那些人早就恨不得她死呢!

就在鹿晓感觉自己快要变成一个雪人的时候,瞿溏让人从外面将门打开了,后面跟着一个戴着口罩看不清长相的护士。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把她拉出来。”

边上的仆人听了,满脸谄媚地对着鹿晓笑了笑,然后冷着脸一人一边将蹲在地上冻得浑身僵硬的鹿晓,像小鸡仔似的拎了出来。

“晓晓,我母亲快不行了,你救救她好吗,只有你的血能救她了。”瞿溏满脸阴狠假惺惺的说着乞求的话。

说完,旁边的护士将鹿晓一把按在了椅子上,不由分说地拿起酒精棉往鹿晓身上涂。

“你干什么,别碰我!”

鹿晓猛地站起身来,撞开了面前的护士,却被两个仆人拉了回来,重新按在了凳子上。

这一次鹿晓怎么使劲都动不了半分。眼看着针管刺进了手臂,血一点一点的进到了罐子里,鹿晓本来就冰冷的身子变得颤抖起来,眼皮也越来越重,还没等护士拔针管,鹿晓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瞿溏有些恼火的踢了一脚地上一动不动的鹿晓。

“别装了,项景浩也不在这你装什么装,才抽了1000cc就晕了,谁信啊?”

见鹿晓没反应,瞿溏只好作罢,让护士将东西收拾好东西赶快离开。一边的仆人也很心领神会,纷纷当作没见过这个两个护士一般。

瞿溏喊来了医生,给鹿晓带回了房间后,又注射了一些亢奋精神的药物。还让人每天灌大量的进补的药材给她。鹿晓虽然没用多久便转醒过来,脸上虽然倦意全无,但是肉眼可见,相比之前她憔悴了太多太多。

“瞿溏!你不要太过分!”

醒来后的鹿晓冲进了瞿溏的房间,她觉得自己继续这么懦弱下去,根本撑不到项景浩对自己回心转意的时候。

她到的时候,瞿溏正慵懒的坐在沙发里,伸着手让跪在面前的仆人修剪指甲。看到鹿晓过来,轻轻的抿了一口桌上的红茶。

“你竟敢这么跟我说话?我过分了又如何?你打算杀了我吗?你觉得自己有那个资格还是有那个能力嗯?还有,鹿晓我劝你最好不要忘记了,你的父母现在人还在国外,我听说啊,那边可是时常会有暴乱什么的,啧啧啧!”

瞿溏的眼神恶狠狠的,说出来的话也是异常的难听,鹿晓最终还是没能争辩成功,只好讪讪的回到自己房间。

不知道是药效过了还是怎么,刚回房间,鹿晓就觉得全身酸软,眼睛都睁不开,碰到床就睡了过去。

“你倒是在家里住的足够安逸啊!”

鹿晓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总之自己是最后是被项景浩吵醒的。

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站在鹿晓的床边,满脸的阴煞之气,相当不爽的踢了两下床板催促着鹿晓起床。

“鹿晓你哪来的脸面在项家这么安逸的睡大觉啊?你的良心难道就不会痛吗?你知不知道你犯下的错,就算死一百次你也赎不清!”

又是那件事,项景浩总是喜欢在自己的面前反复的提起那件事情。

鹿晓无数次的想要解释给她,他父母的死和自己没有关系,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瞿溏。可是每当她有一点点这样的苗头,瞿溏都会用鹿晓父母的命威胁着她。

所以,她只能夹在误会中,日复一日。

当夜,项景浩邀请了几个生意上的合作商来家里谈话,喊了鹿晓去端茶递水。鹿晓端着茶点从厨房出来看到那几个人,这哪里是什么合作伙伴。

明明都是她父亲之前,商场上的对手,项景浩把这些人叫到家里,无疑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鹿晓的眉头皱到了一团,硬着头皮上前倒着茶。

“哟,这个不是鹿小姐吗,怎么鹿总出国没带上您呢?”

一个油腻的男人见到如此落魄的鹿晓,忍不住的嘲讽了几句。

“项总宽厚,不计前嫌将鹿小姐留在府上当个佣人,鹿小姐可还适应?”

另一个人也一脸奸笑的附和着,一时间,厅里的几个男人都笑了起来。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