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霸总离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傲娇霸总离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4:25来源:网络

《傲娇霸总离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苏籽盛煜寒小说《傲娇霸总离远点》又名《错过深情遇见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傲娇霸总离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傲娇霸总离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苏籽盛煜寒小说《傲娇霸总离远点》又名《错过深情遇

《傲娇霸总离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傲娇霸总离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苏籽盛煜寒小说《傲娇霸总离远点》又名《错过深情遇见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

《傲娇霸总离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傲娇霸总离远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苏籽盛煜寒小说《傲娇霸总离远点》又名《错过深情遇见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在这个世界上,盛煜寒只对两个女人折服,一,是他的宝贝女儿,二,就是眼前这位越活越幼稚的盛家老太太。

傲娇霸总离远点小说试读:

“奶奶,您叫我进来,是有什么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盛煜寒只对两个女人折服,一,是他的宝贝女儿,二,就是眼前这位越活越幼稚的盛家老太太。

藤椅发出轻微的咯吱咯吱声,盛奶奶微眯着双眸,倚老卖老。

“孙子,你到底什么时候再给我生个大胖重孙子?”

盛煜寒面无表情,关于这个问题,老太太几乎每隔半月就要提一次,简直到了魔怔的地步。

“奶奶,我不爱江书雅,您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呢,强扭的瓜不甜。”

盛煜寒对老太太说话向来恭敬,以往的每次也都糊弄过去,只是这次,他不准备再敷衍。

“瓜甜不甜关我什么事,我只管我们家的瓜娃子,糖糖都快五岁了,你和书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始行动。”

盛煜寒的面色沉了几分。

这个女人醒来之后,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性情变得阴晴不定,教人猜不透她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我和她不会再有孩子,而且,我会找机会和她离婚。”

“什么?”盛奶奶这声尖叫,吓得窗口树梢的几只鸟大惊失色,扑簌着飞走。

“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我会和江书雅离婚。”盛煜寒非常冷静。

盛奶奶情绪激动的伸手指了指他,过了几秒钟后,胸口渐渐平复下来,语气也变得淡定不少。

“儿孙自有儿孙福,本来,奶奶是不应该管你,但你忘了?你小时候,是书雅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

“我记得。”

“既然记得,就不要提离婚。书雅对你有恩,现在又有糖糖,这辈子你们都得绑在一起。”

“奶奶。”盛煜寒抬眸。

“好了。”盛奶奶伸手打断他:“可以用晚饭了,你去叫书雅下来吃饭。”

说完,盛奶奶不再给盛煜寒开口的机会,率先离开。

……

好大的浴缸啊。

苏籽一走进浴室,就被里面那个巨大的圆形浴缸所吸引。

这些天,在医院里待着都快发霉了,虽说VIP病房里也可以洗澡,但因为刚刚苏醒,医护人员不准她泡澡。

三下五除二,将衣服全部脱掉,苏籽钻进温热的水里。

旁边的架子上有玫瑰花瓣,有精油,还有各种奢侈品牌的沐浴露,她随手选了几样,将泡沫搞得到处都是。

盛煜寒站在卧室前,停滞了几秒钟的时间。

这是他们的婚房,但自从结婚后,他一直睡在另外房间,从未和江书雅同房过。

这倒是他第一次进来。

门没有上锁,他轻轻一拧就推开了。

“江书雅。”

房间是江书雅喜欢的欧式风格,既浮夸又庸俗,盛煜寒一刻也不想待下去,皱眉喊她的名字。

没有人回应。

盛煜寒眉头皱的更深,刚才还娇弱造作的说自己不舒服,这会儿人却不见了,果然是装。

突然,他听到浴室方向传来什么声音。

“江书雅,你给我出来!”

想也没想走上前,他推开浴室的门。

“啊,姓盛的,你给我出去!”

打开门的瞬间,一团雪白的泡沫朝他脸上砸来,但他眼神何其厉害,还是一眼看到女人不着寸缕的样子。

她躺在浴缸里,白的发光的肌肤,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剔透。

身上该发育的地方全都发育了,一对su胸饱满白皙,即使是仰躺着,也可以看见中间的沟壑。

不足一握的腰肢好像轻轻一拧就会折断。

再往下是又挺又翘的柯基臀,一双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浸泡在水里,粉色的指甲盖露在水面娇俏可爱。

盛煜寒的喉咙情不自禁滚动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竟想冲上去撕碎她。

“盛煜寒,你,你为什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苏籽还在吼,不停的拿泡沫砸他,但都被他一一截住。

“够了!”盛煜寒闭目,胸口气息起伏不定:“奶奶叫我们下去吃饭,你赶紧收拾一下。”

睁开眼睛,这个女人拿一副‘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的眼神怒视他,一边还用手捂住前胸,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这么捂着根本无济于事吗,而且下面还彻底失守了。

“给我闭上眼睛。”苏籽气的随手拿起沐浴露朝他丢去。

盛煜寒头一撇,那瓶沐浴露直接擦过他的脸,啪的一声摔碎在墙壁上。

他难得没有生气,唇瓣勾起;“又不是没看过,装什么贞洁烈女。”

苏籽见没有砸中,又拿起一瓶砸过去。

门外。

两颗花白的脑袋整齐划一的趴在门缝上听墙角。

这样听了有一会,其中一颗脑袋忍不住动了动,揉了揉酸痛的脖子。

“蓉蓉,你听到什么了吗?”

蓉婶:“听到了一点,先生和夫人好像在吵架。”

“怎么又吵起来了?”

“好像还有什么哐哐哐,啪啪啪的声音。”

“什么哐哐哐啪啪啪?”盛奶奶不明白。

蓉婶皱了皱鼻子:“不清楚,总之动静挺大的。”

盛奶奶凝神思索了一番,突然恍然大悟,嘴巴张大:“不会是……”

哼,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呢,现在的年轻人啊太言不由衷了。

连忙扯住蓉婶的袖子:“走走走,我们下楼吃饭去。”

蓉婶还没反应过来:“不用叫他们吗?”

“不用不用,就我孙砸的体力,这一时半会都消停不了。”

盛奶奶拉着蓉婶开开心心的下楼吃晚饭去了,这边,苏籽也终于消停下来,因为盛煜寒终于肯挪动他尊贵的双脚走到外面等她。

苏籽穿着浴袍走出来挑衣服,盛煜寒不耐:“快一点,奶奶还在楼下等。”

五分钟后,素面朝天的苏籽穿着一条白色裙子和盛煜寒一起出现在餐厅。

盛奶奶正在用筷子吃披萨,突然眼角余光扫见他们,吓得筷子蹦跶了一下掉到地上。

像见了鬼似的:“你,你们,这么快就好了?”

苏籽一头雾水:“什么这么快就好了?”

盛奶奶大惊失色,看向自己的孙子,不应该啊,这才过去几分钟?如此不持久,她到底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抱上大胖重孙。

全文阅读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颗心,恐怕是盛煜寒这辈子见过的最难懂的。

只见老太太的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青,再又由青变黑,盛煜寒不用想,也知道老人家一定是想歪了。

“坐下,吃饭。”盛煜寒冷着脸拉苏籽坐下。

苏籽左右看了看,问道:“糖糖呢?”

上次只在医院见过一次,还是怪想念的。

盛奶奶还沉浸在孙子持久力不行的打击中,懒得回答。还是蓉婶笑着回道:“糖糖小姐和她姑姑一起去度假去了。”

姑姑?苏籽不动声色的思索,据她这些天的了解,盛煜寒确实还有一个妹妹,叫做盛晴晴。

这个盛晴晴和她哥一样,都和江书雅关系不好。

苏籽问完这个问题,就低头安心吃饭。

“我吃饱了。”盛奶奶勉强吃了几口,实在吃不下。撂下筷子,拉住蓉婶:“蓉蓉,陪我散心去。”

“这。”苏籽看着盛奶奶面前那盘披萨才吃了几口而已。

“食不语寝不言。”盛煜寒瞥了她一眼,示意她闭嘴。

哼,臭脾气,苏籽拿起筷子继续吃,也不与他计较。

吃饱了才有力气作战,刚才泡澡的时候,她都想好了。

既然盛煜寒如此厌恶她,她也不是狗皮膏药,不会上赶着去讨好他。

反正她不是真正的江书雅,只是她要借着江书雅这个盛太太的身份去对付苏雪珂和曲连笙这对**。

这段时间,她会和盛煜寒保持距离。等消灭掉仇人,自然悄无声息的离开。

盛煜寒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象牙筷子,不经意间,看到面前女人低头吃饭的样子。

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筷子一直捅着米饭,戳出好大个窟窿。

这个女人,好像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

以前他们在一起吃饭时,她总会大献殷勤,各种讨好,不仅给他夹菜,还给他剥虾,甚至是鱼刺都会亲自剔掉,烦不胜烦。

而今天,她居然只顾着自己吃饭,一点都不管他?

有一点点感到不爽快,盛煜寒提了提嗓子:“我们盛家的饭菜,难道难吃到让你咽不下去的地步?”

苏籽猛地抬起头,对上男人愠怒的双眸。

吃饭都要管?好,我忍。

苏籽低头吃饭,不再理他。

过了一会,突然,一盘红扑扑的对虾推到她面前,她愣怔了下,不解的抬头,只见盛煜寒用十分高傲的神情盯着自己。

“给我的?”苏籽懵了。

盛煜寒下巴扬起,无比矜贵的嗯了一声。

苏籽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盛煜寒不是很讨厌江书雅吗?居然这么好心把虾给她吃。她最爱吃虾了,但由于这张餐桌实在是太长太大,所以一直够不到。

苏籽愣怔了半响,讷讷的夹起一只虾直接塞进嘴里。

她吃虾,从来都是这么简单粗暴。

嗯,好好吃。

不消几分钟,一整盘虾都被消灭干净,苏籽摸了摸滚圆的肚子,打了个饱嗝,一抬眼,正对上盛煜寒可怕的脸色。

“怎么了?”苏籽打了个寒颤。

他的眼神好可怕,好像在怪她吃独食似的,可是这虾明明是他给自己的。

盛煜寒的胸口盘着一团怨气,这个女人是翅膀硬了,不给他剥壳也就算了,居然还全部吃完,她难道不知道他最爱吃虾吗?

以前虽说偶尔也玩些手段,故意生气,故意不理他,但那些都是一时的欲擒故纵。可现在,她玩的有些过了。

盛煜寒放下筷子,冷冷盯着苏籽:“好吃吗?”

“好吃。”苏籽如实回答。

盛煜寒把一盘鱼推给她,命令:“把鱼刺给我剔掉,还有上面的香菜、葱、芝麻、姜、蒜全部挑干净。”

……

花园里。

盛奶奶拉着蓉婶叹气:“五年前,寒儿和书雅一次就中,怀上了糖糖,现在五年的时间都过去了,书雅的肚子还一点动静都没有。”

“老太太,这事急不得。”

“叫我怎么不着急,你说,寒儿是不是年纪大了,那方面也开始不行了。”盛***心都*碎了。

“怎么可能。”

“那为什么怀上糖糖那晚一次就行,现在五年了,这么多次还不行。”

“这……”

“蓉蓉,你知道有什么法子可以壮阳吗?这种事情,我也只能和你这老姐妹商量。跟其他人,难以启口啊。”

“老太太,我哪里懂。”蓉婶伺候盛奶奶已经有几十年,两个人朝夕相处亲如姐妹,就目前这情况,蓉婶也很着急。

突然,蓉婶转了转眼珠子:“我以前听别人讲过,好像吃牛鞭马鞭,好像有用。”

盛奶奶皱眉:“到底是什么意思?”

蓉婶毕竟年纪大了,不要意思直说:“这个……”

盛奶奶苦思冥想了半会,灵机一动:“牛鞭马鞭,莫不是就是拴在它们头上的那根绳子?俗话说得好,以形补形,想必就是了。”

蓉婶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住,憋住笑意。

“老太太,这个牛鞭马鞭啊其实是……”容婶附上盛***耳朵解释。

过了半响,盛奶奶终于恍然大悟,一张老脸简直无地自容。

她委以重任的拍了拍蓉婶的肩膀:“蓉蓉,这件事情交给别人办,我不放心。你亲自去厨房煮上一锅,给寒儿灌下去。”

“得,我马上去办。”

蓉婶走了,盛***脸上绽出一抹胸有成竹的笑容。

心头一桩心事落下,她才发现肚子饿的咕咕叫,刚才根本没吃几口,于是朝餐厅走去。

老太太步伐矫健,还没走进餐厅,突然,看到几名女佣惊慌失措的从里面跑出来。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先生被鱼刺给卡住了。”

……

苏籽内疚的坐在沙发上,坐立不安,如坐针毡。

好在几分钟的*作后,医生很快取下鱼刺。

“盛总,鱼刺已经取出来了。”

盛煜寒的脸色比外面的天还要黑,他伸手捏起这根又粗又长的鱼刺,举到苏籽的面前。

冷笑:“我是不是可以告你蓄意**,这么大一根鱼刺,你看不见?”

“我……”苏籽可怜的眨眼。

她真的没有给人剔过鱼刺的经验,所以手法差了点。

全文阅读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