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霸总离远点》主角苏籽盛煜寒全本大结局阅读

《傲娇霸总离远点》主角苏籽盛煜寒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4:13来源:网络

《傲娇霸总离远点》主角苏籽盛煜寒全本大结局阅读,《傲娇霸总离远点》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傲娇霸总离远点苏籽盛煜寒小说阅读,傲娇霸总离远点小说精选:《傲娇霸总离远点》主角苏籽盛煜寒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傲娇霸总离远点》主角苏籽盛煜寒全本大结局阅读,《傲娇霸总离远点》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

《傲娇霸总离远点》主角苏籽盛煜寒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

《傲娇霸总离远点》主角苏籽盛煜寒全本大结局阅读,《傲娇霸总离远点》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傲娇霸总离远点苏籽盛煜寒小说阅读,傲娇霸总离远点小说精选:

《傲娇霸总离远点》主角苏籽盛煜寒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

《傲娇霸总离远点》主角苏籽盛煜寒全本大结局阅读,《傲娇霸总离远点》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傲娇霸总离远点苏籽盛煜寒小说阅读,傲娇霸总离远点小说精选:盛煜寒双眸眯起,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苏籽宽大的病号服已经变成了一件斜肩礼服,露在外面的大片肌肤雪白雪白的。盛煜寒只觉得喉咙一紧,一股无名之火迅速窜起,蔓延全身。

傲娇霸总离远点小说试读:

“江书雅,我没时间听你在这胡搅蛮缠,我今天过来,只是想警告你,下不为例!如果下一次,你还敢兴风作浪,做这些丢人现眼的事情,我会毫不留情的把你从盛家赶出去。”

“我……”

苏籽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再次被毫不留情打断。

“别妄想一次又一次挑战我的极限,如果不是看在***份上,我又怎么会留你。而你,既然得偿所愿当上这个盛太太,就该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别再给我兴风作浪,明白吗?”

盛煜寒面色冷峻,根本不在乎苏籽有什么反应,一味的训斥。

“你……”

苏籽斗胆再次出声,岂料又被他用眼神压下。

“给我闭嘴,我不想听到你说话!”

空气,有片刻的凝滞。

苏籽便也彻底不说话了。

她历来不是安于家室的良家女子,更不是任人欺凌的软包子。

原本还沉迷于他的男色中无法自拔,现在听到他说这些话,顿时觉得十分没面子。

什么臭脾气?以为自己长得帅说话就可以夹棒带刺。

三番几次打断自己说话,就算她这个盛太太再怎么不受宠,可难道连基本的话语权都没有吗?

盛煜寒说完这些话,好像多看她一秒钟都觉恶心,冷着一张冰山脸转身。

苏籽的暴脾气呼呼声上来,掐着腰就从病床上站起来。

气势汹汹,“你给我站住!”

手背上正在挂的点滴,顺势扯了出来,坠出无数点鲜红血滴。

她无视手上的这点痛楚,追上去想与他理论,谁知动作太猛,身体太虚,起身的瞬间,眼前突然猝不及防一黑。

“扑通”一声。

栽倒的瞬间有些狼狈,苏籽心想完蛋了。

但好在身手还算敏捷,即将与地面亲密接触的刹那,苏籽双手下意识往前一抓,及时拉了个垫背的。

盛煜寒只觉得腰腹间被人用力一拽,直接被她扑倒在地上。

一秒、两秒、三秒……

想象中屁一股被摔成四瓣的痛,并没有传来,苏籽吐了口气。

可下一秒,她就傻眼了。

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天哪,她的手为什么会抓住盛煜寒的皮带?

好巧不巧的,大拇指刚好就按在皮带的金属暗扣上,那扣子已经被按住,轻微松开了,隐隐露出里面的四角裤。

这画面,任凭谁看了都要想歪。

头顶,男人呼吸紧窒,显然已经到达暴怒的边缘。

苏籽尴尬的想缩回手。

岂料,盛煜寒猛地扣住她的手腕,眼底的阴霾,愈发沉重。

“看来你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刚捡回一条小命,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男人,江书雅,你是有多饥一渴?”

“我不是故意的。”虽然男人的话很伤人,但苏籽毕竟是个女孩子,已经脸红到不行,声音也变弱了。

天地良心,她真的没有一丢丢想要非礼他的意思。

更何况,她这才第一天认识他。

“装疯卖傻不是你一向的作风?每次都用这种粗劣的手段来勾一引我,真是够无耻的。”

“我没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

盛煜寒双眸眯起,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苏籽宽大的病号服已经变成了一件斜肩礼服,露在外面的大片肌肤雪白雪白的。

盛煜寒只觉得喉咙一紧,一股无名之火迅速窜起,蔓延全身。

“快点从我身上起来!”他怒吼。

尽管强行隐忍,但身体却分外诚实,已经僵硬到不行。

“起来就起来,谁愿意躺你身上,硬的跟臭茅坑似的。”

苏籽双手撑在他的胸前,作势要站起来。

为了防止自己再跌倒,她这次格外小心翼翼。一只手压在盛煜寒身上,另一只手按在墙壁上。

这下总不至于再发生什么意外了吧。

谁知,下一秒。

“江,书,雅。”

盛煜寒的怒吼声差点掀翻了整幢大楼。

苏籽被吓得娇躯一震,不知所措。盛煜寒咬牙切齿,面露痛苦:“你的手乱按哪里?”

什么?

苏籽慢了半拍。

等反应过来时,这才惊觉手心里的温度竟是灼人的烫,她低头,她的手居然按在……

而就在她迟疑的这几秒钟功夫里,那东西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看看盛煜寒那要当场砍死她的眼神,她只能讪讪缩回手:“年纪大了,眼拙,不好意思啊。”

盛煜寒许久都没有动静,只用那双黑色深潭般的双眸一瞬不瞬紧紧盯着她。

呼吸时而凝滞时而急促,每一下喷薄而出的吐息,都好像变得跟火源一样滚烫。

“你怎么了?”

苏籽再怎么迟钝,也察觉出他各种不对劲。

两个人离的这么近,她一开口,吐出来的馨香气息直逼心扉,还有那微微阖动的唇,好像诱一人的蜜桃果冻。

盛煜寒猛地扣住苏籽的腰,声音嘶哑。

“既然你这么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好,我就遂了你的愿!”

盛煜寒拽住她,将她狠狠丢到病床之上。

天旋地转间,苏籽下意识伸手抵挡在他的攻势。

虽然她承认盛煜寒对她有致命的吸引力,但她还不至于为之失去心智。

然而男女力量悬殊,很快,她就溃不成军,眼看着马上要失守。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

苏籽不由心中一紧,想要躲避,显然已经来不及。

一道可爱到爆炸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粑粑粑粑!我想拉粑粑,快要禁不住了。”

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小女娃穿着粉色公主蓬蓬裙冲到床前,圆嘟嘟胖乎乎的脸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珠炯炯发亮,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可爱极了。

小包子捂着自己的肚子,来回跳窜。

“快,我快要憋不住了,粑粑快要出来了。”

苏籽:“……”

盛煜寒完全没料到女儿会突然进来,毕竟平日里,孩子的身边至少有两三个女佣跟着照顾,完全不用他*心。

在小包子闯入的瞬间,他眼疾手快,掀起被子盖住衣衫不整的他们。

用温柔缓和的语气对孩子说:“糖糖,你先出去好吗,粑粑现在有点不方便,很快就出去找你。”

小包子来回跳窜了几下,一双水晶般的大眼睛突然一动不动盯着苏籽和盛煜寒看,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粑粑,你们在干什么?”

全文阅读

空气刹那间静止住。

诡异、静默、僵凝。

此时此刻,他们之间,虽未真的发生什么,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苏籽低头看看自己的样子,再看看盛煜寒的样子,老脸简直没地方搁了,这不是残害祖国花朵吗?

她抓住被子慢慢的将脸挡住,心里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盛煜寒脸色阴沉,他自恃在商场上所向睥睨,从无对手,也只有在面对自家女儿时,才有手足无措的时候。

他一时失声,不知如何作答。

小包子好奇的盯着他们看了又看,片刻后,突然恍然大悟,露出两粒可爱的小酒窝。

“哦,我明白了,麻麻生病了,所以粑粑在给麻麻打针。”

话音刚落,气氛再一次变得诡异,比起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咳咳咳……”

苏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剧烈咳嗽起来,咳得心肺都剧烈颤抖。

打针?

为什么她要想歪呢?

她捂着嘴巴咳嗽,白皙的脸蛋因此呛的通红。小包子歪着脑袋看了她一会,突然踩着小皮鞋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麻麻,你怎么咳嗽还咳的这么厉害呀?素不素病还没有好?”

肉乎乎的小手伸过来,像个小大人似的抚上她的背脊,又轻又柔的拍拂。

苏籽身子猛然一僵。

自从五年前失去那个孩子以后,她对所有的孩子都产生强烈的抵触心理。

但此刻,小包子轻抚她的背,那种触感,太微妙了……

仿佛封尘已久的心,被一根羽毛轻轻撩动。

她抬眸看着这个小女孩,孩子清澈充满童真的双眼里满是关心。

孩子叫她什么?妈妈。

哦,这个孩子原来就是江书雅和盛煜寒的孩子,应该就是五年前,江书雅给盛煜寒下药,然后怀上的,刚才几个女佣背地议论时就有提到过。

“麻麻,你好点了没有。”

小手继续轻轻拍打,小包子一边注意下手轻重,一边不忘问苏籽的感受。

盛煜寒把孩子养得很好,胖乎乎的手背深陷,一个窝一个窝的,可爱爆了。

苏籽情不自禁露出一脸姨母笑。

“好很多了。”

她话音未落,却莫名再次呛住,又咳嗽起来。

小包子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她转过脑袋。

“粑粑,麻麻的咳嗽还这么厉害,看来是病还没有好,你再给麻麻打一针吧。”

盛煜寒正发愁如何出去,听女儿这么一问,语气便有点不太好:“爸爸不会打针。”

“就像刚才那样啊。”小包子睁大眼睛:“你刚才还不是会吗?”

“那不是!”

小包子较真:“那是什么?”

盛煜寒:“……”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小包子伸出胖乎乎的食指,含在嘴里,像是思考什么,吮着手指头吧吱吧吱响。

“哦——”

她突然发出让人心惊肉跳的声音,睁大双眼。

盛煜寒有不好的预感,睨她:“你又明白什么了?”

小包子竖起手指:“我明白了。”

苏籽摸了摸耳朵,洗耳恭听。

“我明白了,粑粑和麻麻在做床一上运动!”

“噗呲!”苏籽正一手捂着被子,一手拿着杯子喝水。

听到小包子说这句话,口里的水直接喷了出去。

同样都是九年义务教育,这盛家教育出来的孩子就是与众不同,小小年纪竟然知道的这么多。

病房里,一下子又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盛煜寒的脸色瞬息万变,他用万分震惊又万分恼怒的语气,质问女儿:“你在胡说些什么?这些话,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如果被他知道,是谁带坏了他的小公主,就等着擦干净脖子替自己收尸吧。

小包子丝毫没察觉到气氛的诡异,眨着眼睛,继续有条有理的说。

“粑粑和麻麻就是因为做了床一上运动,出了很多汗,所以太热了,才会把衣服脱掉,素不素啊。”

苏籽竭力忍住,才没让自己爆笑出声,脸快要崩坏了。

岂料小包子接下来说的话,简直惊掉她的下巴。

“好生气哦,粑粑和麻麻在做床一上运动,居然都不叫上糖糖一起,糖糖也想和粑粑麻麻一起做运动。”

“额,这个……”她尴尬:“这个怎么能一起呢,你可是个小宝宝。”

“老师说了,多做运动身体好。”小包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糖糖也想身体棒棒,吃饭香香。”

盛煜寒的脸色从一开始就没晴过,听着女儿说这些话,他一言未发,只是那眼神如鹰隼般阴沉扎人,教人不敢直视。

小包子说完这话,就弯腰去脱自己的小皮鞋,手脚并用的爬上病床。

盛煜寒的脸色刷拉一声阴到了极点。

“你上来干什么,下去。”

“不要!”小包子胖乎乎的手,撩起自己蓬松的裙摆,背朝二人,露出里面可爱的小猪佩奇内裤。

然后,她小粗腿这么用力一蹬,身下的床垫便开始有节奏的弹跳起来。

“糖糖也要做床一上运动,糖糖也要跳!跳跳跳!”

苏籽所在的是VIP病房,病床还算宽敞,下面铺着的也是弹性十足的床垫。

小包子这么一跳,整张床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震动晃荡起来。

苏籽被震的七荤八素,小包子跳了一会后,脸上红的跟大苹果似的。

“粑粑,麻麻,你们不要再躺着了,站起来和糖糖一起做床一上运动。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我们来做运动……”

原来这就是小公主说的床一上运动?盛煜寒和苏籽同时松了口气。

只是盛煜寒担心的是,再这么跳下去,他何年马月才能从这个房间,不,是从这张床上下去,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

“咳咳。”盛煜寒看向女儿:“糖糖,你刚才不是说想拉粑粑吗?现在怎么又不去了。”

闻言,小包子的动作终于慢慢缓了下来,她低头摸摸自己的肚子:“好像粑粑又缩回去了。”

盛煜寒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强装镇定:“你先出去叫阿姨带你去厕所,待会粑粑出来,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好?”

“好哒。”小包子一听要去游乐园玩,两眼顿时放光,爽快的从床上跳下去,哒哒哒的走了。

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