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神医》完结版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王牌神医》完结版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2:32来源:网络

《王牌神医》完结版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裸的威胁,让在场的医生专家们都是面色一变。其中最为的担心的自然是韩世伟,不管怎《王牌神医》完结版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小说试读:《王牌神医》完结版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王牌神医》完结版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小说

《王牌神医》完结版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裸的威胁,让在场的医生专家们都是面色一变。其中最为的担心的自然是韩世伟,不管怎

《王牌神医》完结版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王牌神医》完结版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裸的威胁,让在场的医生专家们都是面色一变。其中最为的担心的自然是韩世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主刀医生,说有生命危险那是不可能,但自己以后再想在事业上有所上升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甚至自己现在的位置都难保。想到这里韩世伟再次将矛头指向了杨风。

《王牌神医》小说试读:

杨风的突然插手让所有人意外,尤其是那一句“人我来救,你滚出去!”听在众人的耳朵里面只感觉十分的可笑,甚至有人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尤其是韩世伟,他不明白一个小小的临时工哪来的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气笑道。

“我刚才不是让你滚出去了吗,我发现你不只是脑子有问题,你完全就是一个**!”

甩开韩世伟的手臂,杨风没有去理会对方,而且回头看了一眼麦秋雁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再次说道。

“我说了,人我能救,你们全都滚出去!”

如果说之前众人觉得杨风是在**,但现在这一副不将众人放在眼里的态度,彻底激怒了这些医学界赫赫有名的学着医师。

但凡是能站在这里的,哪一个不是有着专业级的水准,他们都开口断定救不活的人,现在居然出现一个黄毛小子说他能救,真是可笑至极。

“小子,且不说你有没有医师资格证,你可知道叶老得的是什么病,我们在场十几位名医都无能为力,你凭什么救!”

“若是你之前说这句话,我能看在你年轻无知不和你一般见识,但是现在人都已经死了,莫非你是华佗在世,有回天之能?”

数位义愤填膺的年轻医生你一言我一语,他们只认为杨风是年少轻狂,不知所谓。甚至其中一人直言叶老已经死了。

“都给我闭嘴!”

这句话让叶夫人再次暴走了,怒吼一声。

目光环视病房中的所有人,一双眸子之中全都是寒霜:“我不想在听到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如果老爷子今天有什么意外,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我说的是所有人!”

**裸的威胁,让在场的医生专家们都是面色一变。

其中最为的担心的自然是韩世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主刀医生,说有生命危险那是不可能,但自己以后再想在事业上有所上升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甚至自己现在的位置都难保。

想到这里韩世伟再次将矛头指向了杨风。

“都是因为他,我之前便是打算先救人的,都是他耽误了时间,现在已经过了抢救时间了。”

韩世伟的再次喊了出来。

叶夫人反应再迟钝也能明白韩世伟在推卸责任了。

冷冷的盯了一眼韩世伟,叶夫人将注意力放在了杨风的身上。

“你说你有办法救老爷子?”

“有!”

没有丝毫犹豫,杨风直接回应。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透露出无比的自信。

叶夫人犹豫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叶夫人死死地盯着杨风的眼睛,她想知道这个年轻人究竟何来的底气。

杨风更是毫不避讳对方的眼神,四目相对,杨风神色平静,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淡淡开口:“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救,或者死!”

的确,她此时已经没有选择了,两人足足对视了五秒钟,最终叶夫人还是选择了妥协,挥了挥手让保镖收起手枪。

“你有什么要求,我可以尽可能的满足你,医疗设备,人员,我可以给你最好的,只要你能救活他 ,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叶夫人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人,但是事到如今,别无选择。

“我不希望在听到自己耳边有苍蝇在嗡嗡乱叫!”

丢下一句话,杨风直接走向了手术床边,开始准备工作。

麦秋雁看着杨风,眼神复杂。

她发现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明明前一刻还只是一个给自己打下手的临时工,转眼间,就像是换了个人。

“还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准备工具,再次进行手术!”

杨风正在做准备工作,回头发现麦秋雁居然站在原地发呆,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回过神来的麦秋雁连忙应了一声,她走到杨风的身边准备了起来。

这一次,院长李建全也是留了下来,辅助杨风。

“不要根据你们的过往经验做出任何判断,接下来一切听从我的指令。林芸你是护士长,我希望你做好表率!”

林芸十分诧异,听这个杨风的口气,似乎还想把叶老救活?

这怎么可能呢?

李建全道:“这位杨风医生医术超群,就是来治愈叶老的。林芸,你是护士长,应该明白你的工作!”

林芸猛然惊险:“好,我会全力配合杨医生。”

“强心针,静脉推注2毫克。”杨风首先下了指令:“准备开胸器具,等心率稳定60,马上二次开胸!”

林芸都很佩服杨风的大胆,静脉推注1毫克多巴胺的剂量已经是极量!杨风开口就是2毫克!一般的医生根本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毕竟多巴胺是一种兴奋剂,用量过度会直接导致心律失常,甚至可能导致血管坏死、坏疽!

林芸虽然心中吃惊,但是她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当下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静脉推注。

五分钟后,心率上升,稳定在六十。

“麦秋雁,院长,做好开胸准备!”杨风仔细的抚摸着叶老腹部的巨大缝合伤口,仿佛在透过皮肤感受叶老体内脏器的活动情况。

麦秋雁这时候道:“杨风,几个小时前叶老刚刚进行过开胸,并且开胸的切口很大,如果二次开胸的话,很难找到合适的其他位置进行切口。”

杨风道:“那就沿着原来的切口再切一次。”

麦秋雁大吃一惊:“如果沿着原来的切口再次切开,就意味着要再次切开缝合的多条动脉管,万一止不住血怎么办?”

开胸可不简单只是切开皮肤,同时还要切开胸腔内的多条动脉管。动脉管很脆弱,缝合之后沿着原伤口再次切开,很难止血!

杨风迅速道:“我只问你一句,你能不能做到?”

麦秋雁倒也干脆:“我没问题,但是开胸之后怎么办?如果没有办法解决心脏的缺陷,我们最终仍旧只能再度缝合……以叶老现在的情况,恐怕不等我们再度缝合就可能撑不住了。”

麦秋雁不想重蹈上一次的覆辙。

林芸也有些后怕:“麦医生说的没错,上一次开胸就是因为心脏问题无法解决,被迫缝合……当时如果不是麦医生水平高,只怕等不到缝合完毕叶老就已经去了。”

杨风的手仍旧在叶老的腹部缓缓抚摸游走:“这个我来解决,按我说的做就是!麦秋雁,准备开胸!”

麦秋雁拿起22刀片准备切开皮肤,但是几次都犹豫不决。

上一次也是她开胸的,她清楚的记得,当时开胸一完成,叶老的心房就快速衰竭,大家不得不迅速缝合……

这一次,麦秋雁生怕遇到同样的情况,迟迟不敢下手。

“你还等什么,快动手啊!用最快的速度打开胸腔。”杨风呵斥道。

麦秋雁一咬牙,手起刀落。刀片稳稳流畅的切开皮肤,显示出超高的手术水平。

把刀片交给旁边护士,麦秋雁伸出右手:“直角钳。”

接着,麦秋雁用直角钳迅速分离胸骨柄上方的锁骨间韧带与胸膜,以及疏松结缔组织。

动作还是精确快速。

随后麦秋雁用胸骨锯纵向切开胸骨,再用胸撑撑开胸腔。

最后,用电刀打开心包,用7X17圆针4丝线悬吊心包。

一切的动作都行云流水,直到整个胸腔完全打开,五脏六腑都清晰的呈现在众人身前。

“肝素用量3mg/kg,中心静脉推入。准备套上阻断带,阻断静脉管,阻断动脉管……”麦秋雁深吸了口气:“好了,开胸完成。”

杨风很赞赏的点点头:“十分钟完成,做的不错。心率多少?”

林芸急道:“30,迅速下降……26了,24了……10……0!心脏停跳了!停跳两秒!停跳三秒!”

林芸有点慌:“要不要用电击除颤?”

心脏停跳,意味着叶老再一次站在鬼门关。

心脏停止了跳动大约4秒左右,如果是站立的情况下就可能会出现眼前发黑的状况了,如果增加到10秒左右的话就很可能出现晕厥,持续到15秒左右的话就会伴有抽搐了。

心脏停止跳动30秒以上则呼吸停止,1~2分钟则瞳孔放大,超过3~5分钟者,如抢救不及时则可造成死亡。停博7分钟以上大脑不可逆损伤,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脑死亡。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而身为主刀医生的杨风却迟迟没有做出决定,手术室内每个人都要慌了!

杨风却不慌不忙:“不用电机除颤,继续用强心剂,改为心内注射,打左心室,2毫克,灭菌生理盐水稀释十倍注入。”

2毫克心内注射,仍旧超过极量一倍!但是林芸没有任何犹豫,很快完成注射。

所有人都注视着显示器,等待奇迹的出现。

不过让大家很失望,心电图仍旧是一条直线。

林芸焦急叫:“心率没有复苏!杨医生,怎么办?”

大家心如死灰。

杨风的表情空前严肃,但是他的眼神却仍旧保持大海一般的平静。

光是这份从容不迫的气魄,就让麦秋雁几个人感到敬佩。

杨风的手不断的抚摸着叶老的身体,片刻后道“继续心内注射强心剂,打右心室,3毫克,灭菌生理盐水稀释十倍注入!”

心内注射强心剂,1毫克就是医学上的极量!

杨风一下要注入超过极量三倍的强心剂。

林芸都惊呆了,拿着注射器迟迟不敢下手。

“不要害怕,我是主刀医生,出了任何问题由我负责。你照做就是,要快!”杨风催促。

林芸一咬牙,下手注射!

很快,显示器上的直线出现了波动,心率上升!

稳定在40!

“呼!”

全场都松了口气,甚至有护士跳了起来。

杨风也松了口气:“叶老的身体比一般同龄人要强健很多,不然真是麻烦了。秋雁,院长,你们准备切除肺部肿瘤!要快!”

麦秋雁面露迟疑:“杨风,叶老的心率只有40,而且脉搏很微弱。超过极量三倍的强心剂维持时间有限,也不稳定,随时可能出现意外!这种情况不具备手术条件。否则我们一动刀,叶老心脏会再度停跳!”

李建全也有同样的顾虑:“是啊小杨,切除肺部肿瘤的手术并不算太难,难的是叶老的心脏支撑不住!”

“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会修复叶老的心脏!开始吧!”杨风的声音仍旧是那么从容不迫,给人很强的信心。

麦秋雁还是不放心:“你先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修复叶老的心脏?不然我不放心!”

杨风瞪了麦秋雁一眼:“你意思是要我现在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给你阐述我的手术原理?我没问题,但是叶老能撑得住吗?真是胸大……”

无脑两个字杨风强忍住没说出来。

麦秋雁脸色一红,无话可说。很快开始手术。

果不其然,两人一动手。

林芸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心脏再次停跳!”

大家再一次不知所措。

“不要看着我,我没让你们停下,你们做自己的工作就好!”杨风很淡定,朝护士伸出手:“11号刀,心脏镊。我要切开心脏了!”

嘶!

大家都惊呆了!

心脏都二次停跳了!你不想着抢救恢复心率,居然还要把人家的心脏切开……这不是找死吗?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大家都惊呆了!

心脏都二次停跳了!你不想着抢救恢复心率,居然还要把人家的心脏切开……这不是找死吗?

每个人的心里都哇凉哇凉的。

杨风没理会他们异样的眼神,直接把心脏切开了一个口子。只见心房和心室里都充满了黑色的粘液。这些粘液死死的黏在心内。

像农村火灶上的锅底,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污垢!

散发出一股非常恶心的刺鼻臭味。

麦秋雁闻到这股恶心的味道,连继续手术的心情都没有了。正打算停下来给杨风理论。

她也是手术大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杨风用这种不负责任的方法把叶老活活折腾死!

“秋雁,继续不要停,我会让叶老的心脏恢复!”杨风冷淡的看了麦秋雁一眼。

麦秋雁只好强忍着臭味继续手术。

“叶老心内发生了电解质紊乱,护士准备纠正酸碱平衡,稳定电解质以维持细胞渗透压和体液。另外,林芸护士长,请你准备无菌清理液,清洗心房心室。”杨风下了命令。

但是林芸尝试后惊讶的发现,消毒液根本无法洗掉心内的黑色污垢。那些污垢就像橡皮糖一样黏在心内,怎么都弄不下来。

林芸十分好奇:“杨医生,这是什么东西?”

杨风道:“一种特殊的毒液,应该是叶老在战时被人注入了这种毒素,才导致心脏后天缺陷。只要清理掉这层液体,叶老的心脏就有可能恢复正常。”

“这液体有毒?”林芸吓了一跳。

杨风轻声道:“过去这么多年,毒素被极大的稀释了。再说,这种毒液只要不穿破皮肤就不会伤害到人体。你们不要害怕。”

林芸这才松了口气。护士们也放下心来。

无形中,她们已经对杨风产生了一种信赖。

林芸道:“叶老的心脏不能停跳太长时间,必须尽快清洗掉这层毒素。只是如何才能清洗掉它?”

“林芸你来按住叶老心脏的主动脉管,我来配清理液!”杨风开口后发现林芸站在旁边不敢出手。

林芸只是护士长,配合医生做手术可以,但是要她亲自上台,她还是没有自信。

“不要害怕,你只需要按住我手指的位置就可以。现在叶老心脏停跳,就算你按得不好也不会喷血!”杨风安慰道。

林芸鼓起勇气,接过杨风的手按住动脉管。但是因为手法不熟悉,仍旧导致部分出血。这让林芸很慌。

“你做的不错,就这样按着。轻微出血不要紧!”杨风的话给了林芸很大的自信。

快速拿过护士配好的电解质清理液,杨风趁人不注意划破自己的手指,然后滴了一滴鲜血进去。

鲜血很快和清理液融为一体,化为无形无色。

杨风出手再次清洗,这层黑色的液体污垢果然被溶液融化了。杨风用导管把液体引流到器皿密封,交给护士:“放好它。一会我要带走!”

说时迟,其实从杨风切开心脏到现在也就分把钟的时间。

接过林芸按着的动脉管,杨风发现叶老的心脏被毒液腐蚀得很深,心脏内的肌肉和细胞结构都被严重破坏,甚至出现了很多细微的穿孔,可谓坏透了。

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林芸焦急的问:“毒液虽然清除了,但是叶老的心跳还没恢复,继续心内强心剂吗?”

“强心剂已经没用了。”杨风眉头紧皱。

“那用电机除颤?”

“用了也是白用!”

“那怎么办?”林芸急了:“叶老心脏停跳已经两分钟了!呼吸已经停止,瞳孔都有放大发散的征兆了。”

麦秋雁猛然转头冲杨风大叫:“肺部活性停止,组织开始外出血,血管硬化得厉害!杨风,怎么办?”

麦秋雁做过无数的手术,但是像今天这样几乎没有希望的手术,她还是第一次经手。

李建全忽然大汗淋漓,失声道:“肺部停止供血,部分肺泡开始停止气体交换功能……杨医生,快快做决定啊!”

杨风没有回答,而是闭上了眼睛:“你们不要慌,继续手术!”

说着,杨风捏着叶老心脏的右手开始动了起来。五指错落有致的拍打着叶老的心脏。

仿佛一个吉他手的手指在不断的拨动琴弦。

杨风手指拍打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居然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嗡嗡嗡~”

声音不断加大,最后居然宛若蜻蜓振翅,快的让人看不清楚手指了……

整个手术室内死静,死静!

只有杨风手指震动的声音。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杨风震动的手指,看着杨风脸上的汗水一点点的顺着脖子滑落,护士不断给杨风擦汗。

这让护士都惊呆了,这里面的温度并不高,但是杨风却大汗淋漓!

过不久,一个期待已久的声音响起。

“扑哧!”

“扑哧!”

心脏跳动的声音。

叶老的心脏,开始搏动。心率开始恢复。

10、20、30、40、50、60、60……

“这……太不可思议了!”麦秋雁惊呆了,简直无法理解。

年过五旬的李建全好像知道了什么,顿时满脸崇拜:“莫非……这就是医学史上失传了上百年的‘蝶舞共振’?”

杨风也松了口气,并没有隐瞒:“院长好眼力,蝶舞共振只是一个形容词,每一个物体都有一个共振频率,叶老的心脏也不例外。当我的手指振动频率接近叶老心脏频率时,心脏就会跟着跳动。也就是说,现在叶老的心跳是我伪造出来的,并非心脏自主的跳动,如果我的手停下来,叶老的心脏马上就会停跳。但是这足以维持叶老的身体机能。你们快手术吧!”

李建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快,快手术!别愣着了……”

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是,杨风很快就面红耳赤,大汗淋漓,面色都因为极大的痛苦而变得扭曲。

……

会议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原定的五个小时。

不过这些医生们却不怎么感到紧张。

盖因就算叶老真的遭遇了不测,也有杨风承担所有的责任,他们有恃无恐,因此大家的心情都还不错。

正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一脚暴力踹开。

一个身穿**制服的美女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我**呢?我**怎么样了?”

这美女身高超过一米七,虽然穿着**制服,却仍旧掩盖不住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材,特别是一双大长腿,更是修长的不像话。

这美女风尘仆仆,腰间还别着手枪,可见刚刚在外面执行任务,匆忙赶过来的。

另外还有五个精悍的警员跟在美女身后,这些警员一看就是精干好手,杀伐果断,给人很大的压力。

韩世伟认出来人,起身笑着迎接:“原来是叶苏寒警官啊。快坐下说!”

叶苏寒,中海市刑警队的大队长,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队长。据说连续获得三届警界女子格斗冠军。入驻中海市后破获不少大案,在黑白两道都颇有名声。

叶苏寒没给韩世伟好脸色,冷然道:“韩主任,你身为我**的主刀医生,不在手术室给我爹做手术,待在这里做什么?就不怕我告你渎职吗?!”

韩世伟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正义凛然的道:“叶警官,不是我要待在这里,我也想为叶老的病情出力啊,但是有人把我赶出手术室了啊。”

“你是平安医院的副院长,心肺方面的权威专家。谁能把你赶出来?”叶苏寒很诧异。

韩世伟道:“原本叶老的手术的确由我负责,我也联合在座的诸位同僚对叶老进行过开胸手术,并且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叶老是有可能复原的。但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叫做杨风的毛头小子,居然瞧不起我们,说我们是庸医,还说我们要害死叶老,说我们根本不配给叶老手术。就这样,我们被这毛头小子赶出手术室了。”

不明白前后缘由的叶苏寒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杨风是哪颗葱?”

韩世伟继续添油加醋:“杨风原来就是医院的救护车司机,还是临时的。这小子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居然妄想给叶老做手术,这不是故意把人往鬼门关里推么。说句很残酷的话,原本我离开手术室的时候,叶老至少还有五个小时的生命。但是现在都六个小时过去了,我估计叶老在杨风手上已经遭遇了不测。”

叶苏寒听完暴跳如雷:“一个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的**给我**做手术?你们为什么不拦着他?”

虽然叶苏寒很生气,但是她到底是干**的。哪怕在愤怒的时候也保持了基本的逻辑分析能力。

面对叶苏寒凶狠的质问,韩世伟额头直冒冷汗:“叶警官,我们当时是全力阻拦的。但是拦不住啊!”

“放屁!”叶苏寒大叫:“你们在场七八十号人,而且个个都是医学专家,医院领导,怎么会拦不住一个毛头小子?我看你们分明就是在推卸责任!”

韩世伟不愧是老油条,此刻仍旧不慌不忙:“有院长李建全为杨风撑腰啊,另外医院最有威望的年轻博士麦秋雁也和杨风站在一边。我们怎么拦得住?”

这话说的其实很有讲究。韩世伟直接把李建全说成是杨风的后台。将来叶老出了事,身为叶老家属的叶苏寒如果揪着这个点不放的话,只怕李建全责任难逃。迟早要被下课。

一旦李建全被下课,那么自己就有可能上位!

一箭双雕,可谓老谋深算!

“李建全做事情向来稳重?怎么今天这么糊涂?”叶苏寒到底是警队的副队长,还是有基本的判断能力的。

韩世伟拿出杨风的约定书,交给叶苏寒:“叶警官,你看看这个约定。杨风那个愣头青为了要给叶老手术,居然自己包揽了所有的责任。你现在知道这小子有多么狂妄自大了吧?这等狂悖之徒一旦有院长撑腰,我们如何阻拦得了?”

“碰!”

叶苏寒把手枪套猛得砸在会议桌上:“杨风这家伙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饶不了他!杨风他人呢?”

叶苏寒这一怒,杀气弥漫,全场的人都为之一震,有点喘不过气。

韩世伟眸子里闪过不易察觉的阴笑:“还在手术室呢。进去都一个多小时了。我觉得杨风他就是个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的江湖**,在手术室里多折腾一刻,叶老就多一份危险!你赶快去阻止他吧,否则叶老迟早要被他折腾致死!”

“手术室在哪里?”叶苏寒的眼神冷冰冰的,好像随时准备去**似得。

“五楼,7号手术室。”韩世伟刚刚说完,叶苏寒拿起手枪套,踩着皮靴火急火燎的冲出了会议室。

看着叶苏寒等人离开,韩世伟嘴角闪现出浓浓的笑意。

……

手术室内,手术仍旧紧锣密鼓的进行。

从杨风用手指恢复叶老的心跳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李建全和麦秋雁两个人仍旧在全力切除肿瘤扩散的区域,没有结束的迹象。

不断给杨风擦汗的林芸注意到杨风的面色苍白,甚至身体都有点发抖,这是身体严重透支的症状。

“杨医生,你没事吧?”林芸很担心杨风撑不住。

现在的杨风对手术的成功太重要了,一旦杨风的手指停下震动,叶老会再次停跳。到时候不管麦秋雁李建全的手术做的多么成功,叶老都必死无疑。

杨风摇摇头:“我没事。”

虽然嘴上说没事,但是杨风只觉精神都出现了恍惚,吃力的冲麦秋雁道:“秋雁,还要多久?”

麦秋雁抬头看了杨风一眼,骤然发现杨风的脸色苍白得吓人,和死人差不多。而且杨风的身体都在轻微的摇晃,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似得。

麦秋雁忽然有点心疼杨风:“叶老的肺部肿瘤扩散到相当区域,为了确保肿瘤切除干净,我需要多花一点时间。你,还撑得住吗?”

虽然她不知道杨风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来维持叶老的心跳,但是肯定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

自己的手术其实并不算太难,只需要把肿瘤切除就好。这样的手术麦秋雁已经做过很多。但是叶老最后能否活过来,全靠杨风!

杨风咬紧牙关:“尽量快一点。”

一向看杨风不惯的麦秋雁忍不住说了一句关心人的话:“你坚持住,很快就好了!”

说完,麦秋雁接过李建全的手术刀:“院长,我来主刀吧,你辅助我。这样快一些!”

麦秋雁虽然水平不见得比院长好,但是人年轻,手速快。

李建全倒也没有反对:“好。”

手术室再次恢复安静,只有传递手术器具的声音。

可就这个时候,手术室的大门被猛然打开。叶苏寒无视工作人员的阻拦,直接冲进手术室,大叫道:“杨风,你给我滚出来!”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