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神医》无弹窗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王牌神医》无弹窗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1-18 09:52:20来源:网络

《王牌神医》无弹窗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没办法,谁让我之前在上面发表了几篇论文呢,他们居然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篡改了我的部分原《王牌神医》无弹窗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试读:《王牌神医》无弹窗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没办

《王牌神医》无弹窗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

《王牌神医》无弹窗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没办法,谁让我之前在上面发表了几篇论文呢,他们居然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篡改了我的部分原

《王牌神医》无弹窗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试读:

《王牌神医》无弹窗 《王牌神医》杨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没办法,谁让我之前在上面发表了几篇论文呢,他们居然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篡改了我的部分原文,真是太没节*了!我刚才正和他们沟通呢。诶,这种事情真是烦人啊,早知道就不乱发表什么论文了。”杨风很是生气。“吹,继续吹!有本事你就把这天给吹破!”麦秋雁一脸的鄙视。

《王牌神医》小说试读:

声音很大,带着冷冽的杀气。

整个手术室的人都吓了一跳。好在麦秋雁已经完成了主体肿瘤部分的切除,不然这一惊吓,非要在在肺部拉出一道大口子来不可。

见大家没有回话,叶苏寒拿起警棍就朝手术台冲过来:“杨风,你这个家伙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还强行要给我**做手术,我**迟早要被你害死。快给我出来!”

“你们谁是杨风?”叶苏寒质问全场。

“我是。”杨风强忍着身体过度透支带来的痛楚。

“你能自己承认,算你还有胆子。给我出来!我好好给你算账!”叶苏寒大步冲到杨风身前,伸手就要去擒拿杨风的双手:“我**乃是军中元老,我怎么会把我**的生命交给这种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的小子!”

在叶苏寒看来,擒拿杨风应该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就在她的手要接触到杨风的肩膀的瞬间,忽然一根银针刺在叶苏寒的脖子上。

然后叶苏寒就浑身呆滞,怒目圆睁,像木头一样“碰”的一声倒在地上。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后面几个警员冲上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们放心,我只是把她打晕了。半个小时后她会自动醒过来。叶老的病倒了最关键的时候,不能受到干扰。你们把她抬出去吧!”杨风冲那几个警员解释了一番。

警员们蹲下身,查看叶苏寒的呼吸,的确一切正常。李建全这时候也讲述手术马上要成功了,请警员们不要打扰。

警员们这才把叶苏寒抬了出去,手术室重新恢复安静。

麦秋雁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沉下心来快速清理肺部的肿瘤区域。

这个时候,尽快完成手术就是对杨风最好的关心。

十分钟后,麦秋雁收起手术刀:“肺部肿瘤确认切除完毕,现在开始修理肺部周围的伤口。”

麦秋雁没有休息,狠狠的眨了眨眼睛,继续工作,五分钟后,麦秋雁站直了身体:“伤口修理完毕!杨风,接下来怎么做?”

无形中,杨风已经成为了手术中的主心骨。

杨风没有回答,他的身体都僵化了,五根高速震动的手指缓缓停下。

大家都十分紧张!

按照杨风的说法,一旦手指停止震动,叶老心脏会再度停跳。

现在肺部肿瘤手术已经成功了,叶老能不能活过来,全看心脏是否有自主跳动的能力了!

纵然杨风的手指停止震动,叶老的心脏却仍旧在跳动。

心脏有了自主的生命力!

显示器上显示心率60!

一切正常!

大家都激动的直接跳了起来!

他们知道,手术最难的难关已经过去了。可以说已经成功了!

麦秋雁很欣喜:“杨风,你真牛13!快把手拿开,我们开始缝合胸腔。”

杨风的手指虽然停下了震动,但是手掌却仍旧紧紧捏着叶老的心脏,杨风也想松手,可是手臂已经僵硬**,根本无法移动。

非但如此,杨风大半个身体都**僵硬了。

杨风只觉两眼昏花,天旋地转。如果不是强撑着,早就昏睡过去了。

施展蝶舞共振足足一个多小时!所承受的痛苦和折磨,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林芸,杨风的身体在长时间的超负荷运转下已经僵化了。你扶着他,帮他把手挪开!小心一点,不要用力过度,否则容易拉伤杨风的肌肉!”麦秋雁小心翼翼的嘱咐。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林芸才把杨风的手挪开。然后杨风整个人都朝她身上压过来,其他几个护士连忙上前帮忙,才勉强把杨风扶稳。

麦秋雁连声道:“轻轻的揉杨风的双手肌肉,特别是那只用了蝶舞的手。这样有助于恢复肌肉的舒张,利于供血。”

林芸连忙照做,片刻后杨风的脸色果然有所好转。

麦秋雁这才松了口气,冲李建全道:“院长,叶老的心脏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闭合胸腔应该不会出问题了。”

李建全深深点头:“嗯,一切正常了。”

麦秋雁还是不放心杨风,又嘱咐林芸:“林芸,你扶杨风去我的独立办公室休息吧。这里没问题了。”

林芸扶着杨风离开后,麦秋雁才松了口气:“院长,我们开始吧。”

“好,开始!”

二十分钟后。

“胸腔缝合完毕!”麦秋雁缝完最后一根线,看着显示器上各项生命特征都正常,她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手术完美成功!杨风真的创造了奇迹!”

在手术开始之前,她根本没想过手术会成功!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她都觉得很难!

但是在杨风的主导下,居然创造了奇迹!

李建全摘下手套,擦拭了把额头的汗水:“是啊,这一次手术能成功,全仗杨风那起死回生的超高医术,说实话我此刻除了欢喜之外,更多的是震撼!没想到我这把年纪还能够看到蝶舞共振这样传说中的绝技!”

说着,李建全居然有点老泪纵横的感觉。

“蝶舞共振?这有什么渊源?”麦秋雁回想起刚才杨风那只玄妙无双的手,心中满满的震撼。

“下次再告诉你。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外面还有一大堆头疼的问题等我去处理。”李建全故作高深的挥挥手:“手术室就暂时交给你了。”

送别院长,麦秋雁在手术室里观察了半个小时,叶老一切正常。麦秋雁又给护士交代一些事项,这才放心离开。

消毒洗浴,在更衣室换上得体的白大褂,麦秋雁朝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她的心情很不错,嘴里哼着小曲。联想到接下来就要见到杨风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麦秋雁居然有点小开心。

“真是没看出来,你这个流氓,**,居然有这么高超的医术。而且还挺有正义感的。好吧,我承认我之前错怪你了……不行,我要是这么说的话岂不是等于承认了我自己有错误?他明明就是个流氓嘛,我之前并没有错怪他……不过他这个流氓还是有点人格魅力的,算是个好流氓吧?”

麦秋雁脑海里盘算着接下来该对杨风说什么话:“不管怎么说,一会儿都不能和他吵架。我还要问问他那个蝶舞共振是什么东西,如果他能够教我的话就太好了。还有,他三天前怎么就一眼看出叶老的心脏有缺陷的?”

麦秋雁已经想好了一整套说辞,对于一个潜心研究医学的麦秋雁来说,杨风刚才神乎其技般的表现对她的吸引力太大了。

来到办公室门口,麦秋雁深吸了口气,然后推门而入。

看到办公室里的景象,麦秋雁瞬间石化!

只见杨风披着自己的空调毯,兴奋的坐在电脑面前看视频。

视频声音放的很大,都是大家都熟悉的那几句日语……

麦秋雁脸色瞬间就红扑扑的,不用看他也知道视频上面的画面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麦秋雁生怕办公室外的人听见,赶紧反手关上办公室大门,喝问:“杨风你居然一个人躲在这里看这种视频……还把声音放这么大,要是被其他同事听见了,我的名节就要全毁在你手里了!”

“不,不是这样的,是你的电脑中毒了,我怎么关都关不掉!”杨风一本正经的解释:“不信你过来看看。”

麦秋雁将信将疑的凑过去,果然发现是电脑中毒了。她用鼠标怎么都关不掉视频。

视频里的不雅声音不断响起。

麦秋雁看着那些画面,脸色红扑扑的。

杨风居然有几分开心:“我没骗你吧,都说了是你电脑中毒。我是有个理想有抱负的青年,怎么可能会看这些玩意儿。”

看来确实自己误会杨风了,杨风还没有那么不堪。

想到这里,麦秋雁居有些小高兴,不过却板着脸:“电脑中毒之前你在干什么?”

“我在浏览网页。”

“浏览什么网页?”麦秋雁狐疑的看着杨风。似乎怀疑这家伙在浏览一些不雅的网页。

“国际权威杂志《生物》的官方网站!”

“你就扯吧!”麦秋雁狠狠的鄙视了杨风一眼:“你怎么可能会独自浏览这么高大上的网页?”

“没办法,谁让我之前在上面发表了几篇论文呢,他们居然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篡改了我的部分原文,真是太没节*了!我刚才正和他们沟通呢。诶,这种事情真是烦人啊,早知道就不乱发表什么论文了。”杨风很是生气。

“吹,继续吹!有本事你就把这天给吹破!”麦秋雁一脸的鄙视。

《生物》是国际联合生物研究所创办的权威杂志,多少医学大师做梦都想在上面发表论文,奈何该杂志审核非常严格,每年只有极少数的几位医学家得论文过审。

而每年的诺贝尔生物学奖评审,都会把医学家是否在该杂志发表过论文作为一项重要指标!

麦秋雁和她的大学导师穷尽努力也无法在《生物》杂志上发表论文。

杨风怎么可能一下就发表几篇?

开什么国际大玩笑?

杨风耸了耸肩:“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别说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连鬼都不会信!”麦秋雁愤然的把主机插头拔下。

电脑黑屏,办公室这才恢复宁静。

杨风松了口气:“你这电脑诡异的很,我建议你以后少用,免得真的见到鬼了。”

麦秋雁一阵无语,有种想一巴掌抽死杨风的冲动:“电脑中毒的事情我就不说了,你披我的空调毯干什么?”

这件肤色的空调毯是麦秋雁最喜欢的一件。平时在办公室写研究论文写的太晚,他就会在办公室内洗澡,然后盖着空调毯休息过夜。

因此在这里准备了一些简单的衣物和毯子。

一般来说,正规公立医院不会给医生配备带卫生间的豪华办公室,哪怕是院长也不例外。但是平安医院是龙药集团旗下的顶级私立医院!

而龙药集团乃是中海市最顶级的医药公司,业务涉猎制药加工,药材种植,医院经营,医疗基金会,生物医学研究等等。

平安医院为了聘请麦秋雁这种国际知名的医学博士,自然要配备一流的办公环境。

杨风理直气壮的表示:“这空调的温度太低了,我找不到遥控器……翻遍了你的衣柜,只好找到这件空调毯披上了。”

麦秋雁板着脸:“你未经我同意就盖我的毯子,太没底线了!快给我脱下来!”

一想到自己经常贴身盖着的毯子此刻就紧紧的裹在杨风身上,麦秋雁就感到浑身不舒服。这不是变相有肌肤之亲嘛?

“不脱!我觉得裹着很舒服!”杨风态度强硬。

“这是我的毯子,你快给我脱下来!”麦秋雁怒极冲到杨风身前,伸手就要去剥杨风裹着的毯子。

“你想干什么?”杨风双手捂着胸口,随时准备防御来自麦秋雁的侵犯。

“你脱不脱?”麦秋雁发飙了。

“不脱!”

“喂喂喂,别动手啊,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暴力啊……我都说我不脱……别,别这样,我会招架不住的……”杨风整个人都被麦秋雁压在椅子上,反抗得很“胡乱”。

正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杨风,我**已经醒过来了,刚刚是我不对,我来给你道歉……”刚进门的叶苏寒看到房间里的景象后直接愣住了:“你,你们……居然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干这种事!!”

麦秋雁整个人都石化了!

淡定的杨风发现门口的那个叶苏寒子居然盯着自己看。

杨风咳嗽一声:“喂,暴力女,看够了没?”

叶苏寒这才收回目光,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谁看你了?”

杨风大大咧咧的道:“你刚才明明看的很兴奋。”

“我没有!你不要血口喷人!”叶苏寒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得厉害。

“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不就是想看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嘛!”杨风话音刚落,叶苏寒就甩门而去,留下一句:“**!无耻之徒!以后别让我看到你!”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刚刚送走暴力女,杨风松了口气。

但是怀里的麦秋雁又开骂了:“**,我的名声全毁你手里了。还不快松手!”

杨风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还紧紧的放在人家胸口,当下连忙举起双手,做出一幅无辜的样子:“刚刚是你非要脱我衣服,也是你非要往我怀里钻的……怎么到最后我反倒变成**了?”

“谁告诉你成为**需要理由的?”麦秋雁逃也似的离开杨风怀抱,从衣柜里面随手挑了一身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洗手间。

杨风简直受刺激了,**,这年头成为**都不需要理由了?

十几分钟后,打扮整齐的麦秋雁走了出来。

因为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垂在肩膀上,给人几分慵懒的感觉,俨然成为了睡美人!

杨风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看什么看!”麦秋雁一边用毛巾擦拭头发,一边怒斥。

杨风故意板着脸:“以后请不要叫我**!”

麦秋雁理直气壮:“那叫你什么?*哥哥?”

杨风只觉日了狗:“那更不行!”

麦秋雁直想笑:“如果一个女人说男人是**,那就是对男人的夸奖。这话不是你说的嘛!我叫你**就是在夸奖你啊,你应该谢谢我才是。”

说完麦秋雁笑的很开心:“这就是所谓的以**之道还治**之身!简称‘以*治*’!”

麦秋雁很得意,叉腰看着杨风笑个不停。让你嚣张让你狂,现在你终于知道本姑**厉害了吧!

杨风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然后鼓着腮帮站了起来,伸出右手:“把那房子的钥匙给我,我要走了。”

麦秋雁得意一笑:“不继续聊会?”

杨风很郁闷:“不聊了。我还要去和《生物》杂志社的编辑沟通,要求他们尊重原稿。”

麦秋雁把房子钥匙塞给杨风,冷不丁的鄙视了一句:“如果吹牛也可以申请基尼是记录的话,你绝对可以拿第一,只要你还活着,就无人能破你记录。”

接过钥匙,杨风去浴室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兴味索然的朝办公室门外走去。

“喂,*哥哥。你能不能把蝶舞教授给我?”麦秋雁问了一句。

“不教!”杨风直接回绝。

“真小气!”麦秋雁道:“医术本来就是用来悬壶济世,拯救天下病患的。你就不想把蝶舞发扬光大吗?”

杨风转头盯着麦秋雁:“这是我的祖传秘术,不能轻易传给外人。”

“你教我的话,我以后就不叫你*哥哥了。怎么样?”麦秋雁冲杨风眨了眨眼睛,很是俏皮。

“那你还是叫我*哥哥好了。”杨风拉开门快速走了出去。

玛德,这女人现学现卖的本事太厉害了。继续待下去只怕自己会被她不断的“羞辱”、“蹂躏”。

“喂,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在乎名节啊……”麦秋雁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大门就“碰”的一声关闭了。

麦秋雁很失望,不过想想也是,蝶舞这种神乎其技的绝技,杨风又怎么会轻易教给别人呢?

想到这里,麦秋雁也就不再纠结。插上电,打开电脑。

电脑恢复了正常,病毒消失了。

麦秋雁随意点开浏览器,打算搜索蝶舞的信息看看。可就这个时候,浏览器自动恢复了上次未关闭的网页。

《生物》杂志官方网站!

麦秋雁瞳孔一缩:“这家伙刚才还真的在看《生物》杂志的官方网站啊。这种没文化的家伙也看这种高大上的网站?不会还真的在上面发表了文章吧?”

麦秋雁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连忙顺着网页看下去,果然看到有两篇最新上传的论文。

论文末尾的署名——Mr,yang!

麦秋雁瞳孔放大,瞬间石化:“难道……难道杨风说的是真的?这个杨先生就是杨风?这,这……这杨风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

拿着房子钥匙,杨风悻悻的离开麦秋雁办公室。

“世上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说这句话的人太特么有觉悟了。”杨风愤愤不平:“玛德,老子冒风险担责任救活了叶老,叶苏寒她妹的不感激老子也就算了,居然说我是**。我帮麦秋雁这么大的忙一点便宜都没占到,麦秋雁这个二货居然也喊我**……靠,你们别逼老子,老子真*起来就不是人了!”

“罢了,好歹老子也是个有胸怀的人。要是被老不死的知道我为了两个女人生气,估计又要被嘲笑了!”杨风很快调整好心情。开始想着美好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麦秋雁这女人的身材真是好啊,白白嫩嫩的,那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说起来我还是赚了嘛……”

走到电梯口准备按电梯的杨风忽然犹豫了:“我治好了叶老的病,只怕一楼大厅有一大群的记者等着我……我还是走楼梯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杨风决定走楼梯,结果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发现叶苏寒早早的站在那儿等候。

站在远处,杨风就感觉到叶苏寒身上弥漫着一股埋怨之气。和之前那副牛叉哄哄横冲直撞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息完全不同。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杨风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喂,暴力女,你不去你**身边陪着,跑这里做什么?”

叶苏寒猛的瞪了杨风一眼:“是我**要我来找你。”

很显然,心情不好的叶苏寒不想与别人说话。但是迫于**的交代才勉强为之。

杨风耸耸肩:“我的手术已经完成了,你**既然醒过来了,应该找你才对。找我做什么!”

叶苏寒脸色很难看,眼眶里带着浓浓的委屈:“我**得知我冲进手术室对你不敬后直接骂我了,把我赶出了病房,说我是个搅屎棍,不想见到我!**让我过来给你赔礼道歉,如果你不原谅我,他就一直不见我!”

越说,叶苏寒越觉得委屈。

在她看来,杨风只不过是一个外人。就算自己做的再不对,**也不应该如此偏袒一个外人。

看着这个暴力女这委屈得要哭的模样,杨风忽然忍不住笑了。

笑的还很夸张。

叶苏寒猛然一跺脚:“你笑什么?”

杨风指了指叶苏寒胸口高耸的部位:“你真是胸大……无脑!”

叶苏寒愤然道:“我怎么就胸大无脑了?”

杨风道:“你既然是来给我道歉的,为何不放低姿态?哪有你这样拽成二五八万再给别人道歉的?”

叶苏寒怒气稍稍消退:“我刚刚很拽吗?”

杨风感觉这丫头有点好笑:“恩,很拽。你刚刚那样哪里是什么道歉,分明就是来和我决斗的。”

叶苏寒心情好转一些:“那我正式给你道歉。”

说着叶苏寒战了个立正姿势,对杨风深深弯腰,态度十分诚恳:“杨风,对不起。刚刚我太莽撞了,不应该冲进手术室,差点害死了我**。是你力排众议,救了我**一命,谢谢!”

虽然叶苏寒刚刚冲进麦秋雁办公室看到杨风和麦秋雁正在做不雅观的事情,这件事情无疑体现了杨风在某些方面比较开放。但是在心底里,叶苏寒很感激杨风救了自己的**。

刚才经过院长的讲述,叶苏寒才知道**的病有多么的凶险。如果不是杨风以孤胆英雄的姿态站出来走进手术室的话,**已经一命呜呼了!

美女这么正式的道歉,反而让杨风有点不好意思了:“举手之劳罢了,不用客气。看你这么有诚意,我就原谅你之前的莽撞吧。”

“我**想见你一面,你能跟我去见**吗?”

杨风道:“我这么有良心的人怎么忍心拒绝一个八旬老人的邀请呢。走吧!”

叶苏寒眉头舒展,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其实叶苏寒很漂亮,身材也爆好。就是比麦秋雁也不逞多让,只是因为职业的原因,导致她长年性格凶悍。其实她笑起来,十分迷人。

杨风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心情不错的叶苏寒没有发飙,而是娇叫:“看什么看,快走了!”

杨风猛然缓过神来:“我在看你身后的天花板。”

叶苏寒恶狠狠的瞪了杨风一眼:“那我先走了,你一个人留下来看你的天花板吧。”

说着叶苏寒快速离开。

杨风连忙跟了上去。

叶苏寒走的更快了:“你不看天花板了?”

杨风:“那块天花板看完了,我换一块看。”

叶苏寒:“……”

……

会议室内。

七十多名专家领导相谈甚欢。特别是韩世伟,心情非常不错。

一个医生拍马屁道:“韩主任,你说以叶苏寒狂暴的性格,冲进手术室后看到杨风把她**治死的情景,会不会直接一枪把杨风崩了?”

韩世伟满脸含笑:“最好是这样,他们之间的矛盾越激烈,就越容易转移公众的注意力,到时候媒体就不会聚焦我们医院的问题了。”

手下道:“是啊,要是挂掉了,我们想怎么往他身上推卸责任都可以了。”

“哈哈哈……”韩世伟虽然也知道这不太可能,但是作为一个谈资聊聊都是开心的。

正时候,李建全推开会议室大门,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此刻的李建全虽然换上了白大褂,但是刚刚经历过超高强度超高刺激的手术,脸色变得很惨白。

韩世伟看到李建全的表情,本能的认为是叶老出事了,上前道:“院长,是不是叶老走了?虽然我们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事与愿违。”

不等李建全回答,潜意识就认为叶老已经挂了的韩世伟继续故作安慰道:“院长你也不要自责,叶老的病情的确非人力可以挽救的。非要说责任的话,也应该由杨风这个毛头小子负全责。都是这个小子不听我们的警告,一意孤行,最终酿成了大祸。叶老的死,这小子必须负全责!我已经联系好了医院的法务,准备就叶老的死对杨风提起仲裁……”

韩世伟话刚说完,马上就有人跟着跳出来附和:“韩主任说的极是。现在我们必须做好全面的准备,一定不能让舆论媒体把焦点对准我们医院。”

韩世伟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冲旁边的亲信使了一个眼色。

那亲信马上跳出来,义正言辞的道:“院长,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觉得你当初真的不应该支持杨风去给叶老动手术。”

终于,他们把矛头指向了李建全这个院长。

话匣子被打开,顿时一窝蜂的亲信涌出来。

“是啊,如果院长一开始就听从韩主任的建议,和我们站在同一立场,杨风根本没有机会给叶老动手术。如此叶老或许就还有奇迹。”

“可惜院长一开始立场不坚定,才间接的造成了这场悲剧。叶老一死,媒体一通曝光,肯定会把参与手术的所有人都牵扯进舆论风暴之中,院长你也不例外。到时候院长你身兼舆论的千夫所指,如何继续领导我们医院的工作?”

“我也认为在舆论风暴到来之前,院长应该主动暂退二线,如此才能平息群愤。通过这件事情,可以充分的看出韩主任的超人智慧和眼光。我觉得韩主任完全有能力暂时执行统领全院的工作。”

“我赞同院长退居二线,同时举荐韩主任暂代院长的工作。”

“我也赞同!”

全场七十多名高层专家领导,有超过半数的人都表示同意。

韩世伟看事情发酵的差不多了,站出来虚伪的道:“我知道诸位同僚都是一番好意,既然大家都如此力荐由我暂代院长职位,我要是再推诿的话就显得矫情了。我韩世伟愿意在医院危难的时候勇敢的站出来力挽狂澜。只是……就不知道院长舍不舍得为医院做出牺牲啊。”

话说的好听,但这分明就是在逼宫了。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