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1:46来源:网络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湘陆励行小说《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又名《风定落花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湘陆励行小说《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又名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湘陆励行小说《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又名《风定落花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湘陆励行小说《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又名《风定落花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沈湘下了车,一转身,就看到一间粉色的糖果屋,店面装修精美,色彩和灯光的搭配极具艺术品质,给人一种浪漫而又安宁的美好。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小说试读:

文文见状,吓得往顾琪薇的身后躲了躲。

可女人的样子,太可怕了,好似发疯了一般,要上去把她撕碎。

她突然害怕,转身就跑。

“咔嚓!”她的脚踝一崴,当场骨折,摔倒而下,她本能地伸手去抓一旁的**桶。

“哐当!”**桶砸在了她的身上。

“啊,好痛!”她顿时哭了起来。

“文文!”顾琪薇立刻上前去,要搬开砸在她身上的**桶。

周林见状,也上前去救人。

“周叔叔,快救我,那个坏女人要害我!”

“我好疼!”

“我要爸爸……”

她哭喊得厉害,大家都围了上去,顿时乱成一团。

沈湘这才冷静下来,站在原地,一脸凉薄地看着哭喊的孩子。

搬开**桶,周林摸了下孩子的脚,文文就痛得大哭大喊,孩子的脚断了。

“快叫医生过来!”他抱起文文,去找手术室。

沈湘摸准机会,迅速离开了走廊。

她很快出了医院,拦了一辆出租车,车还没停稳,就坐了进去。

“司傅,去星光街糖果屋。”

四十分钟后,出租车在一条老街上停了下来。

沈湘下了车,一转身,就看到一间粉色的糖果屋,店面装修精美,色彩和灯光的搭配极具艺术品质,给人一种浪漫而又安宁的美好。

正好一阵风吹来,糖果屋门口的一排水晶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她感觉到风从长街上吹来,明媚的阳光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她的思绪也随着风飘远了。

十年前,她十六七岁,还是吃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事的年纪,这条老街,当时也还是繁华的,街边开满了餐馆。

当时,这糖果屋,还是一家蛋糕店,萧景世在这里陪她吃蛋糕。

她跟他说,她的梦想,是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糖果屋,有各种各样吃不完的糖果。

他拿出了从小存到大的钱,租下了这里,改造了这个糖果屋,这里,也成了他们的秘密花园。

他们拥有着那个年纪,最美好的爱情。

直到十八岁,陆励行出现。

这个大她七岁的男人,用她无法拒绝的手段,将她带进了陆家庄园,又用了一年的时候,就将萧景世从她的生命里剔除干净,让她全心全意爱上他。

却又在她以为,他将她带上天堂时,亲手将她推进了地狱。

“吱呀!”

糖果屋的门开了,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白色的衬衫,灰色的西裤,优雅清隽。

她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看着面前熟悉的男人,七年不见,他变得更成熟优雅了。

男人也打量着她,宽大的白色孕妇长裙,也遮掩不住她玲珑的身段,长发如瀑,五官精致如雕,肌肤雪白,泛着光泽。

只是那周身沉着的气质,和那深邃如寒潭般的眼眸,和七年前截然不同,却同样撩拨着他的心弦。

他深邃的目光从她隆起的肚子上掠过,温柔开口:“湘湘,你来了!快进来。”

沈湘抬步,走了进去,打量着里面。

十年过去了,这里一点都没有变,新置的鲜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无论外面发生了怎样的千变万化,这里依然如初,那般美好。

“砰。”萧景世轻轻将门推上,跟过来,给她拉了椅子,让她先坐下,才在她的对面坐下。

男人扯唇一笑,还带着几分腼腆:“湘湘,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现在看到你,真好!”

说着,他伸手,去握她放在桌上的手。

她不着痕迹地将手放下,避开了他。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震惊,很快又恢复了,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湘湘,只要你开口,我就带你走。”

“我们萧家在国外有几处庄园,我们换了身份,陆励行不会找到我们的,就算他找到,也不可能真的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你值得更好的生活,我会给你更好的生活。”

沈湘有片刻的错愕,同样的话。

九年前,七年前,他都跟她说过,她没想到,现在,他还是说得这么坚决。

她摇摇头:“景世,没用的。”

“不!”男人都有几分偏执了:“只要你愿意,都可以!”

她看着男人,目光坚定:“回不去了,我也不是原来的沈湘了,不值得你这么做,你这样,只会让你和萧家受到牵连。”

七年前,萧家就差点毁在陆励行的手中,她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再发生。

他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狠戾:“为了你,陪上整个萧家,我也再所不惜!”

她顿了顿,如今的他,比七年前,更固执了。

“景世,我今天来,是想知道,沈家和我爸爸现在怎么样了。”她岔开话题。

男人的脸色温和了些:“沈家全面破产,沈爸还被关着,你别着急,我正在想办法救沈爸出来。”

如今,她最在乎的,只有沈家和父亲了,父亲又上了年纪,叫她怎能不着急?

她双手暗暗攥紧衣角,面上保持着平静:“我爸他身体怎么样?”

“老人家上了年纪,身体自然是没那么能扛了,你知道的。”

她的心脏又狠狠地揪了起来。

“是陆励行做的吗?”提到那个男人,她的眼眸里翻腾起浓浓的恨意。

“湘湘,整个江城除了他,还有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一个老牌药企全面破产?像沈爸这样德高望众的人,也被关了进去?”

沈湘闻言,纤瘦的肩头不自觉地颤栗起来。

他伸出手,温柔地扶着她的肩:“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救出沈爸,照顾好他的身体。”

“砰!”糖果屋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门板倒在地上。

陆励行走了进来,黑亮的皮鞋踩在门板上,“咔嚓”的一声破碎了。

闻言,沈湘心底一颤,但很快,滔天的恨意就将惧怕冲压了下去。

他来得可真快,看样子,是从手术室里离开,就赶来了。

男人看到扶在她肩上的手,眼睛顿时喷出火来。

他上前去,拿开萧景世的手,一把将女人拥进自己怀里,手指铁钩一般紧箍着她的肩头,她疼得脸色一白。

“怀孕了还到处乱跑,真是不乖!”他缓慢的语气里透着一丝阴森,贴在她的耳际:“宝贝,该回家了。”

“先去车里等我。”

沈湘平静地看了眼萧景世,站起,就要离开。

“湘湘!”萧景世站起,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她眸光沉了沉,推开他的手:“我回去了。”

她忍着身体的不适,往外去。

“湘湘……”他要追出来,被陆励行按住了肩膀,按回椅子里。

出了糖果屋,在过马路的时候,沈湘脚下停了停,想回头去看一眼,但一想到那个男人的手段,她只能硬着心肠,往对面的车子去。

无论如何,她不能再让萧家被牵扯进来了。

糖果屋内,陆励行看着萧景世,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嘲笑他的自不量力。

“你大费周张地将她约到这里又如何,看,她七年前为我生了一个孩子,现在还怀着我的孩子。”

“你费劲心思做了这么多,她还不是乖乖地跟我回去?”

萧景世抬眸,透过玻璃窗,看了眼外面黑色的SUV,倏地扬唇一笑,自鸣得意。

“刚刚,她那么听话地出去了,不过是怕你伤害到我。”

“即便她为你生了孩子,再被你禁锢在身边,在她心里,我依然比你重要。”他的眼睛里汹现在出一丝挑衅:“陆励行,你别用强硬的手段逼迫她,她会乖乖留在你身边吗?”

“你得到了她的人又如何,你能是到她的心吗?”

他的话,像火苗一样点燃了陆励行。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暴戾:“萧景世,看来以前,你吸取的教训还不够,接下来,你不会失望的。”

说完,他起身,优雅地向外走去。

出了门,他向门口的一众保镖:“都砸了!”

几名保镖纷纷进门,搬起东西就砸。

坐在车内的沈湘听到声响,转头往外看去,就看到保镖在砸店。

“哗啦!”

临街的玻璃窗被砸碎,她看到糖果屋内一片狼藉,那么美好的地方,顷刻间就变成了废墟,她的眼神不由发直。

“砰。”车门拉开,陆励行弯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她呆滞的眼神一点一点变得清澈起来,覆上了一层寒意。

他一转头,看着一脸寒意的女人,满腔的怒火喷薄而出。

“沈湘,你真是没让我失望,为了见老相好,连自己亲生女儿的腿都可以弄断。”

她弄断了文文的腿?

她脑海中绷紧的神经,突地断开,转过脸来,瞪着男人,通红的眼眸泛起泪光。

陆励行又是一震,从接她出来到现在,她不是给他冷脸看,就是半死不活地对着他,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的眼泪。

“砸了你和老情人幽会的地方,你就这么伤心?那你推文文,让她的腿摔断,被**桶砸伤的时候,有没有一丝难过?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我以前怎么发现你这么恶毒?”

“恶毒?”她惨白的面容里露出疯狂的笑意:“陆励行,跟你比起来,我算吗?”

“七年前,你将未足月的孩子生生从我身体里剖出,将我关进精神病院,现在,你又让沈家破产,还把我爸爸关进去,他已经快七十岁了啊!”

陆励行蓦地一震。

她,她都知道了?

谁告诉她的?

萧景世!

“……还有被你砸坏的店,”她扯唇冷笑:“比恶毒,谁比得过你陆励行?”

“沈湘,是你自找的。”男人的脸阴寒下来,语气中夹杂着愤怒:“七年前的事,你还没长记性,竟然还敢来见他,你当我是死人?”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见他吗?我想知道我究竟又做错了什么,让你再一次摧毁沈家,还那样对待我爸爸。”她嘲弄道:“就因为我打了顾琪薇两个耳光,你要给你的心上人出气?”

“也对,在你眼里,我算什么。”

“九年前,你将我明码标价带进陆家庄园,七年前,又将我丢进那种地方。”

“现在,你有需要了,又将我捞出来。”

“而我们沈家,我爸爸,也都只是你控制我,和发泄的工具!”

沈湘死死咬着牙,充血的眼睛仇视着他,恨意滔天。

“是!”陆励行一字一字从薄唇间逼出,冷酷决绝:“没有人能玩弄我的真心,沈湘,你是第一个我,我……”曾经那样将你捧在手心里疼!

“不识好歹的人是你!”

“背叛我,就是这样的下场,我一开始就警告过你的。”

“我还留着你的命,是因为文文是我的女儿,而不是你和萧景世偷q情的证据,你应该心怀感激!”

“啪!”沈湘终于失控,一巴掌“呼”在他的脸上。

陆励行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这个女人,敢动手打他?

“陆励行,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让我碰一下都觉得恶心,恭喜你,你做到了!”

她“唰”地抽出纸巾,擦着打过他的手,擦拭一番,将纸巾狠狠地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陆励行眼底似有火光炸开,他身体一起,一下子掐紧了她的喉咙。

沈湘看着他的眼睛,惨白的小脸渐渐透出铁青来,可她清亮的眸底全是嘲讽。

“陆励行,你是我见过最愚蠢的蠢蛋,连精神病院里的那些人都不如!”

他聪明如厮,在商场纵横十几年,从未犯过错误,可在她“背叛”他这件事情上,错得一塌糊涂,当真是愚蠢至极。

他手指一紧,她纤细的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仿佛要断了似的。

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死了也罢。

纸包不住火,终有一日,他会发现他欠她的,他会痛不欲生。

而文文,她也不想救她了。

至于父亲……

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仿佛是肚子里的胎儿也感知到了死亡来临,在哀求她救救他们!

“哗!”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

她疼得直冒冷汗,不一会儿,巴掌大的小脸就被泪水和汗水染湿了。

一片红晕映入眼帘,陆励行低头一看,就看到鲜血从她的白裙上浸了出来,触目惊心。

他一下子松开手,却见女人软软地躺靠在椅子里。

“沈湘,沈湘……”他急得直拍她的脸,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开车!”

“去医院!快!”

他大声咆哮着。

设为关注章节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