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难觅,故人难寻》主角沈湘陆励行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主角沈湘陆励行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1:36来源:网络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主角沈湘陆励行全本大结局阅读,《时光难觅,故人难寻》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时光难觅,故人难寻沈湘陆励行小说阅读,时光难觅,故《时光难觅,故人难寻》主角沈湘陆励行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时光难觅,故人难寻》主角沈湘陆励行全本大结局阅读,《时光难觅,故人难寻》是一部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主角沈湘陆励行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主角沈湘陆励行全本大结局阅读,《时光难觅,故人难寻》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时光难觅,故人难寻沈湘陆励行小说阅读,时光难觅,故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主角沈湘陆励行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主角沈湘陆励行全本大结局阅读,《时光难觅,故人难寻》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时光难觅,故人难寻沈湘陆励行小说阅读,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小说精选:他爱她的时候,宠她上天。现在不爱了,她在他眼里,就如**一般。可她自问从未对不起他,他却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她的身上,将她毁得干干净净。好在,现在的她,已经脱胎换骨,早已不再是曾经那个,把身心全部交给他,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的无知少女。

时光难觅,故人难寻小说试读:

陆家庄园,沈湘曾经住了两年的地方,她曾经以为的天堂,已经找不到一丝她存在过的痕迹。

将她送到精神病院后,他就抹掉了关于她的一切。

他安排了人,给她做了全身检查,又让一堆中医、西医帮她调养身体。

一个月后,沈湘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有片刻的恍惚。

她的长发变得黑亮有光泽,皮肤白里透红,看起来年轻了十几岁。

有权势真好,什么都能够享受最好的,连一个人的样貌,都可以养得这么精致。

晚上,她被送到了陆励行的卧室,刚进门,就看到男人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

“啪”的一声,灯突然全关了。

黑暗里,她的瞳孔蓦地张了张,曾经,他从来不关灯。

她倒吸了口冷,抹黑往床边走去,刚到床边,就被男人狠狠推倒在床上,男人高大的身躯夹杂着一片寒意,压了下来。

“陆励行,等等……”

尽管已经给他生了一个孩子,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他突如其他的动作,还是让她慌了,下意识地反抗起来。

男人扣住了她推来的手腕:“沈湘,别让我听到你的声音,恶心!”

残忍刻薄的话,像刀子一样扎进她的身体,她僵着身体,一动不动。

……

等一切结束,沈湘躺在床上,像朵揉碎的花,浑身布满汗水,湿漉漉的发丝贴在苍白的脸上,嘴唇被咬得血肉模糊,双手紧紧攥成拳头,指甲陷入肉里,有鲜血从指间渗出。

陆励行起身,借着夜色,看着奄奄一息的女人,浑身一僵,心头闷闷的疼。

他别过头,声音冰冷:“滚出去!”

她忍着疼,撑起身来,弯腰捡起地上的睡袍盖住身体。

“我想见见文文。”她的声音颤抖。

他眸光一沉,周身顿时散发出寒意来:“沈湘,你唯一的用处,就是生个孩子,其他的,别妄想,不是什么东西,都有资格出现在文文的面前。”

什么东西——

她只心脏又被撕开一道口子。

她抿了抿唇,语气淡淡:“陆总的话,我记住了。”

“滚!”

她拖着无力的双腿,颤颤巍巍地出了房间。

他看着她的背影,深邃的眼底,眸光忽明忽暗。

接下来的日子,他算准时间,让她去他的房间,完事之后,就让她滚。

两个月后,清晨。

沈湘起床,刚出了卧室,就晕倒在地。

等她醒来,就看到一群医生和佣人围着她,隆重殷勤。

女管家陈姨高兴地跟她说道:“沈小姐,你怀孕了,恭喜!”

她嘴角浮起冷冷的笑意,从此刻起,她有**了。

“我去打电话给先生,他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管家用的是家里的电话,她能够听到陆励行的声。

知道她怀孕了之后,他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她不禁想起以前,她怀文文的时候。

当时,他正在登机,要去国外出差,处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听到她怀孕的消息后,他把出差取消了,从机场赶回来,抱着她笑得像个傻子。

他爱她的时候,宠她上天。

现在不爱了,她在他眼里,就如**一般。

可她自问从未对不起他,他却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她的身上,将她毁得干干净净。

好在,现在的她,已经脱胎换骨,早已不再是曾经那个,把身心全部交给他,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的无知少女。

这七年来,那些强加在她身上的痛苦,她若不十倍百倍地讨回来,都对不起这个男人放她出来一场。

晚上,陆励行回来,没有再叫她去他的房间。

要不是事关女儿的生死,他估计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他自然不会再碰她。

这正是沈湘想要的。

第二天一早,陆励行和往常一样,去公司上班。

她看到佣人抬着一张床从楼上下来,她认得出来,床是陆励行的。

她瞳孔一缩,问道:“你们这是?”

“先生说了,这张床不要了,扔掉。”

她的心脏好似被重重击了一下,疼得厉害。

她站在客厅的窗下,看着佣人们将床拆了,放到**车上,**车开走,留下一片尘屑,恨意像狂潮般在心头席卷。

这两个多月来,他们在这张床上无数次肌肤相亲,她就是在这张床上怀上了孩子。

呵呵!在他陆励行的眼里,她应该连**都不如吧。

趁佣人们不注意,她偷了一把车钥匙,开着车,横冲出庄园。

后方,保镖和佣人们乱成一团,还有人开着车追来。

她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将追来的车远远甩开,往文文所在的医院去。

两个月前,她向陆励行提出,要见见文文,听了他的话,她就知道,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见女儿的。

现在,她有了**,就不是由他说了算了。

她嘴角一挑,露出一抹邪魅。

这三个月来,她在这庄园里,乖巧得就像个牵线木偶,任人摆布,谁也没有防备她,让她有机会打听到很多有用的消息。

比如,七年前,她被从陆家庄园抹除之后,顾琪薇一跃成为了这里的女主人,一直照顾着她和陆励行的女儿陆文茵,文文就是她带大的。

她听说,她们两人关系很好,文文还想让她做她的妈妈。

而文文,现在就住在陆家旗下的私立医院里。

她开着车来到医院,乘着电梯,往女儿住的VIP病房去。

她来到病房外,正要推门而入,听到里面的对话,不由收住了脚步。

“琪薇妈妈,你和爸爸什么时候结婚呀?文文想跟你们住在一起,晚上和你们一起睡觉,你和爸爸一起给我讲故事。”

“文文乖,爸爸工作很忙,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不嘛,文文要琪薇妈妈和爸爸一起陪。”

“可是爸爸他……太忙了,没时间和我结婚……”

“那琪薇妈妈想和爸爸结婚,和文文一起生活吗?”

“当然了,你这么可爱。”

“那等爸爸来了,我就跟爸爸说,让爸爸和你结婚,他那么疼我,一定会听我的。”

“文文,不要麻烦爸爸了,他很忙的。”

“可爸爸说,文文才是最重要的,我要什么,他都会打应。”

“……”

站在门口的沈湘一脸阴沉地听完,嘴角缓缓勾起,整个人透着一抹阴森诡异。

“砰!”

她一把推开门,踩着高跟鞋,缓慢地走了进去。

宽大舒服的大床上呆着一大一小,大人穿着一身浅紫色的衣裙,清纯漂亮,小的穿着白色的公主裙,扎着漂亮的辫子,像个小公主。

正是她的好闺密,顾琪薇,和她的亲生女儿,陆文茵。

发现有人进来,两人都诧异地看了过去。

七岁大的小女孩子疑惑地看着陌生的女人。

顾琪薇看到她,不由张大眼睛,不敢置信!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湘湘,你……你回来了!”

沈湘看着面前这张清纯无害的脸,满怀关爱的目光,笑得温柔:“是啊,琪薇,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她从床上下来,殷勤地走向她:“这些年,你去哪儿了?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说着伸手去拉她。

“啪——”

在她还没碰到自己时,沈湘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她的脸上,她脸一偏,脸颊一下子就红肿起来。

“琪薇妈妈!”文文尖叫着从床上跳下来,跑到顾琪薇的面前护着她,恶狠狠地瞪着沈湘:“坏女人,你打了我琪薇妈妈,我爸爸会砍断你的手!”

砍断你的手!

沈湘瞳孔一缩,眉头蹙了蹙眉。

年纪小小的,还挺狠。

她的目光从孩子的脸上掠过,转身,从消毒柜里取了张湿毛巾擦着手,慢条斯理地擦着手,清冷锐利的目眺重新落在顾琪薇的脸上:“真够脏的。”

说完,她将湿毛巾扔进了**桶里。

顾琪薇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捂着发疼的脸,委屈的眼泪滑落:“湘湘,你……你为什么打我?”

文文见她哭了,突然冲上去,对着沈湘一阵拳打脚踢。

“你欺服琪薇妈妈,我打死,我打死你……”

孩子使出全部力气,有些锋利的指甲很快在她的胳膊上和手臂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她像没知觉一样,垂着眼眸看着恨不得要杀了她的孩子。

顾琪薇上前去,拉开她:“文文,别这样,她是**妈……”

孩子愣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盯着沈湘,突然尖叫:“不!她不是!”她挣扎着踢打她:“她不是我妈妈,我没有这样的妈妈,她是坏女人,坏女人……”

坏女人?

她没有这样的妈妈?

很好!

沈湘盯着她,浑身透着一种深沉的阴郁,眼神冷冷的:“我也没有你这种认贼为母的女儿。”

文文被她的眼神吓到了,手脚缩了回去,躲在顾琪薇的怀里,大哭着:“我要爸爸!我要爸爸……这个坏女人要害文文!”

“文文乖!”顾琪薇一脸心疼地安慰着孩子:“湘湘真的是你的妈妈,她不会伤害你的。”

沈湘看着这一幕,即便她再铁石心肠,心脏也如刀绞一般疼。

这可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啊,是她的亲骨肉。

她内心深处,为这个女儿保留着的柔软和希望,渐渐粉碎。

这颗心,变得更冷硬了。

安慰完小的,顾琪薇又上前来,向沈湘解释:“湘湘,你别怪文文,她还只是个孩子,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你,所有才……”

“啪!”她将所有的力量倾注在手掌上,又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

顾琪薇应声倒地,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她。

她脸上露出阴邪的笑容:“顾琪薇,看来用我的血铺的路,你走得很成功啊!”

她捂着脸,满目惊惶迷惑:“湘湘,你……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真的听不懂吗?”她的声音轻飘飘的。

顾琪薇一惊,眼神慌乱。

当年的事,难道这个**已经知道了?

不,不可能!

当年她做得那么干净,更是早就将所有的证据抹灭了,她不可能知道。

她眼睛一眨,泪水盈眶:“湘湘,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误会?”她居高临地走到她的面前:“顾琪薇,你的演技,倒是越来越好了。”

偏偏陆励行还就吃她这一套。

见她又要动手,文文护着她,哭得更厉害了。

“砰!”门被推开,陆励行出现在门口。

他还是一身黑色的西服,高大的身影几乎挡住了门口的光线,一阵无形的压力扑了进来,奢华的病房里变得更加压抑。

“爸爸!”文文一下子冲到他面前。

他冷冷地看了眼沈湘,蹲下身来,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擦着她小脸上的泪水。

文文转身指着沈湘:“爸爸,那个坏女人打琪薇妈妈,还要害文文……我好怕!”孩子更是哭得泪如雨下。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颗,削了糖衣,塞进孩子的口中:“别怕,有爸爸在。”

孩子的情绪一下子就平复了。

到底,他还是爱着这个孩子的,沈湘心底掠过一丝柔软。

文文看了看她:“爸爸,琪薇妈妈说,她是我的妈妈,她不是,对不对?”

他抬眸,看了眼正冷漠看着他们的沈湘,柔声安慰女儿:“宝贝,她是你的妈妈,如果你不想认她,就不认。”

孩子搂着他的脖子:“她是个坏女人,文文怕,不想认她。”

“嗯。”他摸摸女儿的头。

沈湘眸色一沉,心头一阵闷闷的疼。

也好,如此,她也没什么好顾忌在意的了。

陆励行将孩子交给保姆:“还孩子出去玩会儿了。”

孩子离开之后,他走到沈湘的面前,看着她,眸如深渊,声音冰冷。

“沈湘,觉得自己怀孕了,就能在我面前横着走了?”他明明警告过她,让她不要来见文文的。

“是又怎么样?”

以前,她以为,他要救文文,只是因为她是他的女儿,现在,知道孩子在他心中的分量,她更有恃无恐。

“**爸今年六十七了吧?七年前的事情要是重来一回,你觉得他能不能还那么幸运,顶得住?”

沈湘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沈爸四十岁才有了她这么一个女儿,老来得女,非常珍爱,再加上沈母大龄产子,难产去世,他对这个女儿,更是爱之如命。

九年前,她十八岁。

沈家的公司遇到危机,已经上了年纪的父亲为了拯救公司,卑躬屈膝,四处求人。

就在那时候,陆励行出现,他看上了她。

她不想看着年迈的父亲经受那些痛苦,就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可在七年前,她“背叛”了他,被他送进精神病院,被无休无止地折磨着,生不如死。

沈家,当时也破产了。

父亲凭着一生的耕耘和非凡的才能,才重整旗鼓,如果再——

想到这些,她的浑身神经一点一点绷紧了。

她蜷曲着的手慢慢摸向小腹,在心底告诉自己,她是有底牌的,不用怕。

陆励行的目光从她故作镇定的脸上掠过,脸上浮现一抹讥诮,看向门口:“周林。”

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走了进来:“陆总。”

他沉声道:“把她带回去,再让她跑了,就自己滚蛋,我身边不需要没用的**!”

周林弯腰,郑重领命:“是。”

说完,他来到沈湘的面前:“沈小姐,请。”

门口,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将走廊堵得黑压压的。

沈湘转头,看向一旁站着的顾琪薇,过了这么几分钟,她的整张脸全肿了起来,跟个猪头似的。

可跟她这以些年来所受的折磨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

不急,她还有足够的时间。

她收回目光,踩着高跟鞋,出了房间,一群保镖将她围得严严实实,送她回庄园。

顾琪薇抬眸,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疯狂。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