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1:21来源:网络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沈爱卿,你认为众卿所请如何?”楚天霖目光灼灼的盯着沈鸣鸾,有探究,亦有热切的期《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小说试读:《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小说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沈爱卿,你认为众卿所请如何?”楚天霖目光灼灼的盯着沈鸣鸾,有探究,亦有热切的期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小说试读: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沈爱卿,你认为众卿所请如何?”楚天霖目光灼灼的盯着沈鸣鸾,有探究,亦有热切的期望!沈鸣鸾抬眸看了眼楚天霖,目光微闪,一抹异色在眼底划过,垂在衣袖里的双手攥了攥拳,又松开了。

《帝盼鸾归》小说精彩章节:

“陛下,自您登基以来,东启国四海升平,国泰民安,实乃百姓之福,国家之幸!”

“然,陛下过弱冠已有三年,却后宫空置。”

“臣以为,陛下应选妃入宫,如此方能绵延皇族血脉,承百年基业!臣,恳请陛下纳妃!”

金銮殿上,当朝丞相苏锗神情毕恭毕敬的跪在殿前,他言辞切切,上表陈述。

在他身后,文臣武将,神情皆是恭敬肃穆的站在大殿两侧。

苏锗既是丞相,又是当今圣上楚天霖的舅舅。

大多朝臣,自然是以他马首是瞻。

他话音刚刚落下,文武百官就纷纷伏身,乌泱泱的跪倒一片。

“臣等,恳请陛下选妃入宫,延续龙嗣!”

声如洪钟,响彻整个金銮殿。

唯有一人,犹如鹤立鸡群,身如松柏般挺直的站在大殿上,便是镇北将军沈鸣鸾。

沈鸣鸾,生得眉目清隽,芝兰玉树,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将军的铁血肃杀之气,可偏偏,她又能威慑四方,令敌国闻风丧胆,谈之色变!

只是,上至圣上、文武百官,下至平民百姓,除将军府至亲之人,无人知晓,这手握重兵的镇北将军,竟是个女儿身!

先皇在世,皇子诸多,储位之争十分激烈。

老将军沈冀,深知将军府受诸多势力觊觎,亦被先皇忌惮,不得已,将沈鸣鸾做男儿养。

却不想,先皇为掣肘将军府,竟将沈鸣鸾召入宫中,做了不受宠的皇子楚天霖的伴读。

偏偏,谁都没有想到,当年最不受宠的皇子楚天霖,会在诸多皇子中突然杀出,登上了宝座!将军府,成了他最重要的依仗。

沈鸣鸾,则是他最信任的挚友及肱股之臣……

群臣请命,楚天霖端坐在金漆雕龙宝座上,剑眉微蹙,幽深的眸子,眼底闪过不悦,只有当目光落在沈鸣鸾身上时,冷峻凌厉的脸庞,才柔和了几分,眼底也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沈鸣鸾没有表态,这让心烦意燥的楚天霖,心里觉着欣慰。

无论何时何地何事,有她站在自己这边,这就够了!

只是,朕若纳妃,你该会作何感想?在意否?楚天霖垂眸,兀自思忖。

“沈爱卿,你认为众卿所请如何?”楚天霖目光灼灼的盯着沈鸣鸾,有探究,亦有热切的期望!

沈鸣鸾抬眸看了眼楚天霖,目光微闪,一抹异色在眼底划过,垂在衣袖里的双手攥了攥拳,又松开了。

心知,楚天霖想要什么样的回答,但她却不能那样说。

眼眸沉静,她抿唇静默了片刻,终究还是躬身出列,清冷着声音道,“回陛下,臣以为,丞相所言极是!望陛下早日选妃入宫,绵延子嗣!”

本是满心期待的楚天霖,瞬间眸光阴沉,周身散发出冷冽的寒气。

顿时,霸道冷冽的低压在大殿迅速蔓延,群臣战战兢兢,屏息噤声。

大殿寂静的针落有声。

“沈鸣鸾,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楚天霖的声音里,隐含着怒气。

“陛下,先人言,齐家、治国、平天下。”

“先皇在位时,在陛下如此年纪,便已有子嗣了。”

“如今,天下大定,河清海晏,陛下后宫冷清,恐太后亦是希望陛下选妃!”

明知楚天霖恼怒,沈鸣鸾还是违心的附和朝臣所请。

楚天霖是天子,选妃之事无法避免。

尤其,他登基还未满一年,朝堂不稳,选妃巩固皇权,是上上之选!

她既是楚天霖的肱股之臣,就该事事为他谋略。

“放肆!”厉声呵斥,楚天霖怒极。

她竟然也劝谏他选妃!

难道,她一点都不在意他娶妻生子的吗?

楚天霖紧攥着拳头,幽深的眸子,望着沈鸣鸾,心里生出了失望。

对上他复杂的目光,沈鸣鸾神色微怔,心不由自主的抽痛了一下。

她从来都不想让他失望的,可她身不由己!

她是大将军,是一个“男子”!

“平日里,你们一个个对朝政大事不见半点上心,现如今倒是敢管起朕的后宫来。谁给你们的熊心豹子胆?”楚天霖厉声冷喝,将心中的怒火,发泄在了这些多事的朝臣身上。

当即,满朝文武纷纷磕头告罪,“臣等不敢!”

“哼,不敢?别以为你们是什么心思,朕不知道?安逸了一年,你们莫不是忘了,朕是如何登上这帝位的?你们最好是歇了不该有的心思,如若不然,朕随时拿你们开刀!”

楚天霖凌厉的目光落在朝臣身上,他们不禁觉着脊背生寒,心下懊恼,怎么就忘了眼前这位年轻的帝王,手腕铁血强硬,杀伐果断。

比起先皇,更加霸道强势强!

他们怎能将以前的一套,用在他的身上?

冷冷的睨了眼群臣,楚天霖满身寒气的离开了金銮殿。

“退朝。”

太监总管李连,亦步亦趋的紧跟在楚天霖的身后,小心翼翼,可不敢触他的霉头。

“臣等恭送陛下!”

沈鸣鸾唇角微勾,动了动已经有些僵硬的脸颊,心里长吁了一口气。

不知何时开始,面对楚天霖,她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轻松随意了!她越来越难以把握楚天霖的心思,也越发不敢与他亲近。

也许,从他登上帝位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就只能是君与臣了!

至于,心底的那些悸动、情愫……

沈鸣鸾心生苦涩,这辈子,她就只能做一个忠君爱国的将军了!

“镇北将军,请留步!”

眼见着就要出宫门了,沈鸣鸾的身后,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

沈鸣鸾驻足,来人正是楚天霖身边的太监总管李连。

“李公公,找在下所为何事?”朝李连微微拱手作揖,沈鸣鸾问道。

“将军,奴才可没什么事情要麻烦将军,是圣上有请!”李连神色恭敬道,不敢有半点放肆。

谁都知,举朝上下,最得圣心的就是镇北将军沈鸣鸾!

对李连的话,沈鸣鸾一点也不意外,跟在他的身后,朝甘露殿去。

“拜见陛下,陛下万岁!”

“行了,平身吧!”

甘露殿,沈鸣鸾刚想行跪拜礼的,楚天霖已大袖一挥,免了。

沈鸣鸾恭敬的立在了龙案下首。

楚天霖挥退了一旁伺候的宫女太监,走到了沈鸣鸾的面前,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鸣鸾,你该是最知我心意的。”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楚天霖说话时,那温热的气息,悉数扑在了沈鸣鸾的脸上,顿时,她的脸颊就有些发烫了。

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沈鸣鸾神色恭敬如常,“陛下,微臣愚钝,不敢妄自揣测圣心!”

楚天霖在她面前总是自称为“我”,但沈鸣鸾不敢逾越半步。

“鸣鸾,我倒是希望你能多揣测揣测我的心思!”将沈鸣鸾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楚天霖眸光晦暗,意有所指道。

他眼眸幽深,目光太霸道,还带着强烈的侵略性,这不该是一个天子看臣子的眼神。

沈鸣鸾不敢直视楚天霖。

“陛下,你是君,末将是臣!”

不管楚天霖是什么心思,沈鸣鸾作为臣子,君臣之礼就需要时时谨记遵从!

“鸣鸾,不是这样的!以前,我们一起习文练武、嬉戏玩闹、同桌用膳,甚至同床就寝……”

将沈鸣鸾的手牢牢抓在手中,楚天霖神色热切,“我希望,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的亲密无间。君臣之礼,在我们之间,全然不需要!”

握着沈鸣鸾柔若无骨的手,楚天霖心中痒痒

他不禁垂眸细细打量,她的手白皙细嫩,指尖圆润,指甲颜色粉淡,握在手里柔软的像摸着一块豆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将军该有的手,反倒像闺阁里的千金才有。

楚天霖心生异样,惊叹道,“鸣鸾,你的手真好看,像女孩子的手!”

沈鸣鸾心中大惊,清冷的面容,闪过一丝慌乱,迅速将手抽离了出来,背在身后,“陛下莫要开玩笑,微臣一男子,手怎么可能会像女子的!”

“陛下,当年,是臣年幼无知,不知礼数。陛下不曾怪罪微臣,实属万幸。如今,陛下贵为天子,臣万万不敢再有半点逾越,还望陛下恕罪!”

见她一副噤若寒蝉、急切的想要划清界限的模样,楚天霖剑眉微蹙,心中甚恼。

心下却又烦恼,不知该将她如何是好?

楚天霖知道,他对沈鸣鸾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却该死的无法忽视!

她,芝兰玉树般的人物!自己怎该有那般龌龊的心思?

楚天霖的心情十分矛盾。

氛围变得有些尴尬,沈鸣鸾感觉置身火烤,楚天霖看她的眼神太过热切了,让她想要逃避。

“咳咳。”沈鸣鸾不自在的清咳了一声,“陛下,若无其他事,臣恳请退下!”

“马上就到午膳时间了,鸣鸾,你陪我下盘棋,午膳就在宫中用!”

楚天霖眸光微闪,他并不想这么快就放沈鸣鸾离开。

“陛下,君臣有别,微臣岂能留在宫中用膳?还请陛下允许微臣告退!”沈鸣鸾垂眸,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沈鸣鸾,这是圣旨,你想违逆不成?”沈鸣鸾的推托,让楚天霖心有不悦。

“微臣不敢!”砰的一声,沈鸣鸾跪在了殿上。

见此,楚天霖心中恼意更甚,自己已经放低姿态,迁就于她,她却如此不愿,不领情面,当真是要与自己划清界限吗?

楚天霖凤眼微眯,看着沈鸣鸾冷声道,“沈鸣鸾,你就这么喜欢跪着?”

“回陛下,君臣之礼不敢忘!”

沈鸣鸾的话,真是让楚天霖有些头疼,开口闭口不忘“君臣之礼”!

她就非要与自己唱反调?

楚天霖拿沈鸣鸾真没有办法了,也懒得管她那满口的“君臣有别”,她爱说就随她说去,他就当没听见。

见楚天霖不语,似乎妥协了,沈鸣鸾唇角几不可见的勾了勾,低垂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光芒,小心翼翼道,“陛下,微臣有一言,不知该讲不该讲?”

“讲。”将棋子放下,楚天霖神色意外的睨了她一眼。

这是她今天,第一次主动与他说话,楚天霖很好奇,她究竟要说什么。

“陛下,臣以为,陛下确实该选妃了!”沈鸣鸾清冷说道,此刻的她,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楚天霖发怒。

“沈鸣鸾!”楚天霖怒声而起,手中棋子啪的一下丢在了棋盘上。

“陛下,您虽不愿,却不得不面对,前朝后宫本就息息相关的事实。您若一日不选妃,这朝中官员便一日不安,便不能尽心尽忠,这于国、于陛下都是不利!”

似乎有理有据,可沈鸣鸾提及此事,真正的意图,也只有她自己清楚。

楚天霖怒极反笑,“那你呢?朕若是不选妃,你就不尽忠了?再且,朕选妃,于你又有何益?竟让你如此不知死活的劝谏朕?”

“微臣只是为陛下考虑。”沈鸣鸾诚惶诚恐的从座榻上起身,又跪在了楚天霖的脚边。

楚天霖怒不可遏,伸手钳住了沈鸣鸾的下颌,让她无法避开他的目光,“好一个为朕考虑!那你可曾考虑过朕是否有喜欢的人?你又可曾考虑过朕对你是什么感情?”

一字一顿,楚天霖厉声的质问就如带刺的鞭子,鞭笞在沈鸣鸾的心上,疼痛的让她脸色有些发白,而他那炙热的目光,更是让她坐立难安。

楚天霖的话,她不敢深想,哪怕心底存有一点一点的奢望,在“三纲五常”面前,她都不能有丁点的非分之想。

“陛、陛下……”

哑然无声,她不知道此时该如何回应楚天霖。

她的大惊失色、惶恐不安,让楚天霖终究拉回了理智。

松开了她的下颌,楚天霖又恢复了惯常的冷酷,“沈鸣鸾,说来,你也已经是弱冠之年,朕也不见你成亲啊?”

成亲?

沈鸣鸾垂眸,心中泛起苦涩,这辈子她恐怕都成不了亲!

她一个假男人,如何能娶妻生子?

“陛下,微臣军中繁忙,无心家事!若真要成亲,微臣也只想找一个心爱之人,像微臣的爹娘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

帝都人人皆知,老将军沈冀一生只娶了一位夫人,夫妻两人琴瑟和鸣、恩爱有加!

老将军战死沙场之后,夫人便殉情追随了去。

沈鸣鸾的话,让楚天霖心口一滞。

原来,她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一想到,在以后的某个时候,沈鸣鸾会遇到那个心爱的人,他们琴瑟和鸣、举案齐眉,楚天霖的心底就无端生出烦躁之意,他一点都不想看到那样的情景。

“出去。”突然厉喝,案上的棋子连同棋盘一起,悉数被楚天霖拂到了地上。

此刻,他浑身都充斥着暴戾气息。

沈鸣鸾心头一颤,拧眉,完全不明白楚天霖怎么就突然变了脸色,她却也毫不犹豫的退出了甘露殿。

他此时发怒,对沈鸣鸾来说无疑是让她摆脱了困境!

刚刚,她突然提起选妃之事,便是想要楚天霖动怒,她好离开罢了!

他对她的试探,那般明显,若不想办法脱身,只怕楚天霖会对她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沈鸣鸾不是怕楚天霖会如何对她,她怕的是世人会对楚天霖生出非议!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