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盼鸾归》小说完整目录在线 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无弹窗

《帝盼鸾归》小说完整目录在线 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无弹窗

时间:2020-01-18 09:51:12来源:网络

《帝盼鸾归》小说完整目录在线 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无弹窗阅读地址。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苏静蓉她们的位处,是东面靠近窗户的那处,透过窗,刚好可以看到来往的游《帝盼鸾归》小说完整目录在线 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无弹窗小说试读:《帝盼鸾归》小说完整目录在线 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无弹窗阅读地址。沈鸣鸾楚天霖小说

《帝盼鸾归》小说完整目录在线 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无弹窗小说

《帝盼鸾归》小说完整目录在线 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无弹窗阅读地址。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苏静蓉她们的位处,是东面靠近窗户的那处,透过窗,刚好可以看到来往的游

《帝盼鸾归》小说完整目录在线 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无弹窗小说试读:

《帝盼鸾归》小说完整目录在线 沈鸣鸾楚天霖小说无弹窗阅读地址。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苏静蓉她们的位处,是东面靠近窗户的那处,透过窗,刚好可以看到来往的游船画舫,隐隐的有丝竹声传来。“将军,小女听闻浅青说,将军在诗词之上造诣极高,不知今日小女能不能有幸亲见将军佳作?”

《帝盼鸾归》小说精彩章节:

楚天霖望着极力想要隐在群臣中间的沈鸣鸾,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

这几日,每到退朝时,她总是慌不择路的离开,楚天霖怎会不知,她在避着他。

“陛下!”

如今这天下太平,军中士兵日日能做的只有在营中*练,哪有什么军务要商讨的?

沈鸣鸾认命的折回身,对楚天霖躬身作揖。

楚天霖踱步到了沈鸣鸾的跟前。

他凤眸微眯,目光倏的凌厉了起来,“沈爱卿,你这几日似乎在躲着朕?”

“陛下,微臣不敢!”

楚天霖未示意她免礼,沈鸣鸾便只能一直保持着作揖的姿势,看着眼前的金丝绣龙靴,她眼底划过无奈。

她就知道,这几日躲着楚天霖,他定会秋后算账的,这不,现在就来了!

“嗯?不敢?”

一声冷哼,楚天霖语调上扬,凤眼微眯,眼神以为不明的看着沈鸣鸾。

“既然不敢,那今**便陪朕一道出宫。朕听闻,今日望江楼有诗会,朕甚感兴趣,你陪朕一道去瞧瞧!”

话锋陡然转变,楚天霖浑身冷意悉数敛去,唇角噙笑,伸手虚扶了一把沈鸣鸾。

沈鸣鸾微微错愕,她以为楚天霖将她留下,该是要训斥她的!

“怎么?你不乐意?”

见她表态,楚天霖皱眉,有些不悦了。

“微臣领命!”回过神,沈鸣鸾恭敬应道。

领了命,她便只能在宫门口等着回去换常服的楚天霖。

沈鸣鸾换好马车里备用的青竹绣纹的月白锦袍时,已经换好常服的楚天霖带着李连也到了。

他一身金丝暗纹云锦袍,腰间配着一枚飞龙乘云的羊脂白玉佩,身姿挺拔,气宇轩昂。

沈鸣鸾与楚天霖面对面的坐在一辆马车里,很快就到了闹市。

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

砰,一声巨响。

马匹嘶鸣,疾驰的马车,骤然停下。

沈鸣鸾猝不及防的,冲进了楚天霖的怀里。

瞬间,沈鸣鸾被浓烈的男子气息包裹,她脸颊充血,通红一片,身体也紧绷了起来。

后知后觉,才发现楚天霖的手,覆在了她胸前,沈鸣鸾当即跳起身,神色慌乱的推开楚天霖,“陛、陛下,微臣无意冒犯了,还请恕罪!”

楚天霖垂下的手,不自知的缩了缩,他还在为刚刚手中的触感,感到奇怪,他凤眼微眯,目光幽深的盯着沈鸣鸾,“鸣鸾,没想到,你的身体竟这般柔软!”

刚被沈鸣鸾扑得满怀,楚天霖还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身体竟会像女人一样,不仅柔软,还带着一股幽香。

如果,不是与沈鸣鸾相识十几年,楚天霖都要以为,她就是个女子!

沈鸣鸾双手紧攥成拳,故作镇静的转移了话题,“陛下,离望江楼还有一段路程,不若微臣陪陛下下盘棋,解解闷?”

沈鸣鸾心里是忐忑的,也不知楚天霖有没有怀疑她是女子。

楚天霖没有深究,神色慵懒的又靠在软塌上,只是,他心底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挥之不去。

幽幽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沈鸣鸾身上。

沈鸣鸾从暗格中,将棋盘和棋子取了出来,在小案上摆好。

“鸣鸾,现在不是在宫中,唤我名字即可!”

睨了眼正襟危坐的沈鸣鸾,楚天霖对她那时刻保持着君臣之礼的态度甚是不满。

这样,总让他觉着,他们之间,除了君臣关系,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关联。

明明他们相识有十几年!

明明,在还未登基之前,他们亲密无间!

想到这些,楚天霖又有些烦燥了。

沈鸣鸾抿唇,沉默了片刻,道了句,“少爷!”

以前,楚天霖还是皇子的时候,在宫外,沈鸣鸾喊的就是“少爷”。

也罢,“少爷”总好过“陛下”,至少楚天霖知道,她还记着以前的事。

两个人一盘棋结束,望江楼也到了。

望江楼,临江而立,景色宜人,是文人墨客常年聚集品诗作画的之地。

今日有诗会,来往的人极多,江面上,游船画舫更是不少。

两人来到了望江楼的三楼。

“表哥?”一道清扬宛若莺啼的少女声在人群中陡然响起。

闻声望去,只见秦浅青一脸诧异的走了过来,她的身后,苏静蓉紧紧跟着。

“表哥,你不是说军务繁忙,脱不开身的吗?怎么今日又过来了?”秦浅青不赞同的看着沈鸣鸾,眼底闪过顾虑。

这该会让苏静蓉产生误会了!

“将军!”苏静蓉眉眼带笑,向沈鸣鸾微微屈膝行礼。

微微颔首,沈鸣鸾递给秦浅青一个无奈的眼神,“本是有事的,临时陪一位朋友过来。”

听到她的话,秦浅青和苏静蓉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楚天霖。

乍一见到楚天霖这般气宇轩昂、天人之姿的男子,秦浅青神色微怔,眼底闪过惊艳之色,却很快回过了神。

这通身的气派,贵气逼人!秦浅青微微思忖,心底便猜出了楚天霖的身份,当即脸上露出恭敬之色,正欲行礼,沈鸣鸾出言提醒道,“唤少爷即可!”

“浅青,见过少爷!”秦浅青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见过表哥!”

苏静蓉甚是聪慧,听到沈鸣鸾的话,当即从善如流的和秦浅青一样,行了一礼。

听见苏静蓉说话,楚天霖眸光微暗,眼底闪过幽光。

苏静蓉钦慕沈鸣鸾,去将军府日渐频繁的事,他知道。

鸣鸾是她能肖想的?

心中冷哼一声,楚天霖看苏静蓉的目光越发冷厉了,周身寒气肆溢。

沈鸣鸾神色怪异的看了眼楚天霖,暗自奇怪,他这是怎么了?

心思全在沈鸣鸾身上,苏静蓉浑然不知楚天霖对她的敌意,可后背却仍觉着一阵寒意划过。

“将军,不如到我们的位处坐一坐,这诗会还有一会开始!”

苏静蓉她们的位处,是东面靠近窗户的那处,透过窗,刚好可以看到来往的游船画舫,隐隐的有丝竹声传来。

“将军,小女听闻浅青说,将军在诗词之上造诣极高,不知今日小女能不能有幸亲见将军佳作?”

苏静蓉的声音略带羞涩,目含期待之色的看着沈鸣鸾。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沈鸣鸾又瞬间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不用想便知是楚天霖在释放冷气。

也不知他今日是怎么了,说来诗会的是他,现在阴晴不定的也是他!

莫不是,他不喜欢苏静蓉与自己说话?

怪苏静蓉冷落了他?

微微思忖了片刻,沈鸣鸾一脸歉意的看着苏静蓉道,“苏小姐谬赞了,在下一个舞枪弄棒的粗野鄙人,不懂诗词!再且,论诗词的造诣,当是少爷第一!”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沈鸣鸾很好心的将楚天霖引入话题。

“苏姐姐,你莫不是记错了。表哥一个将军,看得最多的就是兵法,满脑子的都是行军打仗,哪懂什么诗词!”

见苏静蓉满心思都在沈鸣鸾身上,秦浅青不得不开口解围。

“其实,诗词也是文人墨客闲暇之余的消遣罢了!”

“像将军这样,护国护民,才是大丈夫真英雄。”

“小女曾在书上看过,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宏伟壮阔的诗句,将军去过边境,可否与小女说说,这边境的景色可是与这诗句一般?”

苏静蓉似乎一点都不失望,反而兴致勃勃的说起边境风光。

沈鸣鸾虽有心回避,却也不能次次敷衍搪塞,只能回道,“若无战事,这边境的风光确实宏伟壮阔。不过边境风光,不过一时,谁知哪天就会狼烟起,战事纷飞!”

“纵是战事纷飞,有将军在,小女就相信边境一定会恢复平静,我东启国也无人敢侵犯!”苏静蓉十分笃定的说道。

看着她那双清澈又满含信任的眼睛,沈鸣鸾不禁失笑,将目光转向了江面。

沈鸣鸾极少笑的,刚刚的失笑犹如昙花一现,惊艳了一直注视着她的楚天霖和苏静蓉两人。

楚天霖眼底闪过暗芒,看苏静蓉对沈鸣鸾流露出爱慕之色,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猛然起身,冷声道,“回去。”

“表哥,这诗会还未开始,你……”

楚天霖一个冷冽凌厉的眼神,苏静蓉想要说的话瞬间戛然而止,一股寒气,从她的脊背迅速窜出。

楚天霖的阴晴不定,沈鸣鸾习以为常,只能歉意道,“苏小姐,我与少爷就先行回去了。浅青麻烦苏小姐,多多照应一下!”

“莫贪玩,诗会结束,就早些回府!”

叮嘱了秦浅青几句,沈鸣鸾就跟着楚天霖出了望江楼。

“鸣鸾,你觉着苏静蓉怎么样?”

马车里,楚天霖的声音陡然响起。

沈鸣鸾不明所以的望向他,心底有些捉摸不定,他问这话的意图。

“苏小姐是少爷的表妹,自然是好的。”沈鸣鸾的回答,有些含糊不清。

“表妹容貌出众,举止端庄优雅,且家世显赫,京中应该有不少的青年才俊倾心于她!”楚天霖意味不明的说道。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沈鸣鸾,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出一丝异样来。

“少爷所言甚是!”

楚天霖的评价很中肯,沈鸣鸾很赞同他的说法。

见她的眼底,流出一抹赞赏之色,楚天霖眸光微沉,心底不悦,也生出了危机。

“沈爱卿,朕决定选妃了!此事交由你全权负责!”

想到珍视的人,被其他人觊觎,楚天霖不淡定了,尤其像苏静蓉那样的女子,他怕沈鸣鸾会动心。

他必须要将这种隐患消除!

楚天霖突如其来要选妃的话,让沈鸣鸾措手不及,向来清冷淡漠的脸上,布满了震惊。

他说,要选妃!

沈鸣鸾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藏在衣袖里的手,不由自主的攥成了拳头。

“微臣,领命!”许久,微哑的声音响起。

沈鸣鸾将所有的情绪敛去,又是一副清冷淡漠的模样。

楚天霖目光复杂的盯着她,看了许久,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再说话

马车里一片寂静。

何时到的皇宫,楚天霖何时下的马车,沈鸣鸾一概不知。

翌日。

楚天霖选妃的圣旨下来了。

沈鸣鸾全权负责选妃事宜,一众大臣很诧异,却也很快释然。

一时间,将军府的门槛都被那些大臣踏烂了。

“表哥,刚刚御史大夫赵大人、中书侍郎李大人派府中管家,又暗地送了些贵重礼品来!”秦浅青拿着一份礼单,神色无奈的走了进来。

沈鸣鸾不愿意见那些人,就只能秦浅青接见了。

“按之前的那样处理就行了!”

天子选妃,自然是人人趋之若鹜,沈,鸣鸾不需要见那些人,就可以知道是什么样的光景。

谁不希望家中女儿一朝选中,光耀门楣!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费尽心力的想要来讨好沈鸣鸾。

皇宫,甘露殿。

一身明黄龙袍,楚天霖坐在龙案前,批阅奏折,李连神色恭敬的伺候在侧。

“将军府现在是什么情况?”放下奏折,楚天霖将目光转向李连。

“回圣上,还是同前几日那样,朝中大臣明里暗里的都在给将军府送礼。”

“镇北将军并未亲自接见,都是将军府的表小姐在处理。那些礼品也被悉数变卖成银两,做了军饷!”

李连躬身如实回报他打探到的情况,心底对镇北将军也着实是有些敬佩。

暗暗感慨,这满朝文武,也就镇北将军敢借着天子选妃之事,明目张胆的收朝臣之礼!

可偏生,她又将这些礼品变卖成了军饷,让人都找不着错处斥责她。

楚天霖听后,轻笑了一下,眼底隐含着浓浓的宠溺,不做评价,转而问道,“丞相府的大小姐,苏静蓉这几日可曾去过将军府?”

乍然从楚天霖的口中听到女子的名字,李连虽神色未变,可心底还是诧异的很,暗自猜测,圣上莫不是看中了丞相府的大小姐?

“这个老奴就不清楚了。”

“不过,圣上选妃在即,那些名门贵族的闺阁女子,想必都在为冬至那日的风华宴做准备,应该是甚少出门的!”

楚天霖微微点了点头。

以他对苏锗的了解,苏静蓉想出府,是不可能了……

冬至,一场大雪,突如其来,整个帝都银装素裹,风华宴如期而至!

一辆接一辆的马车,嘎嘎的压过宫门的积雪。

沈鸣鸾身着朝服,身上披着狼毫大氅。

秦浅青披着件红狐大氅,亦步亦趋,紧跟在沈鸣鸾的身侧。

风华宴设在了麟德殿。

等沈鸣鸾和秦浅青到麟德殿的时候,大都数的朝臣已经带着家中女儿坐在了席位上。

沈鸣鸾一出现,朝中大臣,纷纷热络的向她打着招呼。

“镇北将军,您来了。”

“镇北将军,这是令妹吧!出落的真标致……”

微微颔首,沈鸣鸾带着秦浅青坐到了将军府的位子上。

正好在了楚天霖左侧下首,对面则是丞相苏锗的位置。

一入座,沈鸣鸾抬眼便注意到神色落寞的苏静蓉,此刻,正满眼情愫的望着自己。

沈鸣鸾面色微尬,生出一丝无奈,快速的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

“表哥,你会让苏姐姐入宫吗?”秦浅青亦是注意到了苏静蓉。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