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第222章最新章节阅读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第222章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2020-01-18 09:51:09来源:网络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第222章最新章节阅读。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谁能想到,像苏静蓉这样一个文静端庄的少女,竟能舞出这样一段让人热血沸腾的剑舞来《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第222章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试读:《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第222章最新章节阅读。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第222章最新章节阅读小说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第222章最新章节阅读。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谁能想到,像苏静蓉这样一个文静端庄的少女,竟能舞出这样一段让人热血沸腾的剑舞来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第222章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试读:

《帝盼鸾归》主角沈鸣鸾楚天霖第222章最新章节阅读。沈鸣鸾楚天霖小说精彩内容节选:谁能想到,像苏静蓉这样一个文静端庄的少女,竟能舞出这样一段让人热血沸腾的剑舞来。就是杀伐果断的楚天霖、征战过沙场的沈鸣鸾,都被苏静蓉的剑舞惊艳到了!“沈爱卿,你认为,苏小姐的这段剑舞如何?”楚天霖望着沈鸣鸾问道,幽深的眼眸,眼底神色晦暗不明。

《帝盼鸾归》小说精彩章节:

“苏小姐入宫,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只要她占着丞相府嫡大小姐的身份,她就命中注定与皇宫脱不了关系!”

无论是丞相,还是楚天霖,都会让苏静蓉入宫。

前朝后宫,密不可分!

待选入宫之人,楚天霖心底有数,沈鸣鸾心底亦是有数。

沈鸣鸾双眼清明,正是将这一切看得清楚透彻,才会对那些日日拜访将军府的朝臣避而不见。

“可苏姐姐不喜欢圣上!”沈鸣鸾的话,让秦浅青心底忍不住为苏静蓉生出一丝抱怨和同情。

沈鸣鸾看着秦浅青道,“浅青,越是位高权重、身世显赫,就越是不谈及喜欢和爱!这其中牵扯的利益关系,会让大多数人都身不由己。”

“不过,浅青,日后,我定会让你嫁给自己喜欢之人!”

将军府,不需要趋炎附势。

秦浅青是沈鸣鸾为数不多的至亲,她不会委屈秦浅青嫁给不喜欢的人!

“表哥,休要打趣我!”秦浅青娇嗔的看了眼沈鸣鸾,脸颊已是有些羞红。

沈鸣鸾清冷的眼眸,因为秦浅青的话,染上了一丝暖意。

明年开春,秦浅青就及笄了,是要给她说门亲事了。

沈鸣鸾兀自想着。

“圣上驾到!”李连那尖细的嗓音在麟德殿外响起。

“臣等恭迎陛下,陛下万岁……”

“众卿免礼!”

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上方响起,楚天霖一身明黄龙袍,端坐在金漆雕龙宝座上,君临天下,让人望之生畏。

亲眼得见天子龙颜,在场的千金,无不是满心的激动和憧憬,就算明知不能直视龙颜,却仍有不少人在下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楚天霖。

而苏静蓉,却自始至终,目光都只落在沈鸣鸾身上。

楚天霖,将一切尽收眼底。

他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诡谲暗芒,唇角扬起一抹邪肆的笑,目光放在了沈鸣鸾身上。

“沈爱卿,这风华宴何时开始?”

“陛下,风华宴早已备好,只需陛下开口,便可开始!”

不知为何,沈鸣鸾感觉,刚刚楚天霖看她的眼神很是不对劲,似乎他在算计什么。

想到正事,沈鸣鸾便将那怪异的念头抛之脑后了。

“那开始吧!”

沈鸣鸾将目光转向身侧随伺的小太监,低声道,“宣宴。”

“呈宴,奏乐!”

随着小太监尖细绵长的声音落下,大殿门口,一群轻纱飞舞,身姿曼妙的舞女,如鱼贯入,进入大殿中央,随着国乐响起,她们起舞飞扬。

紧随其后,是一群宫女,端着糕点和美酒,井然有序的奉上。

“今日是冬至,寒梅绽放。文人墨客每到这时候,都会煮酒赏梅。今日,微臣也附庸风雅一回,借由这风华宴,让人准备了些梅花酿和梅花酥糕点”

沈鸣鸾临时起意,让宫人准备的。

恰逢大雪,寒梅绽放的热烈,此刻能喝上这清香四溢的梅花酿,吃上清甜可口的梅花酥,倒是极为应景的。

楚天霖闻了闻酒杯中的梅花酿,清新冷香,瞬间钻入鼻尖,闻之犹如梅花在鼻翼绽放,神清气爽,身心舒畅。

“嗯,确实不错!”楚天霖由衷的称赞道。

见此,众朝臣和千金,也纷纷端起酒杯,细细品鉴,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国乐声停,舞女悉数退场,已是到了风华宴众千金献艺的环节。

因着风华宴是为楚天霖选妃,所以,所有符合选妃条件的大臣千金,都必须要展示才艺,不管她是否自愿。

“今日圣上选妃,在场千金,皆是名门闺秀,才貌兼具。”

“无论选上与否,本将军都望诸位千金能善自珍重,不忘初心!”

来参加选妃的,谁不希望入得帝王眼,飞上枝头变凤凰,从此一门荣耀,满面风光!

只是一入宫门深似海,在那尔虞我诈、波谲云诡的后宫,真正享得这荣光的能有几人?

“宣吧!”沈鸣鸾对身侧的小太监道。

当即,小太监便打开手中的名册,尖声宣道,“丞相府千金,苏静蓉御前献艺!”

名册以品阶登记,丞相为百官之首,苏静蓉自是排在了第一位。

乍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苏静蓉神情一怔,眼底闪过一丝挣扎,不由抬眼望向沈鸣鸾。

沈鸣鸾自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还有上方楚天霖那炙热的目光如芒在背,她垂眸,兀自沉默。

得不到回应,苏静蓉只能起身,缓缓来到殿前。

“陛下,臣女所献才艺是舞剑,需换装准备。”

苏静蓉不卑不亢的屈膝行礼,得到楚天霖的同意后,便随着宫女去换装准备了。

等她再出现在大殿上时,她已是青丝挽起成束,一袭红绫轻纱,手中持着一柄长剑,宛若江湖侠女,英姿飒爽立于殿前。

恢弘大气的破阵乐陡然响起,苏静蓉浑身气势一变,身随律动,剑指长空。

她已然不是独守闺阁的弱质女子,而是古道沙场任驰骋的女将军……

众人看得如痴如醉,然而,一舞终罢!

谁能想到,像苏静蓉这样一个文静端庄的少女,竟能舞出这样一段让人热血沸腾的剑舞来。

就是杀伐果断的楚天霖、征战过沙场的沈鸣鸾,都被苏静蓉的剑舞惊艳到了!

“沈爱卿,你认为,苏小姐的这段剑舞如何?”楚天霖望着沈鸣鸾问道,幽深的眼眸,眼底神色晦暗不明。

楚天霖直觉,苏静蓉会表演剑舞皆是因为沈鸣鸾。

女为悦己者容!

苏静蓉爱慕沈鸣鸾,沈鸣鸾又是征战沙场的镇北将军。

她为沈鸣鸾跳一段剑舞,楚天霖并不觉着意外。

“一剑焚心,一舞倾城,当是剑舞惊鸿!”沈鸣鸾中肯的称赞道。

听到她的评价,苏静蓉的嘴角不禁染上几分笑意,凝望着沈鸣鸾的眼眸,眼底饱含情愫。

“那沈爱卿认为,朕该如何赏赐苏小姐?”

见苏静蓉到此时还对沈鸣鸾还怀有爱慕的心思,楚天霖的目光变得幽深了,声音也冷厉了几分。

如何赏赐?风华宴,最好的赏赐不就是封妃?

沈鸣鸾直直的看着楚天霖,心里直觉,他想要的回答就是让苏静蓉进宫为妃!

而此时,大殿上的人,皆是好奇的看着沈鸣鸾。

似乎,苏静蓉能否封妃,是在她一念之间!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最关心的还是坐在对面的苏锗和苏静蓉两人!

苏锗自是希望沈鸣鸾能为苏静蓉说上几句好话。

而苏静蓉,却满心的忐忑,就怕从沈鸣鸾那里听到“封妃”二字。

她从来就不希望进宫为妃!

“陛下,苏小姐才貌出众,品行端庄,这一舞更是倾城!若说赏赐,这最好的赏赐只怕就是能得陛下青睐,长伴君侧,恩宠一世!”

沈鸣鸾紧攥的拳头,在话音落下时,松开了。

可她的心,却揪得隐隐作痛。

她竟要亲自为他选妃。

苦涩,在沈鸣鸾清冷的眸子里,一闪而过。

苏静蓉亦神色颓然,满目疮痍。被钦慕的人,钦点入宫。这满腔的情愫,只能独自咽下。

苏静蓉的心,隐隐作痛!

“沈爱卿所言甚是。”楚天霖点了点头,脸上不见半点悦色,他目光幽幽的盯着沈鸣鸾,眼底不明情绪在翻滚。

沈鸣鸾对上他的目光,心头微微一颤,竟生出了懊悔之意。

可苏静蓉封妃入宫,已成定局。

“苏氏长女苏静蓉,出身名门,静容婉柔,端庄淑睿,深得朕心,封贵妃,赐静号!”

楚天霖话音落下,苏锗神色激动,带着苏静蓉连忙跪在了大殿上。

“谢圣上隆恩!”

“臣女谢恩。”

封贵妃,赐静号!

苏静蓉当真是深得楚天霖的心。

毕竟,开国以来,还未曾有先例,哪家千金在选妃宴上就被册封贵妃、赐号的,如此殊荣,唯有苏静蓉一人而已!

看着叩谢皇恩的苏静蓉,沈鸣鸾心绪繁杂,深藏衣袖的双手,攥紧成拳。

如此也好,这是自己选的女子,送到他的身边,今后他就有了贴心之人了!

可心怎么还是闷得厉害?

沈鸣鸾垂眸,神色黯然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千金献艺继续,沈鸣鸾杯中酒,一杯接着一杯。

两个时辰后,风华宴,以楚天霖赐封一贵妃三嫔妃落幕。

威武将军府,韩柏之女韩芷兰为兰妃。

国公府,赵立之女赵玉慧为慧妃。

郡王府,李启之女李丽云为丽妃。

隔日,苏静蓉四人便同时被轿辇抬进了后宫……

甘露殿。

楚天霖眸光晦暗的看着沈鸣鸾,语气意味不明道,“沈爱卿,听闻今日早朝后,你去了万花楼听曲?”

万花楼,帝都有名的茶楼,唱曲说书皆有,是世家子弟喝茶消遣之地。

“回陛下,散朝后,在长兴街微臣偶遇玄王爷,受王爷邀约,在万花楼小坐了片刻!”沈鸣鸾情绪低落的回道。

昨夜喝了不少的酒,她此时身体还觉着有些不适。

心底压抑的情愫,亦是让她此刻不愿与楚天霖独处。

玄王爷,玄风,东启国唯一的异姓王。

祖上是开国功臣,封了世袭爵位,之后再无建树,到了玄风这一代,就空有头衔了。

玄风又无心朝堂,沉迷医术,一心钻研其中,是个闲散王爷。

曾多次帮沈鸣鸾解了军中士兵恶疾,两人便有了交往。

沈鸣鸾与玄风的交情,楚天霖自是了解的。

只是他心底愤懑的是,沈鸣鸾一点都不在意他纳妃之事。

一想到,只有自己一厢情愿的在意着沈鸣鸾,在意着彼此的感情,楚天霖的心底就生出恼意,“沈鸣鸾,你就一点都不在意我纳妃?”

突如其来的质问,沈鸣鸾神色一怔。

意识到他话的意思,沈鸣鸾心里顿时一颤,眼底闪过落寞,却又快速敛去,她故作平静道,“陛下纳妃,后宫不再冷清,微臣替陛下高兴。”

一直紧盯着沈鸣鸾看的楚天霖,见她波澜不惊的,说出为他高兴的话,他心里顿时怒火中烧。

大手用力的钳着沈鸣鸾的下颌,声音冷冽道,“沈鸣鸾,你是没有心的吗?我对你是什么感情,你难道就感觉不到?”

下颌的疼痛,让沈鸣鸾脸色微变,她吃痛的皱了皱眉,却忍痛咬着牙,故作冷漠道,“微臣只知,陛下是君,微臣是臣!”

哪怕心里隐隐有感觉,楚天霖对她是有情义的!

可她绝不能回应。

楚天霖是东启国的君,而沈鸣鸾只是他的臣子!

他们之间,有的只能是君臣之义,掺杂不得儿女私情。

她希望,楚天霖受百姓敬仰,而不是遭世人非议,背负龙阳之名!

“沈鸣鸾!”楚天霖怒极,掐着沈鸣鸾的下颌,手不由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眉头紧蹙,沈鸣鸾眼底痛色更深,可她却执着的、无所畏惧的与楚天霖的目光碰撞着。

本该怒极的,看着她发白的小脸,楚天霖又心生恻隐,终究不忍心伤害她,只能愤然将她甩开。

沈鸣鸾砰的跌坐在殿上。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楚天霖幽深的目光落在她下颌的指痕上,懊恼的情绪又涌了上来,有些心疼。

目光一寸一寸的描绘着沈鸣鸾精致的五官,楚天霖的心砰砰砰,加剧跳动,悸动充斥心间,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沈鸣鸾。

“出去!”骤然回神,楚天霖怒不可遏的转身。

心底的怒气,不是因为沈鸣鸾,而是他自己!

楚天霖恼怒自己是一国之君,怎可轻易受人影响,左右情绪?

就算沈鸣鸾特殊,也不该如此!

“微臣告退!”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楚天霖想要转过身的,却又在瞬间生生止住了。

朕是君,她是臣!

楚天霖在心底告诫着自己。

甘露殿外,沈鸣鸾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也,他方才转过身来。

深邃幽深的眸子,眼底是无奈,是挣扎……

“陛下,夜深了,您该歇息了!”李连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自下午,沈鸣鸾离开后,楚天霖就在这甘露殿练习书法。

这满殿,被揉做一团的宣纸,随处可见,李连却不敢让宫女进来收拾。

李连有悄悄捡起一个纸团子看过,上面赫然写着的是沈鸣鸾的名字!

李连惊心,不敢深想。

听到李连的声音,楚天霖终于有了动静,深深凝视了一眼宣纸上的三个字,他唇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弧度。

“回甘泉殿!”拂袖,案上的宣纸飘然落地。

楚天霖一脚踩在了那三个字上,毫不犹豫朝着殿外走去。

李连看了眼那宣纸,目光闪了闪,又赶忙跟了上去。

“陛下,今晚,您是否宣后宫娘娘侍寝?”李连小心询问道。

虽然纳了妃,楚天霖却没有半点要召见她们的意思。

楚天霖驻足,李连的话,让他幽深的眸子了闪过一道暗芒,唇角勾起了冷笑,“去毓秀宫!另外,宣镇北将军毓秀宫见朕!”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