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方知爱未央》主角时慕凝简宇辰全本大结局阅读

《梦醒方知爱未央》主角时慕凝简宇辰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01-18 09:49:35来源:网络

《梦醒方知爱未央》主角时慕凝简宇辰全本大结局阅读,《梦醒方知爱未央》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梦醒方知爱未央时慕凝简宇辰小说阅读,梦醒方知爱未央小说精《梦醒方知爱未央》主角时慕凝简宇辰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梦醒方知爱未央》主角时慕凝简宇辰全本大结局阅读,《梦醒方知爱未央》是一部现代虐心

《梦醒方知爱未央》主角时慕凝简宇辰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

《梦醒方知爱未央》主角时慕凝简宇辰全本大结局阅读,《梦醒方知爱未央》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梦醒方知爱未央时慕凝简宇辰小说阅读,梦醒方知爱未央小说精

《梦醒方知爱未央》主角时慕凝简宇辰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

《梦醒方知爱未央》主角时慕凝简宇辰全本大结局阅读,《梦醒方知爱未央》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梦醒方知爱未央时慕凝简宇辰小说阅读,梦醒方知爱未央小说精选:简宇辰皱着眉,他没想到一向温顺的时慕凝反应会这么大。时慕凝深吸了一口气,抱着最后一丝期望开口:“如果我说,我怀孕了呢?你还是要和她结婚吗?”

梦醒方知爱未央小说试读:

时慕凝被送进了另外的别墅。

室内的空调很温暖,她却阵阵发寒,一动不动的等着简宇辰来给她一个解释。

简宇辰在晚上过来的,时慕凝坐在餐桌前,饭菜却是一口没动。

“怎么不吃饭?”

他的表现一如往常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好似今天白天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时慕凝看着这个自己爱了七年的男人,心中却酸楚不已:“你不该给我个解释吗?”

简宇辰手里的刀叉顿了顿,说道:“今天之后你就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就吩咐李妈。”

时慕凝伪装的情绪几乎要被击垮,全身都是刺骨的冷。

苦笑一声之后,她孤注一掷的问:“你会娶我吗?”

她定定的看着简宇辰所有的神情,这是她心里最后的希望。

可是她还是失望了,简宇辰的口吻坚决:“和书雪结婚的事,不可能更改。”

语气骤然变冷,隐隐还带着指责之意。

时慕凝鼻尖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心里的酸涩快要将她腐蚀,说不出一句话来。

七年了,七年的感情就换来这么一句话。

多讽刺啊,一开始她还做着一家三口的梦,结果不过瞬间就变成粉碎。

“简宇辰,既然你的新娘不是我,那还留着我干嘛?”她的语气是隐忍的悲伤,手都紧握成拳。

简宇辰蹙眉:“就算我结婚了,你照样是我的女人。”

时慕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猛地站起来:“所以,你将我当做什么,一个见不得光的小玩意儿?还是不知羞耻的三儿!”

她的情绪激动,眼眶微微泛红。

简宇辰隐隐有些烦躁,“砰”的扔下手中的刀叉:“别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到头来她竟然得到了这四个字!

时慕凝心里就好像是被人千刀万剐一般,痛的她几乎窒息,却又莫名觉得好笑。

七年了,她曾以为他的妻子一定会是她。

可原来,只有她一个人这么天真可笑!

“你明明知道,我绝不可能插足别人的家庭!”

他明明知道,她因为妈妈当年的事,而许下的誓言!

可他原来什么都没放在心上……

简宇辰皱着眉,他没想到一向温顺的时慕凝反应会这么大。

时慕凝深吸了一口气,抱着最后一丝期望开口:“如果我说,我怀孕了呢?你还是要和她结婚吗?”

简宇辰有一瞬间的诧异,转瞬即逝,态度冷淡道:“那就生下来,书雪不会介意的。”

时慕凝呆在了原地,像是大雪天被泼了一桶冰水般,从头冷到心。

她第一次真实的认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分手吧。”时慕凝强撑着仅剩的自尊,心像是被蚂蚁密密麻麻的啃噬般疼痛。

简宇辰终于生了怒气:“时慕凝,分手你想都不要想!你就好好的待在这里!”

简宇辰说完便走。

时慕凝去意坚决,结果刚到门口就被人拦下来。

看着别墅内外的保镖,她才知道,自己这是被囚禁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时慕凝心里抽痛,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回到了房间。

半夜,她突然被惊醒,身下一阵剧痛,时慕凝看着隐隐透出来的血迹,她立刻惊慌失措的拿起电话。

在这一刻,她第一个想的竟然还是简宇辰。

响了几声之后,却听到一个女声。

是暧昧的,火辣的,还有男人熟悉的喘息和女人的嘤咛。

指甲狠狠的掐进了肉里,可偏偏她却无知无觉。

手机吧嗒一声跌落在床边,时慕凝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放任身下的血一滴滴的流.....

时慕凝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身边只有李妈一个人。

她下意识的捂着肚子:“孩子呢,还在不在?”

李妈看她醒过来,宽慰道:“时小姐不用担心,医生刚打了保胎针,孩子还在。”

时慕凝松了口气,对这个孩子感觉复杂极了。

李**电话正好响了,里面传来简宇辰的声音。

时慕凝侧过身,现在她一点都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李妈挂了电话,又走到她身边说道:“先生今天有事,说是暂时来不了。”

时慕凝忍不住心中一酸,却装作不在乎的闭上眼睛。

听到李妈出去的动静,她打开电视,想转移一下心情。

电视里的娱乐新闻却在直播简宇辰和江书雪的婚礼。

时慕凝一愣,突然向病房门口冲去,跌跌撞撞,整个人神情异常的悲怆。

原来今天是他的婚礼,难怪她进了医院,孩子出了事,他都不肯来看一下!

她身体还很虚弱,脚步踉跄,每走一步都痛的冒汗,却还是固执的拦了一辆出租车。

到现场的时候,里面正弹奏着婚礼进行曲,礼堂是她梦想过的场景,男人身着黑色礼服,一如自己想象中的帅气,而原本该站在他身边的自己,却变成了别的女人。

她所幻想的一切,竟然在顷刻间变成了一场痴梦,深入其中的,却只有自己。

时慕凝站在门口,所有的力气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心里就像被人凿了一个洞,好像有人在刻意打磨,是缓慢的,持久的疼痛。

她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互相说了我愿意,交换戒指,两人执手,将手上的钻戒亮出来。

时慕凝看到戒指的那一瞬,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大,这戒指根本就是自己设计的戒指!

那时候她满心的以为自己会成为简宇辰的妻子,所以早就给自己设计了喜欢的戒指,幻想着能在婚礼的时候戴上。

可是现在,却戴在江书雪的手上!

她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顺着墙边滑下来,整个人跪在地上。

边哭边笑,哭的痛不欲生,笑的痴傻癫狂,万箭穿心般疼痛,痛的她全身发颤。

她迫不及待的想离开,可每一步都像是有千斤重一样,让她跟根本抬不起脚。

那边是人声鼎沸的祝贺之声,而时慕凝却仿佛被全世界抛弃,在这熙熙攘攘的世界里,她独自一人找不到归宿。

简宇辰,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残忍啊!

最终她还是逼迫自己站起来,要离开,她也要保持尊严的离开,不会让自己这么狼狈。

回到病房的时候,时慕凝整个人就像是心死了一样,脸上是晦暗的平静。

在窗前站了很久,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肚子,像是在思考。

天色黑了下来,终于,她像是下了某种决定,转身离开病房去找了医生。

“你好,请尽快帮我安排流产手术。”

语气平淡无波,那是一种绝望的空寂。

很快,时慕凝躺在了手术台上,一时之间她像是像是空洞的木偶,眼睁睁的看着天花板,可偏偏眼角留下两行清泪。

果真是世事无常,就在她刚醒过的时候还想着要保住孩子,可现在,却亲自决定要将他打掉。

医生准备手术,就在这时,突然有人硬闯进来。

“时慕凝,你竟然敢流掉我的孩子!”

简宇辰怒气冲冲的推开医生,将她从手术台上拉起来,他额头青筋暴起,看起来十分可怖。

“你不是今天结婚吗,还来这里干嘛?”

时慕凝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死灰了,可是在看到他那一瞬,心还是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他还穿着那一身结婚的西装,实在是刺眼得让人心寒。

简宇辰表情像是要将她撕碎,狠狠钳住她的下巴:“时慕凝,这孩子身体里流着我的血,不管你愿不愿意,这孩子你必须要留下!”

时慕凝惨淡一笑。

这就是她爱了七年的男人,他在娶另一个女人的同时,竟然还想让自己给他生孩子?

“生下来让他做一个私生子吗?你做梦!”

简宇辰脸上阴沉的要滴出水来,咬牙切齿道:“时慕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时慕凝突然笑了,只是笑的格外苍凉:“可惜了,我要是真这么识趣就好了。”

她就不会为了这个男人这么痛苦。

简宇辰阴鸷的看着她,说出的话饱含威胁:“你别忘了,你还有你母亲!”

时慕凝僵住,胸口却不可抑制的上下起伏,她怎么都没想到,简宇辰竟然会用母亲来威胁自己。

这世上她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这也是她唯一的软肋。

“简宇辰,你怎么这么卑鄙!”时慕凝怒不可遏。

简宇辰手握成拳又放开,最终冷笑一声,无情的说:“你应该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母亲我的身份?”

时慕凝心里一紧:“你什么意思?”

简宇辰像是要看透她一样,说道:“若是我告诉你母亲我已经结婚了,你猜她会怎么想?”

想她的女儿是多么的无耻,做了人家的小三,丢尽了她的脸!

时慕凝懂了他的意思,气的发抖,怒喝:“简宇辰!”

简宇辰没说话,只是等着她的答案。

当你将弱点告诉别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要么那人拿起武器保护你的弱点,要么,他拿着你的弱点伤害你。

时慕凝心里悲愤至极,她死死的咬着唇,强迫自己压下心中的愤怒。

“我可以生下孩子,但是你要答应放我离开。”

简宇辰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眼神倏然一紧,像是看透了她的固执,突然发出一声嘲讽的轻笑:“好。”

时慕凝心里突然酸涩起来,原来他真的只是想要孩子啊!

简宇辰走后,时慕凝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刚接起来,就听到江书雪愤怒的声音:“时慕凝,宇辰是不是去找你了!”

时慕凝一声不吭,皱了皱眉,想要将电话挂掉。

江书雪见她不说话,更是愤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面对这个已经变成了简宇辰妻子的女人,时慕凝自嘲一笑。

“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江书雪听到那边的忙音,气愤的将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

……

时慕凝被禁锢在别墅里,便只能上上网。

她之前参加的全国珠宝设计大赛决赛开始了,她并没有入围。

得到消息后,她难以抑制的失望,5年的努力就为了这个比赛,可竟然连入围都没有。

她打开网站,想看一下得奖作品。

可看到首页的金奖设计后,时慕凝猛的站起来。

她没有看错,那是她用了半年设计出来的项链,怎么会是江书雪的名字!

她想起之前江书雪说的不客气,难道就是这件事吗?

时慕凝紧紧抿着唇,给江书雪打电话。

电话接通,时慕凝立刻沉声质问道:“你偷了我的设计稿?”

江书雪嘲讽的笑起来:“**,我能用你的作品是你的荣幸。”

时慕凝只感觉胸口的怒火已经压制不住了:“江小姐,你骂我**,你做的事才真的卑鄙低*!”

江书雪冷哼一声,竟然没有生气:“这只是个开始,我迟早要你生不如死!”

时慕凝咬牙切齿:“江书雪!”

江书雪像是故意挑衅道:“你可以找宇辰给你出头啊!”

说完像是反应过来一样:“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件事宇辰不知道吧?如果要是这样,那我还真是要为你鞠一把同情泪了。”

时慕凝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嘴唇咬的发白,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

晚上。

简宇辰推门而入,时慕凝死死的盯着他,压抑着情绪质问:“江书雪偷了我的设计稿,这事你知道吗?”

简宇辰皱眉,却是沉默,而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时慕凝眼里闪烁着无形的怒火,好像是一颗拉紧了弦的地雷,随时都会爆炸,让她直接把桌上的杯子扫在了地上。

简宇辰眉头一跳,说出的话却寒彻心底:“够了!你想要多少钱,我替她买下来。”

时慕凝满腔的怒火凝结,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他狠狠刺了一刀。

她张了张口,说出的话难以抑制的颤抖:“你觉得用钱能买我这五年的心血?”

这五年,为了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简宇辰身边,她拼命的想要证明自己,这次比赛就是她唯一的机会!

这些简宇辰他比谁都清楚。

而现在,他竟然要用钱来解决她,这种做法无异于把她这些年的心意标好价,算作了一场买卖!

时慕凝的激动让简宇辰皱了皱眉,他拿出支票簿,在上面随意写了个数字。

接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酷无情的话从男人嘴里吐出来,带着刺骨的凉意:“拿着钱,闭上嘴!”

简宇辰转身便走,支票就这样落在时慕凝面前,就像是她被他们踩到脚下的努力和自尊。

良久之后,房间才传出压抑的低哭声,像是负伤的小兽,在空荡的别墅里,显得格外的凄凉。

......

时慕凝变得很平静,从上次的歇斯底里之后,她像是想通了一样。

这让门口的保镖松了口气,就连周围的防卫都没有之前那么严密了。

时慕凝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动声色。

直到珠宝设计大赛的颁奖那一天,时慕凝终于成功的逃了出去。

她根本就没打算妥协,这是她的作品,是她倾注了所有的情感,还有美好的期望,绝对不会让江书雪这样肆意践踏!

颁奖典礼的会场。

主持人正在宣布:“接下来就是本次我们大赛的冠军得主,她就是——江书雪小姐!现在请江小姐上台领奖!”

江书雪一脸得意,众人鼓掌欢呼,却在这时,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等一下,我要话要说!”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