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无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天王无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7 09:48:44来源:网络

《天王无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卓小说《天王无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一个进他陈宅如入无人之境的年轻女子的《天王无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天王无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卓小说《天王无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

《天王无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天王无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卓小说《天王无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一个进他陈宅如入无人之境的年轻女子的

《天王无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天王无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卓小说《天王无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一个进他陈宅如入无人之境的年轻女子的贸然出现,本就预示这件事的古怪,此刻又着重提及,自家主子姓沈名卓。

天王无双小说试读:

“沈卓!”

当,陈素山默默念出这两个字,虽说神情还能保持镇定,但内心的感受,形同无边巨浪翻滚而至。

一个进他陈宅如入无人之境的年轻女子的贸然出现,本就预示这件事的古怪,此刻又着重提及,自家主子姓沈名卓。

即便同名同姓的人,千千万。

但这样的场合,绝不会是重名,只能本尊!

嘶嘶!

叶言愣在原地,倒吸凉气,先前他一而再再而三嘲讽对方无名之辈,姑且算作一条路子比较野的**。

如下得知对方,九成九就是沈卓。

这位嚣张跋扈,依仗有陈素山罩着自己的叶姓主编,直接吓得两腿打颤,神色更在一瞬间苍白如纸。

毕竟,阿刁要找的人,是他。

只不过自己正巧造访陈府,故而一路吸引来了阿刁,而这位年轻女子,是奉沈卓的口谕抓人。

换言之,沈卓要亲自见他叶言。

这他妈……

叶言就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也搞不懂,近端时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以致于被沈卓盯上。

再者,这种半步直达天听,权势滔天的大贵人,咋就出现在了杭城市?

按照正常逻辑,不应该在国枢重地,首府京都市吗?

“二位刚才聊天的内容,我家主子肯定很感兴趣。”阿刁露出一缕纯真又漠然的笑容,语气平淡道。

“这位姑娘,您别误会,我们并无针对沈先生的意思,只是一失失言,还请您大人大量。”叶言硬着头皮,补救道。

陈素山则依旧处于麻木当中。

因为,他此刻预料到了更大的潜在危机。

今早柳生前来求助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张口欲出,主动汇报对方身份,但他自恃权威目空一切惯了,觉得多此一举,于是并未放在心上。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自己转赠了柄折扇出去,言外之意是让对方乖乖做人,别惹他陈素山动怒。

现在……

身份大白。

陈素山就感觉额头的虚汗,就着冷风,刺激的头皮发炸,这,这……

他这种最多在杭城市称王称霸的老古董,什么时候,也敢壮着胆子,要给当世第一名将沈卓,一个结结实实的下马威?

靠嘴?

又或者倚老卖老?

刹那间,陈素山心底凉了半截,多年处事不惊的老家伙,是真的慌了,从而致使脸上再也没有先前游刃有余,目空一切的姿态。

“老爷,老爷……”

陈府管家捧着电话,急急忙忙冲进现场,瞧见这边剑拔弩张的架势,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强行镇定靠近陈素山,然后毕恭毕敬道,“您,您有电话。”

“谁的?”陈素山与阿刁正面对视,只敢抽空询问管家。

管家如实答复,“是柳生柳先生的。”

这句话不说还好,但凡出口,陈素山就预料到事态已经朝着自己设想的方向发展。

等硬着头皮拿起电话,另外一头其实更加惶恐不安的柳生,仅是匆匆忙忙交代道,‘他要见你!’

这次,陈素山并未追问,柳生口中的他,究竟指的谁。

“给我点时间准备准备,马上到现场。”陈素山答复。

‘您只有五分钟!’

陈素山,“……”

电话彼端,迅速切断,唯留下陈素站在远处,心中一口郁气,久久不能舒展出去,意难平啊!

这么多年,但凡有他陈素山在的地方,哪次不是别人乖乖等着他?

哪怕迟到一时半会,照样没人敢站出来指责他拖拖拉拉,不因为什么,就因为他叫陈素山!

如今,他非但要放下姿态,主动去见一个素未逢面的陌生人。

并且务必在五分钟之内进场!

这么苛刻的要求,莫说陈素山始料未及,哪怕数百万居民的杭城市,也绝对不敢想象,竟然有人一句话下来,能按着陈素山的脑袋,教他乖乖当孙子!

“备车。”

陈素山连衣服都没时间换,扔下叶言和阿刁,就径直迈出陈府,看似一贯精神抖擞的他,这一刻的背影,突然显得无比落寞。

“您也动身吧。”阿刁似笑非笑,提醒叶言。

叶言哭的心都有了,连陈素山都怕见这种人,又遑论他这号小打小闹的人物?

“姑娘,我这种臭鱼烂虾,哪有资格拜见沈先生,您看是不是?”

啪!

一道巴掌,结结实实抽在叶言的脸蛋上,依旧保持恬美笑容的阿刁,将纤细玉指放在嘴边,徐徐吹气,“皮倒挺厚?”

“姑娘若是抽的舒服,可以再来,嘿嘿。”叶言捂着脸,强颜欢笑,即便疼的牙齿都快断裂,可表情还尽量维系着人畜无害的模样。

阿刁越看越恶心,“如果不是我家主子,亲自点名要见你,凭你刚才的那番话,全家都会跟着陪葬。”

哧!

叶言脸皮*,眸光暗淡,今天怕是在劫难逃了。

五分钟之后。

陈素山与叶言,先后抵达金鸿集团。

集团上下一片死寂,尤其会议厅附近,恭候着近百位公司高管,人人脸色铁青,揣揣不安。

陈素山匆匆撇了两眼。

临近门口,方才仔细打量自己的仪容体态,然后正正嗓子,“杭城本土人士陈素山,求见沈先生。”

气势还不错,至少没像柳生那般,吓得跟没头苍蝇似的,半天交代不出一个字。

周边人基本认识陈素山,想着有这么号人出来调节,事态应该有所收敛。

叶言则惶恐不安的躲在陈素山后面。

原以为陈素山的主动现身,能够让这场僵局产生松动,岂料阿刁突然冒出来的一番话,令神经压抑太久的所有人都懵了,然后遍体惊寒。

“我不开心。”阿刁与陈素山擦肩而过,快速接近沈卓之后,直接嘟哝着嘴,摇晃起他的左胳膊。

沈卓语气温柔道,“怎么了?”

“有人骂你是狗,还嘲讽你路子挺野,竟然连陈素山老爷子都敢惹,简直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

陈素山,“……”

叶言,“……”

一石惊起千层浪。

这番话,非但吓得陈素山汗毛倒竖,躲在他身后的叶言,更是大脑眩晕,差点跪了下来。

沈卓笑着眯起眸子,喜怒不显于色!

全文阅读

充其量一条野狗!

连给陈素山老爷子提鞋都不配!

这种大言不惭的论调,非但让发起人叶言吓得魂不守舍,哪怕陈素山,也顺带成为了被牵连的对象。

本想尽量保持镇定神态的陈素山,这一刻头皮发麻,再瞧见工工整整摆放在桌案上的折扇,心情愈发沉重。

而,沈卓的这一身装束。

同样令见惯几十年大风大浪,早已处事不惊的陈素山,双目紧缩,神情凝重,金线缝蟒,而且是代表最高荣耀的正蟒。

这衣服。

一般人即便敢穿,也彰显不出那股气势。

但是,近前正襟危坐的年轻男子,竟比正蟒图腾还显得耀眼夺目,都说人靠衣装,这位全然是衣装靠人。

一股凛然霸意,横压当场。

如果这个时候,还来质疑沈卓的身份真假,只能是脑子有问题!

“我太生气了,你就不准备管一下吗?他们骂你是野狗!”阿刁再次摇晃着沈卓的手臂,铁了心誓不罢休,追究到底。

沈卓抬起手,揉了揉阿刁的小脑袋,笑道,“小事罢了,不必介怀。”

这句话,总算让气氛稍作好转。

然而,沈卓接下来的一番感慨,令人如遭雷击,他道,“落河之战,本王连夜坑杀二十万俘兵的时候,不也被戳着脊梁骨,遭万人唾骂吗?”

言外之意,虱子多了不怕痒。

陈素山,“……”

柳生,“……”

这他妈,也能混为一谈?

不过仔细想想,沈卓这人,本就颇具争议,如今封王虽然算得上众望所归,但私下里,由来褒贬不一。

厉害是真厉害,一人灭一国的壮举,不是谁领军就能打的下来。

残暴?

倒也算不上,但说此子杀伐果断,心狠手辣,那真是多多抬举他沈卓了。

据传坑杀前夜,上峰连颁十八道金牌,道道要求沈卓三思后行,以免因为杀业太重,引起祸端,毕竟自古以来,杀降不详!

然而,沈卓仅回了九个字,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这股无双魄力,在随后三月,逐步证明他的决策,百利而无一害。

没有这批俘兵分摊军粮,不仅保证了补给线充足,紧接着北狼铁蹄的三线联动,直接打崩了一个国家,这……

那段时间,多少权贵大臣,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他沈卓泯灭人性?并一而再再而三,请求上峰命令他交权辞任。

随着敌国一夜倾塌如大雪崩,这些非议,也烟消云散了。

他是将,向来只求家国太平,不受外夷践踏!

什么慷慨仁义,厚德载物,全他妈扯淡,敌军的脑袋,是用来砍的,这一点,沈卓比谁都看得明白!

“茶不错。”

正当陈素山,柳生等众,陷入对这个当世名将过往峥嵘事迹的敬畏中,沈卓则慢悠悠合上茶杯,也算惊醒了走神的几人。

柳生报以笑脸,头皮还是一片麻木。

陈素山则故作沉默,实在手心沁出无数汗渍,杀几十万俘虏,都跟割草似的,招惹这尊人间阎罗,他们这批所谓名流,真不见得,有一线生机。

何况,还是主动挑衅。

道理,拳头,全部在沈卓这边!

下一秒。

沈卓敲敲手指,视线落在报纸上。

阿刁心领神会,蹬蹬蹬几步,就将缩在陈素山后面的叶言,一把揪了进来,动作之粗鲁,引来沈卓不断叹气。

叶言的脸颊,此刻还留着数十道清晰的指印,血红色,抬眼可见。

不用想,自家阿刁又暴脾气上头了。

阿刁古灵精怪,又岂会猜不透沈卓的心思?

她笑眯眯的捋动长发,佯装惶恐不安道,“我知道错啦,下次绝对温温柔柔,不主动出手打人,除非特别生气。”

沈卓没做声,一个女孩子家家,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疯起来比男人还彪悍,也是头疼。

“做淑女实在太难了,你让我慢慢改嘛。”又是一番主动认错,只是这语气听起来,怎么像是在撒娇?

如此倾城绝色,撒起娇来,那叫一个风情万种。

何况阿刁的长相,即便在百万人口扎堆的杭城市,也能榜上有名。

换做其他男人,只怕早就拔不动腿了,然而沈卓依旧坐怀不乱,他伸手示意阿刁退下,然后指了指报纸,“你的文章?”

叶言战战兢兢撇了两眼,正是自己今天发表的刊文,内容没什么特别之处,仅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发表对沈菀那套院子的看法。

通篇慷慨激昂,深明大义,动不动就是,如果换做我叶言,该如何大大方方捐赠出这套房子,以为杭城本土的发展,贡献绵薄之力。

“是,是叶某所写。”叶言低着脑袋,答复道。

沈卓点头,“你在本土有没有房产?”

“有,有的。”

叶言一头雾水,他既不知道沈卓为什么指名道姓要见自己,更不清楚,因何对这篇文章,如此感兴趣?

“杭城正在大力发展,要不咱挂牌售卖,然后所得款捐出来?”沈卓突然建议道。

“凭什么?那是我辛辛苦苦花了大代价买的房子,凭什么卖了,然后捐出钱支持城市发展?”

叶言一下子急眼了,如果卖了,那岂不是要无家可归?这怎么能行。

只是,当他说完这句肺腑之言,整个人猛得意识到什么,再抬头,沈卓已经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沈,沈先生……”叶言倒吸数口气,心头发颤。

沈卓坐在原处,伸手示意叶言将脑袋靠过来,“你也知道心疼自己的房子?也不舍得捐钱支持城市发展?”

“既然如此,你哪来的勇气,摆出深明大义的姿态,一再要求别人无偿捐献自己的院子?”

“我,我……”叶言无言以对。

轰!

沈卓五指按落,哐当一声,叶言的脑袋与桌案同时炸裂,因为力度太大,这位大腹便便的主编,当即鲜血淋漓的跪了下去。

“指责我姑姑没有肚量?连个院子都舍不得捐出去?那你的肚量在哪?”

轰!

又是一脚踩过去,紫线收边的蟒袍尾端,就这么笔直的垂在叶言的眼前,鲜血同步喷涌而出。

腥味,逐渐弥漫。

“这年头,道德君子都敢这么厚颜无耻了?”沈卓环峙全场,吓得一批人噤若寒蝉。

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