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天王无双》—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天王无双》—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7 09:48:41来源:网络

完整版—《天王无双》—全文在线阅读,《天王无双》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沈卓,主要讲述了:北境关外,日月当空。谁敢横刀立马?唯我沈卓!这可是名将之首啊,完整版—《天王无双》—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完整版—《天王无双》—全文在线阅读,《天王无双》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沈卓,主要讲述了

完整版—《天王无双》—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完整版—《天王无双》—全文在线阅读,《天王无双》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沈卓,主要讲述了:北境关外,日月当空。谁敢横刀立马?唯我沈卓!这可是名将之首啊,

完整版—《天王无双》—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完整版—《天王无双》—全文在线阅读,《天王无双》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沈卓,主要讲述了:北境关外,日月当空。谁敢横刀立马?唯我沈卓!这可是名将之首啊,这,金鸿集团怕是闯下大祸了…然而,神情从容的沈卓,并未理睬战战兢兢的张涛,他移步走到窗前,掀开帘布,江山月色,一览无余。似在自言自语?“你好,杭城,我还是沈卓!”

天王无双小说试读:

“**,电视新闻里好像有大事公布?”

“嗯,传闻我国第一代百将之首出现了,封号已定,只等今晚戌时宣发,大概率是沈卓咯!”

杭城市。

中心大道。

一老一少,背着夕阳的光晕,浅声细语,然而,当老人提及‘沈卓’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引起不少人会心一笑。

沈卓?

就是那个两年前背棺东征,于朱河两岸荡灭流寇五十二万的沈卓?

又或者,那个三年前,西行两万里,铁蹄撞红甲,一举全歼某号称‘不败军团’的首席指挥官沈卓?

古往今朝,血染江山如画,名将争天下!

然,敢以‘无双’独步当世者,唯沈卓一人矣!

适时。

黄昏终去。

一辆绿色吉普擦肩而过,老人拉起孙儿,靠边站立。

隐约可见,后车厢载有一位最多二十五岁的年轻男子,身姿巍巍,轩盖如云,尤其精雕般的俊朗五官,足见眉目风流与无双气势。

夜色渐浓。

年轻男子摇落车窗,拎起一枚刻有‘沈少卿’三字的玉佩,怔怔出神。

杭城这座千红百绿的大都市,全在议论当世第一战神沈卓,却有几人,还记得‘沈少卿’这个名字?

“你好,杭城,我是沈少卿!”

本名沈少卿的他,自言自语间,吉普车已经进入一家医院,还未停稳,就迅速下车,气势之凛然,同辈少见。

沿途诸多目光惊奇打量。

沈少卿无动于衷,因为听闻一手养育自己长大的姑姑病重,他现在哪有心思,顾及其他?

等登上七楼重症室,那个躺在病床上,肌肤苍白精神疲惫的温柔妇人,像是心有灵犀,忍不住移动脑袋,看向门口。

随后,她的眼睛越来越亮,嘴角甚至噙起一缕笑意。

沈少卿双目血红,单膝跪地靠了过去,“姑姑,少卿回家了。”

本名沈菀的妇人张大嘴巴,动作又慢又战战兢兢握住他的手心,似乎不相信,又似乎太激动,“少卿,真的是你?”

“是我。”沈少卿沙哑着嗓子,如鲠在喉。

曾经关外督战,身不由己。

如今,本想班师回朝之日,抽出时间好好孝敬姑姑,不成想,一贯善良温柔的姑姑,已然病入膏肓。

“长高了长壮了,也变得好看了。”

沈菀欣慰的笑笑,只是,五指沿着沈少卿的手腕一路摸索,她的眸底,顿时泪光涟漪。

这得经历多大磨难,才让整条右臂,布满疤痕?

她隔着衣服,都能这么清晰的摸到,这……

“我很好!”沈少卿握紧沈菀,神色依然英武。

“喂,你这娘们哭哭啼啼有完没完了?”

“赶紧趁着没断气,将这字签了吧,我金鸿集团对你沈菀的名下产业,惦记已久,既然你要嗝屁了,那就做做好事,将名下产业,无偿赠予我金鸿集团,麻烦签字。”

突如其来的两句话,让沈菀情绪忽然激动,“你们,你们好无耻!”

先沈少卿一步候在重症室,并且疑似秘书打扮的黑衣男子,终于拎着公文包,上前不耐烦的催促道。

“嗯?”

沈少卿蹙眉,站起身看向黑衣男子,刚才太着急,反倒忽视了这间重症室里,出现太多不相干的人。

黑衣男子幸灾乐祸的朝沈卓笑笑,随即拿出名片,“我是金鸿集团的代理人张涛,你姑姑的产业,我集团有意接管,故此指派张某过来,完成签字转让合同。”

“哦对了,是无偿馈赠,这你能理解吧?就是我金鸿集团一分钱不花,拿走你姑姑的公司。”

趁人病,要人命?

强取豪夺?!

“嘿嘿。”

张涛果断抬高双手,佯装好心打理起沈卓的衣领,并笑里藏刀道,“小子,你应该没资格和我对话,最好靠边站!”

啪!

张涛随之打了一道响指,威严命令身后的保镖,“你们过去,按着这娘们的手指在合同上画押。”

轰轰轰!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又沉重的步伐,由远及近。

张涛松松西装领带,还没反应过来,一位体格高大,带有数位卫兵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

“草,又哪里来的狗玩意?你们干什么的?”张涛撇嘴,满脸火大。

然而,这位不请自来的中年男子,并未搭理张涛,他端着公文夹,靠近沈少卿后,毕恭毕敬禀告道,“那边批文签字了,今晚就官宣,我来通知您,要听听吗?”

“批文?”张涛留了个心眼,旋即撇了撇了中年男子,阴阳怪气道,“什么批文呐?搞得这么兴师动众,有我金鸿集团的批文,影响力大吗?”

本想继续嘲讽。

然后,这位金鸿集团的高层,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

与此同时。

无论是重症室里的沈菀,还是徘徊于走廊两侧的患者家属,又或者忙碌不间歇的医务人员,都听到了一个声音。

这大概是他们这辈子,所听过的,最令人热血沸腾的声音!

“经上峰一致联名推选,今夜戌时,正式提您为百将之首,赐号北曌天王,恭喜!”

上峰,*别负责人。

张涛,“???”

第一代百将之首,那不是内定了沈卓吗?

沈少卿。

沈卓。

这……

“你,你北天王,沈卓?”

刹那之间,张涛,以及一众助理的神情,由青变紫,再由紫变白,转而毫无血色,百将之首沈卓!

“另,四区三十二省,纷纷发文,恭贺您荣登大位!”

张涛,“……”

此时的沈少卿,目光坚毅,神情肃穆。

遥想当年,老领导揉着他的脑袋,笑哈哈道,沈少卿这名字听起来娘唧唧的,这样吧,以后你就叫沈卓!

卓尔不凡,无双天下!

这名字好,够霸道,老子喜欢!

多年后,一语成谶!

“本王,领封。”

他是沈菀含辛茹苦拉扯大的侄子沈少卿,也是今时今日天下人所仰慕的北曌(ZHAO,谐音照)天王,沈卓。

“真是北天王沈卓!”

张涛一口气倒灌回去,惊觉四肢麻木,连站立的勇气都没有了。

北境关外,日月当空。

谁敢横刀立马?

唯我沈卓!

这可是名将之首啊,这,金鸿集团怕是闯下大祸了…

然而,神情从容的沈卓,并未理睬战战兢兢的张涛,他移步走到窗前,掀开帘布,江山月色,一览无余。

似在自言自语?

“你好,杭城,我还是沈卓!”

全文阅读

此时。

灯火明亮。

恰是夜间生活的*期。

来自千家万户荧屏前的醒目字眼,终于出现了那个沉甸甸的名字,它不断滚动,重若千斤,沈卓!

其实,十五年前,他仅是生父无情扔出家门的病秧子。

最后是姑姑含辛茹苦,一把将他沈卓拉扯大。

数十载岁月光阴一朝散尽,如今正值当打之年的他,已是这个时代,最耀眼,最为人仰慕的存在!

“果然是沈卓。”

“百将之首,独我无王,他扛得住这份荣誉。”

大街小巷。

寻常门户。

又或者数不尽的名流贵族,多少人在望着电视里的那个名字?他们既心生艳羡,又觉得理所当然。

而,沈菀就医的这家医院,竟安静到时空禁止。

尤其七楼重症室,一道又一道惊愕,呆滞的目光,透过病户房,怔怔打量着那个站在阳台前,身姿巍巍的年轻男儿。

这个在今夜,终于霸业登顶的当世第一战神,竟然就是北天王沈卓,这……

轰!

终于反应过来的张涛,当场跪在地上,他一遍又一遍的磕头谢罪,“我真不知道您就是沈卓沈先生,先前若有冒犯,还请原谅。”

“金鸿集团无意得罪您,这一切都是误会,误会啊。”

这位先前嚣张跋扈的中年人,再也没刚才的威风,转而磕头认错,声音颤粟,语句中满是惶恐与不安。

尤其想到自己刚才,大逆不道的说对方毛头小子一个,没资格与自己对话,他就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举国之内,谁敢对沈卓不敬?!

“我们真不是故意的。”张涛战战兢兢,继续告饶。

沈卓并未吱声,眸光静静注视着灯火迷离的杭城市,诸多往事,涌上心头,他在这里长大,他也在这里,渡过了最艰难的阶段。

许久,他悠然一叹,开口道,“动用你的权限,联系到你能在金鸿集团接触到的最高层,我要见见。”

“这……”

张涛冷不丁深吸一口气,满脸雪白,这是开始找他们金鸿集团算账了?

“沈,沈先生?”他犹豫不绝,如果事情闹大,金鸿集团被一锅端连根拔起都不稀奇,他现在只想,让这场祸事点到为止。

“相同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沈卓挂好窗帘,坐至沈菀跟前,开始动作轻缓的削起果皮。

张涛不敢耽搁,慌忙爬起之后,立即遣散围在病床前的助手们,等他魂不守舍的迈出门,当即与一道身影撞个正着。

“咦?张经理这是咋啦?”

一位约莫四十岁,容色油腻,满口黄牙的中年男子,两手拿出衣袋,一边整理袖子一边疑惑不解道。

“有点急事处理。”张涛没功夫废话,转身就没了影子。

本名李烨的中年男子,将脑袋探进沈菀的病房,沉思两秒,眼睛顿时一亮,他满腹稀奇的推开门,立即咋咋呼呼道,“哟,我还以为谁,原来是你沈少卿回家了?”

“你这小子一消失就是好几年,我还以为你死了呐。”

李烨也不客气,自顾自拿起果盘上的香蕉,两臂撑住病床围栏,就这么笑眯眯打量着沈卓。

“这里不欢迎你,你走。”沈菀深吸一口气,突然道。

“啥?不欢迎我?”李烨当即被逗乐,他幸灾乐祸的撇了沈菀一眼,不屑道,“都快死的人了,还有力气废话?”

沈少卿其实认识李烨,严格来说,这位还算得上是邻居。

不过这人背景复杂,性格狠辣且有恃无恐,十足的地头蛇一个,混迹多年还活着世上,可见本事不小。

沈卓削完苹果,递到沈菀跟前,中途并没有和李烨交流的打算。

反而是李烨故作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替沈菀感到可惜,“哎,你这姑姑年纪也没多大,怎么就要死了勒?”

“幸好我李烨古道热肠,勉强替你姑姑做了件大善事,等过两天去了黄泉路,总归了无遗憾咯。”

李烨闲极无聊动动手指头,笑容逐渐收敛,由嬉皮笑脸,变得狠辣,玩味。

“继续。”沈卓面无表情的示意李烨。

李烨惊奇不已,他印象里少年时代的沈少卿,固然话少,但还不至于有这么冷酷的表情,看样子,这几年发展不错?

“沈少卿,既然你回来了,有些事我直接跟你挑明了说吧,金鸿集团很早就相中了你姑姑的产业。”

“我想着你姑姑反正要死了,到时候留下泼天的产业,就这么荒废下去蛮可惜的,所以我跟金鸿集团签了份转让书。”

李烨打量着沈少卿的神情,大概没瞧出什么古怪的地方,于是继续道,“金鸿集团答应给我五百万引荐费,你赶紧叫沈菀画押。”

原来和张涛目的一致?

只是前后脚来医院逼迫姑姑罢了。

不过,沈卓比较好奇,一个与自己姑姑非亲非故的人,哪来的资格与底气,代替姑姑签署转让书?

“你签字?”沈卓眯起眼,眸光锋利。

李烨无端惊了一下,不过还是有恃无恐,反正金鸿集团撑腰,这可是杭城一霸,敢只手遮天的存在,他怕什么?

“我这是好心,难道你想让自己姑姑的产业就这么浪费吗?与其这样,不如无偿赠送金鸿集团,有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对吧。”

沈卓故作纳闷,“姑姑的产业,为什么不可以继承到我名下?”

这是谈不拢了?

李烨脸色一寒,原形毕露,“你他妈毛都没长全的家伙,懂公司运作吗?金鸿集团拿走产业,那是给你姑姑面子,你作为侄儿,应该感恩戴德。”

“那我要不要磕头致谢?”

李烨听完这句话,顿时哈哈大笑,“你向我磕头道谢?免了免了,你只要乖乖劝你姑姑转让产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行了。”

砰!

病房的大门被打开,去而复返的张涛,冷不丁跪在门口,沈卓不发话,他绝不敢擅自张嘴。

李烨讶异的转过脑袋,满头雾水,“张经理,你这是唱哪一出?”

沈卓漫不经心收拾好水果刀,似笑非笑盯着愣在原地的李烨,同时开腔提醒张涛,“告诉他,我是谁!”

“你跟老子装神弄鬼?说句不客气的话,老子从小看着你长大,你就一**,真以为糊弄的了张涛,也就能糊弄我李烨?”

“老子对你的底细,可是一清二楚的很,呵呵。”

话语刚落,一道幽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是,北天王沈卓!”

李烨,“……”

“哪个沈卓?”

“刚刚册封百将之首的那个,你要是不着急,电视台还能看到他的名字!”

轰!

倏然间。

李烨瞪大眼睛,一张嘴直扑扑灌冷气,这小子不是沈菀的**侄儿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为北天王了?

“转让书的事情解释一遍,解释不清,今晚我杀你全家!”沈卓两手交叉,眸底杀气凛然。

这……

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