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爱你蚀骨》—(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爱你蚀骨》—(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17 09:48:37来源:网络

完整版—《爱你蚀骨》—(全文免费阅读),慕清泠席慕深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你以为我傻?”李长生紧紧的拽住我,又喊了席慕深一句,“三百万肯定不够,我要三千万,而且马完整版—《爱你蚀骨》—(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完整版—《爱你蚀骨》—(全文免费阅读),慕清泠席慕深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你以为我傻?”李长生

完整版—《爱你蚀骨》—(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完整版—《爱你蚀骨》—(全文免费阅读),慕清泠席慕深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你以为我傻?”李长生紧紧的拽住我,又喊了席慕深一句,“三百万肯定不够,我要三千万,而且马

完整版—《爱你蚀骨》—(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

完整版—《爱你蚀骨》—(全文免费阅读),慕清泠席慕深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你以为我傻?”李长生紧紧的拽住我,又喊了席慕深一句,“三百万肯定不够,我要三千万,而且马上安排我出国,我知道你能做到,否则,我就跟她一起死,让你后悔终生!”

《爱你蚀骨》小说试读:

谁知李长生反应很快,两个保安一扑就撞在了一起,李长生却反而躲过了。

“让他走,不用拦他。”席慕深快速的说道。

我听出了他声音里罕见的焦急情绪。

可李长生却不答应了,猛得一把拽住我的头发,将我硬生生的扯了回去。

“该死!李长生,你还敢动手!”席慕深暴喝一声。

“这个女人,是你很重要的人吧?”李长生咧着嘴,将刀又横到了我脖子上,冲席慕深说道。

“什么意思?”席慕深沉着眉。

“你这种冷血动物,从来没有对谁动容过,竟然会真的拿三百万出来赎人。”李长生一副吃定了席慕深的样子。

“别挑战我的底线,拿了钱就乖乖把人放了,否则,你只会生不如死。”席慕深语气阴寒的说。

李长生的话,让我将信将疑,我在席慕深心目中,难道真的还有一些份量?

还是说,李长生是故意在诈席慕深,以便多要些钱?

“我只是过来谈合同的,跟席总没有任何关系。”我赶忙说道。

我从来没有在席氏集团出现过,而且也从来没在新闻媒体面前暴露过是席慕深的妻子,我所以有理由相信,李长生不可能知道我是席慕深的妻子。

“你以为我傻?”李长生紧紧的拽住我,又喊了席慕深一句,“三百万肯定不够,我要三千万,而且马上安排我出国,我知道你能做到,否则,我就跟她一起死,让你后悔终生!”

席慕深忽然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会让你一再的挑战我的底线?区区一个女人罢了,你认为我席慕深会缺女人?你想要动手,尽管动手,我没有功夫陪你玩。”

李长生愣了下。

我的眼泪,也跟着下来了,席慕深这话,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想法。

这一刻,我真的就想死在李长生的刀下,想看看席慕深,以后到底会不会后悔!

我猛的抓住李长生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李长生吃痛,骂了声脏话,拿着刀子就捅我。

可我已经心灰意冷,咬住他不放手。

“混账!”席慕深朝李长生扑了过来,对着李长生挥舞拳头。

之后的画面,我有些模糊,总之等回过神,李长生已经被抓住了,而席慕深坐在一张椅子上,脸色惨白,雪白的衬衫上,沾满了血。

“慕深,慕深,你有没有事!”我紧张万分的扑在席慕深身旁,大声的问。

“你呢,有没受伤?”席慕深没回答我,反过来问我。

“没……”我根本来不及检查自己,只看到席慕深身上的血,一阵头晕目眩。

不管他刚才说了多么伤人的话,可最终,他替我挡了刀,救了我。

我们上了救护车之后,席慕深一直抓着我的手,我第一次感觉自己被席慕深需要,我一直扶着席慕深,到了医院,席慕深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我浑身冰冷的站在医院的走廊,我的脸上,和身上,都还有血渍,这些鲜血,都是从席慕深身上流出来的,触目惊心。

“慕深怎么了?”

“慕深现在怎么样了。”婆婆和方彤得到消息之后,两个人同时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看着方彤着急的样子,她应该是从片场出来的吧?脸上的妆还没有完全的擦掉。

我摇摇头,冰冷的捏住手指道:“还在手术室,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挟持事件?”婆婆看着我,厉声道。

我支支吾吾的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之后,婆婆立刻甩了我一巴掌。

我捂住脸,没有反抗。

“慕清泠,你好样的,竟然敢瞒着我在外面工作?现在还要连累慕深?你这个扫把星,要是慕深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好看。”

“阿姨,你别生气了,这件事情也不能够怪席太太。”方彤走到婆婆面前,安抚着婆婆,还体贴的帮我说话,我看了方彤一眼,在心中一阵冷嘲。

方彤果然是混演艺圈的,演技就是精湛,任谁都会觉得,方彤大方得体吧?也难怪王兰会喜欢方彤,方彤真的是一个非常有手段,有心计的女人。

婆婆坐在一边,不断的喘息,我不敢在说话,只能够僵着身体,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盯着不远处的手术室,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很煎熬的等待,手术室的门被打开。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我立刻上前,却被婆婆挤到一边,方彤像是担忧丈夫的妻子一般,对着医生问道:“医生,慕深情况怎么样。”

“皮外伤,经过包扎,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医生温和的说完,席慕深也随之被推了出来。

我看到伤口已经被包扎的席慕深,就要上前。

方彤却将我挤到一边,对我笑容满面道:“既然慕深没事,席太太你就先回去吧,这里有我照顾就可以了。”

“这样太麻烦方小姐了,我毕竟还是慕深的妻子。”我可以加重了“妻子”两个字的语气。

这一刻,我忽然有了一个强烈的念头,这个婚,我不想离了。

就算离,席太太的位子,也不能是方彤来坐。

我不能眼看着自己的爱的男人,一直以来奉如神明的男人,被一个这样龌蹉的狐狸精,玩弄于股掌之中。

但是方彤却像是没有听懂一般,再度说道:“我相信慕深,希望在他身边的是我。”

她的话,充满挑衅意味,我看了眼席慕深,他闭着眼在休息,仿佛不曾听到我跟方彤的争吵。

我不想给他添堵,这只会让他的身体更糟糕,最终退了几步,扭头就走。

我落寞的离开了医院,身上的血因为我一直没有时间洗掉,有些触目惊心,路过的行人纷纷向我侧目,我没有理会。

我走出医院大门,刚想要去对面打车的时候,席木柏从车上下来。

“堂嫂,公司的事,我听说了,你没事吧?”他很着急的问我。

“没事。”我无力的摇头。

可我内心充满了愧疚,如果不是我情绪崩溃,让场面失去控制,席慕深也许不会受伤。

“没事就好,上车吧,我送你回家,你也需要休息。”席木柏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温暖。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一路上,席木柏和我都没有说话,直到到了席家的时候,席木柏突然回头,漆黑的眼眸酝酿着我看不懂的情愫:“夏清泠,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这是席木柏第一次直呼其名的叫我。

我低下头,看着身上已经干涸的血迹,却没有办法回答席木柏的话。

席木柏笑了笑之后,便打开车门,绅士道:“不管在任何时候,你的笑容,都是最明亮的,我希望你笑。”

席木柏说完这些话之后,就开车离开了。

我上楼洗了澡。

到医院我做过检查,身上没有受伤,血迹都是席慕深的。

躺在浴缸里,我仔细的回想着事情发生的那一幕,揣摩着席慕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亲自扑上去给我挡刀。

但我不敢往他爱我的方向去想,因为我很清楚,那不可能。

他不是个坏人,表面很冷,但有着男人的担当,我想,即便那个人不是我,他也会那么做。

晚上,我睡不着,从床上起来,换上衣服,就让司机送我去医院。

我想要去看看席慕深。

我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医院很安静,除了明亮的灯光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走到席慕深的病房门口,刚想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却听到席慕深和方彤的缠绵爱语。

席慕深搂着方彤,吻着她的脖子,方彤抱着席慕深,轻声的问道:“慕深,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我现在只想每时每刻,都陪在你身边,你知不知道,今天听到你出事,我戏服都没脱,就直接过来了……”

席慕深将头埋得更深,“等**身体好些,我会让她去提。”

“好。”方彤眉飞色舞的看着席慕深,更加热情的缠着席慕深。

我靠在墙壁上,落寞的盯着自己的影子。

我擦干脸上的泪水,便要离开,却不小心碰到了门口的**桶。

“谁。”席慕深沉冷的声音骤然响起,我心痛难当,慌张的跑到走廊拐角。

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去了酒吧喝酒,喝完之后,还在酒吧的舞台上跳舞。

我想要发泄,将这十五年对席慕深的爱恋,都发泄出来。

我疯了一般,在混乱中,抱住了一个男人,他身上的味道,和席慕深很像,而且身上的味道,非常好闻。

“席慕深……我真的爱你,为什么你不爱我?”

“小姐,我不叫席慕深,请你松手。”来人似乎有些好笑,轻轻的拉开我的手臂,想要将我拉开。

可是我不肯,死死的缠着那人的手臂和身体,死活都不肯松手。

“小姐,你这个样子,我会告你非礼的。”被我抱住的男人的脾气似乎特别的好,他半扶着我,对我说道。

我咬住嘴唇,却不肯放开眼前的温暖,我低喃道:“我孤独太久了,真的……太久了,求你了……席慕深,好不好?”

我能够感觉,抱着我的人,身体似乎僵硬的颤抖了些许,随后我就昏过去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

“丁零。”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被一阵阵的电话铃声给弄醒的。

我按压着额头,有些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中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我习惯性的打开了手机,电话那边,已经传来了婆婆暴怒的声音。

“慕清泠,你现在在哪里?马上给我回来,马上。”

婆婆愤怒的声音,刺激了我的大脑,我一个激灵才发现,这个地方好陌生。

“你醒了,喝点醒酒汤吧?”正当我满脸懵逼的时候,一个穿着浅灰色针织衫的男人走进来,手中端着一碗醒酒汤,对我浅笑道。

我抓住胸前的被子,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长相不输于席慕深,只不过,过于温润,鼻梁上的眼镜,更是让男人看起来增添了些许的书生气息。

“我叫萧雅然,昨晚将你带回来,因为不知道你家在哪里,才冒犯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他的一番话,让人听起来非常舒服,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床上爬起来,喝掉醒酒汤,垂下脑袋道谢道:“谢谢,昨晚……给你添麻烦了。”

“不算是什么麻烦,头还痛吗?”萧雅然笑了起来,笑容非常舒服。

见我呆呆的看着他,他不由得摸着脸,对着我笑得温柔道:“怎么?难道我脸上有花?”

听到他的戏谑,我才发信,自己竟然盯着一个男人看这么久。

我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睑,眨巴了一下眼睛,讷讷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要吃一点在走吗?”他笑得异常优雅道。

我摇摇头,起身道:“谢谢,我不吃了。”

婆婆在那边发脾气,肯定是让我回去有什么事情的,我还先回去在说。

萧雅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体贴的送我到了席家,在看到席家的别墅之后,他惊讶道:“你是慕深的妻子?昨晚听你喝醉酒叫着席慕深三个字,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呢。”

慕深?这么亲密的叫席慕深的名字的人,难道萧雅然是席慕深的朋友?

“我是席慕深的大学同学,之前一直在国外,慕深结婚那天,我没有回国。”

像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他伸出手,对着我说道。

我看着萧雅然,压下心中的酸涩,讷讷道:“没事,我和席慕深结婚的时候,也没有请什么人。”

我甚至,连席慕深的兄弟同学都没有见过,因为我们就领了证,没有婚礼,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一个席太太的虚名罢了。

“那我先走了。”萧雅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

我目送着萧雅然的车子离开,才回到了别墅,刚走进玄关,婆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着脸,对着我严厉道:“慕清泠,你昨晚去什么地方了?”

我心下有些慌张,立刻解释道:“我在林曼家睡的。”

“哼,最好是这个样子,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背着我们慕深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我要你好看。”婆婆危险的眯起眼睛,对着我冷声道。

我缩着脖子,不敢说话,婆婆看了我许久之后,才重新说道:“你回去好好管管你家的人,别老打着我们席氏集团的旗号做事情,要是再有下一次,我就将你哥哥扔到**去。”

我听到婆婆厌恶的话,有些不解道:“妈,你说什么?”

是不是我哥哥的服装厂出什么事情了?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