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无双》主角沈卓全本大结局阅读

《天王无双》主角沈卓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01-17 09:48:33来源:网络

《天王无双》主角沈卓全本大结局阅读,《天王无双》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天王无双沈卓小说阅读,天王无双小说精选:沈卓并未吱声,眸光静静注视着灯火迷离《天王无双》主角沈卓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天王无双》主角沈卓全本大结局阅读,《天王无双》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天王无双沈卓

《天王无双》主角沈卓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

《天王无双》主角沈卓全本大结局阅读,《天王无双》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天王无双沈卓小说阅读,天王无双小说精选:沈卓并未吱声,眸光静静注视着灯火迷离

《天王无双》主角沈卓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

《天王无双》主角沈卓全本大结局阅读,《天王无双》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天王无双沈卓小说阅读,天王无双小说精选:沈卓并未吱声,眸光静静注视着灯火迷离的杭城市,诸多往事,涌上心头,他在这里长大,他也在这里,渡过了最艰难的阶段。许久,他悠然一叹,开口道,“动用你的权限,联系到你能在金鸿集团接触到的最高层,我要见见。”

天王无双小说试读:

此时。

灯火明亮。

恰是夜间生活的*期。

来自千家万户荧屏前的醒目字眼,终于出现了那个沉甸甸的名字,它不断滚动,重若千斤,沈卓!

其实,十五年前,他仅是生父无情扔出家门的病秧子。

最后是姑姑含辛茹苦,一把将他沈卓拉扯大。

数十载岁月光阴一朝散尽,如今正值当打之年的他,已是这个时代,最耀眼,最为人仰慕的存在!

“果然是沈卓。”

“百将之首,独我无王,他扛得住这份荣誉。”

大街小巷。

寻常门户。

又或者数不尽的名流贵族,多少人在望着电视里的那个名字?他们既心生艳羡,又觉得理所当然。

而,沈菀就医的这家医院,竟安静到时空禁止。

尤其七楼重症室,一道又一道惊愕,呆滞的目光,透过病户房,怔怔打量着那个站在阳台前,身姿巍巍的年轻男儿。

这个在今夜,终于霸业登顶的当世第一战神,竟然就是北天王沈卓,这……

轰!

终于反应过来的张涛,当场跪在地上,他一遍又一遍的磕头谢罪,“我真不知道您就是沈卓沈先生,先前若有冒犯,还请原谅。”

“金鸿集团无意得罪您,这一切都是误会,误会啊。”

这位先前嚣张跋扈的中年人,再也没刚才的威风,转而磕头认错,声音颤粟,语句中满是惶恐与不安。

尤其想到自己刚才,大逆不道的说对方毛头小子一个,没资格与自己对话,他就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举国之内,谁敢对沈卓不敬?!

“我们真不是故意的。”张涛战战兢兢,继续告饶。

沈卓并未吱声,眸光静静注视着灯火迷离的杭城市,诸多往事,涌上心头,他在这里长大,他也在这里,渡过了最艰难的阶段。

许久,他悠然一叹,开口道,“动用你的权限,联系到你能在金鸿集团接触到的最高层,我要见见。”

“这……”

张涛冷不丁深吸一口气,满脸雪白,这是开始找他们金鸿集团算账了?

“沈,沈先生?”他犹豫不绝,如果事情闹大,金鸿集团被一锅端连根拔起都不稀奇,他现在只想,让这场祸事点到为止。

“相同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沈卓挂好窗帘,坐至沈菀跟前,开始动作轻缓的削起果皮。

张涛不敢耽搁,慌忙爬起之后,立即遣散围在病床前的助手们,等他魂不守舍的迈出门,当即与一道身影撞个正着。

“咦?张经理这是咋啦?”

一位约莫四十岁,容色油腻,满口黄牙的中年男子,两手拿出衣袋,一边整理袖子一边疑惑不解道。

“有点急事处理。”张涛没功夫废话,转身就没了影子。

本名李烨的中年男子,将脑袋探进沈菀的病房,沉思两秒,眼睛顿时一亮,他满腹稀奇的推开门,立即咋咋呼呼道,“哟,我还以为谁,原来是你沈少卿回家了?”

“你这小子一消失就是好几年,我还以为你死了呐。”

李烨也不客气,自顾自拿起果盘上的香蕉,两臂撑住病床围栏,就这么笑眯眯打量着沈卓。

“这里不欢迎你,你走。”沈菀深吸一口气,突然道。

“啥?不欢迎我?”李烨当即被逗乐,他幸灾乐祸的撇了沈菀一眼,不屑道,“都快死的人了,还有力气废话?”

沈少卿其实认识李烨,严格来说,这位还算得上是邻居。

不过这人背景复杂,性格狠辣且有恃无恐,十足的地头蛇一个,混迹多年还活着世上,可见本事不小。

沈卓削完苹果,递到沈菀跟前,中途并没有和李烨交流的打算。

反而是李烨故作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替沈菀感到可惜,“哎,你这姑姑年纪也没多大,怎么就要死了勒?”

“幸好我李烨古道热肠,勉强替你姑姑做了件大善事,等过两天去了黄泉路,总归了无遗憾咯。”

李烨闲极无聊动动手指头,笑容逐渐收敛,由嬉皮笑脸,变得狠辣,玩味。

“继续。”沈卓面无表情的示意李烨。

李烨惊奇不已,他印象里少年时代的沈少卿,固然话少,但还不至于有这么冷酷的表情,看样子,这几年发展不错?

“沈少卿,既然你回来了,有些事我直接跟你挑明了说吧,金鸿集团很早就相中了你姑姑的产业。”

“我想着你姑姑反正要死了,到时候留下泼天的产业,就这么荒废下去蛮可惜的,所以我跟金鸿集团签了份转让书。”

李烨打量着沈少卿的神情,大概没瞧出什么古怪的地方,于是继续道,“金鸿集团答应给我五百万引荐费,你赶紧叫沈菀画押。”

原来和张涛目的一致?

只是前后脚来医院逼迫姑姑罢了。

不过,沈卓比较好奇,一个与自己姑姑非亲非故的人,哪来的资格与底气,代替姑姑签署转让书?

“你签字?”沈卓眯起眼,眸光锋利。

李烨无端惊了一下,不过还是有恃无恐,反正金鸿集团撑腰,这可是杭城一霸,敢只手遮天的存在,他怕什么?

“我这是好心,难道你想让自己姑姑的产业就这么浪费吗?与其这样,不如无偿赠送金鸿集团,有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对吧。”

沈卓故作纳闷,“姑姑的产业,为什么不可以继承到我名下?”

这是谈不拢了?

李烨脸色一寒,原形毕露,“你他妈毛都没长全的家伙,懂公司运作吗?金鸿集团拿走产业,那是给你姑姑面子,你作为侄儿,应该感恩戴德。”

“那我要不要磕头致谢?”

李烨听完这句话,顿时哈哈大笑,“你向我磕头道谢?免了免了,你只要乖乖劝你姑姑转让产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行了。”

砰!

病房的大门被打开,去而复返的张涛,冷不丁跪在门口,沈卓不发话,他绝不敢擅自张嘴。

李烨讶异的转过脑袋,满头雾水,“张经理,你这是唱哪一出?”

沈卓漫不经心收拾好水果刀,似笑非笑盯着愣在原地的李烨,同时开腔提醒张涛,“告诉他,我是谁!”

“你跟老子装神弄鬼?说句不客气的话,老子从小看着你长大,你就一**,真以为糊弄的了张涛,也就能糊弄我李烨?”

“老子对你的底细,可是一清二楚的很,呵呵。”

话语刚落,一道幽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是,北天王沈卓!”

李烨,“……”

“哪个沈卓?”

“刚刚册封百将之首的那个,你要是不着急,电视台还能看到他的名字!”

轰!

倏然间。

李烨瞪大眼睛,一张嘴直扑扑灌冷气,这小子不是沈菀的**侄儿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为北天王了?

“转让书的事情解释一遍,解释不清,今晚我杀你全家!”沈卓两手交叉,眸底杀气凛然。

这……

全文阅读

李烨有句话说的对。

因为两家相近,从某种角度而言,他的确是从小看着沈少卿长大。

他见过沈少卿自幼刻苦,挑灯夜读。

也见过这小子,沉默寡言,一天到晚说不出几句话。

印象里,这孩子性格木讷,除开生来长相俊美,尤胜女子的脸,整体来说一无是处,可多年来,李烨从未见过,这种眼神。

杀气凛冽。

寒意如刀!

但,即便有无数次选择的机会。

李烨也绝不愿意相信,这个少年时代,就充斥着与同龄人不符的成熟气质的野孩子,是今时今地的北天王沈卓!

沈卓是谁?

那是举国第一名将,肩负不世战功,更是四万万人心目中,当之无愧的大英雄。

权倾朝野。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李烨很难将那个往生注定名垂千古的人物,与眼前这位他看着长大的野孩子,联系到一起,这怎么可能吗?

“张经理,你是不是搞错了?”

李烨眸光烈烈,从头到脚扫遍沈卓全身,旋即满满自信道,“姑且告诉你,这小子是没人要的野种哦,要不是沈菀,早他娘饿死街头,你现在说他是北天王沈卓?”

“他要是沈卓,我还是沈卓他爹勒,反正野种一个。”

李烨一番慷慨陈词,本以为足以让压抑的气氛,稍作好转,同时教张涛及时醒悟,不要继续被蒙骗。

然而,现场依旧鸦雀无声!

“这,这……”

李烨大着舌头,突然感到呼吸急促,双腿打颤,心中纵有万般不情愿,可现场的架势,已在无形之中,印证了一切。

“除,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慌不择神之下,李烨竟然还在故作镇定的索要证明?

等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

“对,对不起,看在我这些年没少帮衬你姑姑的情面上,咱们既往不咎一笑泯恩仇,以后还是好邻居。”

前一秒还在威风凛凛的李烨,当即服服帖帖跪地,并舔着一张脸,与沈卓攀附交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些年为帮助沈菀,的确付出了不少心血。

“我的事处理的怎么样?”沈卓视线略过李烨,询问张涛。

张涛冷不丁打了一道寒颤,“实在抱歉沈先生,我的权限不够,凡是到了下班时间,金鸿集团的高层,不过问任何公事。”

现在晚间九点,他的电话,联系不上任何集团高层。

再者,他的人全被沈卓扣住了,想要派助手亲自上门,邀请集团高层过来救火,更成为泡影。

“号码。”

正当张涛不知如何处理这场突发事件的时候,沈卓竟主动索要联系号码,这……

张涛连忙给了集团副总袁苍的联系方式,还没调整好心态,电话居然诡异般的接通,对面很快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谁?为什么会有我袁苍的号码?’

‘我是沈菀的侄子,关于我姑姑产业,无偿转让到你金鸿集团名下的问题,你有没有什么额外解释?’

‘解释?我金鸿集团做事,什么时候需要向你这种蝼蚁解释?’

‘明天我亲自拜访贵集团!’

‘草,哪来的狗东西,你在跟老子开国际玩笑?我金鸿集团的大门,难不成,是条狗就能进来?’

‘嘟嘟嘟……’

就是这么言简意赅,当断则断,张涛本还在纳闷,为什么沈卓拿到号码就能轻而易举联系上集团高层的时候,双方对话已经结束。

可是……

最后一句,让张涛整个头皮都在发麻。

他要明天拜访金鸿集团,这他妈,举国第一将,亲自登门,以金鸿集团的能量,即便杭城市称王称霸,可对上沈卓,依旧不够看。

“沈,沈先生,您是不是有点兴师动众了?其实让张某来传达消息就行,要不,不……”

“还有我,我毕竟不是金鸿集团的职员,如果没啥事,我可以回家了吗?”

一抹森寒的刀光,先后横掠张涛,李烨的脖颈,血迹还没来得及晕开,就被加绒方巾逼回血脉。

时空,像是在此刻戛然静止,半句说不到点子上的废话,终于消失。

许久,沈卓的指示方才跟着传来,“处理干净,姑姑不喜欢血腥味。”

数十分钟前,情绪终于稳定的沈菀,已经熟睡过去,否则,沈卓也不会在亲人眼前大开杀戒。

二十分钟之后。

沈卓亲自回了一趟,少儿时代与沈菀居住的老宅子。

常言道,睹物思人,数年沙场磨砺早已心如磐石,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竟然露出一缕苦涩又无奈的笑意。

长长的院墙,年少时留下的涂鸦,以及歪歪斜斜无比稚嫩的字眼,历历在目。

‘少卿是大坏蛋,我再也不想和他做朋友,不行不行,还是做朋友吧,他一个人好可怜的。’

‘我纳兰素容,长大以后要漂漂亮亮嫁给沈少卿,嘿嘿。’

‘少卿哥哥呀,你什么时候能天下无敌?这样,你就可以永远保护小素容了。’

过往的记忆,有多刻骨铭心。

如今回味起来,便有多伤神,这些年,他沈卓东征西伐,马踏江山,受过无数伤,流过无数血,看似为名利而争。

其实,他只是为了兑现一个承诺,兑现一个让她亲眼见证自己有生之年天下无敌的承诺,可惜啊,人间已无她,纳兰素容!

斜斜的月光,洒落枝头。

一道黑色身影,端起一件色泽鲜艳,材质奢华的衣袍,逐步靠近。

从怔怔失神中醒转过来的沈卓,闭着眼扬起脑袋,两臂撑开,静静穿上这套举国唯一份,代表至高荣誉的……

“素容,你的少卿哥哥,今已威震朝堂,天下无敌!”他悄然拂手,衣袍轻舞,一挂图腾栩栩如生,犹若活物。

行蟒走江。

正蟒飞天。

九金五紫十四线,缝日月,再添一笔烟雨图,我坐卧江山只手遮天,我定青蟒为天命之物,敢压真龙!

蟒袍!

再抬头,由来只流血不流泪的他,双目晕红,似有冲天杀气弥漫星穹,不是自古英雄无泪,只是未遇伤心事……

全文阅读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