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艳女总裁》—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我的冷艳女总裁》—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7 09:47:35来源:网络

《我的冷艳女总裁》—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杨毅天江馨瑶小说《我的冷艳女总裁》又名《美女总裁的至尊高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我的冷艳女总裁》—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我的冷艳女总裁》—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杨毅天江馨瑶小说《我的冷艳女总裁》又名《美女总裁

《我的冷艳女总裁》—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我的冷艳女总裁》—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杨毅天江馨瑶小说《我的冷艳女总裁》又名《美女总裁的至尊高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

《我的冷艳女总裁》—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我的冷艳女总裁》—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杨毅天江馨瑶小说《我的冷艳女总裁》又名《美女总裁的至尊高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一路上,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交谈,杨毅天车技虽然很好,但此时是下班堵车的拥挤期,七点十五分才到宁江机场的航站楼。

我的冷艳女总裁小说试读:

总裁办公室内。

杨毅天站在办公桌前,居高临下的望着江馨瑶,声音沙哑磁性的低沉道:“我知道,哪怕我现在找出一堆监听器,你对我肯定也不会有丝毫好感,内心恨不得想尽一切办法让我滚。

但你需要明白一点,有人想要置你父亲于死地,他必须投入全部精力去应对,分不出心来照顾你。所以不要在关键时刻意气用事,害了最牵挂你的人,况且我也不是哭着喊着要主动来保护你。”

“你想表达什么?”江馨瑶冷清的与杨毅天对视着,既然不愿意当自己保镖,那为何还赖着不走。

杨毅天浅浅的笑了笑,倒没有解释多说。

这时,门外突然间传来了一阵敲响声。

江馨瑶轻皱柳眉,冷冰的说道:“进来!”

吱呀!

随着门被打开,一个身穿黑色阿玛尼西装,相貌邪魅,气势凌厉慑人的男子,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面挂微笑的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前台的接待小姐。

“总裁对不起,赵先生不让我通知你,我只能带着他上来了......”

前台小姐垂柳着脑袋,小脸有点慌张,她仅是一个小员工而已,根本不敢违逆有钱有势的人。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江馨瑶神情寒意凛冽,在宁江市她不想见的人有很多,眼前这个忽如其来的男子就是其中之一,赵氏集团董事长儿子,赵天俊。

赵天俊礼貌的朝接待小姐道了声谢,直径走到江馨瑶跟前,将鲜艳的玫瑰花递了过去,绅士的温笑道:“馨瑶,我没提前预约就来了,不会打搅到你吧?听说你喜欢玫瑰花,上个星期我特意让人空运了保加利亚玫瑰回来。”

“谢谢,不过抱歉,我最近有点过敏!”

江馨瑶没有接玫瑰花,变相的婉拒了赵天俊,她虽是很喜欢玫瑰,可也要看处于谁送。

被江馨瑶拒绝,赵天俊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细心的将玫瑰花放在办公桌上,语气轻柔道:“我想请你吃个饭,今晚有空吗?”

“我晚一点有事,而且我现在还有很多文件等着要处理,你没其他事的话,请先离开吧。”江馨瑶蹙着柳眉下了逐客令。

“那行,等下次你有时间我再来,对了,这位是?”赵天俊嘴角含着谦逊的微笑,看向了一旁的杨毅天。

江馨瑶握着钢笔的素手微停顿,眨着睫毛思考了一会,犹豫的说道:“他是.....我的助理。”

听到江馨瑶的话,赵天俊目光顿时变得阴沉,杨毅天的颜值足以威胁到了自己,说不定会被他近水楼台先得月,不仅抱得美人归,事业还一步登天。

不过赵天俊是个有心机的人,阴沉被他掩饰的特别好,拿出一张名片,虚伪的笑道:“你好,我叫赵天俊,以后有什么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别的地区不敢说,在宁江市我还是有点势力的。”

在这个人情冷暖的社会,从就没有免费的午餐,杨毅天很明白赵天俊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他是在警告威迫自己,不要动江馨瑶的心思。

如果放在一年前,要有人敢跟自己这样讲话,杨毅天当场就让对方跪下来认错。

但在死狱里关了一年,他毕露的锋芒收敛了很多,嘴角微微一笑,接过了赵天俊的卡片。

杨毅天这副不卑不亢的态度,令赵天俊不太满意,眼眸底下堆积了不少阴霾,在与江馨瑶有话无话的又聊了几句后,见到她不愿多搭理自己,很识趣的走出了办公室。

因为百花丛中过的他清楚,追求冷艳高傲的女人,绝对不能死缠烂打,否则会让江馨瑶更加的厌烦。

只是在转过身出去的那一刻,赵天俊那张温和儒雅的脸,立即拉沉了下来。

他发誓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把江馨瑶征服,然后再将江天集团的所有股权掌控在手心,到时候这个冷若冰山的女王,将会彻底变成自己的女人。

至于杨毅天,区区一个总裁助理,有的是办法解决。

杨毅天平静的目送走了赵天俊,倒坐在欧式沙发上,将他的名片捏成一团,准确无误地扔进了**桶里,淡淡的说道:“不错,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比一般的富二代强多了。”

江馨瑶听而不闻,先前在杨毅天接名片时,她心里莫名感到失望,暗笑的讽刺自己父亲这次是看错人了。

可当赵天俊一走,杨毅天就将名片当**丢掉,江馨瑶不禁觉得惊诧,真看不透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下午四点半,审批了一个多小时文件的江馨瑶,停下手中的工作,红唇微张问道:“他给了你多少钱?”

“他?你是指**?他给我的不是钱,是人情!”提起这件事,杨毅天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心疼的如刀绞一般,脸上带着的笑容,也消失的淡然无存。

江馨瑶看到了杨毅天眼神的忧伤,他有时的确叫人讨厌至极,可面对自己的反感与误会,总是心宽的一笑而过,仿佛没有什么事能让他动怒生气,反倒是自己身为一个总裁,却像个无理取闹的女人。

“你不用问下去了,我答应过**,除非我死,不然没人能伤你一根头发。”

见江馨瑶想要追问缘由,杨毅天摇了摇头,曾经有个姿色不弱于她的女人,接近自己,熟悉自己,心疼自己,最后深深的伤了自己,那痛彻心扉的感觉,不想再去尝试一遍。

“我可以让你当我的保镖,但必须要签订协议,明天我会给你看内容,只要你敢违反任何一条,就算我爸极力反对,我都要赶你走。”

江馨瑶不是蠢女人,她其实理解父亲的用心良苦,只是内心在置气,加上对杨毅天的反感,才会强烈的抵触保镖,毕竟他给人的印象极差。

“随你!”

杨毅天说着抽出一根烟,正想点燃江馨瑶不悦的阻止了他:“我不习惯烟味,你不可以在我面前抽烟,跟我讲话嘴里不许有一丝烟味,最好你能够戒掉抽烟的恶习。”

“咱们这不是还没签吗?”杨毅天不舍的捏了捏烟蒂,迫于江馨瑶冷寒的眼神,唯有讪讪的收了回去。

......

华灯初上,夜幕已临。

江天集团大夏,总裁办公室里,忙碌了将近一个下午的江馨瑶,素手优雅的合起了文件夹。

仰躺在沙发上闭目的杨毅天,微睁眼眸望着江馨瑶精美小巧的侧脸,淡淡的开口问道:“工作都处理好了?”

听到杨毅天充满磁性的声音,江馨瑶愣了一会,随后螓首轻点,抬起戴着Vacheron女士表的手,看了看时间。

“我等下有点私事要忙,你想回去睡多久都没人管你,明天记得来公司露个面,应付一下我爸就行。”

江馨瑶眉梢傲然,冷冰冰的说完后,便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办公室,杨毅天闻言无奈的笑了笑,三步并两步的跟了过去。

到了地下停车场,江馨瑶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极其不满地瞪着身后的杨毅天,咬牙质问道:“你什么意思,难道听不懂我刚才说的话?”

“我答应过你父亲,会二十四小时保护好你,所以你要见什么人,去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我都必须确保不会有危险,否则出了问题我有推脱不掉的责任。”

杨毅天面色冷峻,不等江馨瑶反抗拒绝,快速拿过她手里的钥匙,打开了旁边一台玛莎拉蒂总裁的车门。

“你.....别太过分......”江馨瑶杏眼清冷彻骨,愤怒的注视着杨毅天,恨不得冲上去狠狠咬他一口。

坐在主驾驶的杨毅天,闻着车内残留的栀子幽香味,丝毫不为所动。最后僵持了许久,赶时间的江馨瑶,妥协进入了车子后座,脸蛋面向车窗外,冷寒的说道:“七点十分之前要到宁江市机场!”

“没问题。”杨毅天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玉颈气到排红的江馨瑶,嘴角向上扬起的保证道。

一路上,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交谈,杨毅天车技虽然很好,但此时是下班堵车的拥挤期,七点十五分才到宁江机场的航站楼。

江馨瑶并不是无理取闹的女人,她清楚要是换自己来开车,或许速度会更慢,可还是怄气的瞪了瞪杨毅天。

“你来机场接谁?”杨毅天将车停好后问道,江馨瑶没有理会他,走下车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一个年龄二十四五岁,身材曲线极为好的女人,穿着一套修身的空姐制服,玉手拖着行李箱出现在了杨毅天眼前。

“馨瑶你终于来了,飞了大半个月的航班,快累死了我都。”

空姐俏美的瓜子脸写满了幽怨,踩着高跟鞋站久了玉足变得很酸,柔若无骨的蛮腰不由微微弯曲,小手揉了揉套有黑**的脚腕。

“辛苦了,路上堵车比较严重,所以来的晚了点。” 江馨瑶露出了少见的雅笑,在玛莎拉蒂总裁车旁,和空姐有一句没一句的亲密聊了起来。

她们俩的容颜姿色,并不比拥有高级脸的当红明星差,站在路边无疑是道惊艳的风景线,没一会就吸引了非常多的炽热目光。

“好了,我们先上车吧,不然快被那些男人围的水泄不通了。”

萧雅涂有口红的艳唇,绽放出迷人的浅笑,不远处的一大部分男人,心跳悄然加快了频率,暗想能一亲芳泽,折寿十年都无妨。

拉开玛莎拉蒂总裁的车门,萧雅进入到座位才惊奇的发现,主驾驶里竟还有个陌生男人,思绪愣顿了片刻,美眸疑惑看向了一旁的江馨瑶。

感受到萧雅投来的视线,江馨瑶黛眉微蹙,贝齿咬着唇角,语气烦闷的解释道:“他是我的保镖。”

“是吗?好帅哦!”弄清楚了杨毅天的身份,萧雅浮现出一抹魅惑的嫣笑,伸出了绵软细柔的小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萧雅,是馨瑶的闺蜜。”

“你好,杨毅天!”杨毅天礼貌绅士的点头微笑,轻握了一下萧雅肤如凝脂的玉手。

果然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江馨瑶美貌称得上的倾国倾城,萧雅作为她的闺蜜也是天生丽质,完全不落于下风。

不同的是,江馨瑶高贵冷艳,宛如一块万年冰山,萧雅成熟艳丽,一颦一笑都在动人心魂。

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女人,居然能够成为闺蜜,倒是让杨毅天觉得有点奇怪。

“对了,馨瑶你们吃过了没?没有的话,到我们常去的那家餐厅吧!”

萧雅说着解开了工作时戴着的装饰发夹,一头柔顺修长的秀发披撒垂落直香肩,弥漫出了一股独特香味。

江馨瑶美眸瞥向主驾驶,抿着桃唇说出一个地址,杨毅天驱车很快就来到了东香阁,一间在宁江很著名的顶级餐厅。

这里消费虽高,菜品却非常有特点,而且地理位置靠近江边,夜景浪漫幽美,每天都能见到不少人求婚。

萧雅点了几个菜,将菜牌递给杨毅天,两片薄薄湿润的红唇轻翘,晃人心神的魅笑道:“帅哥,看看有什么喜欢吃的,今晚我请客!”

“谢谢!不用了,你们吃吧,我出去抽根烟!”

杨毅天有自知之明,他的职责是保护江馨瑶,既然没什么威胁,那自己没必要留下来打扰她们用餐。

“他好像有点高冷哦,馨瑶你是从哪找来的保镖呀?”

看着杨毅天高大的背影,萧雅心里不禁觉得好奇,通常男人见到自己眼神里充满了贪婪,恨不得要把自己..而他深邃的双目尽是沧桑,也不知究竟经历了什么。

“还不是我爸找来的,我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快烦死了。”江馨瑶很不悦的说道。她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只没了自由的金丝雀,时刻要在杨毅天的监视中。

“伯父一直都是个谨慎的人,他给你找保镖,肯定有他的理由,不过你也不亏啊,杨毅天长得那么英俊,帅到我芳心都颤动了呢!”

萧雅玩笑的打趣着江馨瑶,后者没好气的剜了她一眼,身为闺蜜不安慰自己,竟还没心没肺的调侃。

“算了,不说他了,说说你的事吧,你最近和那个杜子豪怎么样了,他是不是还在打扰你?”江馨瑶用小铁勺搅浑柠檬水杯,转移话题问道。

“嗯,他常仗着自己老爸是航空公司大股东之一的身份,安排我和他一起飞西方的长途航班,这次他个混蛋还想对我动手来着,幸好被我挣脱开了。”

萧雅愁眉不展,在单亲家庭成长的她,没有江馨瑶的公主命,背后有个股价上百亿的江天集团。

“要不你来我公司吧,市场部总监还缺个人,待遇不比航空公司差。”江馨瑶一脸肃穆的说道。她只有萧雅一个闺蜜,在大学时期关系就非常好,毕业了也会像今天这样隔一段时间就聚聚,所以她不想自己的闺蜜被人欺负。

“不了,我怕有人说我是个花瓶,能力没有靠的是关系。就像在航空公司一样,很多空姐私底下造谣说我不知陪杜子豪...才能当上乘务长的。”

萧雅苦涩的摇了摇头,江馨瑶了解她倔强不服输的性格,没有继续再提这件事。

两女聊着聊着菜很快上齐了,萧雅见杨毅天还未回来,叫江馨瑶给他打个电话。

“我没他手机号。”

江馨瑶细细的柳眉微拧,萧雅看得出她对杨毅天的抵触,内心衡量了一下,打算出去找杨毅天,毕竟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尽管他是个为钱卖命的保镖。

餐厅吸烟区内,杨毅天脸色黯然的打着电话,他强颜欢笑的安抚杨萱,下个星期二动手术,自己一定抽时间回医院。

聊了不知多久,当内心伤痛的杨毅天挂断电话,仰头深吸了口气,才发现萧雅从身后,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

“你们吃完了?”

杨毅天牵强的一笑,自己和妹妹在打电话时,心情低落陷入了沉重,加上来往出入吸烟区的人很多,没有察觉到萧雅的存在。

“还....还没,就等你了........”萧雅水吟吟的眼眸微垂,情绪有点荡漾,杨毅天和杨萱在电话里交谈的内容,她在后面无意间听到了一些。

“在等我吗?行,你们如果不介意的话,那就一起吃吧!”杨毅天温笑着灭掉手中的香烟,与欲言又止的萧雅,走出了吸烟区。

全文阅读

东香阁餐厅,靠近落地玻璃窗旁的位置上,江馨瑶和萧雅并肩坐在一起,而杨毅天则在两女的正对面。

一顿饭吃的不慢也不快,只不过江馨瑶对杨毅天非常的冷淡,全程都只与萧雅亲密地聊着,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虽然杨毅天不以为意,萧雅却觉得气氛很尴尬,所以主动的与他搭话,且有意无意打听一些他的过往。

对于萧雅的各种提问,杨毅天面带浅笑,轻描淡写的推脱了过去。

萧雅情商很高,她看得出杨毅天不想多聊,知趣的不再追问下去。

但是女人的第六感,通常都特别敏锐,一直竖着兔耳朵偷听的江馨瑶,发觉自己的闺蜜,似乎有点反常。

因为往日的萧雅,性格虽热情大方,可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格外想要去了解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

只是不等江馨瑶过多的猜想,杨毅天眼角余光瞥向不远处,忽然开口说道:“你的追求者来了。”

闻言,江馨瑶美目一怔,顺着杨毅天的视线望去,果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

“馨瑶好巧啊,你也在这里用餐吗?”

一道邪魅的声音自萧雅身后传来,身穿名贵阿玛尼西装的赵天俊,不紧不慢的来到了餐桌前,旁边还跟着一个气度不凡的男子。

“嗯。”江馨瑶冷若寒蝉的应了一声,她那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敖冷,让赵天俊极其不舒服,森然的目光一转,嫉妒的盯着杨毅天。

凭什么自己每次约江馨瑶,总是被各种理由推拒,反倒他一个身份低下的助理,对自己一直以来心弛神往的事,轻而易举就能获得。

察觉到赵天俊阴晦的眼神,杨毅天抬头直视着他,从容平静一笑。

或许是有江馨瑶在的缘故,赵天俊使自己的情绪沉稳下来,重新挂起一抹虚伪的假意,温和的冲杨毅天点了点头,只是眼神里不经意间闪过一缕蔑视。

随即,赵天俊不再理会杨毅天这个只能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眼睛停在萧雅那穿着空姐制服的身材上。

赵天俊内心不禁一噔,他自认见过的漂亮女人不少,姿色艳丽的二线明星更是主动倒贴而来,可那些胭脂俗粉早就腻了,眼前这个容颜迷人的美女,是他除了江馨瑶外,想要拥有的首选。

“美女,你是东方航空的空姐吗?”赵天俊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笑容,他通过萧雅穿着的紧身制服,判断出了这个御姐型的女人,是来自宁江市机场的空姐。

“是的。”感受到赵天俊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萧雅对此早已是习以为常,湿润的艳唇嫣然雅笑,脸蛋美得甚是惊艳。

一旁的江馨瑶早已没了胃口,她优雅的用餐巾擦了擦红唇,示意经理过来买单。

“跟美女出来吃饭,还让她们去买单不太好吧,有失一个男人的基本风度,这位助理你说是不是呢?如果连一顿饭的钱你都不舍得支付,那今晚这顿算我的!”赵天俊把自己的名片递给萧雅后,意在言外的暗指杨毅天,故意让他受辱下不来台。

杨毅天微眯着眼眸,他又怎会听不出赵天俊话中的讥讽,坦然说道:“说的不错,我替馨瑶和萧雅谢谢你了。”

江馨瑶眉目紧皱,面对赵天俊的讥诮,杨毅天选择了退避,使她内心倍感失望,试问这样懦弱的男人真能保护自己吗。

“哦....?不用谢,我只是替这两位女士买单而已,并没有算上你的那一份,毕竟你有手有脚的,虽然当一个助理的工资或许不是很高,但还不至于沦落到饭都不吃起吧?”赵天俊得意一笑,好不容易找到羞辱杨毅天的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萧雅看着一脸平静的杨毅天,长长的眼睫毛微挑,不温不怒的对赵天俊说道:“抱歉先生,我今晚说好了的,这顿饭我来请客,所以谢谢你的好意了,经理买单。”

经理是个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的男人,他接过萧雅递来的银行卡,礼貌点头说好的。

“不急,先等一下,既然有人愿意请你们,何必自己再去花钱?”

杨毅天出声叫停了经理,抬头望着萧雅笑道:“你不是说最近失眠,想买几瓶红酒回去吗,我听说喝82年的拉菲有利于改善睡眠,使皮肤细腻红润有光泽,特别适合你,正好今晚有赵先生在,我相信他不会在意这点钱的。”

萧雅媚意荡漾,明眸含笑的看了看杨毅天,娇滴滴的噘着红唇配合说道:“82年的拉菲很贵吧,我可喝不起那么好的酒呢。”

赵天俊满头黑线,暗沉到了能滴出水来,他固然不会缺几瓶酒钱,可他也不是傻子,非常清楚萧雅这个臭女人,与杨毅天是沆瀣一气,故意下套让自己钻。

买了几瓶酒的单,不仅不会博取到好感,还成了一个脑傻钱多的冤大头,不买单却又食言而肥,丢失了自己的绅士风度,赵天俊明白自己无论怎么选都是窘迫的处境。

餐厅内其他用餐的客人,纷纷抱着看好戏的心理,关注着这里的一幕,想看看赵天俊怎么处理。

江馨瑶此时也大概明白了杨毅天的用意,原来这个男人没有自己想的这么愚蠢不堪,只不过他这种做法和赵天俊彻底结仇了。

赵天俊皱了皱眉头后,脸上的阴霾逐渐舒展了开来,笑里藏刀的慷慨道:“三瓶红酒怎么够呢,经理,麻烦送这位小姐一整箱,全都记我的账上。”

江馨瑶凝重的挑着黛眉,她对赵天俊还是有所了解的,以后者阴险的行事风格,事后绝对会想尽办法来报复杨毅天。

“哇!真的吗?不过还是算啦,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这样的大礼我可是承受不起呢,我们要走了,经理请你去买一下单哦。”萧雅眨了眨美眸,等经理买完单回来,亲密的拉着江馨瑶离开了东香阁。

赵天俊在杨毅天经过自己身边时,刻意避开江馨瑶和萧雅,阴冷低沉的小声威胁道:“小子,你给我等着!”

“接着便是。”杨毅天平淡一笑,对赵天俊的恐吓,完全没当一回事。

“李少,让你见笑了”目送走杨毅天跟江馨瑶萧雅两女,赵天俊脸庞彻底阴暗了下来。

“没关系!”赵天俊身边的男子,气势凌人的应了一声,他那双眼睛隐约掺杂着一股狠劲,明显是常年混于社会,手里沾过鲜血的人。

......

停车场。

“你最近小心点,你折了赵天俊的面子,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江馨瑶冷冰冰的提醒道。

“你是在关心我吗?”杨毅天漫不经心的笑问道,江馨瑶的顾虑担忧有些多余,因为曾经那些嗜血如命的雇佣兵,见到自己直接吓到丢盔卸甲,屁滚尿流,一个从未经历过枪林弹雨的富家子弟,还没资格让自己放在心上。

见杨毅天这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江馨瑶气不打一处来,萧雅见状挽住她纤细的胳膊,笑吟吟的问道:“馨瑶,时间还早,我们要不要去逛逛呀?”

“下次吧,你飞了大半个月的航班,也该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江馨瑶轻晃脑袋,审批了一天文件的她,已经感到有点疲倦了。

“不要嘛,我好不容易才休一次假,你就当陪陪我啦。”萧雅噘着薄薄粉嫩的小嘴,江馨瑶耐不过她的软磨硬泡,唯有点头同意了。

“那我们去De酒吧,你以前说什么都不肯去,嫌那种地方乱,现在有杨毅天陪着,他肯定会保护好我们的。”萧雅巧笑倩兮,她喜欢酒吧的夜生活,那种喧闹震撼的疯狂场景,可以抛弃掉一切烦恼。

“不行,换其它地方吧。”江馨瑶蹙眉拒绝了萧雅,她异常反感那种乌烟瘴气,空气中满是酒味弥漫的混乱场所。

“你整天埋头工作精神紧绷,都不愿放松自己的情绪,长期下来会把你压垮的,你就当做放纵自己一次吧,把压抑的心理都发泄出来,好不好?”萧雅娇柔婉转的讲了一大堆道理,她之所以选择酒吧,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江馨瑶近段时间确实很累,经常失眠导致生理期错乱,动不动就容易会生气,抿唇沉思了一会,清澈的美眸看向杨毅天,清冷问道:“酒吧里人多混杂,什么地痞都有,你能保护好我和小雅?”

“有我在,没人敢碰你们!”杨毅天无比稳重的回答道,国内的一些小混混,大多是欺软怕硬的毒瘤,跟自己以前追杀的国际危险人物相比,差了不止千百万倍.......

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