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适逢君》未删减版 崔瑜徐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花样年华适逢君》未删减版 崔瑜徐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17 09:47:19来源:网络

《花样年华适逢君》未删减版 崔瑜徐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在线免费阅读,这是一部古言小说,讲述了崔瑜徐泾的情感故事,下面小编带您一起阅读花《花样年华适逢君》未删减版 崔瑜徐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花样年华适逢君》未删减版 崔瑜徐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花样年华适逢君小

《花样年华适逢君》未删减版 崔瑜徐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花样年华适逢君》未删减版 崔瑜徐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在线免费阅读,这是一部古言小说,讲述了崔瑜徐泾的情感故事,下面童话村小说带您一起阅读花

《花样年华适逢君》未删减版 崔瑜徐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

《花样年华适逢君》未删减版 崔瑜徐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在线免费阅读,这是一部古言小说,讲述了崔瑜徐泾的情感故事,下面童话村小说带您一起阅读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精选:“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放不放你走,只能由我说了算。”徐泾扔下这句话,深深地看了一眼崔瑜。“我知道了。”崔瑜苦笑一声,看来她要叫云华公主失望了。

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试读:

“无事不要烦我。”徐泾的眸子里不带有一丝温度,说完便转身毫不留情地离开了。

如果可以,她也想像如今这般,不必接近阿蛮,只远远地看着他就可以。她自嘲地笑了一声,笑自己的心思卑劣。

晚上她睡得很晚,也睡得不踏实。

她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这个怀抱温柔而熟悉,叫她一下子便涌出了眼泪。

“阿蛮,是你吗?”她喃喃道。

黑夜中,抱着她的人心底一颤,随即抱她的力气更大了,像是想要将她勒进自己的怀中。

“阿蛮,我舍不得你。”崔瑜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真实,她抱着徐泾低声哭了起来。

“舍不得我,那便不要离开。”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轻轻地将手放到了她巴掌大的脸上。

“好不好?”他的声音十分温柔,令崔瑜想起了往日的时光。

她紧闭着眼睛,应到:“好。”

紧接着,她便感觉到一个温柔的吻落到了自己的眼睛上,轻轻地将她的泪水吻了去。

崔瑜想,若是能够永远活在这个梦境里该有多好?

可惜梦终究是一场梦,崔瑜醒来时,看着空荡荡的床,以及湿透了的枕头,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原来真的只是她的一场梦,一场荒诞可笑的梦。

日子渐渐过去,就在崔瑜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时,她忽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那是一个晴朗的午后,她坐在庭院里晒太阳,脸色苍白的几乎能看清面上的血管。深秋的太阳并不暖和,她坐久了后突然起身,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清云喜气洋洋地告诉她,“崔姑娘,你有孕了。”

崔瑜愣住,她傻乎乎地问到:“你说什么?”

清云又重复了一遍,崔瑜才渐渐相信这件事,她低头将手放到自己的小腹上,眼神里多了一丝温柔与生气。

“我怀孕了吗?”她只要想到,自己肚子里孕育着一个有着阿蛮血脉的孩子,便一颗心柔软的不像话。

是不是连老天也在可怜自己,所以叫她有了阿蛮的孩子。

徐泾很快就知道了崔瑜怀孕的消息,但与崔瑜的高兴不同的是,徐泾似乎很厌恶这件事。

他来到崔瑜的院子里,一番话像兜头冷水,浇灭了崔瑜心中刚升起的喜悦。

“你也配有我的孩子?”

崔瑜唇角的笑意凝固,呆呆地看着他,努力不让自己眼中的泪水滚落出来,她问到:“将军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还不够直白吗?我说你不配!你这般心思恶毒之人,怎么配孕育我的孩子?”徐泾的话像一把利刃扎进了崔瑜的心脏,叫她难受的喘不过起来。

她捂住心口,问到:“那你是不是要将他拿掉?”

徐泾面色一变,他转过身道:“我的孩子,即便是不喜欢,你也没有权利拿掉他。”

“崔瑜,若是我的孩子有事,你姐姐的性命便也没了。”他的声音冷酷无情。

崔瑜想起那日徐泾说的话,便苦笑了一声。

原本得知自己有了阿蛮的孩子,她心里满是初为人母的温柔与欣喜。可是自那日被阿蛮用姐姐威胁她以后,她心中的欣喜便不剩几分了。

但是她依然爱着肚子里这个孩子,毕竟那是她与阿蛮的孩子啊!

之后的日子,崔瑜便安心养起胎来,每日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拿着书给肚子里的孩子读书听。

但安稳的日子往往不长久,她显然已经忘了云华公主与她说过的话。

这日她和清云坐在一起,看着清云在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做小衣裳,心里一片温柔。

“也不知道您肚子里的孩子是小公子还是小小姐,奴婢就挑了这不挑人的青色,男孩女孩都可以穿。”清云笑着说。

崔瑜点了点头,看着那已经逐渐有了雏形的小衣裳,伸手慢慢地摸着,开始期待起肚子里的孩子了。

这时,她小院子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几个健壮的仆妇一句话也不说,冲进来就抓住了崔瑜,用手帕捂住了她的嘴,动作利索地用绳子捆住了她。

“你们做什么!”清云被人架着胳膊,慌乱地喊到。

“这是将军的意思,我们不过是奉命行事。”面容刻薄的仆妇看着崔瑜狼狈的模样,面无表情地说。

“呜呜!”崔瑜不可置信地摇着头。

“带走!”她们来的快,去的也快,拖着崔瑜就往外走。

崔瑜反抗不得,只能用手护着自己的肚子。

仆妇将她架上了一辆马车,随着马蹄声哒哒,她知道自己离将军府越来越远。

“皇上知道了你在公主前面有孕,震怒之下勒令将军处置了你。”那个仆妇见崔瑜蜷缩在马车角落,冷笑一声道:“所以将军命令我们,将你远远地发卖了。”

崔瑜摇头,眼角落下一滴泪,还是不敢相信。

马车一路往南去,过了七八日后,崔瑜被带到了一个叫做江夏郡的地方。

看押她的仆妇将她带到一家花楼前,叫花楼的妈妈打量货物一般打量了一圈,然后满意地点点头,给了仆妇二十两银子。

仆妇立即露出一抹笑,将人推给桑妈妈,便带着人离开了。

崔瑜怔怔地被桑妈妈带了进屋,桑妈妈叫人给她换了一身鲜艳的纱裙,但却没有艳俗之感,反而使她看起来十分美艳。

桑妈妈满意地点点头,“是个好苗子,养个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阁了,就是可惜不是个处子,否则到时候要被人抢破头。”

崔瑜哪怕不愿意面对,也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她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

原来阿蛮心里真的没有她了,一切都是她的错觉,在阿蛮眼里,她只是一个随时可以发卖的官妓。

崔瑜的眼泪不停地流着,那一瞬间心如死灰。

过了两日,桑妈妈将她推出去,要她接客。

不容她拒绝,她便被带进了一个房间,里面是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

她转身就要逃,却被男人伸手抓住,就要来撕扯她的衣服……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