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花样年华适逢君》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花样年华适逢君》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17 09:47:12来源:网络

都市小说《花样年华适逢君》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在这里为您提供《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全文阅读地址,崔瑜徐泾小说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精选:都市小说《花样年华适逢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都市小说《花样年华适逢君》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在这里为您提供《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全文阅读地址

都市小说《花样年华适逢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都市小说《花样年华适逢君》全文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在这里为您提供《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全文阅读地址,崔瑜徐泾小说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精选:

都市小说《花样年华适逢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

都市小说《花样年华适逢君》全文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在这里为您提供《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全文阅读地址,崔瑜徐泾小说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精选:崔瑜留在了徐泾的营帐里,但是他一连很多日都没有出现。再次见到徐泾,已是半个月后,徐泾带着皇上最疼爱的三皇子与六公主来城外大营巡视。

花样年华适逢君小说试读:

彼时崔瑜正在一遍又一遍地擦拭徐泾的桌子,这些日子她恍若一个隐形人一般,没有人理会,只有按时送来的饭菜。

“徐泾哥哥,你可真厉害呀!云华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厉害的人!”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道娇俏的声音响起。

崔瑜动作一滞,便看到徐泾带着三皇子和云华公主走了进来。

云华公主是她的旧识,当初崔家还未被抄家时,她夫妻是朝中二品大员,故而她经常进宫,久而久之便也与几个皇子和公主熟悉了。

但是云华公主不知为何,尤为不喜欢自己,一直处处为难她。

“你怎么在这里?”云华公主一进来,就看到了崔瑜。

“见过公主。”崔瑜低着头,给几人行了礼。

“哦,我忘了你现在已经是低*的军妓了。”云华公主转头对徐泾说:“徐泾哥哥,你怎么叫一个军妓在你的营帐里?”

徐泾看了一眼崔瑜,眉眼间闪过一丝冷意,“一个军妓,留在这里公主还不懂吗?”

云华公主脸一红,随即狠狠地瞪了一眼崔瑜。

徐泾几人落座后,他又冷冷地道:“还不来侍奉我们?”

崔瑜只好拿着酒壶走到几人身边给他们斟酒,徐泾却又说:“跪着伺候。”

崔瑜没说话,低着头忍受着屈辱,拿了酒壶给他们添酒。

忽然云华公主的酒盏被打翻了,一杯酒全部倒在了她的衣服上。

“你怎么伺候的?”云华公主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把崔瑜打懵了。

云华公主自她手里抢过酒壶,眼神恶毒地看着她,“你如今便是卖个一千次,也买不起我这身衣裙。”说罢,她打开酒壶的盖,将一壶酒从她的头上倒了下去。

“徐泾哥哥,这个人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你叫她出去跪着好不好?”云华公主又挽着徐泾的胳膊,撒娇道。

徐泾看了一眼崔瑜,应下:“好。”

崔瑜在日头下面足足跪了两个时辰,外面往来的将士们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只觉得满是屈辱。她在心底默默流泪,同时在猜测着云华公主与徐泾的关系。

两个时辰后,她被晒的头晕眼花,膝盖也没了知觉,全凭借着一股毅力在坚持着。

华美精致的裙摆出现在她眼前,她抬头看过去,便见云华公主立在了她面前。

“父皇已经给我和徐泾赐婚了,你不过是一个低*的军妓,怎么有资格站在徐泾的身边?你等着,我会叫你生不如死。”

“赐婚?”崔瑜虚弱地问到。

“当然,这还是徐泾亲自求的,到时候徐泾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云华公主一把抓住崔瑜的头发,打量了片刻,“生的这样一幅好模样,也不能浪费了不成?到时候我就把你卖去窑子里,每日被那群恶心的贩夫走卒压倒。”

崔瑜流下了泪,她不明白云华公主为什么对自己敌意这么大。

随后云华公主将她向旁边一甩,崔瑜只觉得头皮似乎都被扯了下来,整个人无力地摔到了地上。

“你可真不要脸!这样都不肯去死!”云华郡主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带着不屑。

崔瑜晕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徐泾的榻上。

她默默地流泪,阿蛮他是不是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她现在唯一的救赎就只有阿蛮了,只要阿蛮心里还有她,她就是受再多的委屈也没事。

可是,阿蛮他就要和云华公主成亲了。

她的阿蛮,终究要娶了别人。

“阿瑜,你等着我去建功立业,回来就会娶你!”那个意气风发的的少年郎,拉着她的手信誓旦旦道。

那时候,她还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她天真的令人可笑,“阿蛮,我不要你建功立业,我就只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不,阿瑜我一定要八抬大轿,风风光光地把你娶回来。”他握着自己的手,眼神中有着滚烫的情意。

他终于回来了,成为了顶天立地的大将军,成了他当初承诺的模样,可是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自己是低*的军妓,而他也终将迎娶美丽高贵的云华公主。

崔瑜揪着衣襟,只觉得自己心痛的无法呼吸,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恨自己当初不能有勇气一点,跟着阿蛮一起走。

“阿蛮,我难受。”她抱着被子,呜呜地哭了起来,像是要把这些日子尝到的苦全部哭出来。

她不知道,徐泾就立在营帐外,面无表情地听着她的哭泣,也听到了她喊自己的名字。

“阿蛮,我想你。”

徐泾冷笑,她若是心里真的有自己,当初为何还要让人将自己险些打死?还叫人把他扔到乱葬岗,让一群野狗分食?

幸好他命大,与那野狗互相撕咬,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自死人堆里爬了出来。

战场上他经历了多少次危险,但是只要想着能回来,将崔家踩在脚下,看着她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悔不当初的模样,他就坚持了下来。

如今这一切都实现了,他却没有半点开心的感觉。

为什么,他的心也在痛呢?

不,我绝不会再爱上这个女人!

徐泾面色一冷,掀开帘子大步走了进去。

“醒了?醒了就滚下来,我的床榻不是你这个低*之人可以睡的!”

崔瑜扭过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委曲地道:“阿蛮,你不要这么凶。”

她面色潮红,徐泾眉头一蹙,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发现滚烫的厉害。

徐泾告诉自己,一定不要被眼前这个女人再蒙蔽。

但他收回手,用披风将崔瑜裹了起来,骑上马将她带回了自己的将军府。

崔瑜这场高烧持续了好几日,徐泾把她带回去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每日只有一个小丫鬟来送药送饭。

清醒后的崔瑜已经不记得自己高烧后发生的事情,她只记得有个温暖的怀抱抱着自己。

“赐婚的圣旨下来了!”小丫鬟高兴地与崔瑜分享这个消息。

崔瑜却是半点兴致也无,她盯着外面枯黄的花草,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阿蛮,我们终是有缘无分。

崔瑜没有发现,一道高大的身影立在远处,一脸复杂地看着她。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