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赘婿奶爸无弹窗 最强赘婿奶爸秦戈月半夏最新章节列表

最强赘婿奶爸无弹窗 最强赘婿奶爸秦戈月半夏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1-17 09:47:04来源:网络

最强赘婿奶爸无弹窗 最强赘婿奶爸秦戈月半夏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看看,称呼秦戈为捐基因者,好冷漠。然后从进来到现在,只是瞥了他一眼,完全是当一件摆设。最强赘婿奶爸无弹窗 最强赘婿奶爸秦戈月半夏最新章节列表小说试读:最强赘婿奶爸无弹窗 最强赘婿奶爸秦戈月半夏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看

最强赘婿奶爸无弹窗 最强赘婿奶爸秦戈月半夏最新章节列表小说

最强赘婿奶爸无弹窗 最强赘婿奶爸秦戈月半夏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看看,称呼秦戈为捐基因者,好冷漠。然后从进来到现在,只是瞥了他一眼,完全是当一件摆设。

最强赘婿奶爸无弹窗 最强赘婿奶爸秦戈月半夏最新章节列表小说试读:

最强赘婿奶爸无弹窗 最强赘婿奶爸秦戈月半夏最新章节列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看看,称呼秦戈为捐基因者,好冷漠。然后从进来到现在,只是瞥了他一眼,完全是当一件摆设。秦戈自然感觉到她的态度,心里肯定不舒服,但是看看月牙儿,忍了;就算是个陌生小女孩生病,他能治,也是会出手的,何况是他的骨血。

《最强赘婿奶爸》小说试读:

二姨看了眼秦戈,撇嘴,道:“半夏,我们到外面说去。”

女人姓月,叫月半夏。

月半夏瞥了眼秦戈,来到病床前,将黑色的手包放下,道:“不用,他就是那位捐基因者吧,有些事情让他知道一下也好,省的再解释一遍。”

看看,称呼秦戈为捐基因者,好冷漠。

然后从进来到现在,只是瞥了他一眼,完全是当一件摆设。

秦戈自然感觉到她的态度,心里肯定不舒服,但是看看月牙儿,忍了;就算是个陌生小女孩生病,他能治,也是会出手的,何况是他的骨血。

二姨道:“好吧,小月牙今天一次都没醒过,医生之前来看过两次,说是情况不太好,跟昨天说的差不多,怀疑是某种隐性遗传疾病,需要…他一起做一次全面检查。”

月半夏点点头,爱怜的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子,这才对秦戈说道:“秦先生,事情就是这样,希望你配合一下,当然,不会让你白忙一场,事后,给你两万块钱报酬。”

“啊,不用,不用。”

秦戈连忙拒绝,但是想到自己现在身无分文,饭的都没得吃,还饿着肚子,于是又道,“两百,两百就够了。”

胖乎乎的二姨发出耻笑的声音。

这话,还不如不说,说了更像个乞丐。

“二姨,你去找一下医生,安排一下。”月半夏淡淡说道。

二姨点头,转身去了。

秦戈的目光之前一直跟随着月半夏,知道孩子的母亲不是那个又胖又老的中年妇女,他心情舒畅多了,这个时候指着月牙儿说道:“那个……我能抱抱她吗?”

月半夏眼神骤冷,盯着他。

那一刻,秦戈有种被老虎直视的错觉。

马丁灵开口:“半夏,秦戈怎么说也是月牙儿的父亲,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见到了,抱一下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月牙儿现在昏迷不醒,抱是不能抱,你摸摸她的小手好了。”

月半夏道:“先去洗手。”

“呃——,好!”

秦戈瞄了眼月半夏,心想:这女人虽然漂亮,但跟冰块似的,要是娶了这样的老婆,迟早被冻死;话说,她这么年轻漂亮,还去做什么试管婴儿,是不是太冰了找不到男人啊?

秦戈把手里里外外洗了三遍。

然后……把手按在月牙儿的额头上。

月半夏脸色猛的一变,马上就要呵斥,结果被马丁灵阻止了,用嘴型悄无声息的说道:“为了月牙儿,忍一忍。”

秦戈为何一定要摸月牙儿的额头?

因为他是在救她。

看似无意的抚摸,其实是将月牙儿身体里的阴气中和,他是极阳真身,正好可以跟女儿的九阴玄脉互补;但是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月牙儿体内积累的阴气太重了,加上年纪小身子弱,他无法强行将她体内的阴气拔走,必须要循序渐进,慢慢来。

月半夏时刻关注着他,就好像监控的摄像头。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她的忍耐性在慢慢降低,终于在某一刻爆发:“喂,你摸够了没有?”

秦戈正在努力呢,虽然速度慢,但是对月牙儿有利,她为什么一直昏睡不醒?就是体内阴气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程度,也幸亏他及时赶到,再拖下去后果难料。

秦戈看向她,撇嘴道:“我摸女儿,又没摸你,你着什么急?”

马丁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月半夏表情懵了一下,然后怒气值爆炸:“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她是我女儿,她不是你女儿。”

秦戈可不是三年前任人欺负的秦戈,淡淡道:“没有我的小基因,你哪来的女儿?”

月半夏出离愤怒,眼中喷火:“天下男人多的是,谁稀罕你的小基因?你只是无数库存里的其中一个。”

秦戈单手一摆:“行啊,你再去找个别人的,再生一个好了,反正这个是我女儿,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你,你滚,你给我滚!”

马丁灵连忙拉着月半夏安慰,对秦戈道:“喂,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啊?”

心里想:这家伙怎么跟自己调查来的资料有点不太一样。

正在这时,月牙儿醒了过来,慢慢睁开眼睛。

秦戈第一次看到女儿的眼睛,乌溜溜,又大又圆,跟她妈**很像,原本还睡眼迷蒙,渐渐变得灵动,如一泓清泉,纯净,无暇。

父女俩人生第一次对眸,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涌上心头,激动的有点想哭……因为秦戈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不知亲情为何物,而现在,看着小不点的月牙儿,他终于体会到了。

这,就是血脉相连,血浓于水的亲情。

月牙儿眨巴眨巴眼睛,伸出小手抓住他,露出一个阳关般的笑,嘴巴张开:“嘛……嘛……”

“呃——”

秦戈愣住,她是在叫我妈妈吗?

与此同时,月半夏和马丁灵都吃惊的张大嘴巴,因为平时在家的时候,月半夏不知**了她多少次让她喊妈妈,小家伙从来都不肯叫的,现在,她居然开口叫妈妈了。

可是,她喊的是秦戈,而不是自己这个每天伺候她吃奶的妈妈。

一瞬间,月半夏有种女儿要被抢走的错觉。

这个小没良心的。

她马上把秦戈推开:“妈妈在这儿呢,我才是妈妈呀……”

结果,月牙儿拼命挣扎,挣扎不过就开始哇哇大哭,眼泪刷拉拉决堤一样往下掉,一边哭,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秦戈,叫着:“嘛,嘛……”

因为从她出生到现在,身边人教她的都是叫妈妈,没人教她说爸爸,但是九阴玄脉和极阳真身之间本身的吸引,以及那隐藏在血脉之中冥冥中的联系,让小家伙对秦戈很亲近。

月半夏铁青着脸,快要爆炸了。

但是看女儿伤心掉眼泪大哭大喊的样子,眼圈又开始泛红。

想哭。

自己十月怀胎,从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怎么会亲近一个陌生人?

马丁灵很诧异月牙儿的表现,道:“半夏,是不是真的血浓于水,她有感觉的?要不,就让秦戈抱抱她吧,这么哭也不是办法。”

“不行。”

月半夏断然拒绝,她怎么可以让一个刚刚出狱的人抱自己女儿呢?摸头已经是最大限度了。

这时候,二姨带着一个女医生过来。

女医生一看这情景,马上对秦戈道:“诶,你怎么回事?你是孩子的爸爸吧,没看到孩子想叫你抱吗,你愣着干什么呀?快点抱抱她哇,哎哟喂,真是的,怎么做父母的?”

秦戈尴尬站着没动。

月半夏无奈,懊恼的看了眼女儿,总归心疼,朝秦戈道:“你来抱抱。”

这是命令式的口吻。

秦戈听到月牙儿哭那么惨,早就心疼到不行,连忙抱了起来,小家伙马上不哭,还咯咯咯笑了出来,嘴巴含含糊糊的喊:“嘛……麻麻!”

秦戈心都要化了,笑道:“不是妈妈,是爸爸,叫爸爸!”

月半夏脸色阴沉,在爆发的边缘。

二姨,一脸鄙夷。

从没人教过月牙儿叫爸爸,她怎么可能会叫?

可结果,月牙儿眨巴眨巴眼睛,喊出一声:“拔,拔……”

全文阅读

医生办公室里,女医生问秦戈:“你身上有没有得过什么比较特殊的病?或者家族遗传病史,过敏病史?”

秦戈摇头:“没有。”

女医生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所以有什么任何情况,你最好全都告诉我;或者,一些你觉得自己比较特殊的地方?”

秦戈道:“隐性病,过敏史什么的,真没有,要说特殊,我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算不算特殊?”

女医生翻了翻白眼:“这里是医院,不是道馆……行吧,那就验下血,做几项检查吧!”

之后,秦戈被抽了足足八管血,马丁灵还在旁边监督,看他有没有糊弄;秦戈脸都绿了,他的血跟普通人的不一般,可是很精贵的,这八管血要是卖给某些人,能卖出天价。

为了女儿,忍了。

不过,看着马丁灵,秦戈一脸虚弱的说道:“完了,我这身子骨本来就虚,这一下抽了八管血,头好晕啊!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上饭了,晕了,晕了,好晕!”

脑袋一歪,砸在了马丁灵的腰上。

哇,好软,好香。

马丁灵气的要揍人,但给秦戈抽血的护士吓了一跳,赶紧询问:“你还好吧?怎么样,怎么样?你几天没吃饭怎么不早说?家属,家属,快扶你老公去旁边坐下,等会就给他买点吃的,注意吃点稀的,好消化的。”

马丁灵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他不是我老公。”

但是,扶还是得扶。

做戏做全套,秦戈装作头晕目眩,脚步踉跄,整个人都挂在马丁灵身上了,嘴里嘟囔:“哎哟,早知道上你的车就是要我的命,我怎么都不来了,你要为我负责。”

马丁灵空手道五段归五段,可力气还是那么点,秦戈手臂搭在她肩上,整个人的重量一压,她差点要跪了:“负什么责?你别给我装,不就那么点血吗?谁还没流过血似的,我每个月都流这么多……”

秦戈虎躯一震,长腿妹子你牛~~逼。

“我是又饿又抽血,血糖低。”

“知道了,知道了,给你去买吃的,稀饭,豆浆,在这等着。”

那玩意能吃饱吗?秦戈马上喊:“给我买只鸡啊!”

“医生说只能吃流食,不然胃不消化。”

“这不是有你吗?马丁灵,专治胃动力不足。”

“……”

结果,马丁灵给他买来的全是汤汤水水,还全是甜的,你不是血糖低吗?那就吃甜的,甜死你!看吧,得罪女人没有好下场。

月牙儿住的是高级VIP病房,服务特别好,办事效率也高,两个小时后,一系列检查结果都出来了,秦戈身体棒棒哒,没有任何问题,连寻常的脚气病都没有;所以不可能是什么隐性遗传病。

月半夏问主治女医生:“那我女儿到底是什么病?”

女医生也很为难,月牙儿住进来有一段时间了,不但没见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也就秦戈来了之后才稍微有点好转:“我们刚刚又详细给你女儿检查了一遍,身上没有明显的病灶,就是没精神,活力不够,我觉得很可能是精神上的问题。”

二姨惊呼脱口:“精神病?”

月半夏皱眉,道:“二姨,你不懂别乱说。”

医生道:“有些小女孩比较敏感,对爸爸比较依恋,经常见不到爸爸,就好像我们大人犯了相思病,茶不思饭不想,精神自然不好;我认为,你女儿可能需要经常跟她爸爸接触,你看她,就是特别依恋她爸爸的样子,爸爸一来,她就醒了,活蹦乱跳,这是有科学依据的,要不然怎么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呢!”

几个女人看看此刻抱着秦戈不肯放手的月牙儿,表情各不一样。

######

月半夏是真的愁死了。

拉着马丁灵到门外:“小灵,这可怎么办?那小东西只要爸爸不要妈妈了,他不会把我女儿抢走吧?我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差点命都没了,这小没良心的,我都想哭了。”

真的,月半夏眼圈都红了。

马丁灵道:“别急别急,这也没什么嘛,你是月牙儿的亲妈,谁能把她从你身边抢走?你应该这么想,小月牙有了爸爸的疼爱,身体好了,心理也好了,你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你就直接嫁给月牙的爸爸算了。”

“让我嫁给他?一个刚出狱的穷光蛋?你让我去死吧!”

“那就让他做上门女婿。”

说着,马丁灵自己也笑了起来,她知道这绝对不可能。

结果是,两人商量来商量去,为了孩子着想,这段时间只能试着让秦戈多接触,希望真能跟医生说的那样,精神好起来,身体也好起来,这段时间不但月牙儿受折磨,她们几个大人也同样受折磨。

月牙儿毕竟身子虚,被秦戈抱了一会就睡着了。

他倒是想继续抱在怀中,那感觉真是太好了,太激动了,心都在颤抖,然后这样抱着的话,对月牙儿也有好处,可以中和她的阴气;但是二姨马上跑了过来,压着声音道:“哎呀,给我吧,给我吧,抱小孩子的姿势完全不对,这样她很不舒服。”

不由分说,二姨就把月牙儿抱走了。

还狠狠瞪了他一眼。

正在这时,秦戈发现病房外有一股阴气飘了进来。

“诶,我去,是什么玩意?”

秦戈眼神一变,看到二姨抱着月牙儿正好背对着自己,而月半夏和马丁灵在外面不知道说什么,他赶紧指甲一弹,食指尖被自己的拇指指甲划开一条小口子,鲜血渗透而出。

随后,指尖的鲜血往自己眼皮上一抹。

心中默念:“龙神敕令,阳神借法,开眼!”

这个叫作《龙血图录》,是龙叔教给秦戈最厉害也是最核心的一门修炼玄功,听说总共有三十九重境界,他在坐牢的时候一直有修炼,但到今天为止,也只是到了第二重,不过也很厉害了。

这一个法决,就是为了开天眼,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定睛一看。

我靠,面前居然站着一个死鬼。

是一个老太太的鬼魂,慈眉善目的,看起来应该不是枉死,而是病死的,估计是在医院死掉的老人;此刻,老太太的鬼魂正缓缓的飘向的二姨……不对,不是二姨,她的目标是秦戈的女儿,月牙儿。

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