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奶爸》最新章节列表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目录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列表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01-17 09:45:57来源:网络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列表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目录,潘伟林若然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潘伟伸出食指,点在季老眉心,嘴中念念有词,透明的季老咻的一下,朝着躺着的身体里钻《赘婿奶爸》最新章节列表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目录小说试读:《赘婿奶爸》最新章节列表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目录,潘伟林若然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列表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目录小说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列表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目录,潘伟林若然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潘伟伸出食指,点在季老眉心,嘴中念念有词,透明的季老咻的一下,朝着躺着的身体里钻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列表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目录小说试读: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列表 《赘婿奶爸》最新章节目录,潘伟林若然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潘伟伸出食指,点在季老眉心,嘴中念念有词,透明的季老咻的一下,朝着躺着的身体里钻去。季老缓缓睁眼,看到潘伟,猛然睁眼,摸着自已的身体惊喊:“我真的活过来了?”“还没好。”

《赘婿奶爸》小说试读:

“潘先生。”透明的季老看到潘伟进来,惊愕的望着他,“我这是怎么了?”

潘伟迈步到手术台边,伸手掀了掀躺着人的眼皮,点头:“嗯,时间正好。你没看错,你死了。”

季老大惊:“我怎么就死了?我我我……我不想死,潘先生,你一定可以救我的,对不对?”

“别急。”潘伟扬手阻止他接下来的话,“我来自然是来救你的,只是接下来的事,你要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要提起。”

季老哪会不应允,连连点头:“好好好。”

潘伟伸出食指,点在季老眉心,嘴中念念有词,透明的季老咻的一下,朝着躺着的身体里钻去。

季老缓缓睁眼,看到潘伟,猛然睁眼,摸着自已的身体惊喊:“我真的活过来了?”

“还没好。”

潘伟食中指并拢,对着他的肚子一点,一根骨头自季老嘴里吐出,落地成黑。

“好了。”潘伟双手背后,淡笑。

季老抚着脖子,哈笑出声:“真的是太好了,谢谢潘先生,救了我两次。”

潘伟淡淡点头,对他做了一下请的姿势,对方慌忙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最后才朝门口走去。

走在后面的潘伟,望向地上乌黑的骨头,淡笑的眼,猛的阴下来。

大家看着自行走来的季老,吓呆了,那个主治医生和护士,吓的差点瘫倒,嘴中连连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明明都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活过来?”

暴怒的季依依一脚踢在医生腿上,怒喝:“滚你丫的,你才死了。”

“怎么可能活了?”不作死就不死的谢长林,居然还大喊了一声。

当下,季依依一巴掌甩在谢长林脸上,怒骂:“你才不会活,你才死了。”

挨了一巴掌的谢长林还想出声,季宇卓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我记着你了。”

刚才嚣张没理的季宇卓,看到自已父亲完好无损,心中的愧疚涌上来,走到潘伟面前,低头道歉:“先生,刚才对不起,是我不好,还请先生不要生气。”

潘伟望着他没出声,又朝季依依望去。

季依依漂亮的脸蛋,涨得通红,咬着唇,亮晶晶的眸子盯着潘伟,不服气又没面子,终是一个字没说出来,把头别开了去。

季宇卓见潘伟没责怪季依依,也就没再逼着她一定要道歉,心中对潘伟微点头,是个男人。

季老握着潘伟的手,连连感激:“还请先生给我一个报答的机会。”

潘伟想了想,拧眉对季宇卓说道:“两天后,早上八点半,你在315路公交车,藏龙站等我。”

季宇卓点头,季家一家人又对潘先生,说了一通感谢的话,才回去。

林若然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回到了婚纱店,她还没回过神来。

“啪!”

潘伟打了一个响指,笑望着她:“若然,怎么了?”

林若然惊醒,杏眼瞪圆:“你刚才叫我什么?”

潘伟捏捏眉心,无奈的很:“姐。”

林若然伸手扯住他的耳朵,一手插着腰,凶神恶煞喝道:“潘伟,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若是再让我听到你喊我名字,我就扯断你的耳朵。”

“疼疼疼。”

潘伟就着她的手捂着耳朵,感受着她手上的滑嫩,巴不得她多拧一下。

有一个肤白貌美,腿长腰细,身高一米七的老婆,不趁机占便宜,怎么对得起晚上的五指大战。

看着他嗞牙裂嘴求饶的样子,林若然才满意的松开他的耳朵:“说,那人你怎么救活的?”

潘伟揉着耳朵坐到她对面:“姐,我就是运气好,我刚进去,就看到季老自已坐在手术台上,望着我,问他是不是死了,我自然是说他活着,然后他就走下手术台来了。”

林若然见他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噗的笑了:“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可相信你这张破嘴,说的真是经典。”

潘伟在一旁竖大拇,姐,你真相了。

林若然又说:“不管他怎么活过来的,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包揽在自已身上,知不知道?”

潘伟哪敢说不,连连点头:“一切都听你的。只是,他们家说要好好感谢我,这事怎么说。”

“有我呢,你担心什么。”林若然瞪了他一眼,“给我好好的待着,别再给我出乱子了。今晚上我答应陪谢长林吃饭,你早点回去。”

一听到自已的老婆,要和别的男人出去吃饭,潘伟不干了:“我也要去。”

林若然伸手就去拧他耳朵:“不听话了是不?”

潘伟好委屈啊,他为什么不反抗她呢,拿出男人的本色,征服她,让她知道,自已是她的天,自已不许她出去吃饭,她就不敢出去吃。

只是,哎,真是有苦说不出。

潘伟想让黑夜晚点来临,它却偏偏来的很早,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夜晚就来了。

林若然白色衬衫,黑色阔腿裤,白色酒杯高跟凉鞋,化着淡妆,提着单肩包包,出现在潘伟面前。

潘伟一直都知道自已的老婆漂亮,只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的看过她,特别在对方打扮的这么漂亮的份上,还不是和自已出去,更是憋屈。

林若然甩了二十块钱给潘伟:“自已打车回去。”

拿着钱的潘伟,嘴角抽抽,站在店门口,看着老婆开着车离自已越来越远,这心就跟猫挠了一样的痒。

他借店员的手机打电话回去,说不回去吃饭了,然后就紧赶着朝老婆的车而去。

看着林若然和谢长林有说有笑,潘伟真想扭断的不是谢长林的手指头,而应该是他的手臂。

这时,隔壁桌的男的满嘴酒气,端着酒朝林若然走去,手握着她的肩膀,**的笑了:“美女,陪哥们喝一杯吧?”

林若然吓了一大跳,急忙躲开他的魔爪,黑脸:“先生,请自重。”

谢长林铁青着脸,站起身朝男的走去:“哥们,请别乱来。”

陈奇嘻笑着,突的把手中酒泼到谢长林脸上,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别你马勒个逼的来啊,老子请美女喝酒,关你什么事?你充什么大尾巴狼。”

谢长林尴尬到死,脸涨成猪肝色:“大家都是文明人,请不要动手。”

陈奇哈哈大笑,他桌子上的兄弟们,提着酒瓶子前来助阵:“兄弟,打不过就说是文明人,你丫的有种啊。”

谢长林是个富二代没借,但他只是一个小富二代,家中资产不多的,这个男的光是手上戴的手表,就比他一个月的零花钱还要多,他打了惹不起,更何况他还打不过。

林若然见谢长林这个怼样,脑海中突然闪过,潘伟飞身跑去救她妹妹的情景,再比较下眼前这个,忽然特别想见到潘伟。

“我先走了。”林若然拿包走人,一只手却按在了她的肩膀上,“本少爷让你走了吗?”

林若然愤怒的拿包砸他:“放开你的脏手,拿开。”

“你放开她。”谢长林见陈奇的手放在林若然肩膀上,大声喝道。

“放你奶奶个熊。”陈奇一脚踢在谢长林身上,后者连人带椅子朝后摔去。

众人哈哈大笑,林若然吓的花容失色。

“放开她!”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令花容失色的林若然,如见着救星般,寻声望去。

看到潘伟来了,一直慌乱的林若然,静了下来,好有安全感。

潘伟走到林若然身边,抓着陈奇的手,眸光冰冷:“刚才这只手摸了我老婆的肩膀?”

陈奇嚣张而又得瑟:“是又怎么样?”

“咔嚓!”

潘伟手一使力,陈奇的手断了,惨叫惊的所有人都不敢上前。

全文阅读

陈奇的兄弟们,愣了,没有想到遇到了一个狠人,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手给扭断了。

“上,给老子打死他。”陈奇的兄弟们,拎着酒瓶朝潘伟头上砸去。

潘伟冷哼,护在林若然身前,一脚踢飞砸他脑袋的人,再一脚踢飞冲他腰砸来的人。

还有一个人,见潘伟踢飞了两个人,直接把酒瓶上扎碎,握着碎酒瓶子冲潘伟吼:“**你!”

潘伟拧起酒瓶,走到他面前,‘砰’的一声砸在他头上,酒水顺着对方脑袋流进脖子里,满脸的狼狈。

自潘伟出现,到四人倒下,不过五秒的时间,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人多的那队就倒下了。

谢长林目瞪口呆,咽了咽口水,果然,狠人就是傻子。

林若然眼中闪现,潘伟一酒瓶砸在对方头上的帅气,心脏怦怦直跳,小脸红通通,双眼亮晶晶。

潘伟朝林若然走去,正在此时,断了一条手的陈奇,举着酒瓶偷袭潘伟。

林若然双眼惊恐,惊喝:“小心。”

潘伟头也没回,脚往后一踢,踢在他伸来的酒瓶子,一个帅气的旋转身,回旋踢在陈奇脸上,令对方栽了个倒插葱。

潘伟一甩衣服,嘴角含笑,朝林若然走去。

果然,想要俘获女人的芳心,动作要快,姿势要帅,准没错。

“没事吧?”潘伟温柔出声,**的甩了一下头发。

林若然看傻了眼,弱弱道:“嗯,很好。”

一旁的谢长林,看着潘伟,气的吐血,这明明本来是他的主场,为什么却变成了是他的。

“谁敢在我老虎的店里打人?”酒店老板朱老虎,腆着肚子,叼着雪茄出声,目光阴狠,一看就是个狠人。

陈奇立马朝他伸手哭喊:“虎叔,是我啊,陈奇。”

朱老虎看清肿了半边脸的陈奇,吓了一大跳:“谁打的?”

陈奇指着潘伟哭喊:“叔,就是他打的,他还说,他若不想这个酒店开不下去,这个酒店就开不下去。”

朱老虎冷哼一声:“哼,我朱老虎还没被人如此威胁过,你小子有胆。”

林若然正想解释,潘伟拍拍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没事,有我在。”

有我在三个字,如道奇迹一样,落在林若然脑海里,令她真的相信于他。

潘伟往前一站,对视朱老虎:“你想替他出头?”

朱老虎见一个毛头小子,对自已说话如此不客气,冷笑:“狂妄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我朱老虎出来闯的时候,你还没爬出来。他们是你打的?”

潘伟淡笑:“有何指教?”

“一百万,这事就算了。”朱老虎指着被打烂的桌椅说,“桌椅就不用赔了。”

潘伟轻笑:“一百万?”

“算是便宜你这小子了。”朱老虎指着被打的陈奇说道,“一百万不算多,你也不看看你把他们四人打成了什么样?”

潘伟再次轻笑:“一百万,确实不错,可以。”

朱老虎得意了:“那就拿钱吧?现金还是支票?”

“你想现金还是银票?”潘伟扶着想要说话的林若然,让她坐下。

朱老虎哈哈的笑了:“你这小子好说话,我也不要求你现金,开支票吧,一百万一分都不能少。”

林若然急的不得了,他哪有一百万,若是朝家里拿,家里一定是不会给他的,说不定还会打他个半死。

一旁的谢长林,冷笑,好啊,我就看你怎么**拿出一百万来。

“支票呢?”潘伟笑了,一脚踩在椅子上,椅子咔嚓碎了。

朱老虎瞳孔猛的一缩,这次遇着了个狠人,那可是实木椅子,就一脚,就给踩碎了,还没有借力?

其他人也怔怔的望着潘伟,不知他刚才说的那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潘伟执起酒杯,一使力,酒杯碎成渣。

朱老虎看着对方谈笑间,就把杯子给捏碎了,额头突突直跳,完了完了,这次怕是栽了。

潘伟手按在桌子上,抬起来时,桌子上印了一个手印,入木三分深。

朱老虎额头出现了细细汗水,干巴巴的笑道:“哈哈,这个,兄弟,你稍等,我想打个电话。”

“请!”潘伟做了个请的手势。

朱老虎当面打电话:“鸡哥,我老虎啊,我现在遇着了点麻烦,你借点钱给我呗!好的,我等你。”

打完电话的朱老虎,松了一口气,面对着潘伟时,已没了害怕,皮笑肉不笑的:“你等等,我的人就来了。”

潘伟淡淡点头,对林若然说:“饿了吧,来,咱们边吃边等。”

接过筷子的林若然,在众人的审势下,真是吃不下去,可是看着潘伟吃的那么香,她硬着头皮吃了两口,再也吃不下了。

气氛一时诡异极了。

“老虎!”

喊叫声响起时,潘伟也正好吃饱,拿纸巾擦了擦嘴,便看到一个光头佬朝自已走来。

哟,这么巧!

光头佬一看到潘伟,就想转身跑,这个小子,可是吭了他不少钱呢,怎么在这里还遇着了?

昨天接到一个兄弟的电话,帮着他去抢钱,哪里想到,那个抢钱的人居然是潘伟。

自已非但没把钱抢回来,还被他抢了自已的钱,自已的损失,岂能这么算了。

当下就把那个兄弟打了一顿,然后让事主赔了他两倍的钱,这事才算了了。

可,今天又遇上了,真的是第三次见面。不躲着点还上赶着去吗?

朱老虎朝光老佬身后的中年男人走去,双手握着对方的手笑道:“鸡哥,你看,若不是小弟出了点状况,断是不会请你老出来的。等下,由小弟我做主,带你去金碧辉皇耍耍。”

叼着烟眯着眼的鸡哥,任由对方不停的握着他的手,脸上的表情很是享受这种尊重,懒洋洋的问:“什么状况?”

朱老虎尴尬的很,指着潘伟对鸡哥说:“鸡哥,就是这个小子,一开口就让小弟我拿一百万给他,你也知道我的情况,虽说开了家小酒店,但也是借了不少钱的。”

鸡哥看懂了他的眼色,走到潘伟面前,狠吸一口烟,烟圈朝着他吐去,不屑的说道:“你胆肥啊?居然连我兄弟都敢整?信不信我鸡哥,把你整的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林若然见对方很是凶猛,害怕的直扯潘伟的手臂,低声道:“怎么办怎么办?”

潘伟拍拍她的手安慰她,这才看向鸡哥:“你是他老大,那行吧?他说的话你可以去问他?”

鸡哥怒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眼中杀气射出,声音冰冷:“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潘伟抛出口香糖扔进嘴里,吹了个泡泡,那种无所谓的态度,气炸了鸡哥,往后退,手一挥:“刚子,上。”

正在降低自已存感的光头佬,听到鸡哥喊自已的名字,刹那间腿就软了。

抬眸正对上潘伟望来的眸子,立马扬起笑脸,转头对鸡哥说道:“鸡哥,嫂子不是喊你回家吃饭吗?”

鸡哥一愣,以为他不给自已面子,一巴掌拍在他的光头上,喝道:“鸡哥我让你现在上,成天惦记着吃,不吃能死啊?”

挨打了的光头佬,真是有苦说不出,笑的比哭还难看:“不是,鸡哥,嫂子真的叫你回家吃饭,说晚回去得……”

“得你个死光头,是不是我刚才的话,你听不明白?”鸡哥飞起一脚踢在光头佬身上:“再叽叽歪歪的,信不信连你一起打。”

光头佬偷偷的看了一眼潘伟,后者正笑眯眯的望着他,那含笑的眸子,真是刹那间让他后背发汗,全身发冷。

光头佬硬着头皮朝潘伟走去,露出讨好的笑容问道:“小哥啊,什么个情况,能说说不?”

全文阅读

公众号:“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