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伟林若然小说免费阅读 《赘婿奶爸》全文章节目录在线

潘伟林若然小说免费阅读 《赘婿奶爸》全文章节目录在线

时间:2020-01-17 09:45:54来源:网络

潘伟林若然小说免费阅读 《赘婿奶爸》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林若黛看清黑影居然是潘伟,怒气瞬间到达头顶,抓着台灯朝潘伟扔去:“傻子,我要杀了潘伟林若然小说免费阅读 《赘婿奶爸》全文章节目录在线小说试读:潘伟林若然小说免费阅读 《赘婿奶爸》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潘伟林若然小说免费阅读 《赘婿奶爸》全文章节目录在线小说

潘伟林若然小说免费阅读 《赘婿奶爸》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林若黛看清黑影居然是潘伟,怒气瞬间到达头顶,抓着台灯朝潘伟扔去:“傻子,我要杀了

潘伟林若然小说免费阅读 《赘婿奶爸》全文章节目录在线小说试读:

潘伟林若然小说免费阅读 《赘婿奶爸》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林若黛看清黑影居然是潘伟,怒气瞬间到达头顶,抓着台灯朝潘伟扔去:“傻子,我要杀了你。”潘伟狼狈逃窜,可是此时他能解释什么,被林家姐妹自房间里打到门口,又被林若俊打到走廊,又被林家二老追着打。

《赘婿奶爸》小说试读:

潘伟一使力想走人,没有想到林若黛也想跑人,结果跘了一下,眼看着她的头要撞到书桌上时,他伸手一拉一拽。

两人双双倒在床上,潘伟在上,林若黛在下,姿势暧昧。

“啪!”

灯亮了,林若然站在房门口,看着潘伟趴在林若黛身上,气红了脸,抓起羽毛球拍朝潘伟打去。

“你个傻子,才没傻一天就想着干坏事,我打死你个小混蛋。”

林若黛看清黑影居然是潘伟,怒气瞬间到达头顶,抓着台灯朝潘伟扔去:“傻子,我要杀了你。”

潘伟狼狈逃窜,可是此时他能解释什么,被林家姐妹自房间里打到门口,又被林若俊打到走廊,又被林家二老追着打。

一个字,惨。

两个字,好惨。

三个字,太惨了。

四个字,惨不忍睹。

潘伟被赶去和大黄睡了,双手枕头,仰望星空,轻喃出声:“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大黄眯眼不理他。

趁着大家都睡着后,潘伟一个起跳,上了二楼的窗户,回房睡了。

一睁眼已经是第二天,站在楼梯口,大家对他还是横眉怒眼,小茜宝却朝他奔去:“爸爸,快来吃早点。”

“爸爸洗下脸。”潘伟进入洗手间,看着镜子中,自已帅帅的脸,叹了一口气,食指在自已脸上抹了一下,一条青色的瘀痕出现了。

昨天挨了那么多的打,脸上却完好无损,说出去没人信,还是让她们高兴高兴吧?

果然,他一出来,林若黛就哼哼:“白瞎了我那么好的手劲,居然只留下一道疤,咱不打断你的手呢?”

潘伟坐在林若然身边,对方手中碗啪的放下,脸色冰冷,冷声道:“谁准许你坐下了?”

潘伟捏捏眉心,老婆大人生气了。

小茜宝眼泪汪汪的:“妈妈!”

一句妈妈,喊得林若然心都要碎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潘伟,没再出声。

好在,这场早点在暴风雨中,安全的吃完。

大家对于昨晚上那件事,很不开心,一大早没人理潘伟,用林**话来说:“若不是看在小茜宝的份上,你早就睡大街去了。把衣服洗了,把菜买了,中午做好饭,**回来吃饭,我打麻将去了。”

潘伟看着堆了一盆的衣服,最上面放的,赫然是林若然的小内衣,砸巴砸巴嘴,研究了几分钟洗衣服,把衣服一骨脑的全部扔进了洗衣机里。

拿着桌上的一百块钱,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潘伟出现在旧楼的六楼,打开门闪身进去。

“哼,还知道回来?”这声音这语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才是正妻。

潘伟淡笑着走到冷雪身边,掀开她的外衣,里面全部被纱布包裹着,看不到任何色彩。

“先吃早点,等下我给你换药。”潘伟把早点放在桌上,收拾桌上的零食袋子。

冷雪冷哼一声,拿起早点吃着,眼光朝正在收拾的男人望去,眸光深不见底。

吃完早点后,潘伟洗好手后,把纱布一圈一圈的解开,刹时,冷雪完美的上身,就暴露在他眼前。

肌肤白如雪,却伤痕累累。

身材前凸后窍,却是致命毒药。

“咻!”

潘伟激动的吹了一声口哨,盘腿坐的冷雪,嘴角微扬,一闪而逝。

她一直以来都对自已的身材有信心,她知道,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得了她的火辣身材。

“这些疤痕都有故事吧?”潘伟一边替她换药,一边随口问道。

冷雪的眸子冰冷一片:“嗯。”

“怎么不去掉?”潘伟又问,给她上药的过程中,手难免的碰到她的皮肤,光滑而又细腻。

背上滚烫的大手,触摸到她的背,令她全身绑紧:“每个疤痕都是个故事,留着做纪念。”

潘伟动作小心,尽量用最轻的动作去完成这些使命:“可是,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这些疤痕。”

冷雪瞳孔陡的一缩:“你也不喜欢?”

“我为何要喜欢?”潘伟反问,上完药后,拿着纱布,又一圈一圈的给她缠上,“你的身体素质很好,这个枪伤会好的很快。”

冷雪猛的闭上眼,再睁眼时,眼中多了一股绝决:“我曾经发过誓,谁看过我的身子,我就嫁给谁?”

正在打结的潘伟一愣,手上力道加重,勒的冷雪闷哼一声。

打好结的潘伟,拍拍手笑道:“我也发过誓,我救过的人,也可以亲自了结了她。”

冷雪眼微眯,识时务的摇头:“咱们都不适合开玩笑。”

潘伟拿出口香糖抛进嘴里:“嗯,确实。”

“你要走?”看着他收拾药箱,冷雪情不自禁的开口问道。

潘伟头也没抬回答:“嗯,本就是萍水相逢,何必相知。你现在能动,可以自以回去。”

“他们还在找我。”冷雪抿了一下唇,她突然不想走了。

潘伟耸耸肩,不在乎的说道:“那关我什么事?我救了你一次,不能次次都救你。”

“你很冷血。”一闷气堵在胸口处,上不去下不来,冷雪的声音陡的升高。

提着**袋的潘伟,头也没回:“再也不见。”

下楼的潘伟轻叹,哎,就知道女人是个麻烦,家中的母老虎正生气还没哄好,他可不想和其他女人扯不清。

冷雪站在窗前看着远走的潘伟,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我查一个男人,叫宁查。”

潘伟买好菜,做好饭菜,用保温盒提着饭菜来到雅典娜婚纱店,工作人员都已经认识他了,看到他来,都偷偷的笑。

“挺帅的啊。”

“然姐的老公真的是傻子吗?”

“我只是以前听过,却从来没见过,没想到这个傻子老公这么帅?”

“不是有句话说,宁愿看着帅气的傻子吃得下饭,不要愿看着丑陋的男人吐隔夜饭。”

“那我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要坐在自行车上笑。”

这些话语自然传进潘伟耳里,他只是笑笑,并不出声。

“姐!”

潘伟走到正在工作的林若然面前,把保温盒放在桌上:“我带了饭菜来给你。”

林若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店里有叫盒饭。”

潘伟淡淡的应了:“嗯,爸说这道鱼烧得很好吃,叫我带来给你尝尝。”

盖子一打开,鱼的香味扑鼻而来,最爱吃鱼的林若然,犹豫一秒放下工作,接过递来的筷子。

对付吃货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食物来打动她。

潘伟唇角扬起,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吃饭,双眼由她沉鱼落雁的美貌下,落在她的胸口上。

嗯,有料,冒似一只手包不下。

盈盈一握的腰身,潘伟低头看向自已的手,做了个握的动作,笑了,双手刚好可以握个大**。

阔腿裤下的双腿,光看腿型,就能想像出,那双又白又直的大长腿。

“你在看什么?”感受到目光的林若然,突的出声,眉头紧皱。

被抓个正着的潘伟指了指她嘴角边:“这里。”

林若然下意识的伸出舌头,朝着嘴边一舔,这个动作令潘伟咽了咽口水。

林若然还没意识到,此时她完美的错误:“还在吗?”

压下内心冲动的潘伟,指着自已的嘴角点头:“还在。”

林若然皱眉,又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并卵。

潘伟伸出大拇指,刮过林若然嘴角,刹时,一股电流在两人中间,闪起了火花。

噼哩叭啦的,一路带火花闪电,直冲二人天灵盖。

林若然猛的放下碗,站起身,掩饰尴尬:“我吃饱了。”

看着狼狈逃窜走的林若然,潘伟心情倍好,坐在她刚才坐的位置上吃饭。

打个回马枪的林若然,看着狼吞虎咽的潘伟,脸一下红了:“你……那是我吃的。”

“我没吃饭。”潘伟回答的很理所当然。

林若然气结,这个该死的小流氓,还不如是个傻子呢。

全文阅读

“若然!”

一道喊叫声响起,谢长林大踏步而来,看到办公室里的潘伟,眼微眯起,大喝:“你怎么在这里?”

潘伟冷声道:“你找我老婆什么事?”

老婆二字对于林若然来说,有点陌生,当下愣住了。

谢长林磨着后牙槽:“你个傻子,若然的位置也是你能坐的,给我滚?”

潘伟走到他面前,眸底暗流涌动,声寒彻骨:“姓谢的,记住,她是我老婆,若是你敢再打她主意,我就废了你。”

这种犀利寒冷的眼神,吓的谢长林往后退,惊恐而又愤怒:“你个傻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林若然对于潘伟说的话,也很是不喜,冷脸喝道:“道歉。”

潘伟朝冷若冰霜的林若然望去,后者眼里满满的都是对他的失望。

谢长林得意的伸手点在他的胸口上:“听到没,傻子,若然让你向我道歉。”

潘伟抓着他的手指头,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谢长林惨叫着抱着手指头翻滚在地上,叫声如杀猪。

“潘伟!”林若然大喝一声,冷冷的看向潘伟,“若是他出事,你绝对跑不掉。”

浑身煞气满出的潘伟,唇角微勾,那个姓谢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真当他是泥塑的吗?

可是见林若然如此生气,潘伟捏了捏眉心,打车跟着林若然来到医院。

包扎好手指的谢长林,看到潘伟来了,恶狠狠的指着他冷声道:“老子现在就叫人来弄死你。”

想着刚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谢长林立即把伸出去的手指头收了回来。

林若然见他打电话,忙求情:“谢公子,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份上,这事就算了吧?不过,你放心,医疗费和营养费,我会出的。”

谢长林见林若然开口了,很是为难又很是心疼的望着她:“若然,你这是何必呢?”

林若然苦笑一声:“我女儿四岁了。”

谢长林一怔,他刻意忘记这事,所以从来不会去林家找林若然,都是去婚纱店找她,就是想要不记起来,她有一个和傻子生的女儿。

他的眼在林若然看不到的地方,充满了阴狠毒辣,还有讥讽。

小子,今天算你好运,咱们来日再见。

而这一切,都被潘伟看在眼,眉毛挑了挑。

“好,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谢长林做着谦谦君子,扬着笑脸说,“只是,你欠我一顿饭。”

林若然欣喜说道:“别说一顿饭,两顿也是可以的。”

“好,那就两顿。”谢长林趁火打劫。

林若然满脸黑线,一群乌鸦自头顶飞过。

“医生,救命啊,救命。”

一道哽咽声响起,季夫人跟在推车后面急急奔来,推车上躺着的居然是季老。

医生和护士连忙把推车推进手术室,留下季夫人瘫坐在地上。

潘伟拧眉,季老又出事了?

拿好药后的林若然,扯了扯沉思的潘伟:“走。”

潘伟望了一眼季夫人,抬脚走人,听到身后响起医生的话:“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潘伟一怔,一个人送进去不到两分钟就没了?

“啊!怎么可能?医生不会的,上次他也是噎着了,有一个年青人,对着他的肚子点了一下,他就好了。怎么我们把人送到你们这里来,人就这么没了呢?不可能的,医生,求你救救他。”

季夫人扯着医生的手臂哭喊,可是见惯了生死的医生,对于这事还没是面无表情:“请节哀。”

林若然轻叹一口气,对潘伟说道:“人生最难过的就是生离死别,走的那个是幸福的,活着的人才痛苦,因为会一直活在回忆和思念中。”

“那你先走。”潘伟突然出声说道,林若然愕然。

这是在咒她先死吗?

“这样,所有的痛苦都让我来承担,让我来思念你。”潘伟望着林若然,一字一字说道。

林若然嘴角抽抽,伸手在他腰间拧了一下,凶巴巴的说:“为什么不说一起死,至少黄泉路上有个伴。”

潘伟眉头紧紧的锁着,突的转身朝季夫人走去,林若然讶然:“你干什么去?”

“我让他们俩一起赴黄泉。”潘伟淡然出声。

林若然吓了一大跳,连忙朝他奔去,扯着他的手臂往回拉,低吼:“你胡说什么?马上给我回来,这和你没关系,你可千万别犯浑**。”

潘伟一怔,望着这个一脸焦急的女孩,突的笑了:“你误会了。”

这边的拉扯,惊到了季夫人,抬眸看到那人是潘伟,踉跄奔来,低矮着身子扯着潘伟手臂哭喊:“潘先生,请你,请你救命!”

所有人都怔住了。

林若然更是尴尬的解释:“不是,那个,你认错人了,他不是医生,不会救人。”

季夫人就认准了潘伟,哭喊着:“潘先生,求求你,只要你能救我家老头子,不管你出什么价钱,我都是愿意的。”

医生连忙说:“夫人,逝者已矣!请节哀。”

季宇卓和季依依匆匆赶来:“妈,我爸爸呢?”

季夫人扯着季宇卓和季依依朝潘伟哀求:“你们俩个,现在求潘先生,他可以救你们的爸爸。”

季宇卓看着比自已还要小的潘伟,一脸的愕然,问医生:“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医生很无奈:“先生请节哀,令尊已无力泛天了。令堂却非要哀求,这个不是医生的小伙子来救你父亲,这不都在劝着吗。”

季依依哇的哭出了声:“爸爸!”

季宇卓强忍着泪水,扶着季夫人:“妈,咱……”

“胡说,他们救不了**爸,也不让他来救。宇卓,你听着,能救**爸的只有他,他一定可以救**爸的。”季夫人一直坚持着她的说法,她说能那就一定能。

一旁的林若然听得都脸发烫,尴尬的对季宇卓道歉:“不好意思,先生,我弟弟真的不会治病,令堂可能有点伤心过度。”

季宇卓点头:“我明白。”

季夫人却偏偏要拉着潘伟不松手,哀求着他救,旁边又一堆人劝说着,可以说是非常的乱。

一直没说话的当事人潘伟,看着都快哭晕过去的季夫人,沉声道:“季夫人,我可以……”

“他会救人?”久等林若然不来的谢长林,回来看到这场大戏,笑喷了:“夫人,你说他会救人,我不怕告诉你,这个人是个傻子,你被他给骗了。”

林若然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说谎被人当面揭穿,她真是没脸了。

季宇卓的脸黑了,瞪向潘伟:“先生,请你不要误导我妈妈。”

季依依愤怒了,眼泪汪汪的眼睛里,燃烧着雄雄大火,抬手朝潘伟扇去:“**。”

可是,这一巴掌没扇下去。

潘伟抓着季依依的手,双眼冰冷:“小姐请自重。”

“他都说你是个**了,你骗我妈妈,难道我不可以打你这个**吗?”季依依振振有词。

谢长林阴冷的看着潘伟笑了:“既然说他能救,那不如让他救一下,免得你们的妈妈一直在旁哭喊着,于心不忍。”

季夫人一听,更是抓着潘伟的手臂不松手:“求你!”

“不过,若是不给他一点教训,那以后岂不是让这些**更加的猖狂。”谢长林心里的阴谋都摆在了脸上,“全海城都知晓的林大小姐的老公,潘家的二少爷潘伟,该出名了。”

从人又是七嘴八舌的,潘伟冷哼一声,对季夫人说道:“若是再拖下去,那就真的没救了。”

如此一说,大家让路,潘伟进入手术室,看到手术台上躺着一个人,另有一个身体微透明的人,站在手术台边上,怔怔的看着他。

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