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谭少的暗宠好甜》—(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谭少的暗宠好甜》—(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7 09:44:46来源:网络

完整版—《谭少的暗宠好甜》—(全文在线阅读),白初年谭景楚小说讲述了:白初年在工作是越做越大后,咬咬牙在市里买了套房子,虽说有几十年贷款,但这里也是除了工作室外完整版—《谭少的暗宠好甜》—(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完整版—《谭少的暗宠好甜》—(全文在线阅读),白初年谭景楚小说讲述了:白初年在工作是越

完整版—《谭少的暗宠好甜》—(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完整版—《谭少的暗宠好甜》—(全文在线阅读),白初年谭景楚小说讲述了:白初年在工作是越做越大后,咬咬牙在市里买了套房子,虽说有几十年贷款,但这里也是除了工作室外

完整版—《谭少的暗宠好甜》—(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完整版—《谭少的暗宠好甜》—(全文在线阅读),白初年谭景楚小说讲述了:白初年在工作是越做越大后,咬咬牙在市里买了套房子,虽说有几十年贷款,但这里也是除了工作室外她最为安心的地方。毕竟除了这两个地方,她也无处可去。

《谭少的暗宠好甜》小说试读:

“是你!?”

白初年抬眸,一双明亮的眸子倏地闯入眼帘。

“看到我有必要这么惊讶嘛。”

谭景楚脱下外套替她裹好,扶着她起身,紧紧搂着她的手不见松懈。

谭旭明愠怒喝道:“谭景楚!为了一个女人,你敢和父亲作对?”

“父亲?和儿子抢女人,真是可笑。”

谭景楚笑了笑,这是白初年第一次见到他笑起来的时候,原来是有一颗小虎牙的,像一个无忧张扬的少年。

“你敢忤逆我?!”他气道。

“有何不敢?为老不尊以权逼迫?”

谭景楚故意反问,摆明了态度要和他对着干。

白初年的心里藏着一只白兔,现在这只白兔因为他的话在疯狂跳动着,似是迫不及待要冲破皮肉一般。

自己和他不过几面之缘,他说出的这些话里又有几分真几分假?

谭景楚的一番话噎得谭旭明说不出话来,他浑身气得直发抖,就是说不出半点话来。

“没什么要说的,我就先走了。”

谭景楚抱紧裹着他外衣的白初年,带着她朝门外走去。

“你敢!”

他大喝一声,叫住了谭景楚。

“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一步,以后就都别回来了!我谭旭明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白初年被谭景楚紧紧搂在怀里,不得转身,她看不见谭旭明的神色,只能听到他的怒吼声。

外头的阳光透过细碎的额发在额头上打下浅浅的影子,他双眼的神色隐藏在阴影之中。

时间在谭景楚停住步伐时停住,在谭旭明以为还有希望时,他又搂着白初年往前走了。

谭景楚还是离开了。

白初年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只知道他的步伐在不断加快,自己要快步走起来才能跟上他。

谭景楚带着她上了车,从口袋里取出车钥匙转动起来。

她坐在副驾驶上,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偷偷看着他。

“怎么?担心我啊?”

谭景楚勾起嘴角,伸手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放心好了,我和我爸也不是第一次吵架了,我俩经常这样,就算没有你,我俩也迟早会吵的。”

他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把吵架像吃饭那样轻易说出。

白初年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她从没体会过和父母吵架的感觉,因此她也不知该如何安慰的好。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你现在这样也没法回工作室吧。”

谭景楚调整下后照镜,看着镜子里的她问道。

“安民路广陵名居。”

“行,坐稳了啊。”

谭景楚拉下手刹,脚踩油门发动了车子。

白初年在工作是越做越大后,咬咬牙在市里买了套房子,虽说有几十年贷款,但这里也是除了工作室外她最为安心的地方。

毕竟除了这两个地方,她也无处可去。

几个转弯后,两人到达了小区,谭景楚顺势将车开入里头,停在了高楼之下。

白初年下了车,就朝着楼里走去,被后来追上的谭景楚一下抓住了手腕。

“好歹到你家了,你就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平日里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开车回家,现在下车后习惯性的就一个人朝着家里走去,完全没想到还有个人在等着自己。

白初年回过神来,讪笑道:“习惯性就忘了,你跟我上去喝杯茶吧,我也好把外套还给你。”

两人一行上了电梯,在狭小的空间里,她有些若有若无的手足无措,莫名红了耳廓。

“二十一楼到了。”

提示音响起的瞬间,白初年就跟逃跑似的跑了出来,兀自从裤子口袋里取出钥匙开门。

谭景楚心情甚好的弯着眉眼,笑眯眯的跟在她的身后。

“进来吧。”

她侧过身来,等他进去了,自己才殿后关上门。

“这双拖鞋是我之前买多了的,你先将就着穿下。”

白初年换好自己的拖鞋后,从鞋柜里取出一双粉嫩的拖鞋递了过去。

谭景楚看着粉色的拖鞋上还有两朵娇俏的小花作点缀,嘴角下意识抽了抽。

算了,总比没有好。

他安慰着自己,随后心安理得的趿拉着拖鞋。

白初年替他倒了杯茶,闲聊似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你还真就请我喝杯茶就让我走啊!?”

谭景楚苦着脸,好似她是个玩弄别人感情的渣女。

“你看啊,咱两都是单身,住一块不大合适。”她赶忙解释道。

“我可是都当着我爸的面说我喜欢你了,就差说我非你不娶,你怎么就是单身了?”他不满道,“再说了,我可是都和你那个妹妹说咱两连结婚证都领了。”

“噗!”

白初年差点一口白开水喷了出来,敢问谭景楚是怎么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你今晚不会要住我这儿吧?”

“你不会要抛弃我吧?”

谭景楚蹙着眉头,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强行挤着眼睛,“我和我父亲吵架了,他肯定要冻结我银行卡的,我手机里的钱又不够我住酒店,你要是不收留我,我能去哪儿啊。”

说着说着,倒真叫他硬生生挤出了几滴眼泪。

“算了,你要是嫌我麻烦,我就去随便找个公园长椅躺一晚凑合下,之后慢慢流浪。”

谭景楚说罢,就起身要走。

白初年的良心下意识疼了疼,不得不说,仅管谭景楚演技略显拙劣,她还是心软了几分。

“这件事也因我而起,你也别太伤心了。”

她抽了几张纸巾递了过去,“我平常都呆在工作室里,家里的话还有一间空着的卧房带着独立卫浴,你不嫌弃的话,就住那边吧。”

“真的啊!那我把我行李拿上来!”谭景楚喜道。

什么!?行李?

白初年挑眉问:“你出门还自带行李的?”

“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嘛。”

谭景楚打着哈哈,替她倒了杯茶,“来来来,房东喝茶~”

她脸上的黑脸明显被他逗得崩不住了。

“你自己慢慢喝吧,我先去洗个澡换套衣服,你自己随意玩玩,wifi账号和密码就贴在电闸旁边。”

白初年揉着肩,在海边别墅发生的事让她还有些没回过神,洗个澡也能很好的提提神。

她拿着备用衣服进了盥洗室,仔仔细细的洗了干净,才发现自己拿的上衣是昨天染了油渍忘了洗的。

“算了,去房间里换好了。”

白初年自然而然的裹着浴巾打开了盥洗室的门,锁骨分明的脖颈还挂着水滴。

“姐,你家有什么吃的不?”

谭景楚低着头玩手机,抬眸看向她的时候,正好四目相对,一副美人出浴图展现在了眼前

“我靠!?”

“啊!?”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白初年一个转身,背对着谭景楚,脸上的红晕蔓延至耳根,穿成这样,真的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一个单身女人的家里如今多了一个男人,白初年真真有些不太习惯。

低头看了看自己,浴巾并没有滑落,这才放心,用余光看向谭景楚,见他还在看着自己,立马出声遏制道:“你还看什么?”

谭景楚被她这样一问,搞的十分不好意思,急忙摇摇头,“姐,你有男朋友吗?”

白初年没有理会他,只是转身进了房间,谭景楚站在原处愣了愣,微微一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看法。

说实在的,今天这么一出在白初年心里微微掀起一丝波澜来。

白初年再次出来的时候,谭景楚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了。

她朝他走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问道:“你还在上学吗?”

“怎么?姐难道是怕我没有成年?”谭景楚是笑非笑的看着她。

白初年摸了摸他的头,像对宠物一样,说道:“只是觉得你像一个被父亲断了卡就活不了的小朋友。”

对此,谭景楚抬头微微一笑,看着她说:“既然如此,不如姐给我一份工作?让我可以养活我自己。”

谭景楚并不解释这件事,反正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白初年回想起在工作室里谭景楚一手流利的*作,眼眸微微抬起,像是浅笑道:“我工作室最近在招人,你可以去试试,不过能不能进我不能保证,面试的事情我不管的。”

她只是觉得他能力应该还行,只是她想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关键是这个男人她也并不是很熟,很多事情也不怎么清楚,所以她也只是看在今天谭景楚帮了她,不然又怎么会带他回家。

谭景楚听了她的话,心情大好,像是被认同的一种感觉。

笑出了两只小虎牙,“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白初年愣在了谭景楚的笑容里,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笑容,像是暖阳,向日葵开放,白初年想不通,为什么一个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的男孩居然会有如此单纯的笑容。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还在上学吗?”说实在的话,白初年现在就关心这个问题,“如果还在上学的话,是否要考虑一下会不会影响学业。”

谭景楚笑笑,“还有一个学期,今年大四了。”

白初年听了这话,才满意,以他的年纪,她当初才大三。

“你工作室的名字挺有特色。”谭景楚并不想继续刚刚那个话题,而且在她面前,关于他还是学生这个事情,好像就有点微微低她一等的感觉。

白初年并没有想太多反而当谭景楚还只是一个孩子,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去睡了,旁边那个房子你看着收拾一下就好了,没事不要叫我,有事发微信,不要打电话。”

白初年最讨厌别人在她打游戏的时候给她打电话了,她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打游戏和工作。

谭景楚黑眸微深,抬头看着正准备去自己房间睡觉的白初年,开口道:“要不要打一盘你开发的游戏?”

怕她多想,又补充了一句,“试试效果和运行。”

白初年这才停下了脚步,把头上的发带往后面一拉,笑了笑,那种有种被挑起征服欲的感觉,“那就来!我让你试试什么叫住被打趴下来的感觉!”

谭景楚白了她一眼,“一个女人,还是不要太强势,小心嫁不出去。”

“反正我也没想过要嫁出去哈,我今年三十岁了,已经对爱情失去了信心了,哈哈哈哈,小朋友还是来盘游戏吧,让你试试我的能力,然后就乖乖去睡觉吧!”白初年刚开始眼神有些微微低靡,后而提到游戏,就充满了征服欲。

谭景楚微微一怔,继而拿出手机,连上了白初年家里的热点,下载了白初年工作室今天刚刚上线的一部游戏。

白初年坐在谭景楚的身边,率先打开了游戏,进了游戏页面,还是十分自信的。

谭景楚余光撇向身边的女人,见她如此热爱游戏,并且开发出了他一直想要开发的一部游戏,心里就充满了敬佩。

“姐,大学的时候,我就听说你在大三的时候开发了一部游戏,全国上线,十分吸引,导致后面你成为了南城大学的风云人物。”

谭景楚在等待游戏下载的时候,和她聊起了曾经大学的事情。

白初年听到谭景楚问起她大学的事情的时候,有些眼神飘忽,尴尬的笑了笑,“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过说起来,你为什么如此关注我?”

谭景楚觉得白初年就是个低智商的人,“全校都知道的事情,我不是2g网络少年,再加上导师经常在上课的时候,提起你,主要还是欣赏你的能力。”

白初年讪讪笑,“好吧,游戏下载好了吗?”

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开始了!

谭景楚撇了一眼下载量,不禁赞叹道:“还是挺厉害的,这才上线没多久,下载量就如此可观了。”

“这是自然,前期投入很大,再加上金主爸爸的投资,如果上线没有达到一定的下载量和用户量的话,这个游戏基本就会在不久后下线,我的工作室主要发展热款。”

白初年见他点开了游戏,就准备开始加他好友。

“你游戏id叫什么?”

“大年初一。”

白初年微微看向他,无奈,输入了谭景楚的游戏ID名字,继而点了添加好友。

谭景楚点了确定以后,两人开始了一顿游戏pk,白初年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也让她第一次有了热血沸腾的感觉。

撸起袖子,开始和谭景楚进行最后一次pk。

最终白初年还是输在了谭景楚的手下。

气的白初年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气炸了!

“怎么可能?!”

谭景楚一副“我就是这么强大”的表情看着白初年,“不服再来!”

白初年瘪嘴,“来?”

“不来!时间不早了!”

谭景楚怎么可能让她这么早就去睡觉,一把拉过白初年,“还早。”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