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少的暗宠好甜》未删减版 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免费章节

《谭少的暗宠好甜》未删减版 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免费章节

时间:2020-01-17 09:44:42来源:网络

《谭少的暗宠好甜》未删减版 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讲述了:白初年安抚下她的情绪,注意到她疑惑的目光,便匆匆解释道:“他是我朋友,好奇游戏开发《谭少的暗宠好甜》未删减版 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免费章节小说试读:《谭少的暗宠好甜》未删减版 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讲述了:

《谭少的暗宠好甜》未删减版 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免费章节小说

《谭少的暗宠好甜》未删减版 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讲述了:白初年安抚下她的情绪,注意到她疑惑的目光,便匆匆解释道:“他是我朋友,好奇游戏开发

《谭少的暗宠好甜》未删减版 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免费章节小说试读:

《谭少的暗宠好甜》未删减版 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地址分享。小说讲述了:白初年安抚下她的情绪,注意到她疑惑的目光,便匆匆解释道:“他是我朋友,好奇游戏开发,特意来看看的,你不用管他。”谭景楚扯了扯嘴角,前一秒还甜甜的嗓音和自己说话,后一秒自己就成了个不用管的朋友。

《谭少的暗宠好甜》小说试读:

“我!”

何楚楚被搪塞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瞪着眼。

“楚楚啊,你姐姐有这么好的一段姻缘,你应该祝福她才是,你看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赵英燕把她拽到自己身后,对着两人陪笑道:“她就是年纪太小,不懂事,年年应该能理解妹妹的吧?”

都二十多的人了?还不懂事?

白初年心里翻着白眼,懒得和她多加理会。

她现在可是对自己这位奇葩舅妈有了应对方法,自己再说她女儿一句不是,只怕这个老赖能当地赖在地上哭着求她叫她难看的事都干得出来。

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谭景楚亲昵的搂过她的腰际,附在她耳畔轻声问道:“还要继续吗?”

白初年突然红了耳廓,面上强装镇定冷漠状,“我还有些事,舅妈既然知道妹妹不懂事,就别老是让她在外头丢人了。”

语毕,她也不管何楚楚的脸色有多臭,兀自脚步慌乱的离开。

谭景楚看着她跟逃跑似的背影,嘴角藏满了笑意,信步跟了上去。

他就这么一路跟着她到了地下停车场,直到白初年从口袋里取出车钥匙,也不见他离开。

“你不回家吗?”她忍不住问道。

“我把我爸惹毛了,估计回去也要被他训一顿。”

谭景楚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继而戏谑道:“倒是你,怎么感觉像是要赶我走的意思?”

“这个嘛…”

白初年讪笑着挠了挠后脑勺,有种心事被戳穿的感觉。

“你这也太无情了吧,”他撇了撇嘴,佯装委屈状,“利用完我就想走?”

这说得怎么跟她提上裤子不认人似的。

白初年咳嗽了几声,“我也没这个意思,刚才谢谢你了,你有什么想要的?只要我能做到的就成。”

“此话当真?”谭景楚挑眉问道。

“……别太过火啊。”

她倏地了然刚才自己给自己挖了多大的一个坑。

谭景楚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摸着下颔心里在琢磨着什么。

白初年下意识打了个冷颤,“嗡——”的一声手机振动像是救命稻草一般,她赶忙道:“我先接个电话啊。”

电话是工作室那边打来的,她刚接通,眉头就蹙起,抿着唇听完了全部,最后道:“好,我马上去。”

白初年匆忙的挂断了电话,“你的谢礼之后我会补偿你的,我先有点事。”

说着,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在转动车钥匙时,耳畔突然响起了一声关门声,谭景楚淡定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你就这么走了,我找不到你了怎么办?”他先发解释,理直气壮的说:“放心,我不会给你添乱的。”

“随便你。”

白初年顾不上太多,一踩油门朝着工作室的地方开去。

“刚才看你着急的样子,是出了什么事吗?”谭景楚好奇道。

“《行者》本来今天下午三点要上线的,结果后台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一时没法上线,不知从哪来的劣质盗版抢在我们前头上线了,不解决好这个问题,得罪了金主爸爸,工作室下半年估计要喝西北风了。”

白初年挑了挑眉,在行业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她的眉眼里早已见不到大二时的慌乱了。

“是泄露出去了吗?怎么盗版会知道这些?”

“不清楚,我现在赶回去一趟。”

在不知道事情全部的情况下,她也不好轻易下定论。

白初年的工作室坐落在市中心大厦的十七楼,两人在大厦停车场停好车后,谭景楚就看到了张贴在广告区里的“大年初一工作室”的招聘信息。

谭景楚粗略看了眼招聘条件,心里琢磨着自己或许可以试试。

白初年带着他一路从电梯赶到了十七楼,在电梯打开门的瞬间,就是一阵哭腔。

“姐,你可算回来了!”

杨絮急得眼睛都红了一圈,见到了白初年,跟看到神仙下凡了似的,一直拽着她生怕她飞了。

“别急,事情我大概都听小牛说了。”

白初年安抚下她的情绪,注意到她疑惑的目光,便匆匆解释道:“他是我朋友,好奇游戏开发,特意来看看的,你不用管他。”

谭景楚扯了扯嘴角,前一秒还甜甜的嗓音和自己说话,后一秒自己就成了个不用管的朋友。

呵,女人!

“你愣着干嘛,走啊!”

白初年无意识的拽住他的手,带着他朝着工作室里走去。

工作室的人着急八荒的模样在见自家一向禁欲的头牵着个小白脸进来,脸色都变得怪异了几分。

她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做了啥,赶忙松开了手,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负责《行者》的江哥呢?”

“江哥家里有个远方亲戚过世了,两天前就赶回去了,走得挺着急的,”刘鸣顿了顿,见她不语,试探性问道:“要我再给他打个电话吗?”

“这种事电话里说不清,除非他能闪现回来解决。”

白初年揉了揉眉心,“盗版游戏如何了?”

“不少人以为那是正版,去玩了还吐槽我们制作下降,”说到这里,刘鸣就很委屈,“明明是他们玩错了,金主爸爸也打电话过来让我们赶紧解决这件事,不然就按违约赔偿。”

想到违约金的天文数字,白初年忍不住砸吧了下嘴。

“姐,这是那个盗版游戏。”

杨絮开了旁边的一台电脑,如果不仔细看,白初年差点看成是自家游戏主页面。

她点击鼠标,大概试玩了下,尽管盗版画质,精良度,以及3D展现效果不如他们,但实际*作和他们出的那款几乎一致。

“八成是后台东西泄露出去了,这次的策划案可是江哥写了好久的。”

闻言,白初年心里也干着急,虽是一个专业的,她主修的方向和江佑白的完全不一样,两人属于互补性质的,工作室一时也找不到个其他人选来上,换句话说,只能江佑白自己插翅膀回来了。

“我来。”

谭景楚突然拨开人群,独自坐在了椅子上,娴熟的打开了后台界面,*作了起来。

白初年诧异道:“你可以吗?”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他嘴角噙着轻松的笑,修长的手指敲打在键盘上,一串代码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

刘鸣拉了拉白初年的衣摆,小声道:“姐,你还认识这么厉害的人啊!”

“老实说,”她看着他苦笑道:“我也才知道他这么厉害。”

约莫几十分钟,谭景楚按下回车键,“后台漏洞我修复好了,现在应该没什么BUG了,直接上架没有问题。”

“**啊!”

刘鸣瞪大了眼睛,着手和杨絮忙着把游戏上架,还有发表盗版游戏谴责声明等等事宜。

白初年忍不住问:“你怎么会这些?”

“我大学和你同校同专业,不过比你小几届,主修方向和擅长的语言恰好和江哥的一样。”

原来不仅是工作室粉丝,还是我学弟!?

还真是缘分!

白初年张了张嘴,还没把夸赞的话说出口,谭景楚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抱歉。”

他取出手机,看了眼屏幕——是谭旭明的秘书。

“喂?”

“你赶紧来医院一趟吧!董事长他住院了!”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嗯,好,我知道了。”

谭景楚佯装轻松的挂了电话,见白初年满脸的担心,好笑道:“怎么这么紧张的看着我?”

她问:“刚才电话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爸住院了。”

他不自在的揉了揉后颈,眼神瞥过手机。

“那你赶紧回去看看吧,我们这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白初年推着他朝外走,顺势从桌上抽了张自己的名片塞到了他的口袋里,“这上头有我号码,你要想找我,打电话就行了。”

“不用这么迫不及待吧。”

谭景楚嘟囔着,他挪开她的手,“我会去的,你不用推我。”

白初年扯了扯嘴角,他刚才那副脸色明显是写满了不想去。

他双手插兜,摸到名片,才朝她摆了摆手,兀自坐电梯下去了。

谭景楚打车去了医院,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一直负责自己父亲的医生,拦住了他的去路。

“赵医生,请问你知道我父亲在哪个病房吗?”

“小谭啊,**没住院啊?”

赵青之推了推眼镜,看了眼腕表,“我之后还有台手术,还有问题你去找服务台小护士问问吧。”

语毕,他匆匆挂好听诊器走开了。

没住院?

谭景楚蹙了蹙眉,心底隐隐有些不安,去了趟服务台,原封不动的又问了一遍。

“抱歉,今天谭旭明先生没有住院。”

小护士歉意的合上登记本,摇头道。

“没事,打扰了。”

谭景楚牵起嘴角,露出礼貌性的笑容,转头笑容垮了下来。

他下意识的插兜摸出了口袋里的名片,看到上头“白初年”三字,心头猛地惊了惊。

“坏了,这还真像那老头能干出来的事!”

谭景楚连忙打车回到了白初年的工作室里,杨絮因为眼熟他,给他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她,”他朝里头张望道:“刚刚还在的。”

“白姐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来了,她说是去办点事,你先去她办公室等下吧。”

之前白初年是拉着谭景楚的手走,杨絮下意识以为他两之间关系不寻常,就不加避讳的带他去了白初年的办公室,安置好他,自己出去继续工作了。

谭景楚坐在她平日里办公的地方,心里的不安缓缓放大,打开了白初年的电脑。

所幸电脑没设密码,他顺利进入了桌面,一个备注为“安全”的自制软件显著。

点进去后,呈现的就是本市的地图,上面还有个在移动的小红点,小红点的位置愈来愈偏僻。

“位置越来越偏了。”

白初年打开手机地图,偷偷看了眼上面的定位。

“白小姐,有人在的时候,你看手机是不是不怎么礼貌?”

谭旭明放下手里的清茶,借着看车窗外不断略过的景色,瞥到了映在车窗上的她的影子。

“抱歉,”她收好了手机,一同看向了车外,“不知谭总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谭旭明有下没下的抚着棕褐色小茶壶的壶身,呵呵笑道:“等到了目的地,我自然会说,你也不用紧张,那边是我谭式买在海边的别墅,风景很是不错。”

白初年抿了抿唇瓣,没有搭话,佯装插兜的手摸到口袋里的手机,偷偷用指纹和记忆启动了自制的报警系统。

出门在外,凡事总要留个心眼。

感受到手心里手机因启动了系统的震动,白初年的心里才添了抹安全感。

车辆越开越偏,到最后的路就连她这个本地人都看不明白了。

大抵两个小时后,轿车开入了私人车道,最后停在了一个别墅前。

“白小姐,请吧。”

谭旭明率先下了车,懒洋洋的看了眼白初年。

“嗯。”

她的手心里沁出汗水,怀揣着敲锣打鼓的心脏跟着他走入别墅。

一开门,跃入眼帘的就是宽广的客厅和象牙白的楼梯。

白初年换好拖鞋,在谭旭明的眼神示意下坐在了沙发上。

“现在谭总可以说说找我是干嘛的吧?”

“白小姐果然爽快人。”

谭旭明眯了眯眸子,里头藏着生意人的精光,“嫁给我儿子不如嫁给我,他能给你的无非就是钱,可我不一样,你嫁给我,虽说整个谭家不能给你,但我死后,你也能分得谭家一半的财产。”

说这话的时候,他浑身洋溢着“生意人”的优越感,语气里的高傲尤为刺耳。

老实说,白初年很烦这种把算盘成天挂嘴边的人。

她当下也不强装什么好脸色,蹙眉道:“谭总觉得我和您儿子在一起就是为了钱?”

谭旭明挑眉,笑道:“不然以白小姐这个年纪,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小八岁的男人,说出去谁会信?”

“那谭总又为何觉得我会选择您这么大年纪?”

白初年觉得好笑,以他的年纪,当自己的父亲都不为过,还好意思提出这样的要求。

“你是个聪明人,我就实话实说了,无论是你还是你表妹,我都无所谓,只是既然你舅妈把你嫁给我,如此,白小姐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谭旭明也不主动把话说明,话音里的不满之意却十分明显。

“谭总这么说的话,我倒觉得我和景楚之间除了年纪差异以外,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比起你,她还真是觉得没什么不合适。

白初年是个骄傲的人,进入大学后哪次不得第一名奖学金,在大学时期就创建了工作室,现在更是一跃成为国内顶尖的水平,说是天骄之女也不为过。

眼下谭旭明凭借一句年纪不符就想抹杀她的所有的成就与努力,这未免太欺负人。

谭旭明没说话,只是盯着她看,半晌才道:“说吧,要多少钱?才能放弃我儿子?”

敢情自己刚才说了这么多在他看来,自己就是在要钱?

白初年猛地起身,冷声道:“看来我们今天的聊天不会有什么结果了,虽然我没你们家那么有钱,但也不是个缺钱的,拿钱来说事于我没多大意思。”

说着,她就朝门外走去。

“嘭”得一声,大门紧紧闭上,两个保镖守在了门口。

“怎么?这是想强制囚禁吗?”

“白小姐这话说得可真难听。”

谭旭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厉声喝道:“都出去吧!”

刚刚还只有几人的别墅里,倏地只剩下他们两人。

难怪会约我在这个地方!果然有诈!

白初年眸色一沉,“谭氏集团现在可是如日中天,谭总也不想传出殴打女子的丑闻吧?”

“这怎么能算是殴打?我请来让你好好享受的。”

谭旭明肆无忌惮的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

本能在白初年的脑海中叫嚣着他要做什么。

她的外套被强行扯了下来,甚至因为太用力,里头的崩掉了一个扣子。

她下意识捂住胸口,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完了。

白初年紧闭眼睛,耳边听到“嘭”得一声响,不待睁开眼,整个人就被拉入了一个怀抱中。

“你放开……”

她以为是谭旭明,赶忙挣脱了起来。

“我好心来救你,你可别不领情啊!”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