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少的暗宠好甜》免费阅读-主角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全文

《谭少的暗宠好甜》免费阅读-主角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全文

时间:2020-01-17 09:44:37来源:网络

《谭少的暗宠好甜》免费阅读-主角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可御可甜的游戏策划师白初年,偷偷和可奶可狼的游戏大佬谭景楚谈上了姐弟恋。 此后,一个防《谭少的暗宠好甜》免费阅读-主角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全文小说试读:《谭少的暗宠好甜》免费阅读-主角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可御

《谭少的暗宠好甜》免费阅读-主角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全文小说

《谭少的暗宠好甜》免费阅读-主角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可御可甜的游戏策划师白初年,偷偷和可奶可狼的游戏大佬谭景楚谈上了姐弟恋。 此后,一个防

《谭少的暗宠好甜》免费阅读-主角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全文小说试读:

《谭少的暗宠好甜》免费阅读-主角白初年谭景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可御可甜的游戏策划师白初年,偷偷和可奶可狼的游戏大佬谭景楚谈上了姐弟恋。 此后,一个防一个进…… 同行大佬跌破眼镜,认为谭大佬逼格尽失,人设崩塌,啪啪打脸。 直到—— 谭大佬带着老婆出现,撒尽狗粮,一群柠檬精出现。 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

《谭少的暗宠好甜》小说试读:

“小年啊,今天楚楚要结婚了,现在她伴娘因病不能入场,你能不能看在你舅舅的份上来帮帮忙。”

白初年收到信息,嘴角下意识抽搐了下。

想到舅妈和表妹多年来对自己的压榨,要不是念着舅舅……

“算了,何楚楚要真结婚了,以后她们娘俩就问夫家要钱吧,我还能清闲点。”

白初年咕哝着点开了随着简讯一块发来的定位,第一千次在心里说这是最后一次帮她们了。

何楚楚的婚礼举办在本市地标性建筑的酒店里,她刚停好车,顺着电梯前往婚礼地址时,正好瞥见了电子屏幕上放出的男方照片。

上头正是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男人的相片,旁边写着一堆关于他的介绍,看起来不像是结婚,倒像是招标会现场。

这就是何楚楚的结婚对象?

白初年砸吧了下嘴,瞳孔五点二级地震。

她目光往旁边移了移,看到了一行“新郎谭旭明”,心中顿时了然。

男方是最近风头正盛的谭氏集团总裁,难怪何楚楚会说嫁就嫁。

“你怎么还在这傻愣着?”

赵英燕从内场里跑出来,拽着她的胳膊就朝里头走。

白初年被拉到了一个像是临时化妆间一样的屋子里,肩头上两只手的力气传来,将她压在了椅子上。

“化妆师啊,麻烦快点化,马上婚礼就要开始了。”

赵英燕眼瞅着时钟,着急的催促了声,就跑了出去。

化妆师熟稔地拿起化妆水对着她的脸拍了起来,发型师也没闲下来,两人一齐摆弄着白初年。

白初年瞥见造型师放在自己膝上的一套洁白裙子,好笑道:“伴娘也要穿跟新娘似的长裙?”

“你不就是新娘吗?”

化妆师一边朝腕上试色,一边答道。

“我?”

她木讷的指了指自己,“结婚的不是何楚楚吗?”

“我知道啊,你不就是何楚楚,今天和谭总结婚的是你没错啊。”

说罢,旁边的造型师和发型师也在帮呛附和着。

白初年的脑袋倏地炸开,一声“完了”在心里响起。

什么伴娘生病了不能来,什么何楚楚要结婚都特么是骗人的,敢情这娘俩是合起伙来坑她啊!?

“哦,”她默默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问道:“我想去趟洗手间,行不?”

化妆师看了眼墙上的钟,“还有时间,你去吧,快点回来啊。”

“好!”个屁。

白初年佯装冷静的走出了化妆间,一关上门,就逃也似的跑了起来。

她才不会坐以待毙等着被人送上刑场,真是开玩笑,她如花似玉的年纪怎么可能和那个老男人结婚!

整整一个楼层都被谭氏集团包了下来,就为了今天的婚礼,白初年去坐电梯时还因此被拦了下来,她愈来愈怀疑服务人员都知道自己是要结婚的人,就她才刚刚知道此事。

离开这层楼她没法做到,只能先看看能不能进个空的房间藏会儿避避风头了。

打定了主意,白初年低着头装作行色匆匆的模样,留意起周围的房间,像是在玩闯关类游戏一般。

须臾,她看到了一个半开着门的包厢,粗略看过去没人在里头,因是在角落的缘故,看起来有点小,也因此显得不怎么起眼。

白初年如同看到救命稻草般,加快了步伐朝着那个房间走去,接着反手快速关上了门,一套动作行如流水。

“可别在这边也被抓到了。”

她正小声嘀咕着,就听身后说道:“什么抓住?”

有人!?

白初年僵硬的转过头,讪笑道:“你好啊?”

她眼前站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男子,一看就二十刚出头的样子,眼角处藏着个泪痣,高挺的鼻梁下是因不满而抿起的薄唇。

他虽是年纪不算大,个字却是高了白初年一个头,再加上他带着不爽的神色朝下看,叫她有些莫名的压力。

“你是白初年!?”

男子似是变脸一般,在看清她脸的一瞬,满脸瞬间写满了欣喜,可忽的,下一秒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变得阴沉。

“你认识我?”

闻言,男子的目光落在了她头上戴着的头纱上,“真没想到我爸今天再婚的对象会是你。”

什么玩意儿没想到!

等会儿!

他爸?

“我冒昧问下,你是…”她试探性问道。

“我叫谭景楚,谭旭明是我父亲。”

谭景楚肯定了她的想法,喜悦的神色变得复杂了起来。

白初年见他略显异样的眼神,连忙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边的原因全数说给他听,说完无奈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你信不信,事情大概就这样。”

闻言,他认真的点了点头。

见状,她差点感动落泪。

“那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边,保安一直拦着不让我走!”

“我爸指使的话,他们也不会听我的。”

“这样啊,”白初年泄气的跌坐在椅子上,“为什么偏偏是我啊。”

“话说你为什么会和我爸结婚?”

说及此处,谭景楚的脸上显了烦厌,与其说是因为此次婚礼而不满,倒像是积怨已久,婚礼只是点了导火线爆发出了全部。

两人之间沉寂了半晌,白初年已经打定主意最坏结果就是和谭旭明结婚,之后再想法子离婚的时候,谭景楚突然问道:“我有方法可以让你不用和父亲结婚,只是你需要协助我下,可以吗?”

白初年顾不了那么多,只要不让她和老男人结婚,什么都好说。

“可以!”

“好,你跟我来!”

谭景楚拉着她的手腕,带着她朝外走去。

白初年本以为他会想法子把自己送出去,万万没想到他会直接走向结婚会场里。

“你没走错吧?”

“你放心吧。”

他一路拉着她进入了会场中,数不清的记者拿着摄像机对着他们拍摄,话筒前仆后继的送了过来。

谭景楚没有松开白初年的手腕,他站在她的身前,沉声道:“大家安静下,借着父亲大喜的日子,我也有件事想要说。”

全场寂然,无数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他两。

白初年的心脏砰砰跳,游戏发布会的时候她都没这么紧张。

“我知道很多记者朋友来这边也是想打探些我的消息,大家也不用猜了,我身边这位就是我爱慕多年的人。”

爱慕!?

白初年紧张的手心直发汗,谭景楚接下来的话她都没怎么听清。

蓦然,他单膝跪在了她的眼前,像是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巧的盒子,小巧的戒指躺在黑色丝绒里。

“初年,你愿意嫁给我吗?”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求婚!?

白初年狠狠咽了口唾沫,心跳声快要跳出了胸腔。

这是要让她避免了一个坑,再跳进另一个坑里头啊。

谭景楚深邃的眸子一直看着她,也不出声催促,嘴角勾起了恰好的弧度。

他这是让我别担心?

白初年抿了抿唇,心道谭景楚妥妥一高富帅配置,总比嫁给了他爸行。

“我愿意。”

谭景楚好看的眉眼弯起,他取下戒指轻轻套在了白初年的中指上,起身拥她入怀。

闪光灯此起彼伏的亮起,两人好似置身于星海之中,周围都是闪烁的星光一般。

一直站在门口的谭旭明脸色微微发黑,他捏紧了拳头,眼神跟刀子似的看向他们。

眼尖的记者见着了他的存在,赶忙将话筒递了过去,说道:“恭喜谭总,今日双喜临门啊!”

谭旭明见唇旁的话筒,面色收敛了几分。

“过奖了。”

“这么好的时间,怎么不见新娘子?”

一个记者这么问了,其他记者也都跟着附和了起来。

白·新娘·初年疯狂躲在谭景楚的身后,心里念叨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谭景楚耳畔萦绕着她小声的絮叨,嘴角的笑意不由得多了几分。

想不到她还蛮有意思的。

“婚礼出了些状况,麻烦各位这次辛苦一趟了,谭氏集团事后定会给各位赔礼道歉。”谭旭明沉声道。

话音刚落,酒店的服务人员就打开了会场的大门,喊道:“请大家有序离场,勿要忘记随身物品。”

摆明了要送客。

换成别的公司,这么一来二去的乌龙,只怕是要被宾客记恨上许久,但若是谭氏集团,宾客也只有乖乖听从的份了。

整个婚礼会场的人在慢慢减少,直至零星几人。

赵英燕一直在旁边看着全程,从谭景楚拉着白初年入场时,她就暗道坏了,眼下见计划好了的婚礼都泡汤了,当即有些急了眼,跑到谭旭明跟前问道:“谭总,您之前说给咱钱的事可还算数不?”

“我还没怪你今天给我玩这一手,你还好意思问我要钱?”

谭旭明瞪了她一眼,狠声道:“你赶紧带着你的人给我滚,还有三天内给我连本带利还清全部,否则就别怪我请人上门催债了!”

“谭总,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谭总!”

她着急的伸手拽着谭旭明的衣诀,却被他用力甩开了,整个人被拦在了几个保镖的后头。

白初年抱着看戏的态度吃瓜围观,赵英燕平日里可没少干压榨她的事,让她吃吃教训也好。

谭旭明走到谭景楚跟前,愠怒道:“长能耐了啊,敢在你老子跟前玩这些!?”

“父亲,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明白。”他故意装傻道。

谭景楚想看他因自己而气急败坏的表情很久了,一直以来这个男人都只会逼他干这干那,甚至连他妈妈去世了,谭旭明都没什么情绪,没多久还打算另娶一个。

他以为谭旭明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没想到也能亲眼看到他被惹毛的样子。

一种报复性的快感从心底蔓延开来,充盈了整颗心脏。

“听不懂?”

谭旭明手指着白初年,怒斥:“别跟我装疯卖傻,你什么时候和她好上的,还说什么爱慕多年!”

“这么多年你从没和我聊过几句,你又怎么知道我的想法,更不可能知道我心中所爱。”

谭景楚唇角泛着冷笑,双手插兜道:“我确实一直爱着她,还有,我和她已经领证了,今天的求婚不过走个形式而已。”

等下!?

领证?什么领证?领什么证?

白初年的脑海中飘过一万条吐槽的弹幕,甚至还自动响起“天上掉下个谭弟弟”的BGM。

她拉扯着谭景楚的手,叫他别再编下去了。

谭景楚却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安心等着他处理好。

“好啊你!你竟敢!”

谭旭明的脑袋气得直发嗡,浑身直发抖,旁边的小秘书见状,赶忙对着旁边的保镖使眼色,让他们把他带到旁边的包厢里头休息会儿。

谭景楚就这么看着他被人扶着出去,全程没有说一句话,一副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的模样。

白初年看出他和他的父亲之间许是有什么矛盾,就也闭口缄默的站在旁边,清官尚且难断家务事,更何况是她呢。

“白初年,你个不要脸的!”

谭旭明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个踩着细高跟的女子跑进来,抬手给了白初年一巴掌。

她就是原本婚礼的女主人——何楚楚。

“你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好意思和他在一起?”

白初年冷眼看她,回敬给她一巴掌,清脆的一声响在空旷的会场里回荡。

“那又如何?我不和他在一起,难不成和你这个只会吃我的用我的蛀虫在一起吗?”她出言讽道。

“你!你竟敢打我!”

何楚楚不可置信的捂住脸庞,若非赵英燕在旁边拉着,她估计都要抬脚踹上去了。

“打你?”

白初年步步紧逼,冷笑:“打你都还算轻的,你以为你干的那些勾当我不知道?我有的你想要,没有的就以道德绑架我,说什么没有你们一家我会有这样的成绩?”

何楚楚怎会被她的话吓到,继续说:“要是没有我爸你能活到现在?你能读书?”

白初年弯着眉眼,笑眯眯道:“呵,那我想问问了,我读书用的钱那一次不是我自己勤工俭学赚来的?大学创业走投无路,你们帮了吗?舅舅去世葬礼钱你们都要我出,真有意思。若不是看在舅舅当年在我爸妈离开后,对我的照顾,你们以为我会任由你们压榨?”

“若不是我自己努力,发展到现在,我要是没钱,你们还会把我当人?”

何楚楚眼神微微躲闪,回避她的话。

白初年也不恼,继续说道:“你现在吃我的用我的,还想把我卖了?”

谭景楚微微有些心疼,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么多的事。

何楚楚下意识认为她在耀武扬威,更是怒火冲天,目光移到她身旁的谭景楚身上,气道:“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是个三十的老女人了?你真要和这样的一个老女人在一起吗?”

去***老女人!

三十怎么了?

没听过女人三十一枝花吗?

白初年抽了抽嘴角,一时生气占据了大脑的理智。

她挽住谭景楚的胳膊,故意发嗲问道:“你嫌弃我老吗?”

谭景楚被她的声音逗得想笑,但又不能笑出声来,只好抿着唇憋住,脑袋摇了摇。

“怎么会呢,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总比发育没完全的好。”

白初年满意的笑了笑,依偎在他的怀里。

谭景楚笑够了,面色又恢复了如霜的模样,寒声对着何楚楚道:“你刚才那番话我不想听到第二次,她的年纪是大是小也和你无关,还希望你管好自身就成,别插手别人的事。”

何楚楚吓得后背激起一层冷汗,下意识拽紧了裙角。

“我不是有意插手,只是她的年纪……”她抿了抿唇,鼓足了勇气抬眸:“既然她都可以,那是不是换成我也可以?”

“她是我爱慕许久的人,是我心中所爱,是和我一起写在红本上的人。”

谭景楚放缓了语气,嘲弄道:“那儿请问,你是谁?你算什么?”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